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何苦去給野蛮人当替罪羊?

2024-6-23 05:38| 发布者: 古明浩| 查看: 4195| 评论: 1|原作者: 古明浩|来自: 自創

摘要: 事情經過就是我們在布里斯本的博物館散步,兩個女生青少年跟在我們後面,開始大吼,丟石頭,用歧視亞洲人的字眼大罵,後來她們把雨書推到地上,才意識到不太对。

  在IG擁有3萬名粉絲的台灣網紅艾庭63日晚上九時與3位友人於澳洲布里斯本市街遭4名青少年辱罵暴打:

 

  “事情經過就是我們在布里斯本的博物館散步

兩個女生青少年 跟在我們後面 開始大吼 丟石頭

用歧視亞洲人的字眼大罵

後來她們把雨書推到地上 才意識到不太對

首先我先開始被揍直接攻擊頭完全無法思考

後來兩個男生青少年加入

然後就是一連串爆揍 雨書頭腫起來

我的男生朋友一個鼻子流血 一個眼鏡被打爆眼睛打不開”

 

  她事後感嘆:“真的是沒想到在澳洲會遇到歧視亞洲人的青少年直接爆揍我們一波

 

  當時她正一派悠閒地錄製布里斯本燈火耀人的夜景,心態宛若是在台北東區閒逛一般,對可能隱伏的危險全無警覺。

 

  就在不久前的20231129日晚上九點,三名大陸女留學生走在悉尼唐人街,迎面來了四五個二十多歲舉止張揚的年輕人,乃小心低調依次貼著墻邊快速通過,以避免言語和目光上的交錯,想不到就在這時:

 

  “其中一位綁辮女孩踹了我朋友肚子一腳,然後薅了我頭髮,直接把我拽到地上。”

 

  “我大腦瞬間一片空白。”

 

  直到Jessica意識清醒轉為憤怒:“我把能想起來的(髒話)都罵了個遍。”對方才停手迅速離開。

 

  網易《土澳的故事》報稱:

 

  “Jessica對於這件事情非常生氣,她此前從未想過自己會在大街上毫無理由地被毆打,回想這件事情的時候也是心驚膽戰,很後怕。”

 

  “相比於肉體上的傷痛,心靈上留下的創傷則更加難以癒合。Jessica表示,在這個事情發生之後,她們三個人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應激反應。說嚴重點,這其實就是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創傷後壓力症)。Jessica的朋友開始害怕別人與她擦肩而過,因為她怕那些陌生人突然發動毫無緣由的攻擊;此外,她天黑不再出門,抵觸陌生人與她保持很近的物理距離。”

 

  相較1900年國人在北京面臨的燒殺擄掠乃出於無奈,2023年於悉尼害怕陌生人的創後壓力卻是自找的。再看2019年又重現的“清蟲”案例:

 

  該年724日晚上7時許,澳洲莫納許大學(Monash University21歲盛姓留學生(Vital Bi Sheng)與女友途經教堂街,正準備找餐廳吃晚飯,不多時3名白種年輕男子尾隨而至,並企圖伸手搭向其女友。“他們一開始衝我的女朋友大喊“ching chong”(清蟲,源自北美,嘲笑華人的歧視名詞),所以我很生氣,我問他們怎麽了?他們開始把我和我女朋友逼到墻角。”自己臉上立馬挨了一拳,鼻血直流,還遭對方粗口罵:“滾出我們的國家!”事後意不能平,遂於臉書表露心跡:

 

  “我們真的很沮喪、失望和憤怒,我們簡直沒有想到,這種事情在2019年還會發生。”

 

  不幸所以一再重演,原因是不長記性的中國人欠缺自我意識,而“清蟲”再現正是由於不知尊嚴為何物所導致。顯然在全球化、地球村的喧騰洗腦下,不少往西方跑的中國人已把鴉片戰爭、英法與八國聯軍所帶來的國族傷痛拋諸雲霄,以為認可西方所包裝的普世價值吾人就可永沐和平幸福中,但這些兇徒的後代並沒有忘記他們祖先眼中的“清蟲”。歐美各國華裔常在反種族歧視的遊行場子高舉:

 

STOP ASIAN HATE(停止仇恨亞洲人)

I AM NOT YOUR SCAPEGOAT(我不是你的替罪羊)

 

的抗議牌子,在中國已然重新站立起來的當下,堂堂大漢子民何苦跑去野蠻國度當人家的替罪羊?甚或清蟲又上身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浮云生梦焉 2024-6-23 16:07
啥玩意乱七八糟的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6 13:20 , Processed in 0.03078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