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31|回复: 1

马克思主义标签是中共领导人的神秘护身符吗?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4-16 04:07: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无套裤汉 于 2023-4-16 08:50 编辑

简评:林培瑞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马克思主义的标签是中共历届领导人“神秘的护身符”



[color=var(--yt-endpoint-color,var(--yt-spec-text-primary))]美国之音中文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68HIjC6xpg

无套裤汉2021-04-15



这个观点不正确,也不符合实际;有失林教授的身份。毛主席是国际公认的马克思主义者,并对马克思主义做出了杰出贡献;毛主席使马克思主义成为世界人民和被压迫民族战斗的指路明灯。这个铁一般的事实是国际资产阶级及其反动帮凶、帮闲们无法遮掩的。


至于从1976年10月06日算起,华叶汪李邓江胡习八修因为需要反对、背叛、污蔑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及马克思主义学说这个真理的实践,他们先后全面及深入到骨髓的反毛、反马、反社、反民、反动运动已经持续了四十三年之久。所有有眼睛、有头脑、没有偏见、主张正义、敢说真话的人无不承认这八修不但不拥护毛主席,他们同时也积极反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而且成为国际资本主义世界的东方一环,也就是一群反动的改开教或谓特色法西斯叛徒。(这里的“修”指四十三年来中国反革命修正主义政权实行的现代修正主义。详见以下附录:论从修正主义蜕变成法西斯主义的理论和实际


八修之所以还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招摇撞骗、愚弄人民群众,目的是为了维持其反动政权——借助于这块背叛马克思主义的“合法”遮羞布来苟延残喘并与国际资本拉开距离以便隐藏其东、西两大阵营蛇鼠一窝的实质。资本主义的西方阵营的形式民主假象与其东方阵营的假马克思主义、真法西斯主义假象彼此并存、指责和对立着。资产阶级民主对无产阶级进行专政的主张可以说是西方资产阶级阵营的所谓护身符;翻过来看也一样,资产阶级专政下的东方资产阶级阵营假托马克思主义的名义进行对无产阶级的真实专政当然也有护身符的作用,但是它同样也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而是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资本家阶级专政手段中所必备的欺骗技俩。


此外,那种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及凝固不变地绝对化也是资本主义世界攻击马克思主义,使之达到不能为人民翻身解放、当家作主指引方向的低劣手法,是另类的也就是西方资产阶级当权派的骗局。资本主义体制发展到列宁经历的帝国主义时代,具有新发展和新特点,因此列宁主义就成为了帝国主义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它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的发展而不是简单地予以否定或对立;林教授说什么列宁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等欺人之谈,尤其错误的可以,不值识者一笑。基于同样的理由,马克思主义的人民民主革命专政的理论与学说及其革命意识形态是随着时代的不同而发展的,毛主席创立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及其在中国的第一次实践就是毛泽东主义——也就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重要发展,或说是资本主义晚期的马克思主义。总结而言之,当前的马克思主义就是马恩列斯毛主义。


此外,那种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及凝固不变地绝对化也是资本主义世界攻击马克思主义,使之达到不能为人民翻身解放、当家作主指引方向的低劣手法,是另类的也就是西方资产阶级当权派的骗局。资本主义体制发展到列宁经历的帝国主义时代,具有新发展和新特点,因此列宁主义就成为了帝国主义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它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的发展而不是简单地予以否定或对立;林教授说什么列宁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等欺人之谈,尤其错误的可以,不值识者一笑。基于同样的理由,马克思主义的人民民主革命专政的理论与学说及其革命意识形态是随着时代的不同而发展的,毛主席创立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及其在中国的第一次实践就是毛泽东主义——也就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重要发展,或说是资本主义晚期的马克思主义。总结而言之,当前的马克思主义就是马恩列斯毛主义。


附录:论从修正主义蜕变成法西斯主义的理论和实际


http://www.xgc2000.net/xgc/02/11/24219.html

《人民春秋》 2002 年 3 月 15 日 总第 23 期http://maostudy.org--------------------------------------------------------------------------------
论从修正主义蜕变成法西斯主义的理论和实际 无套裤汉

