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中国工业企业的利润率为什么下降?

2024-7-8 23:5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870| 评论: 18|原作者: 喜羊羊

摘要: 近年来,中国工业企业出现了利润率长期下降的现象,利润率真的在下降吗?导致利润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如果企业的平均利润率不断下降,又得不到遏制,那么最终必然导致大多数企业丧失投资的动力,从而使得市场陷入不可克服的经济危机。

近年来,中国工业企业[1]出现了利润率长期下降的现象,利润率真的在下降吗?导致利润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笔者将就该问题进行分析。


利润率

企业从事投资和生产的目的是为了获取利润,如果企业的平均利润率不断下降,又得不到遏制,那么最终必然导致大多数企业丧失投资的动力,从而使得市场陷入不可克服的经济危机。马克思对利润率下降趋势的设想很重视,在《资本论》第三卷第 15 章中,马克思指出:

利润率是资本主义生产的推动力;那种而且只有那种生产出来能够提供利润的东西才会被生产出来。英国经济学家对利润率下降的担忧就是由此产生的。单是这种可能性就使李嘉图感到不安,这正好表明他对资本主义生产条件的深刻理解。有人责难他,说他在考察资本主义生产时不注意“人”,只看到生产力的发展,而不管这种发展牺牲了多少人和资本价值。这正好是他的学说中出色的地方。[2]
使李嘉图感到不安的是:利润率,资本主义生产的刺激,积累的条件和动力,会受到生产本身发展的威胁。而且在这里,数量关系就是一切。实际上,成为基础的还有某种更为深刻的东西,他只是模糊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在这里,以纯粹经济学的方式,就是说,从资产阶级立场出发。[2]

利润率的下降让十九世纪的李嘉图感到不安,而这同样让二十一世纪的私营企业主感到压力。

2019年,大成企业研究院对私营企业主进行了问卷调查,79.6%的企业主认为税收成本压力最大,60.2%认为社保成本压力最大,55.6%认为工资成本压力最大,31.5%认为土地成本压力最大,75.0%认为融资成本对当前民企发展的压力最大。

这些私营企业主诉的“苦”,有哪些是真的,有哪些是假的?让我们先看看利润率。

对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笔者采用以下公式计算利润率[3]

利润率=利润总额/所有者权益合计=利润总额/(资产总计-负债合计)

2021年,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资产总计、负债合计分别为1466716.3亿元、828485.36亿元,净资产为638230.94亿元,利润总额为92933.03亿元,计算可得利润率为14.56%。


可以看出,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在2011年达到最高点,而后长期下降。

利润率下降的原因是什么?我们接下来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主要成本逐个进行分析。


生产税和企业税

由于统计局在2014年后不再发布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应交增值税的数据,我们在2014年以前采用统计局的数据,2014年以后的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采用以下公式进行推算:

税金=营业收入-营业成本-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利润总额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4年,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交增值税和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分别为33979.04亿元、16961.12亿元,主营业务收入1107033亿元,平均税率为4.5%。


另外,根据资金流量表,2021年中国非金融企业生产税净额和企业所得税分别为89397.61亿元、32725.02亿元,增加值为726433.08亿元,两税之和占增加值为16.81%。


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税收成本在2011年前后趋于下降,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的税收成本也是如此。由此可见,税收成本的下降实际上延缓了利润率的下降。


工资份额的增长

由于国家统计局没有发布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生产部门人员薪酬,为尽可能符合实际情况,笔者将工资总额分成正式部门(国企与外资和港澳台)、非正式部门(私企与其他)分别进行计算,公式如下:

工资总额=正式部门工资总额+非正式部门工资总额

正式部门工资总额=城镇单位工业平均工资×(国有工业企业平均用工人数+外资和港澳台工业企业平均用工人数)

其中,2003年后,城镇单位工业平均工资为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的工资总额之和与其就业人员之和的比值。在2003年以前,根据统计局没有发布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的工资总额之和,笔者将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的城镇单位平均工资按就业人员取加权平均,得到城镇单位工资。

