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今年十一月美国大选 —— 要么是特朗普,要么是世界末日

2024-6-23 23:0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011| 评论: 29|原作者: 亚历山大·杜金|来自: 俄罗斯地缘政治网

摘要: 即将于举行的美国总统选举具有绝对的重要性。这次选举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不仅是美国乃至整个西方的命运,而且是整个人类的命运。俄罗斯和北约国家之间爆发了一场全面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世界正处于核战争的边缘。
亚历山大·杜金 (Alexander Dugin) 认为,今年 11 月,要么是特朗普,要么是世界末日。

即将于 2024 年 11 月 5 日举行的美国总统选举具有绝对重要性。这次选举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不仅是美国乃至整个西方的命运,而且是整个人类的命运。世界正处于核战争的边缘,俄罗斯和北约国家之间爆发了一场全面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谁将领导白宫下一届任期的决定最终将决定人类是否将继续存在。因此,再次审视这次选举的两位候选人,了解他们的政纲和立场至关重要。

毫无疑问,拜登今天是一个智力低下的病人,明显患有老年痴呆症。但奇怪的是,这并不重要。拜登只是一个门面,是美国民主党根深蒂固的政治精英的招牌,他们对拜登已经达成了坚定的共识。本质上,拜登可以像一具死尸一样执政。这不会改变任何事情。在他身后站着一群有凝聚力的全球主义者(有时被称为“世界政府”),他们不仅团结了美国深层政府的大部分,还团结了欧洲和全球层面的自由派精英。

从意识形态上讲,拜登代表着全球主义,即在自由技术精英的统治下统一人类,废除主权民族国家,彻底融合民族和信仰。这是一种新的巴别塔计划。东正教基督徒和其他教派的许多其他传统基督教徒理所当然地将此视为“反基督的到来”。全球主义者(尤瓦尔·哈拉里、克劳斯·施瓦布、雷蒙德·库兹韦尔、莫里斯·斯特朗)公开谈论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取代人类的必要性,废除性别和种族在西方社会已成为事实。拜登个人对这一计划的实现没有影响力。他不做决定,只是扮演全球主义国际总部的授权代表的角色。

在政治上,拜登依靠民主党,尽管民主党立场多样,有非全球主义的两极和人物,如极左翼的伯尼·桑德斯或罗伯特·肯尼迪,但民主党内部已经就支持拜登达成了一致。此外,拜登的无能并不可怕,因为真正的权力掌握在完全不同的人手中——更年轻、更理性。但关键是:拜登背后是一种如今已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的意识形态。世界上大多数政治和经济精英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自由主义者。自由主义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深入渗透到教育、科学、文化、信息、经济、商业、政治甚至技术领域。拜登只是这个全球网络的焦点。而在美国民主党内部,这已经体现在政治上。美国民主党越来越不关心美国人自己,而越来越关心不惜一切代价维持其全球主导地位——即使是以世界大战(与俄罗斯和中国)为代价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准备牺牲美国本身。这使得它们极其危险。

美国新保守派圈子与拜登背后那些人的全球主义议程团结一致。这些人是前托洛茨基主义者,他们憎恨俄罗斯,认为只有在资本主义,即全球西方在世界范围内彻底胜利之后,世界革命才有可能。因此,他们将这一目标推迟到资本主义全球化周期完成之后,希望在自由派西方取得全球胜利之后再回到无产阶级革命的话题上。新保守派表现得像鹰派,坚持单极世界,全力支持以色列,特别是加沙的种族灭绝。民主党中也有新保守派,但他们大多集中在共和党中,他们代表着与特朗普截然相反的一极。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民主党和拜登集团在共和党内的第五纵队。

最后,是美国的深层国家。这里我们谈论的是无党派的政府高层官员、高级官僚以及军事和情报部门的关键人物,他们是美国国家地位的某种“守护者”。传统上,美国深层国家内部有两个方向,恰恰体现在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传统政治中。一个方向是全球主导地位和自由主义的传播(民主党的政策),另一个方向是加强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和世界政治霸权的地位(共和党的政策)。很容易看出,这两条路线并不是互相排斥的,但两条方向都指向一个目标,只是细微差别不同。因此,美国深层国家是总体方向的守护者,每次都为各党派提供选择发展方向的机会,而这两个方向从根本上来说都适合深层国家。

