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不认真解决脑体分工问题,未来的革命必然重蹈历史上农民起义的覆辙 ...

2024-4-16 10:4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7881| 评论: 92|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如果未来中国的革命者不仅不能着手消灭脑体分工,甚至拒绝承认消灭脑体分工是消灭阶级对立的前提,那么未来的革命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必然重蹈以往的奴隶起义、农民起义、二十世纪革命的覆辙。如果是那样,一切所谓“继续革命”的喧嚣都不过是空谈!
编注:HAD网友转来一篇文章:“三大差别何时能消灭?消灭阶级差别是否就意味着消灭三大差别呢?” (https://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13926)文章大意是,根据马克思、斯大林、毛泽东等人的若干论述,阶级消灭并不意味着脑体差别的消灭,只有到了共产主义高级阶段,才能消除脑体差别。


HAD网友问:这篇文章认为消灭脑体分工是共产主义高级阶段才能做到的事,而且认为这是马克思所说的话,而学点马克思主义里并没有说消灭脑体分工要到共产主义高级阶段才能完成,该如何看待这个结论?


远航一号答:
这篇文章引用了很多,就是没有引用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与《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关于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是阶级社会赖以产生的物质基础的完整论述。

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社会不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
我们知道,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社会实际上还是阶级社会,也没有超越资本主义历史时代,并不是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初级阶段。既然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社会既没有消灭脑体分工,也没有消灭阶级,那么显然,不能以二十世纪社会主义的经验为依据来证明共产主义初级阶段可以不消灭脑体分工。就这个意义来说,所有的斯大林关于这个问题的论述都可以忽略。因为他自己就是官僚集团的总代表。

毛主席对脑体分工的问题实际上并没有深入思考。无论如何,到了六十年代,毛主席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是认为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的“一个很长的过渡阶段”,实际上认为现实存在的社会主义是“过渡阶段”,处于“共产主义初级阶段”之前。所以毛主席的论述也不能作为共产主义初级阶段可以不消灭脑体分工的依据。

问题在于“脑体分工”,不是“脑体差别”
原作者问:“消灭阶级差别是否就意味着消灭三大差别?” 三大差别(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体差别)的说法,淡化了脑体分工的重要性。

现实的情况是,在所有的核心资本主义国家,工农差别基本消失,城乡差别基本消失。实际上,只要社会结构基本无产阶级化,工农差别、城乡差别就会基本消失。如果工农差别、城乡差别继续存在,无非是无产阶级化还不够。所以,消灭这两个差别,并不需要社会主义革命。实践证明,将三大差别并列,是错误的。

脑体差别与脑体分工也不完全是一回事。前者强调脑力劳动者与体力劳动者的“差别”,尤其是物质生活水平方面的差别,但并没有突出两者之间的社会关系。而脑体分工则是指,绝大多数人只能从事以体力劳动为主要特点的非管理性、非创造性劳动,而只有少数人可以专门从事管理性、创造性劳动。这里说的创造性劳动,是说劳动过程不是简单重复,而是需要劳动者经常根据自己的独立判断做出自主的决定。

脑体分工必然导致阶级对立
关于脑体分工为什么必然导致阶级对立,恩格斯在《反杜林论》“暴力论(续完)”(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marx-engels/20/004.htm#4)中有详细论述。这里引用一段:

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统治阶级和被压迫阶级之间的到现在为止的一切历史对立,都可以从人的劳动的这种相对不发展的生产率中得到说明。当实际劳动的人口要为自己的必要劳动花费很多时间,以致没有多余的时间来从事社会的公共事务,例如劳动管理、国家事务、法律事务、艺术、科学等等的时候,必然有一个脱离实际劳动的特殊阶级来从事这些事务;而且这个阶级为了它自己的利益,永远不会错过机会把愈来愈沉重的劳动负担加到劳动群众的肩上。只有通过大工业所达到的生产力的大大提高,才有可能把劳动无例外地分配于一切社会成员,从而把每个人的劳动时间大大缩短,使一切人都有足够的自由时间来参加社会的理论和实际的公共事务。因此,只是在现在,任何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才成为多余的,而且成为社会发展的障碍;也只是在现在,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无论它拥有多少“直接的暴力”,都将被无情地消灭。

关于社会为什么分裂为阶级,恩格斯指出,只要占社会大多数的“实际劳动的人口”不得不为自己的必要劳动花费很多时间,从而没有多余的时间来从事社会的公共事务,必然有一个脱离实际劳动的特殊阶级。也就是说,恩格斯明确认为,只要有脑体分工,社会就必然分裂为阶级!