非正式部门工资总额=制造业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全部平均用工人数-(国有工业企业平均用工人数+外资和港澳台工业企业平均用工人数)]

其中,国家统计局在2009年以前没有发布制造业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因此,2009年以前非正式部门工资总额采用城镇集体单位工业平均工资进行计算:

非正式部门工资总额=城镇集体单位工业平均工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全部平均用工人数-(国有工业企业平均用工人数+外资和港澳台工业企业平均用工人数)]

其中,将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的城镇集体单位平均工资按就业人员取加权平均,得到城镇单位工资。

为分析工资成本的变化及其对利润率的影响,笔者采用以下公式进行计算:

工资份额=工资总额/营业收入=(正式部门工资总额+非正式部门工资总额)/营业收入

2021年,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平均用工人数为7951万人,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外商投资工业企业的平均用工人数分别为1390.3万人、1668万人,正式部门就业人员为3058.3万人,非正式部门就业人员为4892.7万人。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分别为3742.3亿元、35232.8亿元、4784.4亿元,就业人员分别为345万人、3828万人、382万人,城镇单位工业平均工资为96069元,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外商投资工业企业的工资总额分别为13356.49亿元、16024.34亿元。制造业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为63946元,私营企业与其他的工资总额分别为24452.95亿元、6833.91亿元。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工资总额为60667.6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62%。



整体来看,工资份额在2011年后长期增长。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工资份额从2011年的3.43%上升到2021年的4.62%,增长了34.3%。其中,私营企业的工资份额从2011年的0.85%上升到2021年的1.86%,增长119.44%。

另据资金流量表,2021年中国非金融企业的劳动者报酬为314511.64亿元,占增加值的43.3%。


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非金融企业的工资份额变化来看,2011年无疑是一个工资份额由降转升的转折之年。

固定资产折旧与材料消耗

营业成本包括固定资产折旧与制造成本,制造成本则包括了生产部门人员薪酬与直接材料消耗,笔者假设工资总额全部为生产部门人员薪酬。

固定资本投资相当于生产资料的简单再生产和扩大再生产之和,为补偿每年报废的固定资产的价值,维持现有固定资本存量与生产能力,就形成了补偿本期的固定资本折旧。

笔者根据以下公式计算固定资产折旧与直接材料消耗:

固定资产折旧份额=当年折旧/营业收入=(当年累计折旧-上年累计折旧)/营业收入

直接材料消耗份额=(营业收入-固定资产折旧-工资总额)/营业收入

缺少数据的部分年份采用折旧率进行估算,估算公式如下:

固定资产折旧份额=固定资产原价合计/营业收入×最近一年折旧率

折旧率=当年折旧/固定资产净额=当年折旧/(固定资产原价合计-当年折旧)

2019年,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固定资产原价合计为649757.65亿元,累计折旧为295871.63亿元,上年累计折旧为270848.62亿元,当年折旧为25023.01亿元,固定资产净额(账面价格)为353886.02亿元,折旧率为7.07%,营业收入为1067397.2亿元,固定资产折旧占营业收入的2.34%。营业成本为891095亿元,直接材料消耗为814850.5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76.34%。



可以看到,2011年至2015年,直接材料消耗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从76.67%上升到79.09%,而2015年后,政府推行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原材料成本。


利息支付与财务费用

在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财务数据中,财务费用表示企业为筹集生产经营所需资金等而发生的筹资费用,主要包含利息支付费用。2019年,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财务费用、利息支出分别为11371.11亿元、12061.89亿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1.13%、1.07%。




另据资金流量表,2021年非金融企业的利息支付为39146.44亿元,占增加值的5.39%。


近年来,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息支出、财务费用比例稳定在1%左右,中国非金融企业的利息成本占增加值的比例亦是稳定在5%左右,并未超过最高点2012年的6.42%。


土地成本

国家统计局没有发布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土地购置费用,而中国的土地使用权是70年,历年土地折旧成本的累计值按70年进行平均分摊,采用如下方法进行估算,:

