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中国资本主义的积累和危机,2000-2023年(修正版)

2024-5-18 06:1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6529| 评论: 1|原作者: 红色经济观察

摘要: 他们的斗争必将导致中国资本主义“劳动纪律”的全面崩溃。到那时,离开了超长劳动时间、超高剥削强度就不会赚钱的中国资本家必然纷纷垮台,整个的中国资本主义积累秩序也将土崩瓦解!

红色经济观察(2024年第7期):中国资本主义的积累和危机,2000-2023年(修正版)

 

平均利润率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分析资本主义经济的一个主要指标。表一说明了自2000年以来中国经济的平均利润率以及几种相关指标的变化情况:

 

表一 中国经济的平均利润率和相关指标,2000-2023

 

2000

2005

2010

2015

2020

2023

占国内总收入比例(%):

 

 

 

 

 

 

固定资本折旧

14.6%

15.0%

13.4%

12.6%

14.9%

14.9%

间接税减补贴

11.9%

12.6%

12.8%

11.6%

8.7%

8.4%

劳动收入份额

39.3%

37.8%

36.1%

44.6%

47.2%

47.0%

利润份额

34.2%

34.6%

37.7%

31.3%

29.2%

29.7%

 

 

 

 

 

 

 

产出资本率

0.62

0.66

0.65

0.55

0.45

0.43

 

 

 

 

 

 

 

平均利润率

21.3%

22.8%

24.5%

17.3%

13.2%

12.6%

 

在表一中,我们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对2023年的数据做了修正。修正后的2023年劳动收入份额与今年红色经济观察第一期发布的初步数据相比调低了0.2个百分点,利润份额与初步数据相比调高了0.2个百分点,平均利润率与初步数据相比调高了0.1个百分点,其他数据保持不变。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资产阶级在向工人阶级的进攻中取得了胜利,完成了资本主义复辟。在本世纪的前十年,资产阶级统治巩固,资本主义经济部门可以从农村获得源源不断的廉价劳动力供应,工人阶级斗争力量薄弱。这一时期,劳动收入份额趋于下降、利润份额趋于上升。2010年以后,中国工人阶级的斗争力量显著增强,中国经济出现了劳动收入份额上升、利润份额下降的趋势。

2015年以来,中国的阶级斗争出现了“拉锯”的形势。资产阶级当局妄图向工人阶级发动新的进攻,用“深化改革”、私有化、“扩大开放”、减税降费等反动政策提高利润份额和利润率。然而,中国资本主义的客观矛盾继续起作用,中国社会内在的阶级力量对比继续向着对无产阶级有利的方向发生着变化。2023年,中国工人斗争进一步发展,将劳动收入份额恢复到了47%,接近资本主义复辟以来的最高水平。

   2007年起,中国经济的产出资本率出现了持续下降的趋势。2023年,中国经济的产出资本率下降到了0.43。中国经济产出资本率的持续下降,反映了中国作为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的特殊矛盾。由于中国的资本家无法取得有真正突破意义的创新并全面占领世界技术发展的前沿,不得不依靠越来越多的投资来维持一定的经济增长,从而导致投资效率不断下降。

   一个国家的平均利润率是利润份额与产出资本率的乘积。随着利润份额和产出资本率的下降,中国经济的平均利润率必然趋于下降。2007年,中国经济的平均利润率是26%;到了2023年,中国经济的平均利润率下降到了12.6%,与2007年相比下降了一半。

   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最大可能的利润。随着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利润率不断趋于下降,或迟或早,越来越多的资本家将丧失投资的动机,导致投资下降乃至崩溃,从而使得中国资本主义经济陷入无法克服的危机。

 

随着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城镇无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的队伍在近年来有很大的发展。2000年,中国有4.9亿人在乡村就业; 2020年,乡村就业人员下降到2.9亿; 2023年,乡村就业人员进一步下降到2.7亿。2000年,中国有2.3亿人在城镇就业;2020年,城镇就业人员增加到4.6亿;2023年,城镇就业人员进一步增加到4.7亿。

