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学习毛主席关于“实践标准”的科学论述

2014-3-27 22:14| 发布者: 05txlr| 查看: 1434| 评论: 8|原作者: “05txlr"|来自: 本坛

摘要: 对“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当然也应该如此。这就是说,无论你是要学习、掌握这个命题,还是想批判、否定这个命题,首先都必须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尤其是它的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对毛主席关于这个命题的全部论述、至少基本论述,有一个起码的了解。


学习毛主席关于“实践标准”的科学论述,兼与网友们探讨
——纪念毛主席诞辰120周年

(原载于红色中国网2013年6月3日)

 


    毛主席手迹: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引用自《对五评苏共中央公开信稿的批语和修改》的修改件)

  
      
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1937年)
      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1963年)
                  ——毛泽东


【前言】

  最近,又见到一些网友在讨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问题,主要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这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一条基本原理,必须正确理解和坚持;另一种则认为这个命题是某些人倒行逆施的舆论工具,本身就是完全错误的。

  后一种看法之所以会产生,主要是因为三十余年前,出现了一篇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标题的文章,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恶劣后果,是修正主义路线恶性发展的理论根源。于是,一些网友由此而迁怒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哲学命题本身,非否定了它不可。

  这种看法在感情上是可以理解的,但从理论上说则是十分错误的,甚至会损害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根基,损害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

  大家知道,中外修正主义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主要的手法,是“打着红旗反红旗”,就是口头上也挂着马克思主义的词句,却歪曲、修正和篡改它们的灵魂,以此来攻击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东西。这是修正主义者的惯用伎俩,否则,也就不成其为修正主义了。

  那么,我们在批判修正主义的时候,能不能把“红旗”本身也否定了,甚至认为这“红旗”就是一面“黑旗”呢?当然不能。但遗憾的是,一些网友恰恰是这样做的,他们批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以及资改派通过所谓“真理标准大讨论”推行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却把这篇文章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命题混为一谈,也一起怀疑了、批判了、否定了!

  有些网友在质疑实践标准的同时,还完全脱离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一系列基本原理、基本观点,提出种种理由,对“实践”、“检验”、“真理”、“标准”等概念作出了各种不同的解释,或者孤立地围绕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十二个字,一个一个地扣字眼、板“道理”,以此来证明自己的看法,论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这样或那样的“不足”、“错误”,甚至认为这个命题是“荒唐的”、“反动的”。

  因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命题的具体含义究竟是什么?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是两个不能不搞清楚的问题,而要如此,首先就必须知道革命导师是怎样论述这个重要命题的,然后再同一些网友的看法相对照,看看是不是对其有误解或者曲解。

  为此,本人辑录了毛主席有关实践标准问题的科学论述,并把它们分为八个部分,也就是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命题,归纳、概括了这样八个方面的含义和内容:

  
一、检验真理的标准,只能是唯一的,就是人们的社会实践
  二、所谓检验真理,就是检验认识、理论的真理性、正确性
  三、所谓以实践作标准,就是以实践的结果、效果作标准
  四、错误的、反动的实践,可以从反面检验真理、证实真理
  五、已被实践证明是真理的认识,还需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
  六、无数相对真理的总和就是绝对真理,绝对存在于相对之中
  七、实践检验真理,是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基础和首要观点
  八、毛主席在《实践论》中对实践标准问题的经典论述


  由此可见,“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命题,是毛主席从整个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理论体系中归纳、概括、总结出来的,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重要原则。这个原则是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系列基本观点、基本原理联系在一起的。这些基本观点、基本原理包括:物质第一性、精神第二性,精神反作用于物质;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又具有能动作用;实践是认识的基础,认识来源于实践;实践以认识、理论为指导,认识、理论在实践中得到验证;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的辩证统一,绝对真理和相对真理的辩证统一;真理是一个过程,是客观的、全面的、具体的;人的认识是在实践中不断深化的无限过程;认识世界的目的是为了改造世界——等等。

  希望大家认真重温一下毛主席这些重要论述,尤其是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命题本身是错误的,或者有这样那样缺陷的网友,能够根据这些论述,对照一下自己的观点,看看是不是真有道理,而不要再坚持己见,给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习与宣传带来混乱了,更不要因为批资改派的谬论而批到毛主席头上去,使亲者痛、仇者快了!