工业企业土地投资=非金融企业的非金融资产获得减处置-房地产企业土地购置费用

当年土地折旧总额=当年工业企业土地投资/70+上年土地折旧总额

2021年中国非金融企业的非金融资产获得减处置为71848.33亿元,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费用为43504.68亿元,当年土地折旧成本为2835.4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0.22%。



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来说,严格意义上的土地成本不到营业收入的0.3%,可忽略不计。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远航一号 2024-7-12 01:20
就像法庭上辩论那样,公诉人要证明被告有罪,必须拿出证人证言和实物证据,并且告诉被告,他到底指控的是什么。然后再听被告对有关指控做出反驳。

你不能什么根据都没有,然后就说我怀疑你犯了这个罪,怀疑你犯了那个罪,你必须先把所有可能犯的罪都自证一遍,否则我就认定你是罪犯!

在学术辩论或政治辩论中也是同一个道理。别人已经拿出了数据,说明了从一定数据可以得出什么结论,没有再自证清白的义务!

谁怀疑,谁举证!你觉得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是假的,那就摆出证据,告诉我们为什么是假的!否则,就不是严肃认真地讨论问题。

举个例子,过去,我们也怀疑中国官方的经济增长率不可靠。我们就详细说明了我们认为这些数据不可靠的理由: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51177

具体来说,以2017年中国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起点,用官方增长率倒推,会发现2000年及以前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与各种实物指标所显示的当时中国生活水平相比明显偏低,所以可以推断,中国的官方增长率偏高。

但是,近年世界银行公布了新的购买力平价数据,按照新的购买力平价数据,在2017年至2021年之间中国官方经济增长率与按照购买力平价推算出来的增长率基本相符。所以,我们就放弃了在官方增长率之外另外估算增长率的做法。

总之,一切论断,都必须摆事实讲道理,不搞主观臆断。
远航一号 2024-7-12 01:08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4-7-12 00:55
喜羊羊应该在文章的开头用一定的篇幅介绍数据来源,比如远航一号等红中网老网友就经常引用麦迪逊计划的数 ...

还是前面说的,你觉得哪些地方可能有误差,自己设法找数据来证明

原作者写的是网文,不是学术论文。

即使是经济学学术论文,除非有特别充分的理由认为某些官方数据确实不可信,否则直接引用各国官方数据也是一般普遍接受的做法。要反驳,也要以官方数据为基础。中、美经济学界都是如此。

你如果觉得喜羊羊的数据明显不可信,那我们期待你写出一篇有理有据反驳的文章,到时候我们也邀请喜羊羊来讨论。

从喜羊羊的文章来看,他的数据主要来自中国统计年鉴的第四部分和第十三部分:

https://www.stats.gov.cn/sj/ndsj/2023/indexch.htm

你有空也不妨研究一下,如果能对有关误差有个初步估算,那就更好。
还是公平 2024-7-12 00:55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7-11 23:16
谁怀疑,谁举证!

没有根据,就不要随便否定别人经过辛苦劳动总结的数据。

喜羊羊应该在文章的开头用一定的篇幅介绍数据来源,比如远航一号等红中网老网友就经常引用麦迪逊计划的数据,从外部引进的数据只是食材,还要判断食材是否新鲜,即提供甄别这些数据正确性和可用性程度的说明和论据,最后这些数据原有的定性和定量如何接洽、转型到马克思经济学中。

一句话,从外部的资料到加工整编成自己的判断,整个思路是怎样形成的,至少把这个思路较完整展现出来,这其中最重要的是哪些枝节可以忽略、哪些枝节不得不提,为什么忽略又为什么非提不可,也应当说明,而且要对忽略所造成的误差有个初步估算。
远航一号 2024-7-11 23:16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7-11 23:22 编辑
乐不眠 发表于 2024-7-11 23:11
好像是在质疑,私企管理人员,回扣,受贿等灰色收入算入工资的可能性,然后说应该把管理人员和一线无产分 ...

谁怀疑,谁举证!

没有根据,就不要随便否定别人经过辛苦劳动总结的数据。

如上,建议自己查数据,动手验证,积累经验,防止被流言蜚语误导。
乐不眠 2024-7-11 23:11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7-11 22:55
看不懂你引用的那段“批评”的意思(可以说是毫无根据,信口胡说!)

