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左自合流”的开始 —— 评南朝鲜电视剧《第五共和国》

2024-6-21 23:5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6559| 评论: 41|原作者: 隐秘战线

摘要: 有人觉得是俄乌战争让“左自合流”变得普遍且广为人知,但是我觉得《第五共和国》的传入才是“左自合流”真正的开始。那些借《第五共和国》之名,对中国资产阶级政权大行阴阳怪气之事的小资们,不仅不是“同路人”乃至“统战对象”,反而是中国人民必须下大力气对付的敌人。
最近有关朝鲜的国际外交大事频发:年初有金正恩委员长向日本资产阶级政府传达就能登半岛地震一事对日本人民发去慰问,后又表示“如果日方不再将绑架日本人问题视作两国关系间的阻碍,那么就不排除邀请岸田首相访朝的可能性”;四月又有岸田文雄“一生悬命”只为能够举行朝日最高领导人会晤;六月又有南朝鲜《中央日报》爆出朝日两国五月中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和中国内蒙古自治区举行了两次秘密会谈,和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访问朝鲜,并同劳动党政府签署了具有军事同盟性质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条约》一事。朝鲜,这个坐落在东北亚和朝鲜半岛“三八线”以北的“主体之国”,俨然已被放到了全世界各路媒体的“长枪短炮”面前。面对如此高强度的信息轰炸,同志们可能都已经有些疲惫了 —— 那么我们就把视线从朝鲜身上稍微挪开一点点,去看看那个坐落在半岛另一边的伪政权:南朝鲜。

今天这篇文章的灵感分别来自红色中国网与本月初发布的有关禁止宣传1989年颜色革命的通知,和“醋酸铁”同志发布的一篇认为红色中国网应该多一些有关文艺内容评论的帖子。说来也是:我同本网站著名用户“马列托主义者”对线也有些时候了,其实写文章才是我真正应该多做的事情。那么今天我要谈到的,是在中国互联网上极具知名度的一部南朝鲜电视剧 —— 《第五共和国》。

《第五共和国》,是由文化广播公司(MBC)于2005年播出的一部以全斗焕统治下的第五共和国为主题的南朝鲜电视剧。这部电视剧在2020年左右由“安娜其字幕公社”以日文翻译为基础,二次翻译成中文后传入中国,旋即爆火 —— 有关《第五共和国》的“五学”文化随后兴起:诸如朴正熙在刺杀现场喊出的“要造反啊”,金载圭的名句“和这样的虫豸在一起,怎么能搞好政治呢”,和他在庭审现场说出的“以野兽般的心境,射向了维新的心脏”;这些都是“五学”文化当中相当有名的句子。然而最近我又看了一遍这部距推出已有快二十年的南朝鲜电视剧,结合当下中国“左派”在俄乌战争爆发后的种种意识形态演变,突然得到了启发 —— 令我不得不重新开始审视起,这部本不该在中国互联网上留下属于自己浓墨重彩一笔的影视作品。

一、所谓“安娜其字幕公社”,不仅翻译质量令人担忧 —— 字幕内容所暗含的意识形态立场更是值得怀疑

从名字各位同志们就可以看出,将《第五共和国》的日文版二次翻译成中文并传入中国互联网的这个“字幕公社”,有着极其强烈的无政府主义立场。一部分由小资产阶级占主导的“左派”分子,一看见“安娜其”和“无政府主义”就精神高潮,大呼“同志”或者“统一战线”这类在上世纪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光辉历史当中经常出现的词语。然而打开这部电视剧后他们就会大失所望的:《第五共和国》无论是电视剧内容本身还是中文字幕,不仅与真正的“左翼”毫无关联,甚至还出现了一些存在明显反共立场的台词,例如以全斗焕为首的南朝鲜军政府将朝鲜贬称为“北傀”(朝鲜则称其为“南伪”);将反对全斗焕军政府的示威学生称作“赤匪”;而最令人影响深刻的一幕,当属车智澈在南朝鲜伪总统朴正熙,和伪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面前,谈到如何镇压示威学生时说出的“柬埔寨付出了两百万人的牺牲,我们也应该要有这个觉悟吧”一句。

