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954|回复: 94

关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苏两党论战与国际共运的分裂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01:13: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7-10 06:28 编辑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在世界上曾经存在着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在其极盛时期,已经发展到占世界陆地面积的四分之一、人口的三分之一、工业产值的近五分之二。

此后爆发的中苏两党论战对国际共运与世界阶级斗争形势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最终发展为国际共运完全分裂、世界社会主义阵营不复存在。这是人类解放斗争史上的巨大历史悲剧。

今天,各国人民重新开展反对资本主义、为社会主义而奋斗的斗争,有必要重新审视当年的中苏两党论战并总结其中的历史经验教训。在这方面,中国的马列主义者有着特殊的历史责任。为了今后的斗争中,能够正确地处理各种复杂曲折的情况,少犯错误,少走弯路,我们有责任从无产阶级革命的最高利益出发,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立场出发,客观地、实事求是地看待和分析当初中苏两党分歧、两国对立中发生的一些问题。


中国的现代马列毛左派有一个发展过程。在过去比较长的一段时期,我们在思想斗争中着重于批判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右派对社会主义和毛主席的污蔑,热情讴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成就,对于二十世纪社会主义客观上存在的一些历史局限性没有着重分析。

在文革于1967年下半年事实上已经失败后,毛主席在国内和国际问题上做了一系列退却的决策。现在看来,当时在国际方面做出的决策事实上放弃了争取世界革命胜利的努力,帮助美帝国主义渡过了七十年代的危机,并对国际共运的失败以及后来的世界范围反革命负有一定的历史责任。

今天,为了马列毛左派的进一步健康发展,我们有必要诚实地面对这段历史,从中吸取应有的教训。

从今天起,我们将逐步转载一些中苏论战以及中苏由分裂走向对抗的历史文件。我们建议,以往不了解这段历史的网友抽时间认真研究一下当初的原始文件。着重思考以下一些问题:

一、中、苏两党的分歧到底属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的矛盾,还是敌我两个阵营之间的矛盾?
二、什么是“现代修正主义”?修正主义上台,是不是就等于资本主义复辟,是不是就是资产阶级上台甚至法西斯上台?
三、上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苏联的社会性质是什么,中国的社会性质又是什么?
四、中、苏分裂对国际共运造成了哪些危害?如果中、苏团结,世界历史又可能怎样改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01:17:25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先转载中、苏论战全面爆发时中方发表的“九评”中的第一评“苏共领导和我们分歧的由来”以及这篇评论所针对的苏共中央于1963年7月14日发表的公开信。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iet-debate/1-01.htm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bate/19630719.htm#2

建议有兴趣的网友抽时间分别阅读两篇文章的全文,认真思考,然后做出自己独立的判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02:03:05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51345

从一评苏共中央公开信中可以看到,当时中苏两党公开暴露出来的分歧有以下一些内容:

一、关于怎样评价斯大林。中共认为,苏共犯了全盘否定斯大林的错误。
二、关于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中共反对以“和平过渡”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基本策略,但是在党与党之间的文件中,也表示过“从策略观点出发,提出和平过渡的愿望是有益的,但不宜过多地强调和平过渡的可能”。
三、关于战争与和平问题。中共反对苏共提出的“和平共处”是社会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总路线”。
四、关于反对美帝国主义。中、苏两党当时在公开场合都承认“美帝国主义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敌人”。中共反对苏联与美帝合作,讨论“防止核扩散”等问题,认为这种“合作”是出卖世界人民的利益(关于中共在这方面的批评,可以与七十年代中美关系缓和后中方的一些言行做比较)
五、关于兄弟党之间关系准则问题。中共表示,反对以某一党的决议作为整个国际共运的决议,也反对用多数压服少数,只承认兄弟党之间协商一致的原则。
六、关于南斯拉夫问题。中共认为,南斯拉夫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南共盟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七、关于阿尔巴尼亚问题。中共反对苏共和其他兄弟党“围攻”阿尔巴尼亚党,反对苏联恶化与阿尔巴尼亚的关系。
八、关于中苏关系问题。中共指责苏联企图从军事上控制中国、撕毁协议、撤出专家、引诱和胁迫中国边民叛逃苏联、在中印边境争端上偏袒印度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03:34: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7-10 03:36 编辑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51346