一篇发表在《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 02-22-02)题目叫
《从共产主义到法西斯主义?》的文章里,作者M A Ledeen认为中国正在
实行法西斯主义。这个看法当然不能说全部错误,但是,他至少错误地混
淆了修正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的严格区别。正确地说,不是所谓共产主义
而是现代修正主义蜕化为一种特色法西斯主义。(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
何社会实现过人类的伟大理想-共产主义)。全世界到达共产主义社会之
后,国家消亡了,阶级斗争让位于新与旧、先进和落后、前进和保守之间
的矛盾和斗争,那时不但法西斯主义,即使科学社会主义也要让位,共产
主义又何以能够“到”法西斯主义?作者虽然勤于思考,但是他没有能够
正确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知识,这是一个在基本观点上的错误。



作者的第二个错误是把欧洲法西斯主义作为一个通属概念,而没有区别对
待现代修正主义本身特点所演化出来的特色法西斯主义,并加以分析异同
和相互联系。现代修正主义即右倾机会主义,是对于社会主义的否定和向
资本主义复辟倒退;但是否定和肯定是对立面的统一,互相联系和渗透并
互相依存,所以,修正主义不能完全和绝对地脱离社会主义的“束缚”,
而必然要受到后者残存物质一定程度的的影响。所以蜕化自现代修正主义
的法西斯主义一方面具有通属性法西斯主义的许多规定,但是它又有自己
的特殊性,所以是一种具有自己特色的法西斯主义。在现代修正主义中,
中国社会主义被否定后出台的(邓赵江)修正主义所蜕化出来的特色法西
斯主义与前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所演化而来的特色法西斯主义也不相同,这
是因为中俄两国的历史发展不同的缘故。列宁说:“大家都同意,机会主
义不是偶然的现象,不是个别人物的罪孽、疏忽和叛变,而是整个历史时
代的社会产物。”(《第二国际的破产》,《选集》2,第614-665页)一
个重要历史特点和区别就在于19世纪俄国曾经是帝国主义国家,而中国是
几个帝国主义的半殖民地。苏联特色法西斯主义因此是内外同质的,也就
是对内、对外都是法西斯主义,也就是战争、侵略和霸权主义为其主调;
现实上的中国特色法西斯主义刚好相反,它是对内法西斯主义,对外屈从
和投降帝国主义,也就是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经济结构决定了它的对外政治
结构的非法西斯主义性质。在这里,当然谈不到什么战争、侵略和霸权主
义,体现着的倒是屈辱、投降和附庸买办等半殖民地一般规定性。



作者的第三个错误是把文化等上层建筑决定经济结构,没有从历史发展做
具体分析,因此对于中国法西斯主义的讨论表面化,不够深入,令人有浮
光掠影的感觉。社会阶级斗争是一切历史发展的根源,不从阶级分析入手
,社会问题就会停止在社会现象阶段,得不到要领。另外,作者强调共性
过头,把个性抛在脑后,这当会然得出以偏概全的-欧洲法西斯主义在中
国复活的错误结论来。



根据毛泽东继续革命论,“修正主义上台,也就是资产阶级上台。”这是
千真万确的、适用于中苏两国的。他进一步指出苏修叛徒集团篡夺苏联党
政大权之后,迅速膨胀它的政治经济权力,形成一个掌握全部国家机器和
社会财富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它利用国家政权,全面推行反革命修正主
义路线,把无产阶级专政蜕变成官僚垄断资产阶级的专政,“德国法西斯
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即实现了资本主义复辟,从一个社会主义
国家蜕变成一个社会帝国主义国家,也就是“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
帝国主义。”(毛泽东:1964年5月11日的一次谈话。转引自《列宁主义
,还是社会帝国主义?》,见1970年4月22日《人民日报》。)



半殖民地资本主义中国虽然也和苏联一样复辟了资本主义,但是没有从社
会主义国家蜕变成一个社会帝国主义,而是蜕变成一个社会半殖民地国家
,无产阶级专政蜕变成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联合专政,而不是如
同前社帝那样蜕变成官僚垄断资产阶级,所以(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
完成“德国法西斯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这些都明显反映了恩格
斯所说:“唯物史观是以一定历史时期的物质经济生活条件来说明一切历
史事变和观念、一切政治、哲学和宗教的。”(《马恩选集》2,第537页)

