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怎样看待建筑装修行业中的部分落后劳动者?

2024-6-8 10:06|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4590| 评论: 49|原作者: 还是公平

摘要: 有左翼青年发现了真实的工人个人实际上并不如他所期盼的那般先进和理想,反而是有很多市侩、自私和低俗的日常表现,当时的讨论氛围是一致接受并包容某些工人个人的这种落后状况,红中网的这种工人崇拜论、群众崇拜论也是由来已久。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t4421X7fW

这是一位硕士毕业的女生成为装修建筑行业女性蓝领工人的vlog,视频中有介绍到同一行业的年长且资深的男性劳动者在对后辈的技术教导和在给客户的施工作业上皆敷衍马虎,且对这位女工人进行过性骚扰。

2023年末至2024年初,我减少了登录红中网的次数和时间,原因之一就是我家也在装修,作为客户的我与我的家人一并见识了建筑装修行业的男性劳动者的不靠谱。我父母离婚,我随母亲一同生活,家中常态下缺少多一名男性劳动力和威慑力(后文会解释为什么称之为威慑),实际上,在整个装修工作中,我只负责了搬移重型家具等体力活,在需要到特定专业技术手艺和器材方面,主要是由我的母亲外出找寻该行业的相关人员并与之交涉,而就我家的情况而言,我的母亲虽然口才和思维伶俐,但在最近的10来年中,由于年龄增长、疾病和亚健康情况增加、身心健康状态衰退,在人际交往方面开始变得底气不足,加上在装修这个事情上,这并不是我们深耕熟知的领域,而我们(主要是她)又想急切需要完成这一工作,出现了迁就施工人员、变得妥协退让的情况,这其中,用料的质量配不上价格(施工之前吹嘘用料有多好),手艺做工马虎且脏乱差、极不卫生、大大增加了后续清洁的难度;施工时期我在场的时间是少数,不在场的是多数,监工也主要由我母亲负责,她一个年迈妇女在这些男工中似乎很缺少威慑力,她对施工中的相关问题提出不满,并请求他们改进,他们也依然我行我素,完全是一副“只要把事大概办了,然后把高昂的施工费收了,就可以,反正房子不是我住,做得随便一点、烂一点也无所谓”的态度。大部分的施工过程,我母亲都有录像,我也是通过这些录像对施工和监工的问题了解个十之八九的。

经历过这件事,之后我和我母亲后续的总结是,这些人会看人下菜:如果你懂行价、行情、用料,或你家的势力比较强硬(比如最起码的有几个大男人,甚至是一个大家族),他们可能会收费会便宜一些、用料真的会好一些、做工也会好一些;反之,一定会敲上你一笔,甚至还随心所欲,不能让你满意。

其实以前我就有读过不少关于建筑装修行业各种问题的资讯,且是这个行业的资本家有问题,这个行业的劳动者也有问题。由于建筑业与制造业不同,其劳动过程和劳动对象过于庞大且固定于土地之上,首先是其只可能是一个在地化的市场,因此就会变成卖方市场,无论是这个行业的资本家和劳动者都可以吃到一定的垄断收益,在劳动者这一方面则是常常表现为做比其他行业的劳动者少、差,却拿到比其他行业的劳动者更多的钱、过着比其他行业的劳动者更滋润的生活。

可能你以为看到这里就完了,但其实是有反转的。没过多久,我妈托一些老朋友的关系找到了另一班装修施工人员,收费更便宜,从结果看做工也更好更整洁,将上一手施工人员有问题、不满意的部分全部都铲掉磨掉,再重新修整。这一次我特意抽空与新的一班施工人员交流了一下,发现其为人也比较和善,我向他们介绍了上一手的情况,他们也回应到他们这行的市场确实就是被很多这样的人做坏的。

总的来说,建筑装修行业中的劳动者,特别是男性劳动者,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就我的经历来说,我认为不好的要比好的多,不靠谱的比靠谱的要多,落后的要比先进的多。我猜测,后来的那一班做得比较好的施工人员也只是因为我妈妈的一些老朋友的人情和关系才能请来(之所以不是一开始就托老朋友的关系请后来的那一帮工人来施工,是因为我母亲一向的心态是不劳烦别人,自己能解决的解决,是出了坏结果后,她与朋友通电话无意中诉了苦,朋友便主动愿意帮忙的),他们对我家的好是源于某种熟人社会的机制,离开了这样的机制我能还能得到相应的服务吗?还有就是,后来的这一班施工人员很可能是想做好口碑,然后在这个熟人机制中一传十、十传百、把生意做开的。

