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谈论中国经济危机,毕汝谐与周其仁先生各有千秋

2024-6-8 04:45| 发布者: biruxie| 查看: 3330| 评论: 0

摘要: 谈论中国经济危机,我不及周先生深刻,而周先生不及我先知,各有千秋。1988年,我写周恩来评传,著名薛蛮子问我:毕汝谐,你怎么能写周恩来,你对周恩来懂什么?我懵懵懂懂地回答:要吃饭。

 2024年6月6日按:


周其仁 | 中国经济突围的两个方向


谈论中国经济危机,我不及周先生深刻,而周先生不及我先知,各有千秋。


1988年,我写周恩来评传(笔名方里,台湾水牛出版社,精装本,列文史丛书第76 种),著名薛蛮子问我:毕汝谐,你怎么能写周恩来,你对周恩来懂什么?我懵懵懂懂地回答:要吃饭。

前不久,著名某某某问我:毕汝谐,你怎么能写经济,你对经济懂什么?你窜行了!我懵懵懂懂地回答:凭本能。

现在我慢慢想明白了——

斯宾诺莎是磨眼镜片的,却勇敢地窜入当时被尊为科学中科学的哲学领域;

毕汝谐是作家兼恋爱家,却勇敢地窜入政治、经济、法律、历史等领域;

这是命运使然。

拜登近日说中国经济进入崩溃。他是美国总统,掌握大量情报资源、研究资源等等;而我只是一个作家兼恋爱家,仅仅凭一己天才就领先美国总统两年。

2023年8月17日按:


2022年7月26日,毕汝谐超前预言中国经济将走向大崩溃,言之凿凿,掷地有声——

平地一声雷!中国大陆众多烂尾楼业主停贷的消息,一时间成为中国的头号新闻,风传海内外;鄙人由是产生富于文学气息的运思——烂尾楼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大厦的直观体现!


可叹的是,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大厦业已烂尾,现今庙堂上下的中国人却毫无危机意识,没有从中国经济的最坏处着眼,而是闭着眼睛捉麻雀,想当然。当今中国就像1958年超英赶美的大跃进,呈现吃饭不要钱的虚假繁荣,对饿殍遍野的大饥荒既没有准备,亦无紧急预案;毕竟,中国人几十年没有挨饿了!

越来越频密出现的经济崩溃的信号,表明一个堪比1929年美国经济大危机的中国经济大危机临近了;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毛泽东时代的铁饭碗砸烂了,而完善的社会保险制度却没有建立,这是中国的致命短板;社会保险制度是当今西方国家缓和阶级矛盾的主要方法,否则,整个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早已如马克思预言的那样崩溃了。

中国人习以为常地嘲笑俄罗斯的GDP不及广东;殊不知普京千不好万不好,有一点远远超过中南海——为了捞取选票,普京将国家财富率先满足老百姓的工资和福利,保障老百姓的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享有一切公共资源;正因如此,俄罗斯社会具有相当的坚韧性,挺住了俄乌百日战争及西方全面经济制裁而不坠;而中国国内贫富差距悬殊,官民矛盾极其尖锐,统治能力下降与民间不满情绪上涨互相作用,日迫一日地接近总爆发的极限;可以料想,假如中国社会面临陆台百日战争及西方全面经济制裁,北京中央政府的统治体系很可能突然崩溃,大陆各地随即进入失控状态而爆发内乱

然而,大陆朝野依然醉生梦死,熏熏然;既没有做好应对经济大危机的物质准备,也没有做好应对经济大危机的精神准备;日本前首相安倍之死引起中国大陆的全民狂欢,却不知自家的丧钟敲响在即!