  对于坚持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同时又坚决批判那篇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题的文章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卑鄙伎俩的网友,也可以根据毛主席的这些重要论述,进一步认清那篇文章把实践标准偷换为资产阶级实用主义,为资改派推行修正主义反动路线鸣锣开道的本质。

  简要地说,那篇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题的文章,在认识论上的主要荒谬之处在于:1,将辩证唯物论认识论的实践概念,偷换成实用主义的“实践”即所谓主观的“经验”、“个人体验”;2,否认实践的社会性和连续性,片面地、孤立地看待千百万人民群众的革命实践;3,将认识真理性的标准篡改为“有用即真理”,用一时一地的是否“有利于”来衡量一切;4,抹煞革命理论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对实践的指导作用,为“摸着石头过河”张目;5,否定实践和真理都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实践对真理的检验也是一个过程,主张实践检验真理可以一次完成,鼓吹形而上学的“检验真理”论等等。至于其在政治上的反动之处,我们经过三十多年来的改开实践,更是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现在,我们要批判这篇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文章,批判资改派所谓“真理标准”的谬论,最锐利的思想武器,无疑就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主席关于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一系列基本观点和科学论述。以下,就是本人辑录的《毛主席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每部分后面[  ]号内是本人的简要说明):


【一】检验真理的标准,只能是唯一的,就是人们的社会实践

  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对五评苏共中央公开信稿的批语和修改》,《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0册第414页。

  实践是真理的标准。
——《读米丁等著<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上册)>一书的批注》,《毛泽东哲学批注集》,第142页。

  实践是真理的标准。
——毛泽东《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93页。

  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84页。

  只有千百万人民的革命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尺度。
——《新民主主义论》,《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663页。

  人们的认识经过实践的考验,又会产生一个飞跃。这次飞跃,比起前一次飞跃来,意义更加伟大。因为只有这一次飞跃,才能证明认识的第一次飞跃,即从客观外界的反映过程中得到的思想、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322页。

  所谓经验,就是实行政策的过程和归宿。政策必须在人民实践中,也就是经验中,才能证明其正确与否,才能确定其正确和错误的程度。
——《关于工商业政策》,《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286页。

  [说明:毛主席在这些论述中使用的“社会实践”和“实践”,是同一个概念的两种说法,内涵是一样的。马克思早就指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这就是说,人们的任何实践活动,都是社会实践,没有不具有社会性的实践。有网友认为,说“实践”不对,只有说“社会实践”才是正确的,这种看法是没有道理的。否则,毛主席的《实践论》,就应该改成《社会实践论》了。
  另外,有的网友承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但是认为这个标准不是唯一的,还有逻辑证明、科学公理等也是标准。实际上,历史已经表明,逻辑规则和科学公理本身就来自于人们的实践活动,是被人类的千千万万次实践所证明了的,所以归根到底还是以实践作为唯一标准的。所以,毛主席反复强调,检验真理的标准“只能”、“只有”、“必须”是社会实践,“此外再无别的检验真理的办法”。懂汉语的人都知道,这就是讲的实践标准的唯一性。]
  

【二】所谓检验真理,就是检验认识、理论的真理性、正确性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84页。

  人类认识的历史告诉我们,许多理论的真理性是不完全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了它们的不完全性。许多理论是错误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其错误。所谓实践是真理的标准,所谓“生活、实践底观点,应该是认识论底首先的和基本的观点”,理由就在这个地方。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93页。

  所谓认识客观真理,即是人在实践中,反映客观外界的现象和本质,经过渐变和突变,成为尚未经过考验的主观真理。要认识这一过程中所得到的主观真理是不是真正反映了客观真理(即规律性),还得回到实践中去,看是不是行得通。
——《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和辩证法》,《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324页。

  抓着了世界的规律性的认识,必须把它再回到改造世界的实践中去,再用到生产的实践、革命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实践以及科学实验的实践中去。这就是检验理论和发展理论的过程,是整个认识过程的继续。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92页。

  [说明:毛主席明明肯定,所谓检验真理,就是检验认识、理论的真理性、正确性,也即检验认识、理论是不是真理,并且把这一过程简要地概括为“检验真理”。可是,有的网友偏偏要用“检验认识、理论是不是真理”来否定“检验真理”这一提法。究竟是毛主席自相矛盾呢,还是这些网友的理解有误呢?用毛主席的论述,来否定毛主席自己对这些论述的归纳和概括,这也太荒唐了吧!]