1963年7月14日苏共中央公开信中一些值得注意和讨论的问题:

一、关于战争与和平问题。苏共认为,人类面临着热核战争毁灭全人类的危险,对于这种危险不应低估;应尽全力制止这种危险;由于社会主义阵营和国际工人阶级的“强大”,可以制止这种危险。这并不意味着无视战争发生的危险,也不意味着不支持民族解放运动以及资本主义国家内的工人斗争。
    关于对热核战争危险的不同估计,苏共中央公开信有这样一段话:“某些负责的中国领导人也说过在战争中牺牲数以亿计的人的可能性。” 这指的是,在1957年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毛主席说过这样一段在国际上极易造成误解的话:“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不是我们要打,是他们要打,一打就要摔原子弹、氢弹。我和一位外国政治家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如果打原子战争,人会死绝的。我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一定还要多。我们中国还没有建设好,我们希望和平。但是如果帝国主义硬要打仗,我们也只好横下一条心,打了仗再建设。每天怕战争,战争来了你有什么办法呢? 我先是说东风压倒西风,战争打不起来,现在再就如果发生了战争的情况,作了这些补充的说明,这样两种可能性都估计到了。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50632
   苏共中央公开信问中共方面:“试问中国同志:为了消灭帝国主义,他们建议采取何种手段?”

二、关于反对个人迷信问题。苏共中央公开信指责中共方面前后不一致。

三、关于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问题。苏共认为:“世界社会主义体系正在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 (编注:这确实是八十一个党共同签署的1960年莫斯科声明中的原话)因此,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主要靠社会主义国家在“经济竞赛”中战胜资本主义国家以及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阶级斗争(而前者又需要“和平共处”)。
    编注:从今天的观点看,只要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还存在,社会主义国家就不可能靠单纯的“经济竞赛”战胜资本主义。但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国共产党也不否认,社会主义国家在“发展生产力”方面有无比优越性。
   苏共中央公开信还指责中共不顾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阶级斗争的具体条件,在还不具备革命形势的条件下,就号召武装起义,严重脱离群众。
   苏共中央公开信还着重表达了与中共在关于民族解放运动在世界革命中所起作用方面所持的不同观点。

四、关于南斯拉夫问题。苏共认为,不能因为与南共盟领导存在着原则分歧,就将其革除社会主义阵营。苏共表示,苏共从来没有否认阿尔巴尼亚是社会主义国家。

五、公开信通篇称“中国同志”,虽然苏共与中共有严重分歧,但“我们共同的敌人是帝国主义”。(编注:在整个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时期,苏共都没有否认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06:54:21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有深远的意义。远航可以把这个帖子生成一个建议书放到头条。

在今天中国左翼中,面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很多人都有一种高尚的道德情怀。这是正常的,也是正义的。这一方面是因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本身就是劳动群众历史正义的体现,另一方面也是对资本主义复辟以来资产阶级和自由派对社会主义历史恶毒攻击的回应,把被颠倒的历史摆正回来。

但是,历史是复杂的,是泥沙俱下的。人类历史并不会因为伟人的降世而忽然“走出长夜”,也不会因为某些国家和民族在革命中取得了胜利而忽然就“焕然一新”。对任何对革命抱有朴素感情,但是却不了解历史复杂性和历史辩证法的同志来讲,历史运动呈现出简单的“正邪二元对立”。革命党和历史上社会主义国家的争论,在这种“正邪二元对立”的历史观下,就容易被解读为一方是完美的革命英雄和完美的受害者,另一方是潜藏已久的最恶毒的叛徒和敌人的想法。

