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重读《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和阶级斗争》和对躺平的再思考

2024-2-20 23:5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62025| 评论: 13|原作者: 普通人

摘要: 磨杵成针、水滴石穿。如果无产阶级每人都能稍微实践“躺平”的理论,加起来就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就能让资产阶级真正胆寒!这从中资当局对躺平的一再封杀中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和阶级斗争》是远航一号主编的经典著作,我过去只潦草读过,这次趁空闲时间系统重读,谈谈自己的一点思考与想法。

我们都知道,坚持“躺平”斗争以不断削弱资产阶级,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最终爆发和革命形势的最终到来创造条件一向是远航一号主编的固有思想,为此他和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发生过大大小小多次争论。经过长期的交流、思考和阅读,我发现仅仅从“躺平”本身入手,是无法真正理解他赋予躺平以重大斗争意义的思想根源的,这种思想根源只有从他本人的长篇理论著作中才能得到真正的探寻和认识。《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和阶级斗争》写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正式发表于2014年。而“躺平”作为网络流行词的风靡,经过检索,产生于2021年4月(详情可查询维基百科【躺平】词条)。因此在《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和阶级斗争》书中,没有也不可能出现躺平这个词,但其中已蕴含着与躺平共通的思想,并为“躺平”提供了理论上的支撑。下面我来分析一下远航一号是如何从理论和现实着手,一步步得出“躺平”可行且必然成为一定时间内斗争的主流形式的结论的。(部分为本人延伸)

一、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畅通无阻的根本原因
首先:
中国到底选择哪一种生产关系,不取决于经济学家的计算和推理,而是取决于阶级斗争的实际进程,取决于统治阶级和被压迫人民之间的力量对比。一方面,在八十年代,中国劳动人民尚未具备必要的物质力量和理论力量以按照自身的意志决定社会发展的方向。另一方面,前苏联和东欧的经验证明,统治阶级要完全征服被压迫人民的意志,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决定社会发展的方向并非轻而易举,甚至可能遇到无法逾越的障碍。劳动人民不经过严重的斗争,决不会放弃他们在革命中争得的社会主义权利,听任资本主义压迫秩序的摆布,这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发展过程中最大的、起决定性作用的障碍。

那么,为什么中国资本主义复辟没有受到重大阻碍呢?这是因为
在中国,就象在前苏联和东欧一样,有一个城市工人阶级,也就是国有企业工人阶级,这个阶级在反对资本主义“改革”的斗争中起着主要的作用。但是与前苏联和东欧不同,中国的城市工人阶级并不占劳动人民的大多数。当中国开始向资本主义过渡时,中国农业仍然基本上建立在前现代的技术条件上,并且仍然有一个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阶级。一方面,在农业私有化之后,农业部门回到了小农经济的状态,农民因而也成为“自由”的劳动力;另一方面,工业和农业之间的不平等交换不仅继续存在而且在1984 年以后出现了对农民越来越不利的局面。于是,一个庞大的、总数在一亿以上的“剩余劳动力”队伍在中国农村出现了。
这些“剩余劳动力”准备按照资本主义的标准来出卖他们的劳动力,成为中国的新无产阶级。我把他们称之为中国的“新无产阶级”是因为,这些人与国有企业的工人阶级不同,他们不受“铁饭碗”等社会主义权利的保护,而是不得不在纯粹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条件下听任资本家的剥削。由于存在着新无产阶级,就可以在国有企业部门旁边,另外发展起一个庞大的资本主义的或半资本主义的经济部门(在中国,这个部门包括乡镇企业、各式各样的“集体企业”、私营企业和“三资”企业),并在其中建立起基本上正常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通过这种方式,中国的统治阶级就在实际上绕过了国有企业工人阶级的抵抗,在新无产阶级的基础上直接建立起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资本主义“改革”的胜利由此就确定了。