【三】所谓以实践作标准,就是以实践的结果、效果作标准

  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84页。

  实际的情形是这样的,只有在社会实践过程中(物质生产过程中,阶级斗争过程中,科学实验过程中),人们达到了思想中所预想的结果时,人们的认识才被证实了。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84页。

  理论的东西之是否符合于客观真理性这个问题,在前面说的由感性到理性之认识运动中是没有完全解决的,也不能完全解决的。要完全地解决这个问题,只有把理性的认识再回到社会实践中去,应用理论于实践,看它是否能够达到预想的目的。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92页。

  ……认识过程的第二个阶段,即由精神到物质的阶段,由思想到存在的阶段,这就是把第一个阶段得到的认识放到社会实践中去,看这些理论、政策、计划、办法等等是否能得到预期的成功。一般的说来,成功了的就是正确的,失败了的就是错误的,特别是人类对自然界的斗争是如此。在社会斗争中,代表先进阶级的势力,有时候有些失败,并不是因为思想不正确,而是因为在斗争力量的对比上,先进势力这一方,暂时还不如反动势力那一方,所以暂时失败了,但是以后总有一天会要成功的。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323页。

  检验一个作家的主观愿望即其动机是否正确,是否善良,不是看他的宣言,而是看他的行为(主要是作品)在社会大众中产生的效果。社会实践及其效果是检验主观愿望或动机的标准。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868页。

  [说明:还有的网友认为,实践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只有实践的结果、效果才是标准。其实,毛主席在具体论述实践标准时,就是把实践的结果、效果作为标准的,因为这种结果、效果,本身就是整个实践活动的组成部分,是贯穿于实践过程始终的实在内容和表现形式。实践的结果、效果并不是等到实践活动完全结束才表现出来的,而是在整个实践过程中逐步显示的。怎么能够把两者割裂开来呢?在毛主席的论述中,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与实践的结果、效果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完全是同一个意思。]


【四】错误的、反动的实践,可以从反面检验真理、证实真理

  人们要想得到工作的胜利即得到预想的结果,一定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于客观外界的规律性,如果不合,就会在实践中失败。人们经过失败之后,也就从失败取得教训,改正自己的思想使之适合于外界的规律性,人们就能变失败为胜利,所谓“失败者成功之母”,“吃一堑长一智”,就是这个道理。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

  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们,使我们比较地聪明起来了,我们的事情就办得好一些。任何政党,任何个人,错误总是难免的,我们要求犯得少一点。犯了错误则要求改正,改正得越迅速,越彻底,越好。
——《论人民民主专政》,《毛泽东选集》第4卷。

  真理是跟谬误相比较,并且同它作斗争发展起来的。美是跟丑相比较,并且同它作斗争发展起来的。善恶也是这样,善事、善人是跟恶事、恶人相比较,并且同它作斗争发展起来的。总之,香花是跟毒草相比较,并且同它作斗争发展起来的。
——《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毛泽东选集》第5卷。

  正确的东西总是在同错误的东西作斗争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真的、善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的、恶的、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当着某一种错误的东西被人类普遍地抛弃,某一种真理被人类普遍地接受的时候,更加新的真理又在同新的错误意见作斗争。这种斗争永远不会完结。这是真理发展的规律,当然也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规律。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毛泽东选集》第5卷。

  右派是很好的反面教员。我们中国历来如此,有正面的教员,有反面的教员。人需要正反两方面的教育。日本帝国主义是我们第一个大好的反面教员。从前还有清政府,有袁世凯,有北洋军阀,后头有蒋介石,都是我们很好的反面教员。
——《打退资产阶级右派的进攻》,《毛泽东选集》第5卷。

  革命的政党,革命的人民,总是要反复地经受正反两个方面的教育,经过比较和对照,才能够锻炼得成熟起来,才有赢得胜利的保证。我们的中国共产党人,有正面教员,这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也有反面教员,这就是蒋介石、日本帝国主义者、美帝国主义者和我们党内犯“左”倾或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错误的人。如果只有正面教员而没有反面教员,中国革命是不会取得胜利的。轻视反面教员的作用,就不是一个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者。
——毛泽东(转摘自《赫鲁晓夫言论集》第三集的出版说明)一九六五年二月二十六日