我的故事讲完,知道我的故事也就知道为什么我会对这个视频以及这个视频的评论区的发言有很多的共鸣,评论区有网友谈到这个行业的男性劳动者的落后部分还表现在吃喝嫖赌上,红中网之前是有网友介绍过,有左翼青年发现了真实的工人个人实际上并不如他所期盼的那般先进和理想,反而是有很多市侩、自私和低俗的日常表现,当时的讨论氛围是一致接受并包容某些工人个人的这种落后状况,红中网的这个工人崇拜论、群众崇拜论也是由来已久。不过当时谈这个问题其实是没有限定具体的行业、职业和特定的情景。

今天我还是想表明我的观点立场:

共产主义是代表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中最先进、最革命、最理想、最富有朝气的那一部分,是只有“深信单纯政治变革还不够,必须根本改变整个社会的那一部分工人把自己叫做共产主义者”,而不是所有的工人都自知共产主义事业。在出现了许多公务员、警察、医生、教师失德失职违法犯罪的新闻事件之后,网络舆论中最出名的就是这样一句评述:伟大的从来不是职业,而是具体的人。那么我也可以这么说,伟大和高尚的从来不是抽象的工人群众,而是扮演着工人角色且善良自律、道德感很高的自然人罢了。

发这个视频的女工人视频博主在她的个人简介写到:

硕士毕业决定当一名技术蓝领
愿望是组织一支女子装修队、维修队

一些网友的评论,主要涉及到阶级问题、两性问题、工人问题、行业问题:

工地上真的鱼龙混杂,他们可能技术可以,但很多人品性都不行,天天私下聊的都是酒色钱财这些。。。
姐姐注意安全,这行出了名的鱼龙混杂,没有亲戚带路会很艰难,尤其找师傅要注意,有些人是完全没有道德素质的,不要过太礼貌,这会让某类人觉得是好欺负的特征
底层工科岗位都是性压抑群体所以挺佩服up的勇气
我现在对5年后的房屋装修有信心了,这些大学生进入这个行业从底层实操做起,现在那些因为工作随意做成的坑,会越来越少。
这是提升社会生活短板的大改变,
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幕。
我大学也是设计专业,和up路线很相似。刚起步阶段,考了电工证,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去面试了物业公司都不要女生。今天去面试了啄木鸟,是做水电方面的,维修和安装都做,但是那个主管说至少要一千到两千块钱要买材料什么的,跟师傅十天还没工资,还有个质保费5干,每单冻结工资的20%,听说离职就给。感觉挺坑的。打算先找个熟人做着,哎入行就是很坎坷

我们可别忘了,《共产党宣言》在简述前资本主义的阶级关系时一笔带过了行会师傅和学徒帮工之间的阶级矛盾(这也是由分工引起的),而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就像红中网以前反省了马克思经典观点一样,资本主义矛盾并没有使阶级关系完全简化成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两大阶级,前资本主义的阶级矛盾仍然以一种转型的方式保存了下来,并且与资本主义的新技术状况和新阶级关系有机结合起来。

做服装,设计师转贴牌供应商(小型精品需要自己管生产),虽然一路也是学了很多东西,碰到很多愿意分享技能的师傅,但是也被一路选妃,只要是个男的,几乎都是40岁往上(30也有),不管拍着拖还是结了婚还是没结婚的,多数都会把我纳入他们的选妃队伍,好像在说:你虽然不是我选妃对象里面最漂亮的,但你是最有钱途的哟。。。
不过分享技能服装这块还是没有电工这么傲慢,还是很正常的。
我也算万叶丛中过,片花不沾身了。
我是一名从业5年全屋定制的普通工人,谈谈目前的环境吧,大部分从业者鱼龙混杂,如果是家装定制化,你不需要深入其中,只需要确定施工方案,沟通厂家配套,找临时施工队就行了,如果你要做全屋定制,你必须会基础设计软件,其次建议去设计公司当文员,或者类似凯南展示公司工艺员,还有金牌欧派公司拆单员,不需要太过深入基层,如果你要自己开装修公司也是可以的,除了安装和工艺其他没什么技术难度,如果是定制设计师,你就当过渡性的学习基础知识,但是不要长期做基层,经验够了立刻转工艺岗位积累经验,之后你积累5年基本上什么都懂了,自己投个15w开个板式工厂,只接本地订单,一年十几万轻轻松松,如果你技术水平足够厉害,能接个别墅或者工程单,基本上你开张吃一年