这句字幕的翻译存在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车智澈说出的其实是“三百万”而不是“两百万”人。我是一个对数字敏感的人,就算我把南朝鲜“萨德导弹事件”发生的时间错写为2015年(实则为2016年)我也会将其称为“严重错误”的。一个对共产主义和历史社会主义及其革命历史没有好脸色看的“无政府主义字幕公社”,为什么在这里就偏偏为波尔布特治下的红色高棉“抹去”了整整一百万的死亡数字呢?这可是能够令各路右派如马蜂和蝗虫一般,群起而攻之的“致命错误”;而时至今日却未曾有人要求“字幕公社”修正这一严重错误。如此原因何在呢?在我看来可能性只有一种:那就是这个所谓的“无政府主义字幕公社”,是彻彻底底的资产阶级右派“自己人”,要不然这个“公社”为什么在中国互联网上除了《第五共和国》以外就像个幽灵一样毫无存在感呢?

若果真如此,那么“安娜其字幕组”在《第五共和国》的字幕翻译中化用像“不管黑猫白猫,能捉到老鼠就是好猫”和“别看今天闹的欢,就怕将来拉清单”这样的“本土化翻译字幕”,恐怕不是站在左派的立场上对中资政权嘲冷嘲热讽了;或者说,是另一种“左派” —— 那种经常被红色中国网的同志们时不时拿出来批判一番的那种“左派”。

二、亲帝左派、学院派、自由派和红皮自由派在共同借《第五共和国》哭八九六四的坟

如果我们将《第五共和国》的传入,视为某种意识形态上的“颜色革命”步骤,那么我可以这么说:这一步做得极其成功。《第五共和国》被用来暗示“怀仁堂政变”后上台的中修,以及后来的中国资产阶级政权(修资界限在“大下岗”处),本身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 —— 其实我也喜欢这么搞。但是这部影片最大的问题发生在结尾:与现实中1989年的自由派学生运动最终以中修派出坦克武力镇压血腥收场不同,南朝鲜1987年的所谓“六月民主运动”最终以当时还是全斗焕领导下的南朝鲜资产阶级军政府领导层一员的卢泰愚,发布《六二九宣言》向自由派学生妥协并宣布“政权民主化”而告终。卢泰愚发布这一宣言对他后来在同年举行的总统大选中获胜功不可没,而两国小资产阶级共同追求的新自由主义民主化道路,所导向的截然不同结局,令亲帝左派、学院派、自由派红皮自由派,甚至一部分文革造反派都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嫉妒情绪:他们不仅嫉妒他们在南朝鲜的同类做了同样的事情却赢了,也对中资政权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然而他们最最仇视的 —— 想必还是广大不愿跟随他们,或者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的中国人民。

《第五共和国》在中国互联网上的传播,给了这些各种意义上的失败者最后一丝尊严:他们所狂热吹捧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不仅为中国,为全世界人民都带来了极其深重的灾难,为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所共同唾弃;而依附于这一制度之上的所谓“新自由主义民主”更是随着美国这一他们心目中的“灯塔”,在2020年大规模的选举舞弊而彻底破产。如今的他们连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保守主义右派都不敢直视,只知道到处乱扣“极右派”、“法西斯”、“纳粹”、“独裁”这几顶早已破旧不堪的臭帽子。甚至是否有被扣过这几顶帽子反而成为了全世界人民界定进步势力和反动势力的粗略标准。如今《第五共和国》的出现,是中国资本主义社会颇为难得地 —— 给了这些人一些公开“纪念”,公开“宣传”那场1989年发生在中国的颜色革命的空间。

这么一看,那些借《第五共和国》之名,对中国资产阶级政权大行阴阳怪气之事的小资们,就不仅不是未来可能同中国人民一道参与进社会主义革命的“同路人”乃至“统战对象”了,还反而是中国人民必须下大力气对付的敌人。