  [说明:这里,还涉及到一个实践的阶级性问题。毛主席说过,“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这两种“改造世界”,都是实践活动,但阶级性质是相反的,前者是革命的、正确的,后者是反动的、错误的。
  革命的、正确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那么,反动的、错误的实践能不能检验真理呢?同样可以,不过不是从正面,而是从反面来检验,用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的话来说,就是“双重验证”。如果只承认前者而不承认后者,那就是认识论上的二元论,就会导致认为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不适用于反动阶级、反面人物的实践活动的错误结论。而毛主席早就明确指出,“辩证唯物论之所以为普遍真理,在于经过无论什么人的实践都不能逃出它的范围。”]
  

【五】已被实践证明是真理的认识,还需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

  社会实践中的发生、发展和消灭的过程是无穷的,人的认识的发生、发展和消灭的过程也是无穷的。根据于一定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以从事于变革客观现实的实践,一次又一次地向前,人们对于客观现实的认识也就一次又一次地深化。客观现实世界的变化运动永远没有完结,人们在实践中对于真理的认识也就永远没有完结。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

  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需要经过由物质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就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323页。

  我们的头脑、思想反映客观实际,无论什么时候谁都不可能一下子就反映得完全正确,无遗无误。客观实际是错综复杂的,不断发展变化的。我们的头脑、思想对客观实际的反映,是一个由不完全到更完全、不很明确到更明确、不深入到更深入的发展变化过程,同时还要随客观实际的发展变化而发展变化。
——《同长征、艾地的谈话》,《毛泽东文集》第7卷第16-17页。

  我们对于客观世界的认识,要有一个过程。先是不认识或者不完全认识,经过反复的实践,在实践里面得到成绩,有了胜利,又翻过斤斗,碰了钉子,有了成功和失败的比较,然后才有可能逐步地发展成为完全的认识或者比较完全的认识。
——《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306页。

  [说明:一些网友老是在质疑:“已经被实践证明是真理的认识,还要再接受实践的检验吗?不要了,所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论断是错误的!”而毛主席认为,这不仅需要,而且必须,因为真理是一个过程,客观实际是一个过程,也在不断发展,人的认识要随客观实际的发展变化而发展变化,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循环往复以至无穷,因此已经被实践证明是真理的认识,还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
  在历史上,当欧几里德几何被认为是真理的时候,用于指导实践,同时接受检验,于是产生了非欧几何;当相对论被认为是真理的时候,用于指导实践,同时接受检验,于是产生了量子力学;当马克思主义被认为是真理的时候,用于指导实践,同时接受检验,于是产生了列宁主义;当马列主义被认为是真理的时候,用于指导实践,同时接受检验,于是产生了毛泽东思想;当马列毛主义被认为是真理的时候,用于指导实践,同时接受检验,于是产生了比马列毛主义更高明的理论(当然不是邓三科)……这个辩证法的道理,毛主席讲过无数次,有的网友就是不能理解。]


【六】无数相对真理的总和就是绝对真理,绝对存在于相对之中

  人类的思维,就它的本性说,能给我们以绝对真理,绝对真理乃由许多相对真理积集而成,科学发展的每一阶段,增加新的种子到这个绝对真理的总和中去。但是每一科学原理的真理界限却总是相对的。绝对真理仅能表现在无数相对真理之上,如果不经过相对真理的表现,绝对真理就无从认识。
——《辩证法唯物论(讲授提纲)》,八路军军政杂志社出版,第25页。

  绝对真理包括在相对真理里面,相对真理的积累,就使人们逐步地接近于绝对真理。不能认为相对真理只是相对真理,不包含任何绝对真理的成分,而到了一天人们忽然找到了绝对真理。
——《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106页。

  马克思主义者承认,在绝对的总的宇宙发展过程中,各个具体过程的发展都是相对的,因而在绝对真理的长河中,人们对于在各个一定发展阶段上的具体过程的认识只具有相对的真理性。无数相对的真理之总和,就是绝对的真理。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95页。

  矛盾的普遍性和矛盾的特殊性的关系,就是矛盾的共性和个性的关系。其共性是矛盾存在于一切过程中,并贯串于一切过程的始终,矛盾即是运动,即是事物,即是过程,也即是思想。否认事物的矛盾就是否认了一切。这是共通的道理,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所以它是共性,是绝对性。然而这种共性,即包含于一切个性之中,无个性即无共性。假如除去一切个性,还有什么共性呢?因为矛盾的各各特殊,所以造成了个性。一切个性都是有条件地暂时地存在的,所以是相对的。
  这一共性个性、绝对相对的道理,是关于事物矛盾的问题的精髓,不懂得它,就等于抛弃了辩证法。
——《矛盾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