接下来市场会越来越多样化,要求会越来越高,公司规模也在精简,大而全不再是主流,跟不上时代的人都会被淘汰[滑稽]
勤劳善良的劳动人民[笑哭];其实手艺人的心最短(短视与现实)。
说句不好听的,工地的男人嫖客占多数,而且部分素质极低。我曾经也干过工地
这个行业现在就业环境太差了,不是没业务就是压工程款。其次,想做到行业顶尖不仅要技术水平过硬,还需要管理能力和会做人情世故,前者能压鬼,后者能通神,工人大多狡诈圆滑,老板更甚。最后,结了婚经历过人事的男人看到漂亮女人就会换身思考,老人也不例外,他们会找中年的,只有思想境界高的人或者老实人的不会往这方面想。总之,自己看着办。

↑回复
[呲牙]谢谢你的关心,我以后成立女子队做家装生意,面向女性市场,工地这群人就让他们慢慢腐烂吧。

↑回复
[quote]你猜体力活为啥《不适合》女生干?当然,不改变观念,产生一堆娇妻可不和心意吗?白的,软的,无力的,没能力的哈哈哈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sxm 2024-6-13 18:49
本帖最后由 sxm 于 2024-6-13 19:00 编辑
sxm 发表于 2024-6-13 18:37
冷静点吧,你崇拜市场现状,觉得自己给了市场价就没剥削,你可知道市场价是怎么来的?不正是在资本家垄断 ...

对了,你提到了港独。我其实不在意他独不独,也无意干预你们反对港独,对于真正的港独分子你们怎么打都行,我也阻止不了。只是大部分香港抗议者并非港独支持者,(相关论述你自己去找以前的帖子,我就不重复了)我必须反复论述这一点,因为我不想看到大陆左人因为特色的虚假宣传误以为香港抗议者都是港独然后跟他们打起来,反对特色才是我们该干的事。特色都不说香港抗议者是港独了,改称“反中乱港”了,我很欣赏这个说法,既骂了对方,又让对方没法反驳,确实是“反中”“乱港”嘛!这不比开始那几年把对方打成港独高明多了,你说人家是港独固然性质更严重,但人家只要证明自己并不支持港独,你就伤害不到他了,这个大招也太好躲了!也就能欺负资讯来源单一的大陆网友了。至于反中乱港是贬义词不好听,难道你能要求蒋介石不把共军称作共匪?也不会有人听了共匪就真以为共军是土匪吧,这个称呼根本没必要反驳。
sxm 2024-6-13 18:37
左小民 发表于 2024-6-13 03:59
我上一条说错(那里就不改了,这里更正),剥削工人的主要是处在工人领班位置上的资本家、包工头之类,和 ...

冷静点吧,你崇拜市场现状,觉得自己给了市场价就没剥削,你可知道市场价是怎么来的?不正是在资本家垄断了生产资料、大量失业人员带来高强度内卷的情况下产生的吗?处在这个市场里,任何劳动者都逃不了被剥削。就像老板说的,你不干有得是人干,你只能选择被剥削或者失业。难道自雇经营的劳动者就没被剥削?如果这样,工人只需要也去做自雇行业就能不被剥削,活的更好了!可是你仔细看看红中网的经济系列文章,总体而言企业雇员平均收入是远高于自雇行业的,往往是进不了企业“编制”的人才会去做这些“自雇”生意。放开这些不谈,你不就是觉得收入不垫底就没被剥削、不需要同情吗?我说你玩道德,说错了吗?至于香港问题,你一直在红中的话当然知道我的看法是什么。我认为黄丝比蓝丝建制派强多了,只不过我不想再这个问题下讨论这些,这跟工人被剥削有关系吗?你是想说香港、上海等地服务员排外,所以他们不道德,所以他们没有被剥削,我们不该同情?你这么想谈这些,还是想借助政治正确把我批判一番吗?我又不想争夺道德高地,你批了我半天我都不care啊,不要觉得别人都跟你一样的思维。
乐不眠 2024-6-13 18:25
sxm 发表于 2024-6-13 18:06
我又不是让你把钱给我,给工人就行了,这才是为工人争取利益。我一点也不讳言我们左派就是来争取利益的, ...