从逻辑关系上来说,这就是说,脑体分工是阶级对立的充分条件也就是说,消灭脑体分工是消灭阶级对立的必要条件

关于怎样才能消灭阶级对立,恩格斯也有明确的说明:“只有 ... 把劳动无例外地分配于一切社会成员,从而把每个人的劳动时间大大缩短,使一切人都有足够的自由时间来参加社会的理论和实际的公共事务。因此,只是在现在,任何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才成为多余的”。也就是说,只有把每个人的劳动时间都大大缩短,使得所有人(而不是少数人)都有时间参加理论思考、参与管理社会的公共事务,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才会成为多余。

任何对中文有正常理解能力且愿意诚实讨论的人,对恩格斯这段话的确切含义,都不会有丝毫的怀疑,那就是:只要存在着脑体分工,社会就必然分裂为阶级,就必然有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只有消灭了脑体分工,才有可能消灭阶级对立,消灭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

原文引用的列宁的观点:“在上述基础上消灭历史上长期存在的束缚人的才智全面发展的社会分工 ... 主要是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只有这些重大的社会差别消灭以后,才标志着阶级差别的最终消灭。” 这一段话将三大差别并列,现在看来是不适当的。但列宁关于只有在“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消灭以后阶级差别才能最终消灭的提法,也是与恩格斯关于只有消灭脑体分工才能消灭阶级对立的思想相一致的。

关于《哥达纲领批判》
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确实有这样一段话:“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在迫使个人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他们的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 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

至少在字面上,这段话给人的印象就是,只有到了共产主义高级阶段,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才能与“资产阶级权利”一起消失。

这里,必须要说,马、恩、列也都是肉身凡胎。他们一生著述无数,不可能每一篇文章、每一段论述都绝对严谨、无懈可击。甚至一个人早年写的作品,其中一些观点,到晚年抛弃甚至忘却,都是有可能的。

《哥达纲领批判》并非马克思的正式文章,而是1875年马克思读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哥达代表大会纲领后写的点评,马克思生前也没有发表。只能说是一系列思想火花的展现。

相比之下,恩格斯的《反杜林论》首次发表于1876-1878年,是为了批判杜林并全面阐述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而撰写的系统著作。

在马、恩的全部著作中,系统阐述阶级社会在历史上为何产生、后来又为何一直存在的,实际上也只有恩格斯在《反杜林论》“暴力论(续完)”中的几大段论述以及《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的两段论述。

这些系统论述当然比马、恩、列(更不必说后人)在其他著作中的只言片语更能反映马、恩关于阶级社会产生和发展的条件以及阶级社会消亡所需要的条件的基本的、一贯的、经过深思熟虑所形成的想法。

关于阶级社会消亡所需要的条件,马克思虽然没有像恩格斯在《反杜林论》那样大段的、具体的论述,但是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所表达过的 —— 只要不能摆脱争取必需品的斗争,一切陈腐的东西都将死灰复燃 —— 的思想以及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第48章中所论述的关于“缩短工作日”是通往“自由王国”的前提的思想,与恩格斯所认为的,只有普遍地、大幅度地缩短劳动时间,使所有人都能按照大致均等的机会参与理论和社会管理,也是相一致的。

脑体分工是“纲”,其他都是“目”
即使按照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那段话中字面上的意思来说,也不能认为脑体分工在整个的共产主义初级阶段就可以一成不变地继续存在。

既然到共产主义高级阶段已经完全消灭了脑体分工,那么,消灭脑体分工的过程显然在共产主义初级阶段就该开始。我们不能向“中国特色”那样,把“初级阶段”无限地延长下去。

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有可能是这样。在建立了无产阶级民主以及完成了生产资料社会主义改造以后,就初步建成了社会主义社会。