三、中国和南朝鲜在政治制度上存在一个根本的不同,既决成败也定盛衰

天天把南朝鲜“六月民主运动”同2年后发生在北京的1989年颜色革命做对比,把“民主化”成功后的南朝鲜同失败的中资做对比的那些小资产阶级似乎是缺乏一些必要的历史知识,忽略了一个重大的历史事实,那就是:新中国曾经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南朝鲜伪政权自从1948年成立起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资产阶级政权。1989年的颜色革命无论结果如何,都已经背离了历史社会主义制度的初衷 —— 中国人民只会看到执行“休克疗法”,搞“大下岗”的人换成了另一个,除了一些具体执行的细节可能存在差异以外,让中国无产阶级在新自由主义面前“吃二茬苦,受二茬罪”的结局是确定不变的。在这一点上,中国资产阶级的头子到底姓甚名谁完全不重要;就算新自由主义民主在中国成功实现,南朝鲜有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三届左派总统对内改良,对外向朝鲜劳动党政权示好;对于现已背刺朝鲜三十年不止的中国资产阶级,如果当年的新自由主义民主化成功,能连着出三任这样的“总统”吗?我不这么认为。

中国资产阶级作为历史社会主义制度的叛徒,与南朝鲜资产阶级政权不同 —— 对待朝鲜只有敌人这一条路可走,而中资现在就正走在这条路上,等到自己的政治生命结束的那一天……

四、《第五共和国》在南朝鲜播出的时间点,似乎被遗忘

截至本文发布时,中国互联网上还没有一篇有关《第五共和国》的评论文章谈到这部电视剧拍摄制作和播出的时间点:这部电视剧的播出时间是在卢武铉时期;拍摄制作的时间则不会早于金大中时期。得益于“两金一卢”三届南朝鲜资产阶级领导人所塑造的相对“政治自由”的氛围,才得以让《第五共和国》这部电视剧的内容相对忠实地还原了全斗焕军政府统治时期南朝鲜的样貌 —— 这与现今南朝鲜推出的有关第五共和国时期的各类影视作品中,过分夸大双十二政变期间以张泰玩为首的“宪政派”反政变力量的“政治正确”形成了鲜明对比:历史上由于以全斗焕为首的“一心会”早早掌握了南朝鲜伪军的各个通讯渠道,使得反政变方的一举一动全斗焕都一清二楚,令张泰玩十分被动,就连张泰玩的部下也是一心会的人。反政变方的努力毫无悬念地以失败而告终。

若要让MBC再拍一部像《第五共和国》这样相对优秀的影视作品出来,恐怕是做不到了。

时过境迁,中国的资产阶级虽然口口声声说“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然而赖清德就任伪总统和普京访问朝鲜时却连着两次躲了起来 —— 一次躲在山东日照;而另一次则干脆躲到陕西延安去了。面对自己口中所说的“巨变”,中国资产阶级当的居然是鸵鸟。

也难怪,中国的布尔乔亚在逃避现实沉湎于新自由主义黄金时代,或者那根本就不属于他们的光辉历史的无限回忆当中;而那些扼腕叹息、念念不忘却又不堪回首1989年那场失败的各路小布尔乔亚们,恐怕也在一次次播放《第五共和国》的荧屏面前,将自己一次次地代入到了影视里的那群南朝鲜自由派学生当中。曲终人散,当荧屏最终走向静止或黑暗的那必然一刻,只会留下为世界人民所唾弃的他们,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盒抽纸,暗自神伤。
5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隐秘战线 2024-6-23 05:01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2 14:01 编辑
HAD 发表于 2024-6-21 00:59
就算没有字幕组搞事情的话,也还是会有人到别的光州事件改编电影下哭坟的
还没到内参的程度,随着时间的 ...
没什么抽象不抽象的,这群人还觉得乌克兰人民“积极参军保家卫国”
基辅纳粹政权的部队动员不成问题呢,那么多抓丁现场愣是当没看见
激活 2024-6-22 11:43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4-6-22 10:23
光州运动在国内的解读权被自由派夺走很久了,也是真的得益于它发生在韩国这样一个有着特殊建国背景的地方。 ...

不会吧,光州运动从哪个方面有能跟共产主义结合的地方?很多影视题材都是讲律师学生在其中的作用,特别像是“出租车司机” 没有怎么着重于工人吧?
Rayn 2024-6-22 11:26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6-22 11:13
一部分持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真诚自由派”中上层小资乃至部分资产阶级成员
在揭露中国资产阶级这一方面 ...