剥削工人的是资本家,作为消费者没有这部分责任,你的意思是那些发达国家的“小费”制度,显然是给资本家擦屁股。

明确“剥削”的概念,剩余价值何去何从,货币怎么资本化的,你应该去看一看。
sxm 2024-6-13 18:13
左小民 发表于 2024-6-13 04:53
你提外卖员的例子,是用美国的价格来作为“合理价格”,来论证剥削。

那么美国蔬菜水果价格比中国贵的多 ...

我当然承认我作为消费者享受了中国超额剥削带来的廉价产品。消费者的利益跟资本家是有重合的。虽然如此,但我们更多的时候是作为打工人被剥削的,所以依然应该支持工人抗争。听听劝,放弃占领道德高地的想法,实事求是地看问题吧。
sxm 2024-6-13 18:06
左小民 发表于 2024-6-13 04:32
看来你真是“屁股决定脑袋”,我“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估计你是体验过一边骂人一边赚钱的爽快的。 ...

我又不是让你把钱给我,给工人就行了,这才是为工人争取利益。我一点也不讳言我们左派就是来争取利益的,不是来大公无私的,不会觉得争取利益是什么可耻的事情,跟道德家们可不一样,他们生怕别人说他“其实是为了给自己争取利益”。
隐秘战线 2024-6-13 07:47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12 16:47 编辑
左小民 发表于 2024-6-12 13:53
你提外卖员的例子,是用美国的价格来作为“合理价格”,来论证剥削。

那么美国蔬菜水果价格比中国贵的多 ...
老同志发言果然是一针见血,鞭辟入里
左小民 2024-6-13 04:53
sxm 发表于 2024-6-11 21:24
顺便告诉你,我之所以劝你顺其自然,正是因为我知道劝你们自掏腰包给外卖员补上差价是基本不可能成功的, ...

你提外卖员的例子,是用美国的价格来作为“合理价格”,来论证剥削。

那么美国蔬菜水果价格比中国贵的多,你去买菜是不是要给商家补上?建议你自己先去给人家补上,而不是来找我要钱!不然的话,你自己都是剥削别人的自由派了,有什么资格和身份地位命令左派如何“退而求其次”呢?
左小民 2024-6-13 04:32
sxm 发表于 2024-6-11 21:24
顺便告诉你,我之所以劝你顺其自然,正是因为我知道劝你们自掏腰包给外卖员补上差价是基本不可能成功的, ...

看来你真是“屁股决定脑袋”,我“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估计你是体验过一边骂人一边赚钱的爽快的。这就赤裸裸向我要钱了?谁给你的自信?我只知道马克思主义的道理是“造反有理” ,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而不是对撒谎欺骗要挟威胁成性的小资产阶级市侩流氓讲什么“大公无私”!
左小民 2024-6-13 03:59
本帖最后由 左小民 于 2024-6-13 05:15 编辑
sxm 发表于 2024-6-11 20:48
你雇人给你家装修,你不是雇主?难道你觉得你已经把雇佣关系外包给装修公司了?遵守资本主义契约都成左派 ...

我上一条说错(那里就不改了,这里更正),剥削工人的主要是处在工人领班位置上的资本家、包工头之类,和二道贩子类似,榨取的是剩余价值。你去菜市场上买菜也是资本家吗?还是你衣食住行全都自给自足?

你说我把契约精神当光荣,不讲契约精神反倒光荣了?百步笑五十步?还什么“看吧,又来玩道德了”,看吧,又有人缺德了!