但是,这时的社会主义社会,还是不巩固的。不巩固的根本原因,不是因为“资产阶级法权”,而是因为脑体分工继续存在,从而事实上存在着一个官僚集团,即使形式上的无产阶级民主也不改变官僚集团实际上垄断社会管理的局面。

这时,就要一方面借助革命胜利后广大劳动群众仍然高涨的政治热情,另一方面抓住革命胜利后初期领导人(官僚集团)中至少一个足够大的少数仍然坚持革命理想的历史机遇,辅以无产阶级民主的监督,立即开始逐步减少绝大多数人的劳动时间,使得绝大多数人有着越来越多并且逐步均等的机会参与管理性、创造性活动。

这样,按照每35年将平均劳动时间减少一半的速度,大约用一个世纪的时间就可以将人均劳动时间减少到资本主义时代劳动时间的八分之一,基本消灭脑体分工和阶级对立。

毛主席说,纲举目张

在这个过程中,脑体分工是纲,其他都是目。

脑体分工消灭了,资产阶级法权(按劳分配)也必然可以消灭或极大地缩小。反之,不消灭脑体分工,而人为地企图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或官僚物质特权,或者形式主义地搞一些工人参加管理、干部参加劳动,不仅不能推广,也不能持久,最后只能归于失败。

如果在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能成功地消灭脑体分工,无阶级社会得以巩固,那么从社会主义革命初步胜利到无阶级社会巩固之间的历史时期,可能就是未来走向共产主义的伟大历史进程中实际上的“初级阶段”。

消灭了脑体分工,初级阶段就可以变为高级阶段 —— 长期的、巩固的无阶级社会。消灭不了脑体分工,初级阶段就提前夭折了,代之以后资本主义的新阶级社会,那就只有等将来有了合适的历史条件再推倒重来。

所以,工农差别、城乡差别都不是主要问题。要消灭小生产,也不难。有资产阶级法权,劳动者之间存在着一些收入不平等,也不是致命的,劳动者之间的不平等不是阶级对立。

至于官僚物质特权,那是官僚特权集团存在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只有脑体分工,才是阶级社会赖以存在并发展的真正的物质基础(所谓“物质基础”,就是从一定的物质生产条件产生出来、又为物质生产条件所决定的基础,而不是人们头脑中想象出来的“基础”)。

能不能认识到这个阶级社会赖以存在的基础,并在革命初步胜利后就立即着手消灭这个基础,是未来社会主义革命能不能完成历史使命的关键。

如果未来中国的革命者不仅不能着手消灭脑体分工,甚至拒绝承认消灭脑体分工是消灭阶级对立的前提,那么未来的革命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必然重蹈以往的奴隶起义、农民起义、二十世纪革命的覆辙。如果是那样,一切所谓“继续革命”的喧嚣都不过是空谈!

1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周德通 2024-4-27 18:59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4-4-16 08:38
脑体分工和阶级分工都是结果不是因果
脑体分工和阶级分工都是结果不是因果
他们都是生产力有发展而不充分发 ...

有没有可能现阶段资本主义晚期脑体分工限制了生产力的发展?也就是现存以脑体分工为基础的生产关系限制了各项积极性和创新?
远航一号 2024-4-27 11:58
理想者之终焉 发表于 2024-4-27 01:13
即便脑体分工一时半会没办法解决,情况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我记得远航老师之前说过现今资本主义积累的 ...