当下,拜登集团更准确地体现了这一美国最高官僚体系的利益和价值观。

拜登集中了从意识形态到深层政府等一系列至关重要的权力因素,此外还依赖大型金融公司、世界媒体的支持以及对全球垄断的控制。他个人的弱点和老年痴呆症迫使他身后的全球主义者加速采取不民主的手段来保住他的权力。拜登在最近的一次竞选演讲中直言不讳地说,现在是时候“选择自由而不是民主”了。这不仅仅是口误,而是全球主义者的计划。如果不能用民主的方式维持权力,任何不民主的进程都可能打着“自由”的口号发生。这本质上就是建立全球主义独裁政权。与俄罗斯的战争将为此提供法律依据,拜登可能会重复泽连斯基取消选举后继续执政的伎俩。这也可能是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被右翼彻底击败的法国马克龙,甚至是支持率迅速下降的德国舒尔茨的选择。西方的全球主义者显然正在考虑建立直接独裁统治和废除民主的方案。

对于人类来说,拜登的胜利,或者仅仅是他以任何身份继续掌权的事实,都将是灾难性的。全球主义者将继续建立新巴比伦,坚持世界政府,这充满了现有冲突的升级和新冲突的开始。拜登意味着战争。无休止、无止境的战争。

唐纳德·特朗普背后站着完全不同的力量。他确实是拜登及其全球主义者群体的替代品,而且更具反差性。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的第一个总统任期是一场持续不断的丑闻。美国建制派断然拒绝接受他,直到用拜登取代他才罢休。

与拜登不同,特朗普性格聪明、独特、冲动且意志坚强。就个人而言,尽管他年纪不小,但他身体状况良好、热情洋溢、精力充沛、充满活力。此外,如果拜登是一个团队合作者,本质上是全球主义圈子的傀儡,那么特朗普就是一个独行侠,体现了个人成功的美国梦。他是一个自恋者和利己主义者,但却是一个非常熟练和成功的政治家。

在意识形态上,特朗普依靠的是经典的美国保守派(不是新保守派!)。他们通常被称为古保守派。他们是共和党传统孤立主义的继承者,这反映在特朗普的口号“美国优先!”中。这些经典保守派捍卫传统价值观: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正常家庭、基督教信仰、维护美国文化所熟悉的体面和规范。

古保守派的外交政策意识形态可以归结为加强美国作为主权民族国家的地位(因此特朗普的另一个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并且在不对美国安全和利益构成直接威胁时不干涉其他国家的政治。

换言之,特朗普的意识形态纲领与拜登的意识形态纲领完全相反,如今这种意识形态最常与特朗普本人联系在一起,被定义为“特朗普主义”。

值得注意的是,从选举和社会学的角度来看,这种意识形态几乎为大多数美国人所共有,尤其是在东西海岸之间的中部各州。普通美国人思想保守、传统,尽管个人主义文化使他们对包括当局在内的其他人的想法漠不关心。对自己实力的信心迫使传统的美国人以怀疑的态度看待联邦政府,而联邦政府从本质上来说只会限制他们的自由。正是这种直接吸引普通美国人的手段——超越了政治、金融和媒体精英——让特朗普在 2016 年当选总统。

由于共和党内既有古保守派,也有新保守派,因此共和党内部分歧很大。新保守派更接近拜登及其背后的势力,而特朗普的意识形态与他们的基本信条背道而驰。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宣扬美国的伟大,并希望加强其在军事战略和经济领域的力量。此外,前托洛茨基主义者在美国推行新政策的几十年里,成功地创建了有影响力和发言权的智库,并向现有的智库中渗透了他们的代表。古保守派几乎没有留下任何严肃的智库。

20 世纪 90 年代,帕特·布坎南曾哀叹新保守派完全绑架了共和党,将具有传统倾向的政客推向边缘。这是特朗普执政期间埋下的一颗地雷。

但另一方面,对于共和党人来说,选举非常重要,他们中的许多主要政客——国会议员、参议员和州长——都考虑到特朗普在选民中的巨大支持率,出于务实的原因不得不支持他。这解释了特朗普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中的重要性。对于共和党人来说——不仅是老保守派,还有普通的务实主义者——特朗普是权力的关键。