“工人创造的价值被资本剥削了,你却觉得某一群工人不是被剥削的最惨的那个,所以不值得你可怜?”原来做工就高人一等,就是“被剥削”?你开个小店卖东西也是“被剥削”?去菜市场买菜也是“剥削”,也是资本家?

你先是说,外卖员挣的比外国少,我说装修人员挣得不少。你又说“被剥削的少就不值得可怜”?所以除非大把捞钱财富自由,挣多挣少都是被剥削?原来黑车司机也是“被剥削”?莆田系医院的大夫也是被剥削?

显然在你眼里,只要是处在“做工”的位置上,都是高人一等的。你气急败坏发了十个问号,却对我提出“香港、上海等地服务员排外怎么看待”的问题视若无睹,顾左右而言他。因为红中网反对港独的立场,你不敢说“顺其自然”,很有匠人的心机嘛。

至于罢工的问题,反正绝大多数工厂都是违反劳动法的,工人又没签竞业协议(就算签了也是恶法非法),罢工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况且工人在资本家面前基本不敢躺平摸鱼,甚至还被吹毛求疵无理刁难,和小资个体工商户的处境根本没有可比性

sxm 2024-6-11 21:24
sxm 发表于 2024-6-11 20:48
遵守资本主义契约都成左派的光荣了吗?这么遵守契约你还罢工干啥?“再说,装修工人也不是收入特别低的群 ...

顺便告诉你,我之所以劝你顺其自然,正是因为我知道劝你们自掏腰包给外卖员补上差价是基本不可能成功的,才提出了折衷方案。如果你真的大公无私,愿意付钱,那我尊重你,无产阶级事业也是需要经费的,你能出钱的话我肯定不会惹你生气啊。
sxm 2024-6-11 20:48
本帖最后由 sxm 于 2024-6-11 21:52 编辑
左小民 发表于 2024-6-11 13:01
剥削工人的主要是雇主,什么时候顾客低所谓的小资个体“工人”一等了?再说,装修工人也不是收入特别低的 ...

你雇人给你家装修,你不是雇主?难道你觉得你已经把雇佣关系外包给装修公司了?遵守资本主义契约都成左派的光荣了吗?这么遵守契约你还罢工干啥?“再说,装修工人也不是收入特别低的群体吧?”看吧,又来玩道德了,你眼中的左派不是因为我们自己跟工人阶级的利益一致,不是因为经济规律决定工人阶级终将胜利,而是因为工人阶级可怜才要去拯救他们的吧?工人创造的价值被资本剥削了,你却觉得某一群工人不是被剥削的最惨的那个,所以不值得你可怜?一边享受廉价外卖,一边觉得他们就该拿这么多,自己没有享受剥削成果,然后指责我把现状洗成“都是内化在市场里的一部分?”一边遵守资本主义秩序,一边指责不愿遵守资本主义秩序的我是“资本主义自由派”?到底谁是自由派啊?
左小民 2024-6-11 13:01
sxm 发表于 2024-6-10 11:58
请你想一想,如果装修工人的劳动值10元,由于内卷市场价只卖5元,并且他老老实实干完了活,难道你就会给 ...

剥削工人的主要是雇主,什么时候顾客低所谓的小资个体“工人”一等了?再说,装修工人也不是收入特别低的群体吧?

这么搞“工人有理论”搞下去,香港、上海等地服务员歧视大陆顾客,是不是也能洗了?都是内化在市场里的一部分?乃至于得出阳和平的高论,因为香港黄师大部分是无产阶级,所以干的事当然是进步的?
某些人上着红中网,却连资本主义明面上的契约精神都不想讲,复古到封建社会存在即合理那一套。
sxm 2024-6-10 11:58
左小民 发表于 2024-6-9 01:29
我看底下都有人回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了,所以“灌输”是没有用了,那么别的办法呢,除了成为资本家再 ...