 窃以为,目前中南海尚有两个清醒人,习李二公是也。习李二公掌握中国经济的真实数据,因而心如明镜——史诗级的经济危机即将降临,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然李克强李总理心存侥幸,欲效法清末李鸿章李中堂于甲午战争失败后如裱糊匠东补西贴,施展2008年温家宝总理之故技,敷衍局面;而习近平情知死马不可救治,已经预留退步,暗中张罗后事——打着抗疫旗号的上海封城:大白破门消杀、施行生活必需品配给、准监狱式的方舱等等,就是经济崩溃后铁腕治理社会的预演。

现时中国经济病入膏肓,即便亚当斯密和凯恩斯联袂重返人间,也拿不出救活中国经济的良策!

中国只不过是全球资本主义生产体系中处于低端的一环;全球市场经济的财富分配规则决定中国只不过是领享残羹剩饭的婢女,一旦与女主交恶,婢女的下场不问可知!中国已经不可能继邓小平之后再度取悦、取信于美国,休说李克强、汪洋上台,即便汪精卫粉墨登场也是枉然!


中国经济大危机将是中国有史以来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经济大危机,相当于爆表的10级地震!10级地震完全超出中国人的理解和接受能力,其恐怖后果如何估测都不为过!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说,过去几十年,许许多多中国人稀里糊涂地托福于执政党变成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可以预见,今后几十年或者更短时间,许许多多中国人将莫名其妙地受害于执政党沦为饿死鬼、冻死鬼、冤死鬼!分得一杯甜羹之后,必须吞咽一坛苦酒,生活的辩证法往往如此。

最近,生于1952年的中国第一性学家李银河脑子进水,高调赞美这辈子赶上了千年难逢的幸福时代云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话并不错;然而,毕汝谐作为李银河早年正经八百的相亲对象(先于真命天子王小波呢),不能不直言提醒:李银河过于乐观了,事情已经产生变化——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可以肯定,李银河将亲眼见证这个幸福时代与另一个不幸时代无缝衔接,而且来得如此莫名突兀、如此猝不及防!

窃以为,在历史老人的重拳出击之下,中南海已经没有时间和机会重新组合政治力量,以求挽狂澜于既倒;习也罢、李也罢、X也罢,最终必将殊途同归,粗鲁明快地施展铁腕,以军事管制保党自活,却不失为中华民族断臂求存的不二法门。

大难临头,出路何在?窃以为中国人当务之急不是发动革命,也不是谋求选票,而是重新树立人之所以为人的起码的道德底线:一不偷窃二不抢劫三不坑蒙拐骗四不欺辱妇女。当年刘晓波曾经提出中国需要殖民地300年,雅意虽然高远,却不具备可操作性;窃以为,中国经济崩溃之后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军事管制,实为不得已的非常之策;届时,高精科技全方位无孔不入地监视每个人从摇篮到墓地的一举一动,令中国阿E们在铁蹄下洗心革面,苟且偷生,收敛贼心贼胆,非军法莫思,非军法莫行!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安享与美日欧挂钩之利,现在好日子到头了,轮到中国承受与美日欧脱钩之弊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北京畏惧与美欧日脱钩,就像没有独立谋生能力的半老妇人害怕离婚一样,可怜!
 “留给中国足球队的时间不多了”,这句老生常谈业已成为大陆体育解说员朗朗上口的讥讽,却也是中国经济今日困境的写照。
历史老人留给中国经济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习近平李克强玉皇大帝救不活中国经济!

苍天在上!基于作家特有的敏感,毕汝谐一次又一次成为事前诸葛亮,是其个人的大幸,却是中华民族的大不幸!

2022年7月26日按:

半个世纪以来,毕汝谐 基于作家特有的敏感,超前预言文革、六四、美国航空母舰进入黄海、中美交恶的历史必然性、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习近平主席或称帝或死于非命;白纸黑字,铁证如山。一次两次可以说是瞎猫碰上死耗子,N次则是一种特异功能!


现在我老了,内心日趋空漠悲馁,所思所虑不深不全不透;中国是我的故国,中国人是我的同胞,北京市八宝山革命公墓系先父母安息之所(暴民们无胆冒犯中南海,却敢于亵辱八宝山),岂能缄口不言?