中国修正主义虽然没有如同苏联修正主义那样,蜕变成一个德国法西斯式
专政,希特勒式专政,但是由于同样利用原有的革命的国家机器来全面推
行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因而具有欧洲法西斯主义原生反革命的一般内容
。一个浅显的例子是中国特色和德国纳粹法西斯主义都不准工人罢工和拥
有群众民主权力-在中国这就是毛泽东极力提倡的、载在宪法的《四大》
权力。法西斯主义在掌权之前吸收工人,之后毁弃工会,并把工人阶级的
要求和利益置于国家意志,特别是对外政策之下。法西斯主义的最高目的
是把工人阶级重整到全国家主体内,并从而结束阶级斗争,办法是利用小
恩小惠政策,工人们直到战争后期都不曾反抗法西斯·纳粹主义。这些方
面可以作为中国特色法西斯主义的比较和参照系。法西斯主义的基本“教
义”是民族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优胜劣汰、“砸三铁”等等资本主义
剥削有理观点在内)、种族主义、反对群众路线和观点等。法西斯主义一
般不重视意识形态,属于“做了再说”式的实用主义范畴。(见Walter
Laqueur:"Fascism," Oxford Univ. Press, 1996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自诩是一种思想解放,为社会主义开创了一个新纪元,
而且自己不承认修正主义这个提法,认为至多不过是一个理论问题而已。
这当然大部分是胡说。毛泽东首先指出了(现代〕修正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的密切联系。另外,资本主义的国家形式是多种多样的,除了人们所熟知
的代议民主制(包含社会民主主义和老修正主义〕之外,还有封建王朝治
下的资本主义、所谓权威主义(强人〕制、波拿巴主义(即军事官僚独裁
制〕、法西斯主义、及现代修正主义(包含特色法西斯和社会帝国主义在
内〕。邓小平修正主义作为现代修正主义的集大成者(事实俱在〕与法西
斯主义加以比较,对于研究其走向是有用的。



一般而言,欧洲法西斯主义是从代议民主制蜕变而来,通常是经过煽动群
众进行骚乱而取得政权,修正主义是走资派背叛无产阶级革命、自己用和
平演变方式从堡垒内部以宫廷政变造成既成事实而夺权,它不需要群众参
加(1976年4·5天安门所谓“自发”事件是例外〕。法西斯主义的
主要群众基础,是既不满于资产阶级的独占又对工人阶级的力量日益强大
而不安的小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主要群众基础(以中国为例〕是国家和
党官僚、地主、富农、一部分干部子女及没有改造好的知识分子。法西斯
主义成长于市场经济发生困难的时期,这时资本家的利润率急速下降,于
是国家必须全面干预经济活动并取代运作失利的市场功能,走上国家垄断
资本主义的道路。修正主义则由于社会主义国家的高积累、低消费导致走
资派利用无产阶级的专政孔隙及积累过大的失误,和平演变为官僚买办资
产阶级专政,并用政府力量以”人工方法“培植(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
,大刮资本风——利润挂帅,并把社会主义转变成官僚买办集团所有的半
殖民地资本主义。



法西斯主义与修正主义的共同点是很多的,在有些地方它们只是一纸之隔
。譬如它们都号称搞社会主义(在法西斯意大利叫黑色社会主义,在法西
斯·纳粹德国叫国家社会主义,在复辟后的中国叫特色社会主义〕,可是
事实上都是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及无产阶级的最凶恶的敌人,其中修正
主义尤其心狠手辣,因为它除了恣意修正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之外,目
的是要用伪装与欺骗根除马克思主义;它们都认为集体化官僚就是社会主
义,国家化与社会主义可以划等号;它们都是自上而下的、深信英雄史观
的精英主义,把群众当成会消费的机器人来支配着。法西斯主义制度的主
要特征之一,就经济来说,是唯生产力论。在政治领域里它固然与自由主
义不相容,尤其推行在阶级社会里搞超阶级及不准阶级存在的虚妄理论。
它公开承认人类的不平等(请与主张“先富”与“先贫”及把价值规律当
成灵丹妙药的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做一比较。〕对于政治上的平等与解放
也是不许可的。



续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4-16 04:10:4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无套裤汉 于 2023-4-16 09:10 编辑

从历史上看,它们的相同处在于:它们都发生在资本主义和民族国家形式出现较晚、比较落后、资产阶级力量薄弱的社会里。游·韦伯 (Eugen Weber,《法西斯主义面面观,Varieties of Fascism》,Van Nostrand 1964)是这样描写法西斯主义的:“法西斯主义不重视意识形态,主张做了再说,执行先行动后发明理论与哲学的信条。法西斯主义从好处说是实用主义,只要行得通就好办。目的是夺权。“伊·西龙(Ignazio Silone, 《公司与国家资本主义》,见David Beetham,编《对抗法西斯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们》,Marxists in Face of Fascism , Barnes &Noble, 1984)