在资产阶级取得全面胜利的同时,无产阶级的残酷命运事实上已经注定了
(1)极长的劳动时间。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搞的百家私营企业调查,有53 家私营企业工人每天劳动8小时以上,其中18 家工人每天劳动超过10 小时,66 家在节假日、星期天从来不让工人休息。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总工会对27 家企业调查发现,有26 家每月加班超过48 小时,有的超过近一倍,很多情况下要昼夜加班,星期天和节假日都被占用。
(2)极大的劳动强度。在这方面没有直接的统计资料,但是可以用间接估计的办法了解一些情况。比如,山西原平县7 家乡镇煤矿,1985 年每工产煤2.2 吨,而1984 年全国重点煤矿每工产煤只有0.903 吨(社科院经济所)。乡镇煤矿的装备水平远远比不上全国重点煤矿,每工产煤竟然多出一倍多,说明劳动强度非常大。深圳市的国有企业、合资企业、外商独资企业生产技术水平没有很大差距,但是1987 年国有企业劳动生产率31999 元,合资企业是87787 元,而外商独资企业是94141元。这说明,三资企业工人的劳动强度远远大于国有企业工人。
(3)极低的劳动力价格。压低、克扣工资是资本家发财致富的惯用伎俩。在这方面,深圳可谓是最善于学习资本主义的“先进经验”,走在时代的前面。仅在1990 年下半年,深圳市宝安区就有19 家工厂拖欠工人工资总计72 万元。有一个手袋厂,原加工一打手袋给0.25 元,已属偏低,工人加班加点拼命干,月工资超过标准工资后,老板反而说单价定高了,将单价降到0.085 元。深圳市平湖镇某盐制品厂,其包装部的34 名工人,月工资在200 元至300 元之间的仅5 人,其余29 人均不到200 元,最低只有119.73 元。
(4)压榨女工、童工。在深圳的工业区,经常可以看到厂房上披挂着巨大横幅:“本厂急需几百名女工。”资本家为什么喜欢雇佣女工、童工呢?据说,一是因为他们听话、不闹事,二是因为工资低廉,很多在私营企业做工的女工、童工月工资只有40-60 元(韩明希,94)。据美国《商业周刊》报道,香港最大的玩具制造商-卡德尔有限公司,在深圳蛇口的工厂有12000 名工人,这些工人每天劳动14 小时,没有星期天,月工资约合21 美元。工人中大多数是17-25 岁的女青年,还有很多是童工,最小的只有12岁。卡德尔公司的经理说:“我们可以让这些女孩子一天到晚不停地干活,在香港就不行。即使我们愿意接受香港的工资水平,我们也得不到这样的劳动力。”香港报纸报道说,在珠江流域的14000 家企业中,广泛使用童工,每周工作96小时都是司空见惯的。有的调查者在深圳发现,在所调查的200 家企业中,有40家雇佣童工,她们是10-12岁的女孩,每天劳动15小时,月工资折合10美元,厂方为了节省宿舍,让她们两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休息。
(5)敲诈勒索。广东省的三资企业流行一种押金制度,工人新进厂,必须交100-500元不等的押金,说是合同期满后还给工人。但是,厂方往往找借口开除工人,或者百般欺侮工人,逼工人“自动”离职,厂方自然把押金吞没。比如海南必远鞋业公司,两年中炒掉2000多工人,侵吞押金20多万元。资本家还有一个高招叫罚款。深圳海特制衣厂工人在厂里上厕所要交费,每人每次1 角,厕所每堵塞一次,全厂200多人,不论男女,每人罚款5元。有时厕所一天堵两次,工人苦不堪言。深圳市南头添利厂规定,上班时间工人如讲话罚款5元,有一次连续工作了12小时的工人已经完成当日任务,提前10 分钟出来排队打卡,被管理人员发现,18个临时工每人被罚款50港币。深圳市平湖镇一家工厂,1990年4 月,全厂227人,有74人受罚,6月全厂215 人,有124 人受罚,最高罚款78 元。
(6)漠视工人的生命。《工人日报》(1993年12月11 日)发表的一封读者来信披露:“一些县乡企业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忽视了劳动保护设施建设及职工的身体健康......丰润县一家水泥厂的破碎车间粉尘超过标准四百二十七倍。职工的身体健康在那里根本无法保障。”深圳市宝安区仅1989-1992年,三资企业就发生重大工伤事故30起,死亡25人。有一个工程师因超时加班、身体疲劳,检查机器时无名指、小指被打掉,中指被打断,食指被打至指背裂开8 厘米。事故发生后,经理竟不屑一顾,说什么:“残废算什么,死人也不算什么,你可以告去,我不怕。”陕西省长安县有一个服装厂女工,被机器轧断右手,厂方只给她500 元就把她辞退了。1991年5月30 日夜,位于广东省东莞市境内的兴亚雨衣厂发生火灾,80名青年女工被烧死,40人重伤。广东省消防局的报告说,仅在珠江流域,1990年就发生了1700起工业火灾和爆炸。

