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美国霸权的衰落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终结(四)

2021-9-10 11:1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3121| 评论: 11|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巴尔干地区好比欧洲的火药桶一样,今天的中东地区就是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火药桶。当中国的资产阶级和民族主义小资产阶级还在做帝国梦的时候,美帝的溃逃已经点燃了这个火药桶的第一段导火索。

美国霸权的衰落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终结(四)

作者:远航一号


历史上,欧洲人将欧洲以东的地区,按照距离欧洲的远近分别分为近东、中东和远东。现在人们一般所说的中东地区,包括西亚各国和北非的埃及,共17个国家。中东地区总面积约720万平方公里,总人口4.5亿(约占世界总人口的6%)。


中东地区是世界上最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地区。2020年,中东地区共生产石油13亿吨(日均产量约2800万桶),占世界石油产量的31%;生产天然气约6900亿立方米(约合5.9亿吨油当量),占世界天然气产量的18%。


中东地区的西面毗邻欧洲和非洲,北面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接壤并隔黑海、里海与俄罗斯联邦相望,东面经过阿富汗、巴基斯坦就可以分别到达印度或中国,并扼有红海、波斯湾等海上贸易要冲,堪称亚、非、欧三大洲的十字路口,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现在中东地区的大部分都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统治之下。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崩溃,伊拉克、叙利亚、巴勒斯坦等地区又沦为英、法帝国主义“委任统治”下的殖民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阿拉伯民族意识觉醒。在纳赛尔领导下,埃及将长期被英、法帝国主义控制的苏伊士运河国有化,对内发展国家资本主义主导的民族经济;这就是所谓“阿拉伯社会主义”。埃及和叙利亚一度组成阿拉伯联合共和国,想要以此作为未来统一的阿拉伯国家的原型。


进入二十世纪以后,石油成为世界经济的主要能源支柱。从二十年代起,英、美资本家在中东地区开始大规模开采石油。1933年,美国的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公司(今天的雪佛龙公司的前身)从沙特阿拉伯政府那里获得了石油开采的特许权,并成立了子公司加利福尼亚-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1943年,加利福尼亚-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改名为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英文缩写Aramco)。此后,美国垄断资本长期控制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工业;直到1988年,该公司才被沙特阿拉伯收购为国有。今天,该公司是世界上市场价值最高的公司之一;其日均原油产量900万桶,约占世界石油产量的十分之一。


伊朗是中东地区的另一个石油生产大国。1951年,主张社会进步的伊朗首相摩萨台在伊朗人民的支持下决定对英帝国主义控制下的英伊石油公司实行国有化。在伊朗石油国有化的过程中,伊朗人民党(实际上就是伊朗的共产党)在发动群众支持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1953年8月,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英国军事情报局的共同策划下,伊朗反动势力发动政变推翻了摩萨台政府;当时,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曾经专门拨款100万美元,用于“以任何方式”推翻摩萨台政府。


在以色列建国初期,曾经与苏联和东欧国家关系良好。但是,在第二次中东战争中,由于以色列与英、法帝国主义共同反对埃及恢复对苏伊士运河行使主权,以色列与苏联、东欧国家的关系恶化。此后,以色列向美国寻求军事援助,并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又名“六日战争”)中打败了阿拉伯国家的联合阵线。


这样,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通过扶植伊朗的巴列维王朝、与以色列结成军事联盟并控制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工业,形成了美帝国主义在中东地区称霸的三根支柱。


然而,到了六十年代中期,世界革命高潮兴起,美国霸权盛极而衰。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阿拉伯国家对美国等西方国家实行制裁,导致第一次石油危机。由于油价暴涨,沙特阿拉伯等海湾国家一跃为高收入国家,伊朗经济出现了畸形繁荣。但是,伊朗的畸形“现代化”导致贫富悬殊,严重激化了国内的阶级矛盾。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巴列维王朝被推翻,伊朗成为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国家。


这个时候,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政权觊觎伊朗的石油资源,认为伊朗得罪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并且伊斯兰革命后伊朗军队人心惶惶、实力下降,自以为获得了天赐良机,于1980年发动了侵略伊朗的战争。结果,出乎萨达姆意料之外,伊拉克侵略军遭到了伊朗军队、革命卫队和人民的坚决抵抗;两年后,伊朗方面发起了反攻,围攻伊拉克石油重镇巴士拉。此后,战争进入僵持状态,直至1988年停火。