  [说明:这个问题,是同上一个问题联系在一起的。真理之所以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就是因为有一个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的关系问题。任何具体的真理都是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的统一,相对真理之中包含着绝对真理,绝对真理存在于相对真理之中。这个道理看起来简单,却是唯物辩证法的认识论中最难理解的,所以毛主席说,“这一共性个性、绝对相对的道理,是关于事物矛盾的问题的精髓,不懂得它,就等于抛弃了辩证法。”要真正认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马克思主义哲学命题的正确性,最终还是有待于真正弄懂这个“关于事物矛盾的问题的精髓”。]


【七】实践检验真理,是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基础和首要观点

  实践的观点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之第一的和基本的观点。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

  按照辩证唯物论,思想必须反映客观实际,并且在客观实践中得到检验,证明是真理,这才算是真理,不然就不算。
——《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毛泽东文集》第7卷第90页。

  许多自然科学理论之所以被称为真理,不但在于自然科学家们创立这些学说的时候,而且在于为尔后的科学实践所证实的时候。马克思列宁主义之所以被称为真理,也不但在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人科学地构成这些学说的时候,而且在于为尔后革命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实践所证实的时候。辩证唯物论之所以为普遍真理,在于经过无论什么人的实践都不能逃出它的范围。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92-293页。

  通过实践而发现真理,又通过实践而证实真理和发展真理。从感性认识而能动地发展到理性认识,又从理性认识而能动地指导革命实践,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
——《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96页。

  [说明:这里最后的一整段话,是毛主席对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的高度概括和总结,也包含了“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命题的基本内容。它对实践作为证实真理的唯一途径,对真理能动地指导革命实践的重要作用,对在实践基础上真理不断发展的整个过程,都作了精辟的论述。只有深刻地领会和理解毛主席的这些论述,才能真正认识毛主席提出的“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全部意义,因为这一科学命题就是从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中提炼和升华出来的,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大发展。]


【八】毛主席在《实践论》中对实践标准问题的经典论述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实际的情形是这样的,只有在社会实践过程中(物质生产过程中,阶级斗争过程中,科学实验过程中),人们达到了思想中所预想的结果时,人们的认识才被证实了。人们要想得到工作的胜利即得到预想的结果,一定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于客观外界的规律性,如果不合,就会在实践中失败。人们经过失败之后,也就从失败取得教训,改正自己的思想使之适合于外界的规律性,人们就能变失败为胜利,所谓“失败者成功之母”,“吃一堑长一智”,就是这个道理。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把实践提到第一的地位,认为人的认识一点也不能离开实践,排斥一切否认实践重要性、使认识离开实践的错误理论。列宁这样说过:“实践高于(理论的)认识,因为它不但有普遍性的品格,而且还有直接现实性的品格。”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辩证唯物论有两个最显著的特点:一个是它的阶级性,公然申明辩证唯物论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再一个是它的实践性,强调理论对于实践的依赖关系,理论的基础是实践,又转过来为实践服务。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实践的观点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之第一的和基本的观点。


  认识从实践始,经过实践得到了理论的认识,还须再回到实践去。认识的能动作用,不但表现于从感性的认识到理性的认识之能动的飞跃,更重要的还须表现于从理性的认识到革命的实践这一个飞跃。抓着了世界的规律性的认识,必须把它再回到改造世界的实践中去,再用到生产的实践、革命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实践以及科学实验的实践中去。这就是检验理论和发展理论的过程,是整个认识过程的继续。理论的东西之是否符合于客观真理性这个问题,在前面说的由感性到理性之认识运动中是没有完全解决的,也不能完全解决的。要完全地解决这个问题,只有把理性的认识再回到社会实践中去,应用理论于实践,看它是否能够达到预想的目的。许多自然科学理论之所以被称为真理,不但在于自然科学家们创立这些学说的时候,而且在于为尔后的科学实践所证实的时候。马克思列宁主义之所以被称为真理,也不但在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人科学地构成这些学说的时候,而且在于为尔后革命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实践所证实的时候。辩证唯物论之所以为普遍真理,在于经过无论什么人的实践都不能逃出它的范围。人类认识的历史告诉我们,许多理论的真理性是不完全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了它们的不完全性。许多理论是错误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其错误。所谓实践是真理的标准,所谓“生活、实践底观点,应该是认识论底首先的和基本的观点”,理由就在这个地方。