请你想一想,如果装修工人的劳动值10元,由于内卷市场价只卖5元,并且他老老实实干完了活,难道你就会给她10元工钱吗?欧美外卖员单费很高,中国外卖员单费很低,你点外卖的时候会自掏腰包给外卖员补差价吗?只许你利用市场现状占工人便宜,不许工人摸鱼斗争?你真的有底气说自己无私奉献吗?现在是资本主义社会,大家都按现状来,好歹互相抵消一部分。
猹爱吃瓜 2024-6-10 08:32
这并非建筑行业,很多这种手工行业都一样。
举例,22年夏天出门钥匙没带,叫开锁师傅,看我和我表弟两个人年轻,竟然狮子大开口收费100。
从那之后就更换了指纹锁。
欧气西瓜 2024-6-9 22:13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4-6-8 17:44
我们是不能一味抽象的崇拜工人、崇拜群众,这实际上是远离群众的表现,只有成为工人、回归群众,你才能感受 ...

那该怎样面对现实呢?
显然一句“理论联系实际”说了跟喝水一样
经济学分析,网上宣传(大部分也只是圈地自萌),文艺批判也没法直接搬到个人生活
办个杂志,搞个群聊,虚拟建党跟过家家一样
我一个学生也没条件直接总结干什么能解决矛盾,说来说去都是“等我……等条件到了……”
我现在也只能要求自己做些上厕所好好对准坑之类的活,虽然看起来有点搞笑,也被说过这是自我感动,自我感动自我感动呗,反正清洁工心情会好上那么一点
激活 2024-6-9 10:11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4-6-9 04:17
感谢还是公平网友分享和探讨自己的亲身经历。
在后面的评论中,有网友也说了“不能抽象地崇拜群众”。我 ...

我感觉未来大概率会是第一种加第三种,像是中央或地方承建的房子会是第一种统一制式,像是城市内部不同区域甚至不同小区之间会是第三种。或者说城市内不同区都有几个计划经济式的装修队,这些装修队就是负责A城市A区域,或者跨区域但不会出A城市,这种行不行,就是给A城市提供服务
乐不眠 2024-6-9 04:32
一般我们说,坑蒙拐骗,非是说欺骗你可变资本的一部分,而是欺骗你购买不变资本的那一部分,购买了高溢价商品。

一般来说,这些都是线下实体店的弊病,从最近的一个打假人(红中有人发),来看,这些实体店是被更高的,当地区域性的市场所管理着。

所以虽然那些卖菜的,卖鱼的,不过是小而乱的个体工商户,但是不约而同为了摊位,租金,选择高回报的效果,事发之后,当地市场维护这些“鬼称”。

这样形成的当地垄断市场下的坑蒙拐骗,实际上是市场的超额利润。
至于装修行业,如果说有坑蒙拐骗,那应该是当地有较大的装修公司垄断了当地的技术工人,让你不得不选择他们,即便如此,工人对于建材那是没有干涉权的,自然是公司的管理层,小资产阶级的那一部分选择了偷工减料。

但是这样的市场,诸如电脑城,也都越来越少人去了。因为这种地主,在小而乱上面吸血,行业帮会在手工业人上吸血,自然是打不过大工业下的资本家的剩余价值剥削形式。

从长期来看,这样的“工贵”,“匠人”,应该是趋近于减少的,但是依然会保留一部分,因为私有制形式下,大部分地区小房主要求的小装修,小订单,不能根本形成制造业规模的装修企业。
隐秘战线 2024-6-9 04:24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8 13:25 编辑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4-6-8 13:17
感谢还是公平网友分享和探讨自己的亲身经历。
在后面的评论中,有网友也说了“不能抽象地崇拜群众”。我 ...
后两种思路在我看来有点“南斯拉夫化”:尤其是第二种
简直就是南修路线的迷你版。对此我不赞成
井冈山卫士 2024-6-9 04:17



感谢还是公平网友分享和探讨自己的亲身经历。


在后面的评论中,有网友也说了“不能抽象地崇拜群众”。我想,更加准确的观点是“不成崇拜抽象的群众“。任何阶级社会里,群众本身都是鱼龙混杂的。在这个例子里,至少由于以下几个因素,导致了这些装修工人的恶劣行径:


1)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的地方治安缺乏正规治理手段,导致一般家庭需要有健壮男丁才能在地方市场上有完整议价权。

