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英国保守党对决轻量保守党 —— 大选后该何去何从?

2024-6-22 18:17| 发布者: 春华| 查看: 4036| 评论: 0|原作者: 社会主义替代(ISA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来自: 中国劳工论坛

摘要: 社会主义替代欢迎并强烈支持科尔宾和其他反战左翼独立人士在“无停火,无选票”的旗帜下竞选的决定。捍卫科尔宾和沙欣席位的独立竞选,将为讨论建立一个反对斯塔默政府的工人阶级关键势力创造更多空间。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4/06/19/45422/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只有群众抵抗才能在工党政府下带来改变

社会主义替代(ISA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

保守党在执政14年后,正迎来下台前最后的绝望时刻。历经了14年冷酷的紧缩政策、崩溃中的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HS)、富者越富贫者越贫后,数百万人即将投票把保守党赶下台。

但工党政府同样致力于服务大企业的利益,党魁斯塔默(Keir Starmer)目前对左翼议员的清洗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必须紧迫建立一个新的左翼反战政党,以社会主义政策来挑战资产阶级政党。

“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当首相苏纳克宣布7月4日举行大选时,自己被阴雨淋湿,D:Ream乐队的“事情只会变得更好 (Things Can Only Get Better)”乐曲淹没了他的声音,报道显示保守党议员们处于对于现况难以置信状态。部长们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宣布打了个措手不及。

目前,保守党内士气低落。据报道,北爱尔兰部长贝克(Steve Baker)选择到希腊度假,而不是叩门拉票。法拉奇(Nigel Farage)重新接手种族主义右翼的英国改革党(Reform UK),更是雪上加霜。大约80名保守党议员在面临选举灭顶之灾前辞职,其中一些人加入了法拉奇的阵营。这些人不过是从沉船仓皇逃窜。

苏纳克在民调中落后工党约20个百分点。显然,他希望尽快撑过败选,以便与他的亿万富翁朋友一起到加利福尼亚退休。但尽管经济暂时“复苏”,对剩下的我们来说,前景仍然暗淡。看起来,失业率、通胀率和利率都将上升,老板们让工人们为他们的危机买单。同时,战争和军国主义在全球范围内抬头,“我们”的资产阶级领导人手上沾满了鲜血。

国民兵役:一个悲哀且绝望的笑话

苏纳克宣布强制18岁青年参加“国民兵役”,此消息占据了头条新闻。让年轻人“选择”服役一年,或完成25天的强制“志愿服务”。这引来了普遍而理所当然的嘲笑。政府没有提供有意义的工作和可负担住房,能给年轻人的只是强制劳动和兵役!

但为什么苏纳克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个奇怪的承诺?他只是想搞一场特朗普式的竞选活动,无情地妖魔化巴勒斯坦声援抗议者(即称他们是“极端分子”),以及移民、难民等所有可以被统治阶级用作替罪羊的人。但这也反映了国际上与日俱增的战争煽动。以色列对加沙的种族灭绝式袭击、乌克兰战争以及中美权力争霸,都令大家能够警觉资本主义的无序新时代。

苏纳克和斯塔默试图将这场“新冷战”描绘成“独裁”与“民主”之间的冲突,但无论哪一方都不代表工人和青年的利益。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声望和权力。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国际性的反战运动,建基于群众斗争,要求将资金用于就业、教育、健康和应对气候危机,而不是用于军备!

斯塔默不是替代选项

尽管工党可能会获胜,但这并不意味着斯塔默及其支持战争、亲资本主义的纲领受欢迎。他在竞选活动中不断承诺要从混乱和不稳定中带来“改变”。但对于工人阶级而言,这种混乱不仅来自保守党,也来自他们所代表的制度:资本主义。这就是为什么水公司将污水排入我们的河流。这就是为什么年轻租户不敢想像拥有自己的家。而工党并没有承诺打破这种以利润为先的制度,而真正结束乱局则需要与资本主义决裂。

斯塔默让工党回朝,但不是为工人服务,而是为老板、主战派和帝国主义者服务。他支持以色列在加沙的残酷屠杀,认同以色列有权切断巴勒斯坦人的食物、水和电力供应。正是由于街头大规模的永久停战运动,他才被迫稍加退缩。