  社会的人们投身于变革在某一发展阶段内的某一客观过程的实践中(不论是关于变革某一自然过程的实践,或变革某一社会过程的实践),由于客观过程的反映和主观能动性的作用,使得人们的认识由感性的推移到了理性的,造成了大体上相应于该客观过程的法则性的思想、理论、计划或方案,然后再应用这种思想、理论、计划或方案于该同一客观过程的实践,如果能够实现预想的目的,即将预定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在该同一过程的实践中变为事实,或者大体上变为事实,那末,对于这一具体过程的认识运动算是完成了。例如,在变革自然的过程中,某一工程计划的实现,某一科学假想的证实,某一器物的制成,某一农产的收获,在变革社会过程中某一罢工的胜利,某一战争的胜利,某一教育计划的实现,都算实现了预想的目的。然而一般地说来,不论在变革自然或变革社会的实践中,人们原定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毫无改变地实现出来的事,是很少的。这是因为从事变革现实的人们,常常受着许多的限制,不但常常受着科学条件和技术条件的限制,而且也受着客观过程的发展及其表现程度的限制(客观过程的方面及本质尚未充分暴露)。在这种情形之下,由于实践中发现前所未料的情况,因而部分地改变思想、理论、计划、方案的事是常有的,全部地改变的事也是有的。即是说,原定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部分地或全部地不合于实际,部分错了或全部错了的事,都是有的。许多时候须反复失败过多次,才能纠正错误的认识,才能到达于和客观过程的规律性相符合,因而才能够变主观的东西为客观的东西,即在实践中得到预想的结果。


  马克思主义者承认,在绝对的总的宇宙发展过程中,各个具体过程的发展都是相对的,因而在绝对真理的长河中,人们对于在各个一定发展阶段上的具体过程的认识只具有相对的真理性。无数相对的真理之总和,就是绝对的真理。客观过程的发展是充满着矛盾和斗争的发展,人的认识运动的发展也是充满着矛盾和斗争的发展。一切客观世界的辩证法的运动,都或先或后地能够反映到人的认识中来。社会实践中的发生、发展和消灭的过程是无穷的,人的认识的发生、发展和消灭的过程也是无穷的。根据于一定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以从事于变革客观现实的实践,一次又一次地向前,人们对于客观现实的认识也就一次又一次地深化。客观现实世界的变化运动永远没有完结,人们在实践中对于真理的认识也就永远没有完结。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地开辟认识真理的道路。


  通过实践而发现真理,又通过实践而证实真理和发展真理。从感性认识而能动地发展到理性认识,又从理性认识而能动地指导革命实践,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

——摘自《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一卷

  [说明:这是一篇大家都知道的毛主席的经典著作,但是知道并不等于理解、掌握,更不等于能够在实际中正确地运用。毛主席在此文中深刻地、全面地论述了实践和认识的辩证关系,包括实践与真理的关系。他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第一次完整地提出的“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重要命题,就是从这些论述中提炼、归纳、概括出来的。因此,要真正理解这个命题的全部内涵和完整意义,就必须从这些论述出发,而不是从我们自己的想当然出发。同样,要质疑这个命题,也必须首先读懂、了解这些论述,以及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一系列有关论述。如果只是简单地从字面上来进行质疑,甚至“批判”,那就只会离题万里、南辕北辙。

  这里还要着重说明一点:任何哲学命题,都是对某种哲学思想的归纳和概括。作为一个命题,它要求语言精炼、简洁,用尽可能少的文字表达一个特定的思想观点。比如中国哲学史上的“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老子),“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荀子),“行也可以兼知,而知不可以兼行”(王夫之);西方哲学史上的“我思故我在”(笛卡儿),“人是机器”(拉美特里),“存在就是被感知”(贝克莱),“凡是现实的都是合乎理性的,凡是合乎理性的都是现实的。”(黑格尔);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马克思),“运动本身就是矛盾”(恩格斯),“人的意识不仅反映客观世界,并且创造客观世界”(列宁),“一切以条件、地点和时间为转移”(斯大林),“物质可以变精神,精神可以变物质”(毛泽东),等等。

  很明显,对这些语言精炼、简洁的哲学命题,如果光从字面上去解释、理解的话,是不可能真正领会它们所包含的深邃思想和深刻内涵的,只有把它们放到中外哲学家的各自的思想体系中去,联系这些哲学理论的全部观点、原理,并按照这一系列观点、原理所具有的内在逻辑来进行理解,才能正确地把握这些这些命题的真正含义。