困难肯定还是有的

咱们现在只能为未来斗争勾画一个轮廓,尽可能分析判断为达到目的所需要的条件,然后在实践中摸索。

好比要到一个未知的地方去探险,先要找资料、做调查,了解一切可以了解的情况,然后制定探险路线,准备探险所需要的食物、水、服装、装备等。

我们现在搞清楚必须要解决脑体分工问题才能通往共产主义,就好比根据前人的经验教训,了解到必须要穿过某个峡谷才能到达目的地,并且大致知道穿过这个峡谷需要准备好地图、指北针、登山装备、猎枪等。但这个峡谷过去还没有人成功穿越过,到底会遇到哪些意想不到的情况,现在也说不好。只有先大胆开始,遇到具体问题再具体解决,才能向探险成功的目标靠近。
远航一号 2024-4-27 01:44
sysiphus 发表于 2024-4-17 13:52
有网友说马列托先生已经和红中网对抗了十多年了,好家伙,红中网不是也只有十多年的历史吗?十多年,水滴 ...

我们给马列托网友的定性是落后群众,不是反革命
理想者之终焉 2024-4-27 01:13
本帖最后由 理想者之终焉 于 2024-4-27 08:34 编辑

即便脑体分工一时半会没办法解决,情况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我记得远航老师之前说过现今资本主义积累的秩序已经临近崩溃了,到文中的中国革命取得成功并且进入初期阶段的时候应该没有足够的国内外反革命力量去推翻人民民主政权了吧,官僚集团也没办法再像上世纪70年代那样培养出中国资产阶级并勾结在一起,又没有上世纪工农剪刀差这样分化群众的难题,只要未来的左派对文革有透彻的反思,消除脑体分工应该是有充分的时间条件的吧
俞聂 2024-4-17 21:55
君行早 发表于 2024-4-16 17:26
托司机有相应的论述嘛

没读过。井冈山卫士好像以前读到过,看他记不记得在哪里
俞聂 2024-4-17 21:54
HAD 发表于 2024-4-16 18:30
劳动群众(日增的公民群众)真正行使经济和国家权力的先决条件是:高水平的社会主义民主,民主地选出的工 ...

应该是差不多的,其实都是继承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里提到的那个观点:

这个自由王国只有建立在必然王国的基础上,才能繁荣起来。工作日的缩短是根本条件。
sysiphus 2024-4-17 13:52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4-4-17 12:35
你就类似于当时沙皇的走X污蔑列宁是勾结德国帝国主义搞破坏的间谍

有网友说马列托先生已经和红中网对抗了十多年了,好家伙,红中网不是也只有十多年的历史吗?十多年,水滴也该石穿了吧?致敬坚定的反革命战士马列托
君行早 2024-4-17 13:27
王导 发表于 2024-4-17 12:54
睁大眼睛看看!托洛茨基是不是在反对派问题上妄图欺骗世界。托派历史学家都承认这一点,还是说你也要学习 ...

这题我会:除你托籍
王导 2024-4-17 12:54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4-4-17 12:35
你就类似于当时沙皇的走X污蔑列宁是勾结德国帝国主义搞破坏的间谍

睁大眼睛看看!托洛茨基是不是在反对派问题上妄图欺骗世界。托派历史学家都承认这一点,还是说你也要学习托洛茨基的不诚实与搞政治阴谋。

这可是连托派历史学家都承认的。

托派历史学家皮埃尔·布劳(Pierre Broué)承认:Là-dessus, notre conclusion est nette: Trotsky et Sedov n’ont pas dit la vérité sur le bloc de 1932, mais c’était justement leur devoir, à ce moment, de ne pas dire cette vérité-là.

—— “Trotsky et le bloc des oppositions de 1932” ,1980, p. 30

翻译成中文是:“关于这方面,我们的结论是明确的:托洛茨基和谢多夫在1932年的阴谋集团上没有说真话,但在这时候,不说真话恰恰是他们的义务。”
指鸭为鼠 2024-4-17 12:35
王导 发表于 2024-4-17 10:49
你唯一像的就是帝国主义走X。像极了勾结帝国主义搞破坏的拖司机。

你就类似于当时沙皇的走X污蔑列宁是勾结德国帝国主义搞破坏的间谍
王导 2024-4-17 10:49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4-17 11:01 编辑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4-4-17 10:40
你们只能看到现象,看不到本质
比如一会儿感觉我和自由派类似,一会儿感觉和红中网类似
其实我和他们有本 ...