我也看不出喜羊羊的工资成本计算方 ...

好像是在质疑,私企管理人员,回扣,受贿等灰色收入算入工资的可能性,然后说应该把管理人员和一线无产分开算。
远航一号 2024-7-11 22:55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7-12 00:31 编辑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4-7-11 22:39
知乎评论区批评:

看不懂你引用的那段“批评”的意思(可以说是毫无根据,信口胡说!)

我也看不出喜羊羊的工资成本计算方法有什么问题

如果你本人怀疑喜羊羊的数据来源、引用有问题,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动手去验证。所有数据都是公开的,又不需要什么高深的数学方法、特别的专业知识,无非是四则运算。




还是公平 2024-7-11 22:39
知乎评论区批评:

喜羊羊回答的算法把管理者巨额上千万上亿私企管理者“工资”计算方法改变,造成所谓工资占比增加,因为私企管里源的巨额收入改为工资名义造成名义工资增加,喜羊羊网友的这种朝三暮四的统计算法变化并不会有任何现实增加一线劳工所得。

喜羊羊回答的统计算法方法过于主观,且根本没有统计管理人员和一线劳工收入差别,只是做出一个工资比例的不算结构的、抛弃和忽略关键信息的工滋(工资)比例筛选数据而已。


数据来源的真实性和引用方法恐怕要再深究。

目前中国的失业率和生活成本依然高企,特别是在低技术门槛的大量制造业部门,仍然充斥着数量充足的产业后备军,人均购买力低下,这两个方面不管是在相关的统计还是线下工作生活的真实体验中都可以认识到的,大量的群众,到现在特别是年轻群众,生活依然困难、拮据,过劳、职业病式亚健康缠身,因工人力量上涨而导致的工资上涨是否真确且普遍?这篇论文仍难以服人。
井冈山卫士 2024-7-10 02:59
非常严谨!
sxm 2024-7-9 18:25
揪个错:工业用地一般是20年期限,住宅用地才是70年
哈哈一一笑笑 2024-7-9 12:31
元梦之星只是文章贴的标签,不是作者,作者应该是那位喜羊羊网友
哈哈一一笑笑 2024-6-30 11:06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6-30 10:05
也许他们批的是章北海的改良主义,然后被HAD网友误以为是“力挺”未明子了? ...

是的,其实力挺这个说法确实很不适合。本来我们口中说的八小时工作制就是默认了包含了能改善劳工待遇。而未明子口中就是你如果只干八小时却只付你八小时的钱,而且很少,因此重点是改善劳工待遇。
但是这样一来相当于侧面反映未明子就是默认目前的体制了,因为他默认八小时只能给工作者不足以支撑生活开支的报酬。
远航一号 2024-6-30 10:05
哈哈一一笑笑 发表于 2024-6-30 09:44
没有力挺未明子吧,至少不是从他那种贬低的立场出发。
未明子他不是纯纯拿八小时这个东西偷换概念然后攻 ...

也许他们批的是章北海的改良主义,然后被HAD网友误以为是“力挺”未明子了?
哈哈一一笑笑 2024-6-30 09:44
HAD 发表于 2024-6-29 12:20
建议把这个网友力挺未明子8小时的也搬上来

没有力挺未明子吧,至少不是从他那种贬低的立场出发。
未明子他不是纯纯拿八小时这个东西偷换概念然后攻击人嘛。。。
主席的学生 2024-6-30 00:20
这个报告和本网之前的经济分析可以说是完全吻合,建议结合起来分析,便于形成对中国资本主义经济正确的认识,不要不学无术变成隔壁大呼小叫情绪输出的“哲人王”那样。
远航一号 2024-6-29 22:16
HAD 发表于 2024-6-29 12:20
建议把这个网友力挺未明子8小时的也搬上来