然而,新保守派仍然是一个极具影响力的群体,特朗普不太可能冒险与他们断绝关系。

深层政府对特朗普的态度从一开始就相当冷淡。在高层官僚眼中,特朗普看起来像一个暴发户,甚至是一个边缘人,依靠的是美国人普遍接受和传统但仍然有些危险的思想。而且他在建制派中没有足够的支持。因此,从2017年特朗普上任第一天起,他与中情局和其他部门就发生了冲突。

深层政府显然并不站在特朗普一边,但与此同时,他们也不能忽视特朗普在民众中的受欢迎程度,以及加强美国作为一个国家的地位并不与深层政府本身的核心利益相矛盾的事实。如果特朗普愿意,他可以在这种环境下形成一个重要的支持群体,但他的政治气质不适合这种情况。他更喜欢自发和冲动地行动,依靠自己的优势。这就是他受到选民喜爱的原因,选民在他身上看到了熟悉的美国文化原型。

如果特朗普不顾一切地赢得 2024 年总统大选,那么与深层政府的关系无疑将发生变化。深层政府意识到特朗普的重要性,显然会试图与他建立系统性关系。

最有可能的是,软弱的拜登背后的全球主义者将试图不惜一切代价将强势的特朗普赶出选举,阻止他成为总统。这里可以使用任何手段:暗杀、监禁、组织骚乱和抗议,直至政变或内战。或者到他的任期结束时,拜登可能会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由于全球主义者得到了深层政府的大力支持,因此上述任何一种设想都可能付诸实施。

然而,如果我们假设受欢迎的民粹主义者特朗普获胜并成为总统,这当然会严重影响全球政治。

首先,拥有这种意识形态的美国总统的第二个任期将表明,第一个任期不是偶然的(对于全球主义者而言),而是常态。单极世界和全球主义计划不仅会遭到多极世界支持者(俄罗斯、中国、伊斯兰国家)的反对,而且会遭到美国人自己的反对。这将给整个自由全球主义精英网络带来沉重打击。而且很可能,他们将永远无法从这样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客观地说,特朗普可以成为多极世界秩序的触发器,美国将在其中发挥重要但不是主导作用。“美国将再次伟大”,但作为一个民族国家,而不是全球主义的世界霸权。

当然,这并不会自动阻止当今全球主义者所制造的冲突。特朗普对俄罗斯结束乌克兰战争的要求将是现实的,但总体上相当强硬。他对以色列在加沙的支持将与拜登一样毫不含糊。此外,特朗普在右翼政客内塔尼亚胡身上看到了志趣相投的人。而对中国,他将采取相当强硬的政策,尤其是在向美国中国企业施压方面。

特朗普与拜登的主要区别在于,特朗普会以理性计算的美国国家利益为中心(这符合国际关系中的现实主义),务实地考虑力量和资源的平衡。而拜登背后的全球主义者的意识形态在某种意义上是极权主义和不妥协的。

对特朗普来说,核灾难是任何事物都无法接受的代价。对拜登,更重要的是对那些自诩为新巴比伦统治者的人来说,一切都岌岌可危。即使在危急情况下,他们的行为也是不可预测的。

而特朗普只是个玩家。非常强硬和大胆,但被理性和对具体利益的评估所约束。特朗普很难被说服,但你可以和他达成交易。拜登和他的经纪人是不理性的。

2024 年 11 月的美国大选将回答人类是否还有机会的问题。不多也不少。
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HAD 2024-6-24 13:16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6-24 13:02
"完全指望着条件成熟再去革命",那就永远也不会有革命了

“革命总是早产的”———罗莎卢森堡
马列托主义者 2024-6-24 13:15
真红ReinerRubin 发表于 2024-6-24 11:13
他们憎恨俄罗斯,认为只有在资本主义,即全球西方在世界范围内彻底胜利之后,世界革命才有可能。因此,他 ...