你唯一像的就是帝国主义走X。像极了勾结帝国主义搞破坏的拖司机。
李方舟 2024-4-17 10:47
本帖最后由 李方舟 于 2024-4-17 10:55 编辑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4-4-17 10:40
你们只能看到现象,看不到本质
比如一会儿感觉我和自由派类似,一会儿感觉和红中网类似
其实我和他们有本 ...

你那“托洛茨基主义”被帝国主义作为反共工具,实在不值一哂。每次我指出SOSO同志的揭露,你又要学当局及粉红的“你不懂”、“下大棋”,看来我还得再贴一遍链接。请问马列毛主义者如何看待在中国实行多党制议会民主? - 第14页 - 红色社区 红色中国网 (redchinacn.net)为什么在政治方面作为帝国主义喉舌的维基百科,要肯定托派,对托派开绿灯?难道不是借托反斯,由反斯而反全共?你和人家说,托不是斯,人家听吗?在右翼眼里,托和斯都是共匪,没区别!你说要联合它们?也不看看人家是不是把你当做“共匪”!所有的战争宣传、叫嚣、谎言和仇恨 - 第2页 - 红色社区 红色中国网 (redchinacn.net)
xin 2024-4-17 10:47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4-4-17 10:40
你们只能看到现象,看不到本质
比如一会儿感觉我和自由派类似,一会儿感觉和红中网类似
其实我和他们有本 ...

你的阶级本能使得你需要向自由派意识形态靠拢,但是好歹“学过马列”,在其的运用过程中必然和红中网有部分重叠,但是你极力否定自己的思考路径与红中网有丝毫重合的性质,所以又会大跳转到反动的一面,矛盾的。
指鸭为鼠 2024-4-17 10:40
xin 发表于 2024-4-17 10:32
您无论从何种角度人身攻击我,我都会发表类似的观点。

你们只能看到现象,看不到本质
比如一会儿感觉我和自由派类似,一会儿感觉和红中网类似
其实我和他们有本质区别,我是马列主义托洛茨基主义
xin 2024-4-17 10:32
本帖最后由 xin 于 2024-4-17 10:34 编辑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4-4-17 08:57
你是一塌糊涂,比红中网还要糊涂

您无论从何种角度人身攻击我,我都会发表类似的观点。
李方舟 2024-4-17 09:56
激活 发表于 2024-4-17 09:38
马列鼠是这样的呀,但他自己都无法否认,他的某些观点已经越来越接近红中网了,所以他很抗拒为此他要找千 ...

我又想到了“四论伪左”竟能如此相像?论“指鸭为鼠”的“新自瓦解通向野蛮论“ - 红色社区 红色中国网 (redchinacn.net)
激活 2024-4-17 09:38
xin 发表于 2024-4-16 23:19
马列托的核心逻辑是自己的观点绝对不能和红中网的理论有相近性,即使歪打正着导致部分重合也要马上矢口否认 ...

马列鼠是这样的呀,但他自己都无法否认,他的某些观点已经越来越接近红中网了,所以他很抗拒为此他要找千万个理由。就像是他和火烈鸟还有小粉们都期望着中弟硬起来,但他还要跟你说他是为了革命,但真有这个“机会”了,他又害怕又要大家别“拱火”
指鸭为鼠 2024-4-17 08:57
xin 发表于 2024-4-16 23:19
马列托的核心逻辑是自己的观点绝对不能和红中网的理论有相近性,即使歪打正着导致部分重合也要马上矢口否认 ...

你是一塌糊涂,比红中网还要糊涂
指鸭为鼠 2024-4-17 08:55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4-16 22:10
生产力发展不足通过(什么?)导致“社会分裂为阶级”?

将来的生产力发展又通过(什么?)使得消灭阶级 ...

通过生产关系的变革
指鸭为鼠 2024-4-17 08:54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4-16 22:14
德意志意识形态是1843年写的

反杜林论是1876年至1878年写的

马克思恩格斯的早期就突破了思想,后来不过是进一步阐述这些思想而已,是完整,一以贯之的
不要割裂马克思一生的思想,只为了说明你们自己矛盾的观念

查看全部评论(9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6 05:31 , Processed in 0.087201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