在遭到如此残酷的剥削和压榨之后,无产阶级难道不会设法反抗吗?他们可以采取什么反抗的方法呢?如果按照资产阶级鼓吹的“寻求法律途径维权”呢?
深圳是中国资本主义最发达的地方,也是为现代资本主义服务的各种官方法律最完备的地方。1993年5 月28 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劳务工条例》。《条例》模仿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劳动法规,规定了一些保护劳动者免受资本家过度剥削的条款:用人单位招用劳务工,应与劳务工订立劳动合同;劳务工有权参加和组织工会;严禁招用未满16 周岁的童工;用人单位招用劳务工,不得收取报名费及押金;如劳务工患病或因工负伤,医疗期间用人单位不得解除劳务合同,医疗期满未痊愈者,用人单位如解除劳动合同须提前一个月通知对方,并付与劳务工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补助费;每周正常工作时间不得超过48小时,每人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48小时,加班须按正常工资的150-200%发加班工资。
但是,《深圳经济特区劳务工条例》也和现代资本主义法律一样,到处标榜自由、平等,实际上浸透着阶级偏见。《条例》一方面企图约束资本家的过度剥削,另一方面,却本着维护资本家特权的立场,不许工人反抗。《条例》规定:劳务工如果辞职须提前一个月通知用人单位,否则要向用人单位支付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补偿金;如果劳务工经常迟到、早退、旷工、消极怠工,或者故意损坏设备、工具、浪费原材料、能源,用人单位有权无条件将其辞退。这实际上使资本家可以随便找借口开除那些敢于斗争的工人。
如果说,《条例》还不得不在纸面上标榜一点平等,那么官僚执法机构就完全没有必要标榜任何东西。很多知识分子呼吁要实行“法治”,认为只要在法律上写上“人权”,就可以消灭丑恶的社会现象。但是,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离开“人治”的“法治”,“法治”无非是有钱人的“人治”罢了。在深圳,有上百万打工者,上万家企业,劳动局处理日常纠纷的只有十来个人,怎么可能管理得过来呢?其结果,就是凡是《条例》上对资本家有利的条款,都能得到执行,凡是对工人有利的条款都得不到执行。

靠法律行不通,那么如果无产阶级自己组织起来斗争,能不能行呢?
据统计,1990 年仅在深圳市就发生停工、罢工69 起,有9677 名工人参加。但是,由于大批劳动力不断从农村外出谋生,形成了一支巨大的劳动后备军。所以,资本家有恃无恐。听说有一次,深圳莲塘工业区一家工厂,一条生产线上全部女工都停工,结果资本家把她们全部炒掉。有时候,资本家通过对工人稍作让步,然后把领头的开除的办法,既平息了罢工,又清除了工人的领导力量。所以,新无产阶级为改善自身处境而斗争的条件是非常恶劣的。

这个例子告诉我们,无产阶级从来也没有放弃斗争、放弃组织。然而,在庞大剩余劳动力的面前,资产阶级占有巨大的优势,“你不干,有的是人干”。无产阶级的有组织反抗总是被资本家略施小计就从容化解。我们看到的是资产阶级一统天下,无产阶级任人宰割的惨淡结局。
在庞大的劳动后备军的压力下,新无产阶级不得不接受极其低廉的工资、非人的生活待遇和劳动条件,而且无力组织起来进行捍卫自己的斗争,只有听凭资本家任意驱使、奴役,因而创造出巨大的剩余价值。资本主义的积累机器就这样被发动起来了,中国资本主义的“经济奇迹”就这样用亿万打工者的血泪铸成了。