你完全胡扯
我们并没有认为资本主义必须全球化后才能社会主义全球化
十月革命就是准备在资本主义还没有全球化下推进社会主义全球化的
但是因为毛主义和斯大林主义导致这个进程中断,使得资本主义全球化了
目前取代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只有社会主义全球化的继续
其他都是反动的。
马儿在驰骋 2024-6-24 13:13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6-24 13:02
"完全指望着条件成熟再去革命",那就永远也不会有革命了

“纯洁革命论”,就跟指望完美无缺的事物一样荒诞。
隐秘战线 2024-6-24 13:02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3 22:02 编辑
HAD 发表于 2024-6-23 21:58
可不可以这么说,一旦这些人的阴谋得逞了,资本主义得到新自由主义完全全球化的加持只会更加强大
一个不 ...
"完全指望着条件成熟再去革命",那就永远也不会有革命了
HAD 2024-6-24 12:58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6-24 09:22
杜金这家伙是真的会说话啊

可不可以这么说,一旦这些人的阴谋得逞了,资本主义得到新自由主义完全全球化的加持只会更加强大
一个不断崩溃且分裂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秩序将导致资本主义的严重衰落
如果他们的这种加速主义落实成功只会让革命更加艰难,完全指望着条件成熟再去革命


引用一篇文章里的话:革命者为什么不等待时机成熟再革命?因为革命从来就不是“革命者”按照自己完全完备自觉的自由意志所自主决定的。
在现实的、历史的运动当中,不存在某些规律——既不存在某些绝对规律、也不存在某些所谓的有条件的规律,而仅仅存在某些斗争的倾向(某种革命的“公式”自然也不例外);这些倾向作为某种特殊运动态势下的运动的倾向表述,彼此之间发生偶然的相遇、并且可能被另外一种偏向压倒;这些偏向直接互相发生着不充分决定和俘获状态,最终由于阶级斗争的基本态势而发生过度决定。

是阶级斗争创造了阶级、革命运动创造了革命阶级(或者说,受剥削压迫者在革命的过程之中与过去的自己发生了断裂、从而产生一个真正革命的阶级)[2],而非现成的革命阶级凭借既有的严密组织生造出一场革命。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观点和实际发生的历史事实中,经济自在阶级(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处于不同地位的集团)固然是客观先在的[3],然而在阶级斗争的意义上从来都是党、行动和运动,才有真正的阶级
井冈山卫士 2024-6-24 12:55
真红ReinerRubin 发表于 2024-6-24 11:13
他们憎恨俄罗斯,认为只有在资本主义,即全球西方在世界范围内彻底胜利之后,世界革命才有可能。因此,他 ...

这个有意思了。

杜金所讲的“托洛茨基主义者”和中国的“二次革命派”完全一致。

这不仅仅是他们最终都合流到亲帝“左”派这个问题上,而且可能还有历史渊源。
霧雨魔理莎 2024-6-24 12:50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6-24 09:12
本人没有为封建地主制度辩护,他阻挡了生产力发展,当然要革命废除,但是主要原因不在于地主本身是善恶
八 ...

恁这是脑子被冰稿敲了失忆了吗?
霧雨魔理莎 2024-6-24 12:48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6-24 09:05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0960
为封建地主制度、八九六四和“支那”蔑称的使 ...

既然他玩滞纳梗,那我们就玩冰镐梗,托➗的脑子被冰镐挖了,理解一下
真红ReinerRubin 2024-6-24 11:13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6-24 11:24 编辑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6-24 10:54
资本主义的全球化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资本主义生产力发展的障碍,目前全球化已经完成,资本主义生产力已经没 ...

他们憎恨俄罗斯,认为只有在资本主义,即全球西方在世界范围内彻底胜利之后,世界革命才有可能。因此,他们将这一目标推迟到资本主义全球化周期完成之后,希望在自由派西方取得全球胜利之后再回到无产阶级革命的话题上。

自由托和其他一切亲帝左派都是全球主义者,要求先建立原全球化资产阶级主导的全球帝国再进行“无产阶级革命”

马列托主义者 2024-6-24 10:54
资本主义的全球化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资本主义生产力发展的障碍,目前全球化已经完成,资本主义生产力已经没有发展的空间,回到民族,危机只会进一步发展,所以目前只有社会主义全球化才是唯一人类的出路
马列托主义者 2024-6-24 10:51
真红ReinerRubin 发表于 2024-6-24 09:20
美国新保守派圈子与拜登背后那些人的全球主义议程团结一致。这些人是前托洛茨基主义者,他们憎恨俄罗斯, ...