2)装修市场高度地方化导致少数几个装修集团可以通过黑社会和官方保护伞有效实行”地方保护主义“。

3)一般资本主义经济中的信息不对称导致装修市场消费者被本就存在的或者被某一装修队”忽悠“出来的信息围墙所封闭。以至于需要向朋友诉苦才能突破信息围墙,联系到有关系的装修队。

4)装修是个技能活,需要长时间的技术积累,导致客户和装修队之间存在技术壁垒。装修队可以”挟技自肥“。

5)无论是还是公平网友还是母亲都还存在着社会主义时期对工人阶级的朴素信任。

6)该装修队人员确实有较多流氓无产者的习气。


然后还是公平网友就联系了一个视频,提出了男性劳动者的问题和不能”崇拜“劳动群众的问题。


这些都是好问题,也值得我们深入探讨。但是我们的探讨不应当停止在”男性“不”男性“,”崇拜“不”崇拜“上,也不应当过度集中在道德谴责和道德开拓上,而应当集中在这个问题的根源,以及该问题对未来无阶级社会建设的启示上。


上面总结的几点因素(当然可能是不全面的,希望各位网友补充),基本上指向了一个方向:即今天中国的装修,是个体家庭从”陌生人“(客户与装修队除了一次性交易之外别无任何关系)市场上购买”熟人“商品和服务。装修之所以是”熟人“才能做好的服务,是因为只要不是新建房屋的完全标准化装修,势必意味着装修队只有想客户所想才能把装修搞好。


现在的问题就很清楚了,如果交易是一次性的,客户还没有有效挟制装修队的手段(没有很多壮丁、没有宗族势力,没有有效法律保护,没有较大的市场等),就根本不可能让装修队想客户所想。因此,这个关系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无论我们对”劳动者“还是”男性“是”崇拜“也好,是”鄙夷“也罢,这当中的力量对比关系是不会有所改变的。不仅仅是装修队,我们与教师,医生,警察,美容师,电脑维修工,乃至新冠封城”志愿者“的关系都或多或少有这样的特征。


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在未来革命民主政权治下,总体上讲有三种思路:


第一种思路是”大计划经济“。通过全国或至少是地级市以上的统一经济计划,分配社会资源进入装修领域。如果群众有装修需求,就排除计划内的装修队。这样做的好处是消灭的装修工人的牟利动机。尽管装修工人未必会想客户所想,但是至少不至于故意偷工减料。


第二种思路是“大市场经济”。通过建设全国或地方统一的透明的市场,迫使专修队相互竞争。这样做的好处是施工队的牟利动机会被其他施工队所限制。当然,任何市场经济下会出现的问题,比如过度竞争,比如过度装修等等也都会出现。


第三种思路则是“社区经济”。如果说一个村或者街道无法生产电视机,因此电视机需要通过计划和市场分配的话,那么这一点显然不适用于装修队。如果装修队是自制社区自身组建的半专业团体的话,就能够把“陌生人”市场转变成“熟人”市场。这种小规模“熟人”市场的成本显然高于“大计划经济”,反应速度也未必比得上“大市场经济”,但是却可以在社区范围内提供较为和谐的交易和工作进程,一定程度上避免激烈矛盾的出现。


总体而言,装修队就是装修队,只有在特定环境下才会成为坑蒙拐骗的集团,男工人就是男工人,只有在一定条件下才会成为红灯区的常客。如果未来革命民主政权可以通过复兴社区经济的方式,将群众的多数生产和再生产行为与社区内其他成员联系起来,就能有效遏制这些恶劣现象。


左小民 2024-6-9 02:18
特浓的坎通人 发表于 2024-6-8 20:16
汽车行业只要车主不懂,哪怕是普通的修理工,只要倒卖信息差都有钱赚

这类行业多了去了,电脑城也特别黑。而且很多行业,比如装修,盖楼,电脑城,都是字面意义上涉黑。甚至有些没技术、不算“匠人”的行业也这样,菜鸟驿站弄丢了东西,也一问三不知,还骂人

商帮行会、搞小圈子欺负外人本来就是私有制工商业的特色,不得不品尝。讽刺的是这类“工贵”还被唯生产力论者抬到左派的神坛上,向忠发如果知道自己有这么多当代孝子,都要笑醒了

查看全部评论(4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6 05:38 , Processed in 0.024434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