二、剩余劳动力人口的变化趋势与躺平思潮的兴起

从以上论述我们可以看出,一支庞大的“劳动力后备军”是资本主义复辟打垮无产阶级反抗势力、粉碎一切阻碍的必要条件。众所周知,中国资本主义的所谓“经济奇迹”正是建立在几乎取之不尽的廉价劳动力之上的,这是官方经济学家鼓吹的“人口红利”的真正本质。这支庞大的“劳动力后备军”也正是让劳动力长期维持廉价的真正保障。那么,这支庞大的“劳动力后备军”果真是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以至于能让资产阶级的天下千秋万代吗?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中国实行了温和的计划生育政策,并未采取强制的措施限制出生人口。走资派上台以后,认为对出生人口必须严格加以控制,连续实行了三十年的强制一胎化政策。由于五、六十年代的生育高峰,劳动力人口并未立刻受到影响,而是一直维持了庞大的规模。但严格一胎化政策的长期执行已深刻改变了年轻一代的思想观念,使大量年轻人认为生一个才是正常的,生两个或更多是不正常的,不生育的接受度也在无形中大大提高了。再加上资本主义发展造成的贫富差距日益悬殊和结婚生育成本的不断提升,终于在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初产生了不婚不育的思想风潮,出生人口在五六年间接近腰斩,从2017年的1764万人下降到2023年的902万人,这预示着劳动力人口的快速下滑和“劳动力后备军”的急剧萎缩。

查阅统计局数据可得中国历年劳动年龄人口数据,2012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第一次出现绝对下降。从2013年开始,国家统计局按照16-59岁来划分劳动年龄人口。
2013年  91954万人
2014年  91583万人
2015年  91096万人
2016年  90747万人
2017年  90199万人
2018年  89729万人
2019年  89640万人
2020年  8.8亿人(人口普查修正)
2021年  88222万人
2022年  87556万人
2023年  86481万人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2021-2023年劳动年龄人口出现了加速下降的趋势,而这还是没受到2017年以来出生人口快速下滑的影响的结果。(2017年生人今年才6岁)那么我们不难想象,10年后当这一批人集中进入劳动力市场时,劳动力人口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另一个指标:全国劳动力人口平均年龄也从1985年的32.25岁上升到2021年的39.42岁(以后无数据),估计2023年的全国劳动力人口平均年龄已达到40岁,这说明资本家眼中“年轻优质”的牛马们已经越来越少了。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躺平”思潮在2021年的兴起,这其中反映的是无产阶级在思想上的转变和觉醒,但支撑这种思想觉醒的物质基础是什么?90年代的无产阶级所遭受的剥削和压榨,比现在还要重得多,他们想不想躺平,有没有想过斗争和反抗?显然第一段的探讨已经给出了肯定的结论。那么,为什么当时的环境和条件孕育不出“躺平”的思潮,要到2021年才能开花结果、瓜熟蒂落呢?要回答这个问题,还是离不开这支庞大的“劳动力后备军”。正是这支庞大劳动力后备军的存在,使得资本家能够肆无忌惮地说出“你不干有的是人干”;也正是这支庞大劳动力后备军的萎缩和衰弱,使得资本家的底气渐渐不足,无产阶级实现躺平的条件一步步成熟起来,躺平的风潮才能够传到大江南北每一个角落。

三、关于躺平的争议
自从躺平思潮盛行以来,产生了许多争议。资产阶级当局竭力反对躺平,但无产阶级不会理睬,真正需要厘清的来自左派内部的声音。关于躺平的争议主要有以下几点:
1.躺平的负面涵义
首先,“躺平”这个词蕴含着一种消极的涵义,其字面意思就是躺着什么都不干了。无产阶级宣扬躺平很容易让人感到是在放弃斗争、破罐子破摔,与积极斗争的革命理论格格不入。


2.躺平不能够真正打击资产阶级
有人认为躺平过度温和,对资本家和资产阶级产生不了什么影响,资产阶级不怕无产阶级躺平,完全可以另外找人干。


3.无产阶级想躺却躺不平,只能呼喊口号
有观点认为大量人的“躺平”是被动而非主动的,是由于资本主义压迫而无能为力,客观上造成了一种“躺平”的风潮,实际上并不是不想要、不想追求。而且无产阶级肩负着养家糊口的重任,还是要给资本家打工,没法真正躺平,有心无力。


4.躺平不是真正的阶级斗争
这种观点认为无产阶级应该组织起来,用各种方法和资本家进行斗争,包括但不限于成立左派小组、成立工会、组织罢工等等。
1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还是公平 2024-2-26 13:38
我其实读出了,把产业后备军纳入经济基础的范畴,是一个重大的理论转折和创新。
菠萝包 2024-2-20 00:28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2-20 03:55 编辑

劳动人民选择躺平是因为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已经形成了可以躺平的物质条件,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提倡躺平有理,停止内卷的思想是顺势而为。

我回到老家县城,看到当地唯一的一家制造业上市公司在面对厂区正门的主要建筑顶部赫然立着“()是奋斗者的()” 的巨幅标语,()是公司名,而且晚上这行字可以通电发出强光,显然是给上夜班的人看的。这样的景观在中国随处可见,我算是理解了中国资本家是有多依赖工人阶级全心全意地给他们奉献青春,这种“奋斗”的精神稍微打点折扣,稍微要求多一点,对于资本家来说都是不能忍受的,中国工人阶级积少成多,愚公移山一定可以沉重地打击中国资本主义。
普通人1 2024-2-20 00:15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2-19 23:48
谢谢普通人网友重读旧作,结合现实深入分析,并有针对性地回答了针对躺平斗争策略的各种质疑。

毛主席那一 ...