这个是杜金的梦呓,资产阶级没有一个会试图社会主义全球化的,他们要的就是资本主义全球化,而且这是不依人的意志转移而转移的,杜金的回到民族是幻想
真红ReinerRubin 2024-6-24 09:37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6-24 09:22
杜金这家伙是真的会说话啊

以后碰到其他各路亲帝左派直接拿这句话秒了
隐秘战线 2024-6-24 09:22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3 18:22 编辑
真红ReinerRubin 发表于 2024-6-23 18:20
美国新保守派圈子与拜登背后那些人的全球主义议程团结一致。这些人是前托洛茨基主义者,他们憎恨俄罗斯, ...
杜金这家伙是真的会说话啊
隐秘战线 2024-6-24 09:21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3 18:21 编辑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6-23 18:12
本人没有为封建地主制度辩护……
其实农民对地主的人身依附关系下,农民顺从的话,地主也不至于把农民往死里整

历史上的农民起义,主要是地主占有了土地不需要农民,导致农民流离失所,类似现代工业社会大量失业(又没有社保),才发生的,而不是地主都是恶霸才发生的
来看看你放的好屁,怎么你当地主不雇佃农一天耕两百亩地不换肩是吧?
真红ReinerRubin 2024-6-24 09:20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6-24 09:12
本人没有为封建地主制度辩护,他阻挡了生产力发展,当然要革命废除,但是主要原因不在于地主本身是善恶
八 ...

美国新保守派圈子与拜登背后那些人的全球主义议程团结一致。这些人是前托洛茨基主义者,他们憎恨俄罗斯,认为只有在资本主义,即全球西方在世界范围内彻底胜利之后,世界革命才有可能。因此,他们将这一目标推迟到资本主义全球化周期完成之后,希望在自由派西方取得全球胜利之后再回到无产阶级革命的话题上。
继续鞭尸
隐秘战线 2024-6-24 09:14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3 18:17 编辑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6-23 18:12
本人没有为封建地主制度辩护,他阻挡了生产力发展,当然要革命废除,但是主要原因不在于地主本身是善恶
...
我说你不配你就是不配你听懂没有!热脸贴冷屁股不成还要被扇巴掌还挺光荣的是吧?
是不是还要学日本太君给你来句“八格牙路”你才安心是不是?与马列托主义者斗,其乐无穷
马列托主义者 2024-6-24 09:12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4-6-24 09:13 编辑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6-24 09:05
为封建地主制度、八九六四和“支那”蔑称的使用辩护的人不配跟我说这种话 ...

本人没有为封建地主制度辩护,他阻挡了生产力发展,当然要革命废除,但是主要原因不在于地主本身是善恶
八九六四是一场失败的政治革命,只不过被自由派抢去了话语权,似乎成为了颜色革命的代言人。
我认为通过所谓的反对支那来推动支那背后的民族主义军国主义的恰恰应该最大的反对,而你就是这样的应该被反对的
隐秘战线 2024-6-24 09:05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3 18:11 编辑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6-23 18:03
只有一条路社会主义革命,推进社会主义全球化取代资本主义全球化,其他道路都是死路 ...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0960
为封建地主制度、八九六四和“支那”蔑称的使用辩护的人不配跟我说这种话
马列托主义者 2024-6-24 09:03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4-6-24 09:06 编辑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6-24 09:00
走着瞧,(退向)野蛮主义者、资产阶级新自由主义者和封建主义者马列托

只有一条路社会主义革命,推进社会主义全球化取代资本主义全球化,其他道路都是死路,杜金的道路只能通向野蛮主义,目前的俄乌,中东加沙就是小型版野蛮主义。杜金幻想的特朗普上台也改变不了这个进程
隐秘战线 2024-6-24 09:00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3 18:01 编辑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6-23 17:18
该文非常反动
不懂资本主义的运行规律
其次试图倒退的方式来反对所谓的资本主义全球化
走着瞧,(退向)野蛮主义者、资产阶级新自由主义者和封建主义者马列托

查看全部评论(2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6 14:07 , Processed in 0.030020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