  对“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当然也应该如此。这就是说,无论你是要学习、掌握这个命题,还是想批判、否定这个命题,首先都必须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尤其是它的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对毛主席关于这个命题的全部论述、至少基本论述,有一个起码的了解。有的网友只抓住“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十几个字,翻来覆去地拆解、臆测、透视、推论,得出了各式各样的断言,却全然不问这个命题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它到底说的是什么,归纳、概括的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哪些原则、原理?这样,就一定会走到歧路上去。

  实际上,只要认真地读一读《实践论》这篇著作就可以知道,其全文始终贯穿着“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思想。一些网友至今还在“批判”这个命题,说这里不对,那里错误,甚至是“荒谬的”、“反动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毛主席的《实践论》就得彻底重写,或者干脆把它从《毛泽东选集》中全部删除!]


 

8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金沙江船工 2014-3-28 19:43
比如:都在喊“向雷锋同志学习”,内容难道一样?你把讲这话的人的属性弄明白,他喊“向雷锋同志学习”是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
引用 金沙江船工 2014-3-28 19:26
其实就是阶级性。
引用 金沙江船工 2014-3-28 19:25
"引用  易水寒 2014-3-27 09:08 :这句话不能抽空其立场属性。毛泽东是始终站在大众立场的,这是他的前提。同样的实践结果,不同的立场会有不同的解读,这是问题的关键。这世界上也没有绝对的真理,两个对立的群体为利益博弈而已。'同意。
引用 易水寒 2014-3-27 09:08
这句话不能抽空其立场属性。毛泽东是始终站在大众立场的,这是他的前提。同样的实践结果,不同的立场会有不同的解读,这是问题的关键。这世界上也没有绝对的真理,两个对立的群体为利益博弈而已。
引用 大黑山 2014-3-27 09:04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要害,不是究竟应该用什么检验真理,而是故意漏掉了真理从何而来以及检验以后怎么办。

毛泽东原话是“通过实践而发现真理,又通过实践而证实真理和发展真理。” 但是资改派并不想发展真理。他们要抛弃真理。于是就断章取义,只提检验。在检验出问题以后,不是考虑解决问题发展真理,而是以之为借口抛弃真理。

可惜,真理是无法抛弃的。人民在各种"检验"出的"错误"迷雾下,更加地理解了真理。
引用 ahjoe 2014-3-27 01:34
我认为毛主席说的“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同义语;后者是前者的简写。因为,既名实践,就脱离不了社会,我们不可能在深山大泽里搞什么实践。

从字义上看艾思奇的结论:

【意识范围内的认识是否符合于意识范围以外的客观事物,这在意识范围以内是决然得不到证明的,客观事物本身也并不来直接回答人们的认识是否正确。为了检验人们的认识是否正确,只能从认识回到实践。】,以及

【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既是绝对的,又是相对的,对这一标准不应该作形而上学的理解。认识是否正确,应该用而且只能用实践来检验,实践所证实的一切都是客观真理,一切谬见归根到底都经不起实践的检验,因此,实践的标准是绝对的。但是实践的标准同时又是相对的,因为实践是历史的,发展的,每一历史阶段的实践都有局限性。】

正是唯物辩证跟历史唯物论的简单说明,我看不出有唯心的影子!我想这都是在语意(Linguistics)上纠结的问题,我年轻时好在语意上周转搞什么理论,最后上了Norm Chomsky的几堂课跟看了些他关于这方面的著作,才有些恍然大悟起来。

至于邓小平一帮也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来搞反动复辟,正如毛主席所说,“为了打鬼,借助钟馗”而已,所谓的“打着红旗反红旗”!

科学的严格定义是1)可从实验证明的理论,2)在实验中发现新的理论。马克斯主义作为一种科学,不能脱离实验,而社会科学的实验就要在社会中进行实践。

邓小平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经过四十年,检验出来他就是个彻头彻尾走资派这一个真理;

毛主席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经过八十年,检验出来他就是个彻头彻尾为人民服务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这一个真理。

如是而已!
引用 05txlr 2014-3-26 23:54
远航一号: 2014年3月26日,远航一号重新编辑、置顶
感谢远航同志,费心了!
引用 远航一号 2014-3-26 23:25
2014年3月26日,远航一号重新编辑、置顶

查看全部评论(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1 19:22 , Processed in 0.08795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