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未明子,一个“自创”的空想社会主义者,怎样走上了反动堕落的不归路 ... ...

2024-6-30 12:2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041| 评论: 8|原作者: 普通人

摘要: 于是,他和那个原教旨马克思主义者的自己做了最后告别,转身爬入了中资开设的狗洞中,而将真正信仰社会主义的同志们称为“反建制的激进者”。这是未明子为中资递交的“投名状”,标志着他对资产阶级统治集团的彻底投降。

对未明子的揭露和批判,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做过。但作为唯物主义者,我们深知,任何一个人的立场,无论进步也好、反动也好,都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有其深厚的现实基础。因此,这篇文章,我们就从现实经历角度来分析一下未明子癫狂精神状态是怎么产生的,其叛变投敌的行为是怎么做出的,以此来警醒阅读到这篇文章的每一个人。


未明子在直播中曾经提到他的父亲和原生家庭,并对此进行了详尽的描述。从他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知道,他的父母都是大学生(大专生),在那个年代十分难得,学历和社会地位都是很高的,而且还是共产党员。他的父亲在毕业以后,本来在县城银行做信贷工作,但是后来因为上升无望,到了苏州去保险公司工作。因为一直做金融信贷业务,所以结交了一帮狐朋狗友,一起喝酒鬼混、吃喝嫖赌,又堕入传销当中,搞得婚姻家庭破裂,父母大打出手,甚至要拔刀相向。于是未明子一拳打碎玻璃,一脚踹倒了他的父亲,制止了这一切,然后他的父母就离婚了。


离婚以后,他的父亲还是没有脱离传销的魔窟,又被骗得精光,后来又陆续干过教育器材采购、劳务中介(介绍学生进厂打工)等等,中间还被债主弄进看守所坐了一个多月,最后因为没有充足证据没有判刑,释放了。几十年过去了,他父亲的同学们已经当上了副行长、行长,有充足的财富、有优越的社会地位,而他的父亲由于混的太差,在同学中受到了无情的鄙视。


这就是未明子的原生家庭情况,主要是他父亲“奋斗过程”的简述。未明子本人是如何看待这一切的呢?视频中他在描述时代背景时,多次提到或使用“资本主义开始发展”、“资本主义浪潮”、“搞资本主义”这些说法,并且将他的父辈描述为“506070资本主义弄潮儿”、“投机失败的小资产阶级”;将他父亲接触过的人称为“编制资产阶级、投机资产阶级和地租资产阶级”;他还将自己称为“文化小资产阶级”。这些都清楚地说明,未明子不仅对自己和自己的父辈的定位十分明确,而且对当时和现在中国的社会性质有着十分清晰的认知。


在视频中,未明子认为他父亲投资失败、历经磨难的根本原因在于“不合理、不公正的社会体系”,并说他离婚是因为“不想去面对资本主义的各种折中的妥协的逻辑,想要去改变”。他表达了对疯狂内卷的反感,在谈到爹妈养老问题时说“靠你一己之力,去资本市场卷,当人上人,卷赢一个人还不够,至少要卷赢四五个,那这些人的爹妈怎么办?太残酷了!”在讲述的最后,未明子动情地说:“不要抛弃你的社会责任,不要抛弃你的社会主义理想,不要放任资本主义的现实,不要轻易地让资本主义把你征召为傀儡和打手”;“我们这代人要好好想清楚,我们追求的社会主义、追求的共同富裕”。


从视频内容来看,没有什么人会认为未明子不是一个反对资本主义的人,如果他自称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没有什么人会认为哪里不正常,并且会对他和他父亲跌宕起伏、历尽艰辛的奋斗过程深表同情,并为他找到了问题的根源——资本主义制度下不合理、不公正的社会体系而感到由衷高兴。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未明子有着这样的心路历程,那他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呢?前后反差之大着实令人困惑。


按理说,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历经磨难的未明子本应对马克思主义、对社会主义深信不疑,但他在视频中却明确地表示“我曾经是一个很天真的原教旨马克思主义者”。根据上下文语境,这里的“曾经”指的应该是2019年他在出版社任编辑一职时期。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他抛弃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成为了一个“自创的”社会主义者。


虽然真正的原因只有未明子自己知道,但根据公开的信息,我们可以得知,未明子的原生家庭并不幸福。虽然父母在当时都算得上高级知识分子,但却没有在体制内混出名堂,下海经商后多次经历投资失败,又导致家庭婚姻的破裂。虽然未明子挺身而出制止了家庭暴力,但他的那一脚也让他的父亲健康受损,以至于后来无法从事体力劳动。(踢到肝脏)即使他说他的父亲已经原谅了他,但可以想象,童年的悲惨经历已经给未明子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终身心理阴影(他自己也说受父母影响很大)。他时常出现的癫狂精神状态和极端的行为都与此不无关系。