激情燃烧的岁月!
远航一号 2024-2-19 23:58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19171

2014年写的说明
远航一号 2024-2-19 23:48
谢谢普通人网友重读旧作,结合现实深入分析,并有针对性地回答了针对躺平斗争策略的各种质疑。

毛主席那一代革命者,在此前近百年革命斗争的基础上,反复探索,把握了中国革命的规律,一步步走向胜利。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革命,也有自己的特殊规律,让我们共同探索,发现并掌握我们时代的革命斗争规律,就一定能从无到有,由小变大,由弱变强,创造中国无产阶级自己的英雄年代!

爱琳娜 2024-2-19 19:24
躺平理论十分重要的一点在于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灭亡资本主义的办法,比起学院左派那套遥遥无期虚无缥缈的中帝争霸一下子让左派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而且最重要的是它一方面是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入手,直接动摇了资本积累这一资本主义根基,另一方面它结合了中国如今低生育老龄化的实际国情,与主席当年农村包围城市的指导思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激活 2024-2-19 17:23
吗列托为首的那些左派就看不到这点,总是强调“有什么用” 却不能理解这种一小步对无产阶级就是一大步。相反他们却十分推崇形式民主,认为有好过没有,那么面对无产阶级自发的躺平却不理解认为没用。

他们就是以前的速胜论者,好像不来工会和罢工,就不对就无用。我们现在看就连vmz这种形式的组织都被称为“非法” 他们幻想的工会还能怎么帮助工人们?
乐不眠 2024-2-19 16:35
3.无产阶级想躺却躺不平,只能呼喊口号
有观点认为大量人的“躺平”是被动而非主动的,是由于资本主义压迫而无能为力,客观上造成了一种“躺平”的风潮,实际上并不是不想要、不想追求。而且无产阶级肩负着养家糊口的重任,还是要给资本家打工,没法真正躺平,有心无力。


我曾经发表过类似观点,当然生活中情况复杂多变,无产阶级能躺则躺,在有利情形时进行局部斗争,获得局部胜利,小资产阶级则非常有必要躺平,而不是投机股票或是国际学校,或是创业。
指鹿为马 2024-2-19 16:33
从 “你不干,有的是人干”  到“你不请,没有人替你干”

阶级力量此消彼长。

普通人1 2024-2-19 16:31
本帖最后由 普通人1 于 2024-2-19 16:32 编辑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2-19 16:24
我比较推荐你改成21世纪20年代

也可以,00-10,10-20,20-30,说第三个十年初也没多大问题
隐秘战线 2024-2-19 16:27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2-19 16:27 编辑
对我的思想转变产生重要作用的一件事,是我在一次酒席中亲耳听到资本家的“高谈阔论”。一个资本家大声对销售人员说:“不能躺平!你们都躺平了,都没有业绩,公司怎么办!我怎么办!我还有那么多货压在那里卖不出去,每天都是钱!”可是,这些员工真躺平了吗?据我所知,这些人对工作内容都是加班加点、尽心尽力地完成,根本就没有什么消极怠工的现象。资本家斥责他们躺平,仅仅是因为他们中一些人要求双休(过去一直是单休制)。这让我意识到,即便根本没有躺平、即便放到其他国家仍然是“劳动模范”式的工作强度,只要比起过去稍稍有那么一点降低,资本家就不能容忍了,感到自己的利润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这不禁让我想到了磨杵成针、水滴石穿,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举手之劳,也能为阻碍资本增殖出一份力,也能为资本主义的最终灭亡贡献微薄的力量。如果无产阶级每人都能稍微实践“躺平”的理论,加起来也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也能让资产阶级真正胆寒,这从中资当局对躺平的一再封杀中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了。

关于“躺平”问题非常关键的一段话
隐秘战线 2024-2-19 16:24
终于在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初产生了不婚不育的思想风潮