月晕知风,础润知雨;此时此刻,毕汝谐迫于内心的昭示,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以拳拳之心断测国势,发一声呐喊:西朝鲜好过东非大草原,未来只有军事管制能够治中国益世界!


西朝鲜好过东非大草原,未来只有军事管制能够治中国益世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平地一声雷!中国大陆众多烂尾楼业主停贷的消息,一时间成为中国的头号新闻,风传海内外;鄙人由是产生富于文学气息的运思——烂尾楼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大厦的直观体现!

1949年,斩蛇起义的毛润之终获成功;毛泽东天才地将斯大林主义发挥至极致,以共产主义美好蓝图驱赶亿万子民奔命,却因文革巨祸使之成为烂尾楼;其后,则是邓小平天才地将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发挥至极致,以实用主义黑猫白猫论诱哄亿万子民奔命,中国一度欣欣向荣;而当邓小平改革开放模式进入瓶颈后,作为毛泽东时代与邓小平时代嫁接而成的二椅子习近平,便偶然而又必然地横空出世了!

习近平所谓两个30年互不否认的政治宣示,其实就是他给自身这种政治二椅子身份提供一张伪造的DNA证明而已。

执政十年来,习近平的种种有悖常理的倒行逆施,致使中国再度成为世人有目共睹的烂尾楼!

可叹的是,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大厦业已烂尾,现今庙堂上下的中国人却毫无危机意识,没有从中国经济的最坏处着眼,而是闭着眼睛捉麻雀,想当然。当今中国就像1958年超英赶美的大跃进,呈现吃饭不要钱的虚假繁荣,对饿殍遍野的大饥荒既没有准备,亦无紧急预案;毕竟,中国人几十年没有挨饿了!

越来越频密出现的经济崩溃的信号,表明一个堪比1929年美国经济大危机的中国经济大危机临近了;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毛泽东时代的铁饭碗砸烂了,而完善的社会保险制度却没有建立,这是中国的致命短板;社会保险制度是当今西方国家缓和阶级矛盾的主要方法,否则,整个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早已如马克思预言的那样崩溃了。

中国人习以为常地嘲笑俄罗斯的GDP不及广东;殊不知普京千不好万不好,有一点远远超过中南海——为了捞取选票,普京将国家财富率先满足老百姓的工资和福利,保障老百姓的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享有一切公共资源;正因如此,俄罗斯社会具有相当的坚韧性,挺住了俄乌百日战争及西方全面经济制裁而不坠;而中国国内贫富差距悬殊,官民矛盾极其尖锐,统治能力下降与民间不满情绪上涨互相作用,日迫一日地接近总爆发的极限;可以料想,假如中国社会面临陆台百日战争及西方全面经济制裁,北京中央政府的统治体系很可能突然崩溃,大陆各地随即进入失控状态而爆发内乱

然而,大陆朝野依然醉生梦死,熏熏然;既没有做好应对经济大危机的物质准备,也没有做好应对经济大危机的精神准备;日本前首相安倍之死引起中国大陆的全民狂欢,却不知自家的丧钟敲响在即!

 窃以为,目前中南海尚有两个清醒人,习李二公是也。习李二公掌握中国经济的真实数据,因而心如明镜——史诗级的经济危机即将降临,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然李克强李总理心存侥幸,欲效法清末李鸿章李中堂于甲午战争失败后如裱糊匠东补西贴,施展2008年温家宝总理之故技,敷衍局面;而习近平情知死马不可救治,已经预留退步,暗中张罗后事——打着抗疫旗号的上海封城:大白破门消杀、施行生活必需品配给、准监狱式的方舱等等,就是经济崩溃后铁腕治理社会的预演。

现时中国经济病入膏肓,即便亚当斯密和凯恩斯联袂重返人间,也拿不出救活中国经济的良策!