在中苏论战这个特殊问题上,许多对历史不了解的教条主义者与修正主义者的“正邪二元对立”是这样的:赫鲁晓夫以前的苏联和苏共是正义的,赫鲁晓夫之后就地蜕变为”社会帝国主义“,因此苏联解体是好事,是马克思主义的自我解放。这种观点与其说是来源于他们对苏联和国际共运历史的了解,不如说来源于他们不敢正视毛主席时期的中国这一事实。由于毛主席时期的中国在他们眼中是道德和正义的巅峰,具有至高的合法性,因此其一切内外政策都被当成是“正确的”。在这一背景下,与那个中国发生论战的苏联自然是“错误的”。这不仅与历史事实相违背,也不利于我们在未来的革命中处理类似的问题。在现实世界中,这种错误的态度只会导向“临摹”当时中国的政策,最终成为用键盘跳“忠字舞”的行为艺术,从而失去了一切政策的策略性和灵活性。

上世纪50到70年代的中苏论战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最后一个霸权,即美帝霸权鼎盛时期发生的。在这个时候,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积累秩序空前稳定,历史上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建设尽管取得了重大的成就,但是其事实上外围和半外围的地位仍然无法保证其在可预见的未来在“经济竞赛”中取得胜利。同时,随着资本主义战后黄金期的阶级妥协,社会主义革命基本上不可能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取得除部分知识分子以外的支持。因此,矛盾的焦点就转移到了“第三世界”,即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身上。这些民族解放运动的直接政治目标是一致的,即推翻直接的殖民压迫,取得政治独立。但是在实现了这个目标之后,它们就都遇到了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加入国际分工这一关键问题。是加入以美国为首的大体系?还是加入以苏联为首的小体系?还是试图两头通吃?或者真的依靠自己,“独立自主”?

当时的中国是殖民地半殖民国家民族解放运动的代表,中国自身的资本积累进程也一直伴随着“跟谁走”这个问题。上述四种具体的策略,有哪些是当时可以执行的,有哪些是不能执行的,着不同的政策对当时中国不同阶级(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党政和军事官僚)的影响如何?都是需要大家进一步探讨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07:59:56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个问题。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敌我两个阵营”。

中苏两国都是历史上存在的社会主义国家。当然两国的“社会主义”都不是向无阶级社会过渡的社会主义。而是当时历史空间允许下,在基本满足资本积累要求的同时,官僚集团与劳动人民达成了较有利于后者的妥协的社会。两者之间并不存在你死我活的矛盾,并不是说苏联不“控制”中国,苏联的阶级妥协就无法维持,中国不“批判”苏联,中国的的资本积累就不能进行的问题。因此,中苏两国在根本利益上并无冲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08:09:34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认为当时的中共使用“现代修正主义”是不严谨的。

原版“修正主义”的基本含义是不通过革命手段,而通过议会手段去实现和平长(zhang,三声)入共产主义。苏联六七十年代的“和平共处”也容易被指责为“放弃武装斗争”,或者“投降”(见头条的两个公开信)。事实上,从地缘战略的观点考虑,国际阶级斗争起起伏伏,时而激烈,时而缓和,有时激烈有利于革命,有时缓和有利于积蓄力量,避其锋锐。苏联在六七十年代“和平竞赛”中执行的外交政策,并不比列宁晚年,尤其是斯大林在1943年后更加“和平”。相反,其对阿拉伯世界、非洲、古巴革命和民族解放事业的援助要远超过列宁时期。

当然,前面说的仅仅是作为外交政策的“现代修正主义”。就算是原版的“修正主义”者上台,只要他还对工人阶级斗争力量有所忌惮,主动或被动地与劳动人民寻求妥协,那么它就显然与法西斯政权相差甚远。而资本主义的复辟需要生产资料所有权和控制权全部转交给资产阶级。这显然是一个“修正主义”办不到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10 08:24:50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说文革在1967年上半年就失败了?表现在什么地方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7-10 08:34:28 |显示全部楼层
指鹿为马 发表于 2023-7-10 08:24
为什么说文革在1967年上半年就失败了?表现在什么地方啊?

二月逆流
支左部队反而开始压制造反派
不过出问题明显还要等到七二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7-10 08:36: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7-10 08:43 编辑
指鹿为马 发表于 2023-7-10 08:24
为什么说文革在1967年上半年就失败了?表现在什么地方啊?

我说的是“下半年”

武汉 七二零事件
到年底 关押王、关、戚

点评

指鹿为马  不好意思,看错了  发表于 2023-7-10 09:04:3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2-27 15:40 , Processed in 0.046616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