在视频中,未明子认为他的父亲不算差,相比很多无产者、流水线上的人已经不差了,但是在他看来也是危机四伏,他的父亲是他的焦虑来源。结合上述情况,我们可以推断,未明子虽然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社会主义信仰,但他的方法和行为在现实中处处碰壁,走入死胡同。然而,他心中的焦虑却始终挥之不去,不断给予他越来越重的精神压力和心理负担,这些在行为上表现为愈发的极端、冲动、癫狂和对理想信念的彻底放弃。同样是高学历的文化小资产阶级,未明子看向未来,满眼都是父亲佝偻的背影。最终,他再也承受不起重蹈其父亲覆辙的后果和代价了,他再也不能容忍自己为了信仰奋斗到最后,却仍然走入依然一事无成,被亲戚、同学和朋友鄙视的结局了。于是,他和那个原教旨马克思主义者的自己做了最后告别,转身爬入了中资开设的狗洞中,而将真正信仰社会主义的同志们称为“反建制的激进者”。这是未明子为中资递交的“投名状”,标志着他对资产阶级统治集团的彻底投降。


难道反建制真的是错误吗?难道左派真的是太激进吗?不是的!早在一百多年前,马克思就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地指出——“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马克思还指出“如果不就内容而就形式来说,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首先是一国范围内的斗争。每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当然首先应该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看到了吗?不是左派太激进了,而是马克思主义本来就是这么激进。你要批判我们是极左吗?相对于社民党人来说,马克思主义者本来就是极左,但那些温和者,不是也被未明子批判为“披着左皮的自由派”吗?这样看来,未明子岂不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吗?


对于未明子的所谓“工益”组织,马克思早就有着精准的预言。


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意义,是同历史的发展成反比的。阶级斗争越发展和越具有确定的形式,这种超乎阶级斗争的幻想,这种反对阶级斗争的幻想,就越失去任何实践意义和任何理论根据。所以,虽然这些体系的创始人在许多方面是革命的,但是他们的信徒总是组成一些反动的宗派。这些信徒无视无产阶级的历史进展,还是死守着老师们的旧观点。因此,他们一贯企图削弱阶级斗争,调和对立。他们还总是梦想用试验的办法来实现自己的社会空想,创办单个的法伦斯泰尔,建立国内移民区,创立小伊加利亚,即袖珍版的新耶路撒冷。而为了建造这一切空中楼阁,他们就不得不呼吁资产阶级发善心和慷慨解囊。他们逐渐地堕落到上述反动的或保守的社会主义者的一伙中去了,所不同的只是他们更加系统地卖弄学问,狂热地迷信自己那一套社会科学的奇功异效。


未明子,这个自创的“社会主义者”,不恰恰就是这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者中的一员吗?他就这么走上了一条反动堕落的不归路。


“路漫漫而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追寻真理的道路,永远遍布着荆棘与枷锁。无数革命先烈前赴后继,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面对无数的艰难困苦,有些人退缩了、有些人动摇了,他们放弃了曾经坚定不移的理想信念,跪倒在强权的脚下摇尾乞怜。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绝不为这些阻碍所动摇,“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他们将挺立着继续前进,直到完全胜利的那一天!



(本文引用未明子言论全部为视频中原话)

视频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gy421B7Hn


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马儿在驰骋 2024-6-30 14:26
普通人1 发表于 2024-6-30 14:12
他说自己曾经是马克思主义者,所以才这么称呼

“马克思主义”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不说“曾经”,现在还说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多了,托派如此,阳和平如此,甚至习也这么说来着,特朗普还说blm、lgbtq、民主党都是马克思主义者呢。
普通人1 2024-6-30 14:12
本帖最后由 普通人1 于 2024-6-30 14:12 编辑
马儿在驰骋 发表于 2024-6-30 13:54
“叛变”这个词用得不妥吧?他一开始不就这样么?

他说自己曾经是马克思主义者,所以才这么称呼
马儿在驰骋 2024-6-30 13:54
“叛变”这个词用得不妥吧?他一开始不就这样么?
隆铎森零 2024-6-30 12:53
反面教材是需要的,虽然已够多了。
隐秘战线 2024-6-30 12:51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9 21:56 编辑

对刘司墨向中国资产阶级屈膝投降的历程进行分析解剖
对于红色中国网的各位同志和网友们有很大的警示意义!

未明子应该是第一个比较有知名度的“左派”公开向中国资产阶级屈膝投降者
普通人1 2024-6-30 12:42
俞聂 发表于 2024-6-30 12:39
我觉得对未不用耗费过多精力,他能自暴其短就是最好的教员了

他需要的是不断的争议和热度,但我们却知道“ ...

给大家当个反面教材吧,警钟长鸣
报与桃花一处开 2024-6-30 12:41
俞聂 发表于 2024-6-30 12:39
我觉得对未不用耗费过多精力,他能自暴其短就是最好的教员了

他需要的是不断的争议和热度,但我们却知道“ ...

顺便给红中也带来热度
俞聂 2024-6-30 12:39
我觉得对未不用耗费过多精力,他能自暴其短就是最好的教员了

他需要的是不断的争议和热度,但我们却知道“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查看全部评论(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6 13:57 , Processed in 0.016304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