他非常明确地表示,他的政府将资助军事化和战争,承诺增加军费开支。他承诺使用镇压性的国家权力,继承保守党“法律与秩序”的衣钵,并试图比保守党更有效地驱逐移民、执行现有的“敌对环境”难民政策,甚至试图在移民问题上比保守党的糟透立场更右。

与此同时,影子财政大臣里夫斯(Rachel Reeves)则竭尽全力展示她是老板们可信赖的人。而且这招确实奏效了!5月27日,121名百万富翁(包括摩根大通、希思罗机场、阿斯顿·马丁以及臭名昭著的反工会剥削雇主JD Sports的高管和前高管)公开发表了一封信。其中一位老板,希思罗机场的所有者霍兰德-凯伊(John Holland-Kaye),在新冠疫情期间因解雇并重新雇用超过4000名机场员工并将收益装进口袋而臭名昭著。

第二天,里夫斯承诺领导“我国有史以来最支持增长、支持商业的财政部”。不难想象,在斯塔默和里夫斯等企业界的同伙们,已经抛弃了亲工人的政策。禁止解雇和重新雇用?不再可能。向富人征税?忘了吧。取消学费?继续做梦吧。

同样在苏格兰,尽管工党预计将从苏格兰民族党手中夺回席位,但这并不意味着苏格兰工党受欢迎。许多人为了赶走保守党而“忍痛”投票给工党。

苏格兰民族党一如预料的糟糕表现,反映了一个陷入多起腐败丑闻的政党的更深层次危机。但在过去的十年中,它也未能提出一个认真的第二次独立公投挑战,而是依赖于运用不民主的英国法院系统所制造出来的死胡同。它们对大企业政策和私有化的支持,也损害了它们作为“进步”和左翼替代方案的形象。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苏格兰数百万工人和青年对独立和自决的情绪已经消失。相反,它必须被引导到一个新的左翼政党中,争取独立,并提出以工人斗争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纲领——这是苏格兰民族党没有兴趣建立的。

只有群众斗争才能带来改变

毫无疑问,数百万人将投票把保守党赶下台。但斯塔默的政府将很快陷入深刻的危机。斯塔默无法解决工人阶级面临的问题,这将滋生失望和不满,这种情绪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被极右翼利用。法拉奇和英国改革党的竞选已经试图填补这政治真空。如果不建立一个战斗的、左翼和社会主义的替代力量,右翼势力将填补对工党的失望所创造的真空。

只有群众抵抗才能在工党政府下带来改变。一些工会领袖不可避免地会试图以“给斯塔默一个机会”和“且拭目以待”为借口暂停工会的斗争。但他已经明确表示他会做什么!工会必须为新一轮的斗争做好准备,投入资源招募数千名新的、战斗的工会代表,重建新的罢工浪潮,向斯塔默发出明确的信息:不要不把工人当回事。6月27日至7月2日(选举前两天)的初级医生罢工,展示了我们所需要的行动。

对加沙种族灭绝袭击的群众运动也需要提升到新高度。为了迫使英国停止向以色列交付武器,工会需要准备大规模的工人行动,工人们拒绝生产、运输和运送用于摧毁拉法的武器。这不仅会打击战争机器——还会展示当工人阶级多数组织起来并准备战斗时的力量。

建立新政党!

我们迫切需要一个具有社会主义政策的左翼反战新党,以提供工党的有意义替代方案。斯塔默已经清除了工党内所有科尔宾时代的痕迹,包括科尔宾本人,以及对艾勃特(Diane Abbott)和沙欣(Faiza Shaheen)的可怕攻击。

社会主义替代欢迎并强烈支持科尔宾和其他反战左翼独立人士在“无停火,无选票”的旗帜下竞选的决定。捍卫科尔宾和沙欣席位的独立竞选,将为讨论建立一个反对斯塔默政府的工人阶级关键势力创造更多空间。但我们不能止步于此!我们必须将这些竞选活动作为建立一个新的左翼政党的起点,由工人阶级和青年领导和服务。

选举后召开群众抵抗会议可以作为建立这一替代方案的焦点。那些为捍卫科尔宾和沙欣而斗争的人、那些参与了声援加沙人民的历史性群众抗议活动的人、那些争取体面加薪而罢工的初级医生等工人,以及那些所有希望建立战斗性抵抗的人,我们应该将他们聚集在一起,为建立一个新政党奠定基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6 15:22 , Processed in 0.02157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