对墨索里尼的黑色社会主义给以如下的批判:“…它不是资本主义的超越,而是要把资本主义的外部特质巩固下来,以便击溃在资本主义母体妊育着的倾向社会主义的各种力量。它要把拥有集体财产的国家的一切资源随大资本家的意愿自行处置。主动权和利润虽然是私人的事情,可是一旦遭到破产,…赔偿便由国家负担。法西斯主义要想把发展到现在的社会象化石一样凝固起来,并把一小撮人控制大多数这样一个现存制度永久封存起来。意大利法西斯政府禁止工人的阶级斗争,违者以叛国罪论处。唯一允许的阶级斗争是资本家反对一般群众的阶级斗争。它帮助大资本掩饰其凌驾于国家生活和财富之上的霸权。…因此国家被大资本在没有任何抵抗的情形下所统治。…一切事务人民都无从控制。从根本上说它标志着回头走向封建组织形式。…(尽管如此〕墨索里尼仍然宣布它是一个伟大的革命!…”(摘录自《四大广场》C部1995年10月。)



《华尔街日报》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要把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责任加到中国自己的头上,但是这是徒劳的,因为中国修正主义对内是猛虎、对外变绵羊,吃里爬外,人所共知,帝国主义才是战争的策源地,而不是中国这样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国家。参加“反恐”之后,中国的投降力度加大,但是帝国主义并不假以好看的颜色,反而咄咄逼人、指责之声不绝于耳,布什回美以后,舆论班子已经公开要把中国补进“邪恶轴心”,成为它的第四个国家了。所以附庸国是绝对不好当的,只要一失足,就要成为千古恨,投降主义所付出的代价如同帝国主义的“反恐”“正义”一样,都是无限的!


中国的党和国家往何处去?只要毛泽东继续革命路线如同现在这样地被压迫和受迫害(蔡广业和其他毛泽东继续革命路线继承者们仍然被隔离审查,甚至被捕入狱),中国的政治局势就不会好转,现在特色法西斯主义就有蜕变成社会帝国主义的可能,而一切搞霸权的都不会有好下场,这包括中国在内。历史的潮流滚滚向前,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并彻底打败中国特色法西斯主义,也只有毛泽东继续革命路线能够救社会主义和处于法西斯主义灾难和危险中的中国人民。(无2002-02-24)


附文


《华尔街日报》22日发表了美国民间研究机构“企业基金会”(AEI)研究员、“中美安全回顾委员会”(U.S.-China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成员黎荻恩(Michael A. Ledeen)的文章“从共产主义走向法西斯主义?”(From Communism to Fascism?),指中国正走向法西斯主义。

中国从共产主义到法西斯主义

布什在和中国的统治者们近距离的交往中,很可能会有矛盾心理,一方面,满足于那种中国在反恐战争中帮助了我们的说法;另一方面,中央情报局对中国军力的看法有相当改变,认为它在不远的将来会有大幅度提升,这点则令人担忧。在他思考中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到底会怎么样的时候,他或许会得出这个“人民共和国”很特殊、很难懂的结论。

中国并不像人民一直所说的那样是一个从共产主义走向自由和民主的国家。

事实上,它是一个我们以前从没有见过的东西:一个成熟的法西斯政权。这种新的现象并不
是很容易被认识到,主要由于两点原因:第一,中国领导人继续称他们自己为共产主义者;
第二,由于法西斯产生在二十世纪初,是一个新兴的东西,它的领导人又非常具有革命者的
特色,并在二战中被摧毁了。而中国则完全没有任何新意,它的统治者是没有任何特色的第
三、第四代领导人。

从邓小平到江泽民这些中国的过去和现任领导人们或许摧毁了一些共产主义的经济制度,但是,他们并没有拥抱资本主义制度。国有制已经有所改变,有了私人财产,商人也被吸收入党,盈利不仅不是禁忌,而且是公有和私营企业都鼓励的。整个国家都成了一个商业公司:军队整个或者部份拥有企业、公司大股东同时是政府官员。

这既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这是臭名昭著的“第三条道路”的“公司国家”(corporate state),最早在二十年代有法西斯份子墨索里尼实行,然后被欧洲的其他法西斯主义者搬了过去。