中国只不过是全球资本主义生产体系中处于低端的一环;全球市场经济的财富分配规则决定中国只不过是领享残羹剩饭的婢女,一旦与女主交恶,婢女的下场不问可知!中国已经不可能继邓小平之后再度取悦、取信于美国,休说李克强、汪洋上台,即便汪精卫粉墨登场也是枉然!


一个振聋发聩的危险信号,竟然没有引起世人的普遍注意 : 2022年6月27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称:受疫情、灾情等影响,困难群众增多。要加强动态监测,及时发现失业人员和需纳入低保的对象;要防止发生衝击道德底线的事。确保不发生规模性返贫。

李克强总理毕竟是李克强博士,口吐官话,而灼见藏得很深;有心人如毕汝谐,竟然品出“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民不聊生”的哀音。

线性思维的特点是将问题的相关方面进行顺次排列,进行一对一的挂接;据此,窃以为不妨前后颠倒李克强总理的次高指示为:确保不发生规模性返贫,要防止发生衝击道德底线的事。

阿庆嫂讲话:听话听声,锣鼓听音。李克强李中堂的话外之音是:当今中国社会种种旷古罕见、骇人听闻的乱象:三氯氰胺奶粉、徐州铁链女、小孩子一眼看不见就失踪、女博士女文盲(一视同仁!)稍不小心就会被拐卖等等,统统只不过是小儿科、毛毛雨;只不过是尚未突破道德底线的中国人的初级不良表现;而一旦中国人大规模返贫突破道德底线还会干出什么邪恶事情,细思极恐!

这就引申出一个重大问题:如何看待现今所谓尚存道德底线的中国人?如何判别明日突破道德底线的中国人?

毕汝谐毕竟是毕汝谐,勇于捅破这层窗纸:现今中国人丧尽天良,寡廉鲜耻;无人道主义,无人权观念,无道德伦理,无理性人性;现今中国人把人的素质降低到动物的水平,把人的幸福锁定在动物感官需求满足的层次,也就是像动物那样活着。现今中国人正常的思维能力,降低到了马克思所说的那种低等动物的直觉状态。

中国人业已变成惟利是图、黑白不分的行尸走肉,除了追求生物学意义上的活着,没有任何信仰和精神追求;  当今中国从中南海到老百姓没有精神信仰,是一群大大小小、金钱至上的逐利之徒;孟子见梁惠王曰上下交征利则国危矣;一旦经济崩盘,无利可图,其丑恶嘴脸不堪闻问。

忆想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三年困难时期,中国人的人性美尚存,犹屡屡见识骨肉反目、邻里相残的不幸事件;现今中国人的人性恶已然膨胀得无以复加,敢问将以何种狰狞面目应对即将到来的N年困难时期?

上世纪鲁迅笔下那个只敢偷萝卜调戏小尼姑隔墙接应赃物的阿Q,历经先政治挂帅后金钱至上的百年折腾,业已与时俱进地升级升等为无恶不作的阿E(这是毕汝谐发明的新名词,即汉语拼音的恶);只有你想不出的坏事,没有阿E干不出来的坏事!

窃以为,今日丰衣足食的中国人较之明日饥寒交迫的中国人,就道德面貌而言,已经算得上是谦谦君子;而明日饥寒交迫之中国人较之今日丰衣足食的中国人,则是不折不扣的妖魔鬼怪!

随手拈个近便的例子:唐山黑道丧心病狂地痛殴年轻女子,举世同愤;不妨设想改换一个场景:如果事件不是发生在酒肉丰足的烧烤店,而是发生在僧多粥少的施粥场又当如何?可以肯定,唐山黑道疯狂殴打的对象绝不仅限于几个年轻女子,黑拳黑脚将无差别扫向所有旁观者!明摆着,多打翻一个活人,自己就可以多得一碗活命粥!