在自由派里编程随想还真算得上非常稀有的不怎么蔑视中国人民的。这不是重点。他详细揭皮中资勋贵家族,这也是他非常遭中资敌视的原因,他的保密措施已经做的非常好了,组织活动在网络技术方面应该向他学习。
隐秘战线 2024-6-22 11:13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1 20:29 编辑
Rayn 发表于 2024-6-21 20:06
如何看待资产阶级民主化运动,这一直是共运内部的其中一个焦点问题,我认为这并不是根本问题。
邓出兵镇压 ...
一部分持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真诚自由派”中上层小资乃至部分资产阶级成员
在揭露中国资产阶级这一方面是可以部分肯定的,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蔑视中国人民
仇视历史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政治立场,也丝毫不收敛他们当“人上人”的欲望
“编程随想”就是如此:一个幻想腐朽不堪的国民党政权在取得解放战争胜利后能够带领中国成为一个世界性强国的意淫强人。关于他被中资逮捕的原因十分讽刺:他在很早以前给自己的一个社交帐号绑定过自己的手机,被中资挖掘了出来
Rayn 2024-6-22 11:06
如何看待资产阶级民主化运动,这一直是共运内部的其中一个焦点问题,我认为这并不是根本问题。
邓出兵镇压、清洗中高层里的自由派,到今天国内掌权的究竟是威权派还是自由派,谁应该为国内的剥削压迫负主要责任?中资官方到现在都没有翻案平方。胡、赵都是邓推到台前的,经改危机、用政改推动经改,也是邓同意了的。邓家是最大的官倒,勋贵子弟们的五大公司,中信、光大现在仍是跨领域的垄断集团。肉身在海外的,对这些的揭露批判远不及肉身在国内、已经进去了的编程随想。
Drascension 2024-6-22 10:23
光州运动在国内的解读权被自由派夺走很久了,也是真的得益于它发生在韩国这样一个有着特殊建国背景的地方。说实话光州运动是有不少进步性历史意义以及可供我们吸取经验的点存在的(甚至对于以后全球资本主义危机开始时,对韩、台这种从底色上拒斥共产主义运动的国家/地区的普罗大众反思并清算其一直浸淫的资本主义底层结构是非常有力的历史质料),结果现在一堆人拿这个去哭八九,去给自由派招魂,就给我一种拿好钢去做刀把上的装饰物,还为了雕刻花纹浪费了不少材料的暴殄天物感。
满目新贵道路衰 2024-6-22 10:07
下北泽的红茶客 发表于 2024-6-22 02:54
头像乌克兰国旗,再加上刘仲敬,很明显是什么成分了

海外自由派的格局是这样的,类似于“反抗者时报”“清丝老师治国理政”“大包王朝Xi dynasty "这样的激进派冲锋在前,多伦多方脸,李老师,星川蘭这类温和派在后面辩经。然后这些new money和old money(代表王志安 二大爷 美国大兵净多)之间还会互相指责对面是中共大外宣
下北泽的红茶客 2024-6-22 02:54
本帖最后由 下北泽的红茶客 于 2024-6-22 02:56 编辑
满目新贵道路衰 发表于 2024-6-22 01:32
https://x.com/Hoshikawa_ran/status/1804173553194910111?t=1eJd2YqggwOz4W6PKY2qrA&s=19
来自第一线的著 ...

头像乌克兰国旗,再加上刘仲敬,很明显是什么成分了
隐秘战线 2024-6-22 02:50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1 11:59 编辑
满目新贵道路衰 发表于 2024-6-21 10:32
https://x.com/Hoshikawa_ran/status/1804173553194910111?t=1eJd2YqggwOz4W6PKY2qrA&s=19
来自第一线的著 ...
不是,什么意思?社民也有脸瞧不起咱?当年没闹过中资坦克的就是他们
难道他们不哭坟?还有下面直接转发我文章的是什么人?中资比起我们来肯定是更喜欢社民的好吧
满目新贵道路衰 2024-6-22 01:32
https://x.com/Hoshikawa_ran/stat ... 4W6PKY2qrA&s=19
来自第一线的著名推特社民派锐评。
远航一号 2024-6-22 00:41
满目新贵道路衰 发表于 2024-6-21 23:52
左自合流的原因我想可能因为自由派往往也会揭露一些中修压迫人民的事实,例如截访,维稳还有寻租等等,和左 ...