就像最早的法西斯政权,中国残酷地实行一党专制。虽然和十多年前相比,在民间和媒体上都有了一些各种各样的观点,但是批评那个制度和支持西方式民主自由的声音是没有多少空间的。

就像最早的法西斯主义,中国政府利用民族主义去煽动它的大众,而不是用共产主义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

就像最早的法西斯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统治者们悄然地利用个人的利益来达到国家的更大目的。就像我们最近所见到的,这个政府用关押和恐吓海外华人来表示它要主宰在任何地方的华人。中国统治者们相信他们统治的这群人并不是按地理划分的。

现在的中国领导人不是像过去那些共产主义领导人那样用纯粹的马列主义代替传统文化,而是用中国传统把他们自己的统治合法化。而正是这种对传统中国文化的拥抱令西方观察家们沉迷。很多人相信,像这样一个有深厚传统的国家一定会在社会和政治中证明他们深沉的人性。但是法西斯领袖们在二、三十年代做过同样的事情。墨索里尼重建了罗马,提供了一个用视觉回忆古代辉煌的机会;希特勒最欣赏的传统式建筑布满第三帝国。

就像他们的欧洲前辈,中国要在世界扮演重要的角色并不是靠他们现在的实力,或科技、文化成就,而是他们的历史和文化。正像德国和意大利在走向战争时期,中国感觉被欺骗和羞辱了,所以要发泄历史之怨气。中国甚至模仿早期法西斯的某些不可思议概念,比如要推行粮食自给制的项目。希特勒和墨索里尼都曾为这个想法著迷。

所以,那种认为由于中国一方面发展资本主义,一方面实行共产主义专制,所以是一个不稳定的制度的想法是错误的。尽管希特勒的德国和墨索里尼的意大利都曾疯狂,但法西斯主义也有可能成为一个稳定的制度。不管怎么说,法西斯主义并没有因为内部问题而垮台,它是被更强的军力摧垮的。

法西斯主义极为受欢迎。希特勒和墨索里尼横扫了民心得到权力,并天才地利用了大众运动,他们无论在德国还是在意大利,都没有面对任何反抗,直到他们在战争中开始失败。

由于法西斯主义的寿命太短,所以人们很难弄明白一个稳定、持久的法西斯国家是否可以长久。从经济上来说,公司国家比僵硬的的共产国家的中央计划经济要有弹性和适应性(虽然中国也很可能面临日本那种在国家指导下的资本主义经济所带来的麻烦)。
我们和法西斯交往的短暂经历,也给我们判断其政治发展趋势带来困难。

虽然希特勒强调他和大家都是平等的,但是他无论如何不肯在他的“第三帝国”实行民主化,墨索里尼也同样不遵从意大利人民的自由意愿。“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人们也很难情愿在这方面做出改变。如果他们想的话,就不会那么担心人民期待像台湾那样往民主自由方面的发展。

当然,用历史解释未来并不可靠。中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的转变意见令世界吃惊。很多学者认为,中国加入世贸后,就必须遵守自由竞争的原则,于是会带来更令人刮目的变化。他们或许正确,但是我怀疑。在眼见的过去,当一个政权危机的时候,政治是赢得过经济的。中国的领导人经常说,他们无意效仿戈尔巴乔夫的样板。

布什目前必须考虑到现今中国的危险和挑战。传统的法西斯主义赞美战争,用军事进行扩张。虽然中国领导人声称他们追求和平,但是,他们清楚地在准备战争,并且已经准备了多年。乐观主义者强调中国不是扩张主义者,但是乐观主义也曾嘲笑过希特勒的帝国主义演讲。有很多中国的赞美者强调北京的历史角色,好像它有过开明的超级强国历史。

假设意大利在法西斯革命之后五十年,墨索里尼死了,被埋葬了,但那个“公司国家”没有损伤,它的党仍在强有力的统治中,这种对传统的法西斯主义的理解必须是我们理解中国的出发点。

国家被专职政治家和腐败的“精英”主导,但不是真正的信仰者。这个制度并没有特色,而是政治压迫,犬儒主义代替了理想主义,它的秘诀是“伟大的意大利人民”,无穷无尽地效仿他们古人的伟大之处。

这就是今天的中国。我们或许得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与其共存。
--------------------------------------------------------------------------------《人民春秋》 2002 年 3 月 15 日 总第 23 期 http://maostudy.org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14 17:48 , Processed in 0.07369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