改革开放几十年,执政党谆谆告诫阿E们:你们根本不需要政治权利,根本不需要言论思想的自由,老老实实地待在畜栏兽笼里吃喝玩乐就是了。我保证你们的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明天会更好!阿E们则喜笑颜开,诺诺连声, 安于上命,不思不前 。但是,假如他们的食槽里没有嚼谷了,他们用六个钱包换来的房产须臾贱如大葱,则再也不能混吃等死了,兔子急了也咬人!

某些民运人士以及形形色色唯恐天下不乱者喜滋滋地说兔子急了会咬中共,起而推翻中共暴政;对此,我只能说您们实在是想多了。执政党拥有军事、经济、资源、组织等强大的物质力量,与美帝争锋不足,慑服阿E有余!

休要呼唤陈胜起义、洪秀全起义、毛泽东起义,中国经济崩溃之后,缺乏历史辩证法的思维能力的现今中国人即阿E们,绝不会带着阶级仇恨、历史自觉推翻完全处于法律、舆论和公众监督视野之外、掌握空前国家暴力的执政党,而只能自相残害,其野蛮程度绝不亚于东非大草原上动物们之间的生死较量、血腥杀戮!

不难想象,一旦中国大陆沦为丛林社会、动物世界,天理、国法、人情瞬即荡然无存,那些人形狮子、人形老虎、人形豺狼就要大开杀戒,肆无忌惮地搏杀、吞食人形牛、人形羊、人形鸡!那将是怎样一种惨绝人寰的可怕景象!

这就像狼吃羊是大自然的食物链决定的,与羊是不是得罪狼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不久前,有人在上海瑞金医院挥刀无差别行凶,此人有心计地瞄准妇产科儿科、借以规避彪形大汉;窃以为这就是未来中国社会动乱的典型的互害模式:弱者向更弱者(即阿E向阿Q)无差别挥刀,以此类推。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反之,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而中国阿E把这两端都占全了!

每每政治与社会动荡之时,人性委实不堪考验亦不敢恭维,不能不以重典镇之。

1986年夏,我在哈佛见到来自解放军总医院的孙玉鹗医生(系哈佛医学院的访问学者);他悄悄告诉我:1976年唐山大震大疫后,人性恶充分暴露了;当局遂大开杀戒,不亚于1983年严打。我对他说:是的,乱世用重典;唐山大地震波及北京,有人为了搭地震棚偷了一根木头,就被逮捕判刑了。

中国经济大危机将是中国有史以来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经济大危机,相当于爆表的10级地震!10级地震完全超出中国人的理解和接受能力,其恐怖后果如何估测都不为过!

为亿万华夏苍生计,窃以为西朝鲜好过非洲大草原,恶法比没有法好;实施军事管制即实施军法管制,比动物世界好!

法律界历来有良法与恶法之争。古贤苏格拉底信仰法律,认为恶法亦是法,是维系社会稳定的规范之一,也需要被遵守和服从;故其甘愿为恶法殉道。

于本辖区实行军事管制,国共两党皆有丰富的历史经验,可资镜鉴。

1947年7月4日,蒋介石颁布《戡乱共匪叛乱总动员令》,基本内容为:戡乱所需之兵役、工役及其他有关人力,应积极动员,凡规避征雇及妨碍征雇等行为,均应依法惩处;戡乱所需之军粮、被服、药品、油、铜铁、通信器材等军用物资,均应积极动员,凡规避征用及囤积居奇等行为,均依法惩处;凡怠工、罢工、停业关厂及其他妨碍生产及社会循序之行为,均应依法惩处;对于煽动叛乱之集会及其言论行动,应依法惩处等等。1947年12月25日,国民政府将 戡乱时期危害国 家紧急治罪条例作为 军事特别法 公布,同日施行。 规定凡犯本条例之罪者,军人由军法审判, 非军人由特种刑事法庭审判。国民党败退台湾后,1949年5月,国民党在台湾地区颁行戒严法,宣布台湾为军事戒严地区。时任省主席的陈诚,根据戒严法发布《台湾地区紧急戒严令》,其历史沿革长达38年之久。