伊拉克在经历了八年两伊战争后,经济陷入困境,急于通过新的冒险改善经济形势、稳定国内政局。这时,苏联国内危机加深,已经无力约束其在中东地区的合作伙伴。美国则玩起了两面派手法,一方面向伊拉克暗示,对伊拉克的军事冒险将不做干预;另一方面准备利用伊拉克蠢动以后的形势恢复其在中东地区的霸权地位。


1990年,伊拉克入侵并宣布吞并科威特。美国趁机纠合了三十几个仆从国,发动了第一次海湾战争。伊拉克军队的主力被消灭。这个时候,当时的美国总统乔治∙W∙H∙布什(即“老布什”)很明智地止兵于巴格达城下,决定暂不推翻萨达姆政权。后来事实证明,这一决定了保证了中东地区在九十年代的相对稳定。


美国在海湾战争中的胜利恢复了美帝国主义在越南战争惨败后一落千丈的军事“声望”。当时的中国官僚资产阶级,在目睹了美帝的侥幸胜利以后,惊恐万状。中国人民在经历了抗美援朝、抗美援越斗争以后积累起来的反帝斗争的胜利信心,到了九十年代的中国资产阶级军队那里,已经几乎荡然无存。一时间,中国资产阶级军队中弥漫着恐美畏美情绪,唯武器论甚嚣尘上。三十年后,一批靠资产阶级军国主义宣传(如《亮剑》这样的反动电视剧)养大的小资产阶级民族沙文主义者又因为有了几艘航母、几架“四代机”、几部“战狼”电影就飘飘然,自以为可以做帝国主义的迷梦;这种反动狂想同样将被未来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革命斗争击得粉碎!


到了世纪之交,美国统治集团面临着关于未来的重大抉择。表面上,美帝国主义的霸权如日中天。苏联解体后,美国相对于任何其他大国都拥有军事上的绝对优势,可以毫不费力地打赢任何一场常规战争。经济上,美国正在经历由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新经济”繁荣;一度对美国构成挑战的日本经济已经开始衰落,欧元尚不构成对美元的威胁;当时中国经济的总量,如按市场汇率计算,仅有美国的十分之一。


另一方面,美国统治集团也意识到,美国的这些优势只是暂时的。中国、印度和亚洲其他地区的经济体出现了长期快速增长的势头。假以时日,俄罗斯的军事力量可能复兴;更加可怕的是,俄罗斯有可能与欧洲大陆的强国(德国、法国)组成反对美国的联盟,使得美国失去对欧亚大陆的控制。


这个时候,主要是代表美国资产阶级中的能源工业、军事工业复合体的“新保守主义”集团(其政治上的主要代表人物就是小布什时期的副总统切尼,此人现在是特朗普在政治上的死敌)酝酿并最终实施了他们的战略设想。新保守主义集团认为,他们应该利用美帝国主义尚且掌握的绝对军事优势,通过一系列战略步骤,从而达到建立美帝国主义在全世界的绝对永久霸权的目的。这样一种绝对永久霸权的实质,按照世界体系理论家阿瑞吉的看法,是要建立美利坚统治下的“世界帝国”。


具体来说,就是用美国的军事力量控制住中东和中亚地区,然后在这两个地区建立一系列服从于美帝的傀儡政权。这两个地区中,中东地区是世界主要的能源生产基地;中亚地区,则按照当时地质学界的看法,是下一个最有希望发现大量油气资源的地区。新保守主义集团认为,只要控制住了这两个地区,就可以“挟石油以令天下”,牢牢掌握住欧洲和亚洲各国的能源命脉,迫使其他各大国服从美帝国主义的意旨。


2001年的“九一一”事件爆发后,新保守主义集团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马上发动对阿富汗的侵略战争。控制了阿富汗,就等于掌握了连接中东、中亚两大地区的战略要道,并可以对伊朗形成战略包围。2003年,美国又以所谓发现了“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为借口对伊拉克发动了号称“震惊与恐惧”的侵略战争,很快推翻了萨达姆政权。美帝国主义的如意算盘是,在伊拉克建立亲美的傀儡政权;然后,或者逼迫伊朗就范,或者进一步发动对伊朗的侵略战争,将整个中东地区变为美帝武力淫威下的保护国。