目前,在城镇就业人员中,有大约1.65亿人在城镇非私营单位工作,另外有大约3.05亿人属于城镇私营单位和个体就业人员。在官方统计中,所谓城镇非私营单位包括国有单位(主要是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股份制企业(包括国有控股的和非国有控股的股份制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和港澳台商投资企业。

          图一显示了2000年以来中国城镇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与美国私人非农业部门雇员平均工资之间的比例变化的情况。其中,2000年至2006年,图中显示的是中国城镇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与美国私人非农业部门生产性工人平均工资之间的比例;2007年至2023年,图中显示的是中国城镇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与美国私人非农业部门全部雇员平均工资之间的比例。

          美国私人非农业部门雇员的年平均工资按照私人非农业部门雇员周平均工资再乘以50估算。2000年,美国私人非农业部门生产性工人的年平均工资约24000美元;2021年,美国私人非农业部门雇员的年平均工资约53000美元;2023年,美国私人非农业部门雇员的年平均工资约58000美元。

2000年,中国城镇就业人员的年平均工资(按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加权平均计算,计算时以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数占全部城镇就业人数的比例作为前者的权重、以一减去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数占全部城镇就业人数的比例作为后者的权重)约7800元(按当年汇率约折合950美元),相当于当年美国生产性工人年平均工资的4%2021年,中国城镇就业人员的年平均工资约79000元(约折合12000美元),相当于当年美国雇员年平均工资的23%2023年,中国城镇就业人员的年平均工资约87000元(因人民币贬值,仍折合12000美元),相当于当年美国雇员年平均工资的21%;这个比例与2021年相比有所下降。

 

图一 中国和美国平均工资比较(2000-2023年)

           

            中国工人阶级所蒙受的剥削在全世界是最深重的之一。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繁荣建立在中国特有的超长劳动时间、超高劳动强度的剥削体制上。中国工人阶级为什么会长期忍受超乎寻常的非人剥削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由于在中国农村存在着一支庞大的剩余劳动力队伍,充当着资本主义积累的产业后备军。在过去几十年,来自农村的源源不断的剩余劳动力,不断地给城镇劳动者带来巨大的竞争压力,迫使他们接受恶劣的劳动条件、害怕与资本家斗争。

            然而,中国农村的剩余劳动力现在终于开始萎缩了。新一代城镇劳动者不堪忍受资本家的残酷压迫,正在以躺平等方式积极开展灵活多样的斗争,给中外资本家以沉重打击。

            图二说明了中国的农民工总数及其按年龄划分的组成部分自2000年以来变化的情况:

  

图二 中国的农民工劳动力(2000-2023年)

 

            中国的农民工总数从2000年的1.81亿增加到2020年的2.86亿;2023年,中国的农民工总数达到2.98亿。虽然农民工的总数还在增加,但是近年来这种增加完全来于自50岁以上农民工数量的增加。50岁及以下农民工的总数已经从2013年的2.28亿减少到2023年的2.06亿。

            尤其令人可喜的是,对于维持中国资本主义特有的超高剥削强度所必需的30岁及以下的青年农民工总数从2008年的1.04亿减少到2013年的约9500万,再减少到2023年的约4900万。从2013年至2023年,中国的青年农民工总数平均每年减少约460万;按照这个速度,到了2034年,中国资本主义劳动力市场上的青年农民工就将完全耗尽、彻底枯竭!

            图三说明了自2000年以来中国普通高校(包括本专科)招生数和毕业生数变化的情况并与过去以及未来的22岁年龄人口相比较:

  

图三 中国普通高校招生数、毕业生数与22岁年龄人口(2000-2041年)


1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意识形态 2024-5-19 19:29
还要等20年啊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6 06:27 , Processed in 0.02030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