1949年、1967年毛泽东的两次军事管制,则是用军事手段强行接管旧政权(前为国民党,后为刘少奇)的一切组织和权力,尽可能减少、避免社会动荡遭受的损失,实现从旧政权到新政权的顺利过渡的政治目的。

自不待言,军事管制期间,法律赋予的个人权利将受到严格限制,个人的财产可能被 征用,人民将付出 物质的、心理的和精神的高昂代价。 在青年人已经绝望躺平的情况下 , 中止宪法、法律确定的一些制度等, 实行军事化管理,可以对每一个社会成员用军队纪律要求,迫使其从事高强度、低报酬的工作,强行提高劳动生产率,创造社会财富以救燃眉之急。

今年以来,很多条件优越的中国精英警觉地离开中国大陆,润学成为最新显学;1949年,毛润之开国,2022年,中国润字号大军成列;呜呼,新中国七十余年,润首润尾,怎一个润字了得!

谨此奉上诛心之论:执政党可以因势利导,借润学大捞一票!北京当局不妨丢开遮羞布,效法纳粹德国早期对犹太人夺财不夺命的宽松政策,收取高额离境费;敲骨吸髓,广聚钱财,借以推迟经济崩溃的时间,能拖一天就是两个半晌!

毕汝谐是爽直人,性急如火地揭穿执政党的底牌:既然横竖是一个抢字,又何必扭捏作态呢,晚抢何如早抢,先下手为强!

合法出走唤做润,而非法出走唤做偷渡;偷渡历程是可悲的历程:美国与墨西哥领土接壤,一辆大卡车尚且闷死50几个可怜人;中国距离西欧北美远隔千山万水,将有多少人在偷渡过程中死于非命?!

或许偷渡客舍远就近,大规模冲击中国的几个邻国抢饭吃,其下场将更为悲惨:偷渡金门马祖,还可以得到合乎人道主义的对待,而敢于冒犯俄罗斯北朝鲜缅甸越南国境线的偷渡者,只怕将迎来机关枪伺候!

谨此奉上诛心之论:如果说几百万乌克兰难民已经搅得欧洲不消停,那么几千万甚至数以亿计的唐山黑道外加丹东警察乔装良民或润或偷渡至别国,将给这个世界带来多么可怕的祸害!是为21世纪的黄祸(抱歉,我尊重同胞,我更尊重真相)!

骄矜自喜的小康人家返贫为一文不名的流氓无产者,其爆发出来的反社会破坏性力量,势必超过山崩海啸,天下莫之能抗!

中国经济大危机必将殃及、重创全球经济,如果叠加黄祸效应,必将搅得天下骚然、环球寒彻!届时,浩浩荡荡的中国经济难民大军(既有饥肠辘辘的口,又有为非作歹的手,却无道德底线)

所到之处,西欧将不成其为西欧,北美将不成其为北美,人类文明高端的灯塔将就此脆断!

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文灾难依稀可见!

与其如此,莫如执政党在960万平方公里之内对阿E们实施军事管制;执政党应临事而惧,全力调动镇压内部反抗的物质资源,从速恢复毛泽东式铁幕,建构有形无形的柏林墙,彻底封死漫长的国境线,以免数以亿计的阿E祸乱世界!

大事不妙,只能以毒攻毒! 

既然中华民族难逃此劫,就让肉烂在锅里吧!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说,过去几十年,许许多多中国人稀里糊涂地托福于执政党变成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可以预见,今后几十年或者更短时间,许许多多中国人将莫名其妙地受害于执政党沦为饿死鬼、冻死鬼、冤死鬼!分得一杯甜羹之后,必须吞咽一坛苦酒,生活的辩证法往往如此。

最近,生于1952年的中国第一性学家李银河脑子进水,高调赞美这辈子赶上了千年难逢的幸福时代云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话并不错;然而,毕汝谐作为李银河早年正经八百的相亲对象(先于真命天子王小波呢),不能不直言提醒:李银河过于乐观了,事情已经产生变化——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可以肯定,李银河将亲眼见证这个幸福时代与另一个不幸时代无缝衔接,而且来得如此莫名突兀、如此猝不及防!