萨达姆政权刚一倒台,伊拉克人民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反美斗争。到了2004年,美军在两次费卢杰之战中受重创。美国动用了其全部陆军地面部队二十多个旅中的一半,仍然不能扼制伊拉克游击战发展的势头。


2007年,美国向伊拉克最后一次大规模增兵,勉强维持住了伊拉克政府的稳定。然而,与美帝国主义的主观愿望相反,美帝在伊拉克的军事冒险,严重削弱了原来作为萨达姆政权社会基础的逊尼派部族的力量,反过来加强了与萨达姆做对、得到伊朗支持的什叶派部族的力量。到了2007年,伊拉克政府如果离开了背后有伊朗操纵的什叶派民兵武装的支持,就无法稳定存在。


从2010年起,美国开始从伊拉克撤军;至2011年撤军结束,标志着美国在伊拉克侵略战争的失败。


美国在伊拉克的侵略战争失败以后,美国在阿富汗的侵略战争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战略意义。但是为了维护美帝国主义的“威望”,奥巴马政府还是硬着头皮要把阿富汗战争打下去。到了特朗普政府时期,设法从阿富汗“体面地”撤退,已经成为美国统治集团的共识。最终,到了今年8月份,美帝国主义的残余军事力量从阿富汗狼狈逃跑,塔利班完成对阿富汗的统一。


美帝在阿富汗的失败,将美帝国主义的衰落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世人面前。更重要地是,美国从伊拉克、阿富汗撤出军事力量以后,中东地区形成了巨大的地缘战略真空,由此引起的动荡,将给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带来巨大的威胁。


目前中东地区的形势,十分复杂和微妙,各种矛盾交织,既有各个宗教之间的矛盾,又有伊斯兰教内部逊尼派和什叶派的矛盾;既有阿拉伯民族和以色列之间的矛盾,又有伊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土耳其等国和库尔德人之间的矛盾;既有战争和内战的新仇旧恨,又有对国际能源市场份额的勾心斗角;既有美、俄、欧盟等大国错综复杂的干预,又有核扩散乃至区域核战争的阴影。


在中东地区各国中,至少有三个在未来可能引起整个中东地区崩溃的潜在危险地区。首先是伊朗。伊朗是中东人口第一大国(现有人口约8300万),在2018年受到美帝所谓制裁以前是世界第四大石油生产国。伊朗统治集团认为自己是古代波斯帝国的继承者,有很大的野心。美帝在伊拉克、阿富汗侵略战争的失败,给伊朗造成了空前有利的战略形势。伊朗支持的什叶派集团在很大程度上控制着伊拉克政府;伊朗支持的真主党民兵控制着黎巴嫩政府;伊朗与俄罗斯合作,维持着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在阿拉伯半岛的西南端,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控制了原北也门的大部分地区并多次击退沙特阿拉伯组织的多国干涉军。在巴勒斯坦,伊朗支持的哈马斯控制着加沙地带并对以色列构成威胁。


伊朗统治集团的长远目标,是使自己成为整个西亚地区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主宰者。但是,由于受美帝经济制裁的打击,伊朗经济十分困难,加上伊朗统治集团的腐败,伊朗内部的阶级矛盾也十分尖锐。此外,伊朗在地区称霸的野心,还受到以色列(作为该地区的主要军事力量)和沙特阿拉伯(伊朗在伊斯兰宗教世界内部以及世界石油市场上的主要对手)的遏制。


为了取得相对于以色列的军事优势,伊朗试图发展自己的核武器以及战略导弹力量。这引起了以色列的极大恐慌。以色列一方面要求美帝出面制止伊朗发展核武器的企图,另一方面多次表示,如果美帝不能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以色列将不惜单方面行动,对伊朗的核设施实施“外科手术”式的打击。