这个应该只是表面现象

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社会中绝大多数小资产阶级“反官不反资”,就是只反对在他们看来直接压迫他们的官僚,但绝不反对使他们得到一部分剩余价值并享有相对于劳动人民物质特权以及“人上人”地位的资本主义制度。
满目新贵道路衰 2024-6-21 23:52
本帖最后由 满目新贵道路衰 于 2024-6-21 23:52 编辑

左自合流的原因我想可能因为自由派往往也会揭露一些中修压迫人民的事实,例如截访,维稳还有寻租等等,和左派的目的重合度高不少,在推特上不乏一些左派认为在讨伐中修这条路子上和海外新自由派例如“多伦多方脸”“李老师不是你老师'等是可以合作的,尤其是标榜自己是反威权,支持女性权益,反对神像崇拜(尤其是反对对斯大林和毛泽东的各种崇拜)的所谓自由左派,例如安那其主义者,托派、民社、社民派等。
所以,借这篇文章的由头我特别想讨论一下红色中国网的各位例如“李老师不是你老师”这类专门发中国境内被和谐的各类新闻的海外自由派。
哈哈一一笑笑 2024-6-21 19:45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6-21 17:12
你什么都么有看懂,在邓小平独裁下无产阶级能发起政治革命,你没有看到我写的吗,我只是说颜色革命后,无 ...

鬼扯。到头来还是先颜色革命,还是那句话,什么都靠盎撒,什么都要靠自由派
wzh 2024-6-21 18:22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6-21 17:12
你什么都么有看懂,在邓小平独裁下无产阶级能发起政治革命,你没有看到我写的吗,我只是说颜色革命后,无 ...

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佛朗哥、蒋介石等人的政府取消了或者索性不用那片资产阶级内部民主的幕布,是因为国内阶级斗争紧张到了极点,取消或者索性不用那片布比较地有利些,免得人民也利用那片布去手舞足蹈。美国政府现在还有一片民主布,但是已被美国反动派剪得很小了,又大大地褪了颜色,比起华盛顿、杰斐逊、林肯的朝代来是差远了,这是阶级斗争迫紧了几步的缘故。再迫紧几步,美国的民主布必然要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
管你什么派系,只要是资产阶级而“阶级斗争迫紧”,照样要把人民权利丢到九霄云外去,马列托既然读书不少,何不去读一读《1848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看看“人民普选”的第二共和国是怎么镇压无产阶级的?
HAD 2024-6-21 18:21
再提供一个素材《1942》和三年自然灾害也可以写写
世川王宇 2024-6-21 18:07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6-21 16:17
不是自由派,是法西斯

无敌了,马列鼠,大伙都是法西斯了,这不把你送进集中营镇压镇压。
被老堡包围 2024-6-21 17:36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6-21 17:07
斯大林主义者最终会转变为法西斯主义者,历史已经证明了的

原来二战是前斯大林主义者挑起的啊
马列托主义者 2024-6-21 17:12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4-6-21 17:13 编辑
哈哈一一笑笑 发表于 2024-6-21 16:35
从自由派的角度出发,工人阶级像是自由派的附属物,还得在民主的环境下进行无产阶级革命。站在自由派的立 ...

你什么都么有看懂,在邓小平独裁下无产阶级能发起政治革命,你没有看到我写的吗,我只是说颜色革命后,无产阶级也可能在资产阶级民主下发起革命,或者说邓小平下台,可能无产阶级哪怕没有马上获得政治革命的胜利,走上健康的社会主义道路,至少也获得一定的资产阶级民主权利, 而不是如今那样什么都没有得到,你懂不懂啊
Großglockner 2024-6-21 17:12
诸如车智澈的名句“和这样的虫豸在一起,怎么能搞好政治呢”

纠错:《第五共和国》电视剧中,这句台词是金载圭说的。
马列托主义者 2024-6-21 17:10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6-21 16:52
他还蛮支持2019年的香港小资暴乱哟

小资暴乱首先是你的污蔑,哪怕是小资暴乱,也比特色警察统治要好

查看全部评论(4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6 14:43 , Processed in 0.017503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