窃以为,在历史老人的重拳出击之下,中南海已经没有时间和机会重新组合政治力量,以求挽狂澜于既倒;习也罢、李也罢、X也罢,最终必将殊途同归,粗鲁明快地施展铁腕,以军事管制保党自活,却不失为中华民族断臂求存的不二法门。

大难临头,出路何在?窃以为中国人当务之急不是发动革命,也不是谋求选票,而是重新树立人之所以为人的起码的道德底线:一不偷窃二不抢劫三不坑蒙拐骗四不欺辱妇女。当年刘晓波曾经提出中国需要殖民地300年,雅意虽然高远,却不具备可操作性;窃以为,中国经济崩溃之后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军事管制,实为不得已的非常之策;届时,高精科技全方位无孔不入地监视每个人从摇篮到墓地的一举一动,令中国阿E们在铁蹄下洗心革面,苟且偷生,收敛贼心贼胆,非军法莫思,非军法莫行!

矫枉必须过正;几代人之后,阿E们或可漂白为规行矩步的正常人,中华民族或有望重归世界民族之林。


按:这是2022年6月22日的一篇旧文。


习近平李克强玉皇大帝救不活中国经济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2年5月,弱势总理李克强竟然大剌剌地召开十万人稳经济大会;这场会议的时机和规模,令不少人联想到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窃以为二者断然不可同日而语,其国际国内情势完全不同——
1958年,毛泽东发动大跃进运动,造成全国粮食全面紧张,粮食征购计划无法完成,广大农村饿殍遍地;1961年尾,京津沪三大城市随时有断粮的可能,为1954年实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以来所首见,是所谓三年困难时期。
1962年中国经济困顿的症结系毛魁发昏;一旦毛泽东退居二线,刘少奇等便可以施展身手(毛泽东放烟雾宣称余生要当游山玩水的徐霞客,其老乡兼知己刘少奇竟然傻呵呵地相信如此拙劣的谎言,无怪日后死于非命);北京巧妙地把中国经济崩溃的原因归为严重自然灾害外加苏联逼债,亿万愚民信服;纵然有少数明白人,也因57年反右、59年反右倾殷鉴不远而噤若寒蝉。
毛泽东时代实行闭关锁国,既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新中国成立伊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对北京实行全面禁运;1951年5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实施通过对中国禁运的决议》,向中国禁运武器、弹药、原子能材料、石油以及具有战略价值的运输器材等,品种多达1700余种。而后,毛泽东又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苏联东欧有一个经互会)翻脸,北京在国际上空前孤立。中国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个畸零人,中国经济成为与国际经济动向毫无关系的一片荒漠;其时,北京只能依靠香港澳门这一大一小两个窗口谋取外汇;大窗口香港每年可提供10亿美元、小窗口澳门每年可提供5000万美元。正因如此,1967年,香港左派暴动向港英当局发出最后通牒,而港督不为所动,泰然表示:如果我们走了,北京会请我们回来。
基于这样封闭的经济环境,刘少奇等提出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刘少奇搞三自一包、陈云推出高价商品回笼货币,很快便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1963年初,北京市民奔走相告:市场上鸡蛋一块三毛一斤,而此前鸡蛋是五毛钱一个;1963年春节,北京恢复了传统的厂甸春节庙会,刘少奇洋洋自得地戴上大口罩,微服前往厂甸庙会与民同乐。
1965年即文革前夜,北京高调宣称中国既无内债外债又无通货膨胀;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序曲部分,出现这样的朗诵词:在毛泽东时代,祖国的人民多么幸福!祖国的江山多么壮丽!
殊不知,伪徐霞客毛泽东为了返回一线,悍然发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
窃以为,刘少奇是干练的事物主义者而非高明的政治家;刘少奇挽救中国经济功高震主,从而为自己政治上的垮台创造了必要条件;而且,刘少奇救活了中国经济,从而为旨在打倒他本人的文化大革命提供了物质基础;须知,三年困难时期是搞不起劳什子文化大革命的,至精至愚刘少奇也!
时光流逝60年,今非昔比;窃以为,欲以十万人大会(七千人大会的加强版)救中国经济,实为刻舟求剑;原因如下:
  一,当今中国经济对外依赖性很大,这种外贸依存度同世界第二经济体的实际地位并不相称;外资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就业机会、大笔税收、提高GDP,外资人员消费能力强大;这就是所谓改革开放的经济建设大局。北京从对美贸易取得巨量的顺差,他们利用其中很小一部分撬动现存国际秩序、缓和国内官民矛盾;而且,中国贸易的主要对象是美日欧,中国同美日欧的经济关系构成中国对外经济贸易的举足轻重的主干,而美日欧本质上是一个意识形态相同的战略集团,因而,中国在战略上等于授人以柄,美日欧随时可以用脱钩的办法来整治中国。北京高层自然明白外循环结构严重扭曲的危害性,近年来力图改变这种情况,但效果不彰。
打开天窗说亮话,中国经济受制于美日欧、而美日欧制衡中国经济。川普之所以同中国打贸易战,就是要制衡中国;这是中国在国家战略上的一个人人可见的软肋,如果有朝一日美日欧集团像收拾俄罗斯那样来对付中国,糟糕!