我比较推荐你改成21世纪20年代
普通人1 2024-2-19 16:04
本帖最后由 普通人1 于 2024-2-19 16:05 编辑

四、我对躺平看法的转变

2021-22年,当时我对“躺平”的看法是:不宜赋予躺平过高的评价,不宜对躺平抱有过高的期望,其原因主要是上述1-3条。去年以来,我的思想发生了一定程度的转变,对躺平的看法逐渐由负面转为正面,原因主要是对各项资料的阅读和对现实条件的重新理解和认识。下面我结合新的认识对上述争议进行基于个人想法的重新阐述。

首先,躺平具有负面和消极的涵义,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不仅不是无产阶级斗争的真正阻碍,反而是一种很好的掩护。毛主席在《驳第三次“左”倾路线》(1941年)中指出:
必须明白,在日本人与国民党有巩固统治的一切地方(这种地方占全国十分之九以上的区域),绝对不能采取流血的武装斗争形式,而只能采用不流血的和平斗争形式。
  和平斗争也有两种,一种是合法的公开的斗争,又一种是非法的秘密的斗争,但都是不流血的、不暴动的、非武装的斗争形式,二者统一起来,就是在敌人统治区域的策略路线。

必须认识到,在当前形势下,采取直接的斗争和反抗措施的条件还不成熟,只能采取不流血的和平斗争形式,而躺平就是“合法的公开的斗争”的一种很好的方式。这一点和“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有共通之处,同时也可以用来回答“躺平过于温和”的争议。18年佳士运动和未明子成立所谓“公益小组”的失败(被列为非法组织),都从事实上证明了,在形势没有大的改变以前,即使采取稍为激进的抗争措施,也完全是行不通的。

其次,如何认识“想躺却躺不平”这一现实情况?过去我认为,这是躺平局限性的最大体现。但在长期的阅读思考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在躺平风潮出现之前,无产阶级岂不是更加没办法躺平吗?那时,他们处于更为绝望的境地。躺平风潮能够盛行,恰恰说明在劳动力人口的持续减少和平均年龄的不断上升下,形势正在一步步向着有利于无产阶级的方向转变,一部分的躺平在现实中已经具备了可行性。因此,虽然“想躺却躺不平”这个局限性还将长期存在,但时间是有利于无产阶级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庞大的劳动力后备军这个无产阶级组织斗争的最大阻碍将渐渐消失,到那时,不仅是真正的躺平,有组织的斗争手段也会重新出现,无产阶级将具备更大的力量。

最后,躺平能不能够真正地打击资产阶级?上述的这些分析,还可能让人认为,资产阶级的削弱只是劳动力减少这个客观条件的变化导致的,躺平本身也是这个客观条件变化的产物,但它本身对于打击资产阶级则无关紧要。但这种认识实际上是不正确的。对我的思想转变产生重要作用的一件事,是我在一次酒席中亲耳听到资本家的“高谈阔论”。一个资本家大声对销售人员说:“不能躺平!你们都躺平了,都没有业绩,公司怎么办!我怎么办!我还有那么多货压在那里卖不出去,每天都是钱!”可是,这些员工真躺平了吗?据我所知,这些人对工作内容都是加班加点、尽心尽力地完成,根本就没有什么消极怠工的现象。资本家斥责他们躺平,仅仅是因为他们中一些人要求双休(过去一直是单休制)。这让我意识到,即便根本没有躺平、即便放到其他国家仍然是“劳动模范”式的工作强度,只要比起过去稍稍有那么一点降低,资本家就不能容忍了,感到自己的利润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这不禁让我想到了磨杵成针、水滴石穿,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举手之劳,也能为阻碍资本增殖出一份力,也能为资本主义的最终灭亡贡献微薄的力量。如果无产阶级每人都能稍微实践“躺平”的理论,加起来也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也能让资产阶级真正胆寒,这从中资当局对躺平的一再封杀中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了。

没有一个左派不希望资本主义早日灭亡,没有一个左派不希望社会主义革命早日取得胜利,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真正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轻易做到的。过去,我和很多人一样,有一种急于求成的速胜思想,现在我认同毛主席分析抗战形势时的观点:中国不会失败,亦不会速胜,只有经过一场艰苦的持久战,才能真正赢取胜利。这个分析,在今天一样是适用的。

查看全部评论(1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6 06:32 , Processed in 0.024115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