要允许同志们犯错误,改正错误,乃至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再改正错误

即使在某些问题上坚持错误立场的,对其正确的部分,仍然要予以肯定
远航一号 2024-6-29 22:13
详尽、认真的研究
HAD 2024-6-29 12:20
建议把这个网友力挺未明子8小时的也搬上来
真红ReinerRubin 2024-6-29 12:17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6-30 03:35 编辑

利润率下降的原因

现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经济危机是资本积累的危机,资本积累的危机是由利润率下降带来的。

用马克思主义术语说,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营业收入就相当于C+V+M,工资总额相当于V,利润总额是M的一部分,利润率可以分解为:

利润率=利润总额/净资产=(利润总额/营业收入)×(营业收入/净资产)

在资本积累过程中,劳资力量对比变化将导致利润总额与营业收入之比(利润份额)变化,从而影响利润率;需求不足或过度积累(资本有机构成上升[4])导致产出资本率下降,从而导致利润率下降。为进一步研究产出资本率的变化情况,笔者又将其分解为:

产出资本率=(营业收入/产能)×(产能/净资产)

其中,营业收入与产能之比叫做产能利用率。

笔者将2000-2021年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相关指标计算出来。


在2011年至2021年间,工资份额从3.44%上升到4.62%,提高1.18%,但由于其他因素抵消了工资份额的上升,利润份额从7.29%下降为7.07%,只下降0.22%。工资份额的上升贡献了利润份额下降的527%,其他因素的抵消作用则相当于427%。


在2011年至2021年间,产出资本率从2.99下降到2.06,下降了31%,年平均下降3.64%,产能利用率从80.40%下降到77.50%,下降了2.9%,年平均下降0.37%。产能利用率的下降贡献了该时期产出资本率下降的10.07%,资本的有机构成上升则贡献了89.93%。


在2011年至2021年间,利润率从21.77%下降为14.56%,下降了33.12%,按几何平均变化率计算,利润率年平均下降3.94%,利润份额年平均下降0.31%,产出资本率年平均下降3.64%。利润份额的下降贡献了利润率下降的8%,产出资本率的下降则贡献了92%。

综合来看,资本有机构成提高、工资份额上升、产能利用率下降分别贡献了这一时期利润率下降的82.74%、42.16%、9.26%,税金、直接材料消耗、利息支付等其他因素的存在抵消了利润率下降的34.16%。

工资份额为何增长?

工资份额的增长往往预示着工人斗争力量的增强,而工人斗争的主要影响因素是产业后备军,或者说,工资最低下、工作最苦逼的工人。

下图比较了制造业各类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或劳动收入,其中农民工的年收入按10个月来计算。


2022年,制造业城镇国有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相当于制造业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121.12%,制造业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相当于制造业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69.06%,而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年劳动收入只相当于制造业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48.13%。

农民工是制造业劳动者中最廉价的部分,而这最廉价的一部分正在减少。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历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2012年以来,中国制造业农民工总数长期下降,由2012年的9375.18万人下降为2022年的8099.99万人。在绝对规模缩小的情况下,制造业农民工的工资总额同工业增加值之比略有增加,从2009年的7.99%上升到9.47%。

这表明,在工业(制造业)领域,农民工这一最廉价部分的规模正在缩小、工资份额正在扩大。

(cn:敖汉旗的苏打水、纯路人❤Kun、元梦之星)

参考
  • [1]请读者注意,国家统计局通常只将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纳入统计范围,笔者为少写几个字,下文的“中国工业企业”实际上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
  • [2]马恩全集第二十五卷——第十五章 规律的内部矛盾的展开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marx-engels/25/016.htm
  • [3]为了分析资本积累和危机,笔者需要将利润限定于与资本积累关系较为密切的部分,而政府税收可以视为是间接地支付社会工资或者支付
  • 与社会资本再生产相关的其它成本(基础设施等)。所以,笔者采用利润总额作为利润率的分子部分。
  • [4]企业为了抑制工资上涨而采用高度自动化的技术,导致资本劳动比率的增长速度超过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这也会引起产出资本率下降。



https://zhuanlan.zhihu.com/p/705857289


查看全部评论(1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6 14:48 , Processed in 0.030333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