二,中国经济对重要战略原材料的依赖同样受制于人;中国是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制造业总量已经超过美日德三大国之和。保障如此规模制造业的可持续发展,需要巨量的能源原材料。现在,无论是石油天然气等能源进口,还是铁矿原材料输入,中国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国,同时也带来安全保障的难题;其中一些大户如澳大利亚沙特阿拉伯巴西等近美远中,而且运输这些物资的海上通道均在美国掌控之中。

  三,地缘安全有隐患;中国周边充满潜在不稳定的热点地区,印度、缅甸、越南、菲律宾、钓鱼岛、朝鲜半岛、日本、台湾海峡甚至俄罗斯等等未来都有可能发生严重影响中国的战争冲突;换句话说,中国在地缘安全方面存在突出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严峻的是,习近平纵容的战狼外交不知好歹,一味为此火上浇油。

中国经济作为全球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中处于低端的一环,于承平年景尚能保持脆弱的平衡以及增长势头;一旦国际政治风云突变,芯片断了,能源断了,粮食断了,后果不堪设想!
毛泽东大刀阔斧地抗美援越(尼克松访华之后依然),而习近平对普京大帝口惠而实不至;这种天差地别的政治态度,撇开毛习二位个人性格的刚懦之别,其实是毛泽东时代封闭经济与习近平时代外向经济的必然反应;说到底,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1962年中国经济困顿的症结系毛魁发昏;而2022年中国经济的无解局面却是美帝作祟!
1962年,刘少奇一班人劝诱毛泽东退居二线;而今,休说习近平李克强,即便玉皇大帝现身,也无法迫令美帝退居二线!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改革开放40年,中国安享与美日欧挂钩之利,现在好日子到头了,轮到中国承受与美日欧脱钩之弊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北京畏惧与美欧日脱钩,就像没有独立谋生能力的半老妇人害怕离婚一样,可怜!
 “留给中国足球队的时间不多了”,这句老生常谈业已成为大陆体育解说员朗朗上口的讥讽,却也是中国经济今日困境的写照。
历史老人留给中国经济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6 04:47 , Processed in 0.01266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