以色列经过历史上的四次中东战争,侵占了原巴勒斯坦人居住的大片土地。目前,以色列约有900万人口,占据了原巴勒斯坦地区的约22000平方公里,占原巴勒斯坦地区总面积的五分之四;巴勒斯坦国控制地区的人口约500万、总面积约5000平方公里,仅占原巴勒斯坦地区总面积的五分之一。在以色列内部,占总人口约五分之四的犹太人则对占总人口约五分之一的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实行压迫和歧视。


以色列虽然经济发达,但能源和粮食不能自给。过去,依靠美帝的扶植,以色列得以对周边的阿拉伯国家保持绝对的军事优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色列的这种军事优势正在逐渐削弱。2006年以色列侵略黎巴嫩战争的失败表明,今后,以色列很可能已经不再具备发动大规模对外侵略战争的能力。从长远来说,以色列与阿拉伯民族结成了世世代代的血海深仇;一旦以色列不再能保有军事优势,孤悬于地中海东岸的以色列将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


由于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的长期侵略和压迫,遭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反对,现在即使是在西方世界,也只有美国等少数几个国家还公开支持以色列。一旦美帝国主义进一步衰落,以色列的军事优势将无法维持,以色列的处境将岌岌可危。反过来,一旦以色列统治集团意识到不断迫近的危机,也可能孤注一掷发动新的战争冒险。


沙特阿拉伯是当今世界仅存的几个君主专制国家之一。沙特阿拉伯的经济高度依赖石油,石油收入占沙特阿拉伯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三、出口贸易收入的十分之九。沙特阿拉伯也高度依赖对外国劳工的剥削。在沙特阿拉伯总共约1500万劳动力中,外籍劳工约900万,本国公民参加就业的约600万(其中约三分之二被政府或国有企业雇佣)。为了供养王公贵族的穷奢极欲并为普通的沙特阿拉伯公民提供“福利”,沙特阿拉伯不得不维持庞大的财政开支。2020年,沙特阿拉伯的财政赤字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10%以上。


沙特阿拉伯是世界第二大石油生产国和第一大石油出口国;中国石油进口的大约七分之一来自于沙特阿拉伯。但是,沙特阿拉伯最大的(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加瓦尔油田的产量在2005年前后已经越过峰值。该油田自1951年投产,到现在已经生产了60年了,其高峰时期产量日均500万桶,占世界石油产量的5%以上,相当于5个大庆油田高产时期的产量。现在,加瓦尔油田的产量已经下降到大约日均400万桶。以后,随着沙特阿拉伯早期发现的大油田产量逐步下降,用新开发的中小油田来弥补大油田的产量下降将越来越困难。预计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产量将在2030年前后达到峰值,此后趋于下降。


另一方面,沙特阿拉伯为了维持内部社会稳定,对国内消费油价给与大量补贴,人均石油消费量高达4.5吨,几乎相当于美国人均石油消费量的两倍、中国人均石油消费量的九倍。不仅如此,沙特阿拉伯的人口仍然在按照每年近2%的速度增长。未来,如果沙特阿拉伯的石油消费继续随人口增长而增长,而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产量却开始下降,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出口能力将不断萎缩。


下图说明了沙特阿拉伯未来石油产量和石油消费量可能发生的变化情况。



如图,到2050年,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出口能力将从现在的每年约4亿吨下降到约2.5亿吨。2030年以后,随着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出口能力逐年下降,沙特阿拉伯是否还能维持国内的社会稳定并吸引足够数量的外籍劳工,都将成为问题。


总之,随着美帝失去控制中东地区的能力,在未来几十年,中东地区面临着土崩瓦解的巨大风险。几个大国中,沙特阿拉伯、伊朗、以色列、埃及都面临着内部社会矛盾不断升级并失控的危险;除此以外,还存在着区域大国相互之间爆发战争乃至核战争的危险。无论哪种情况,都可能对全球能源供给造成致命的威胁。此外,中东地区的基本秩序一旦瓦解,将产生数以千万计甚至上亿的难民,涌向欧洲地区。作为世界资本主义发祥地的欧洲地区,面对如此规模的难民潮,将可能陷于政治和经济的瘫痪;欧洲大陆国家将普遍地外围化或半外围化。


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巴尔干地区好比欧洲的火药桶一样,今天的中东地区就是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火药桶。


当中国的资产阶级和民族主义小资产阶级还在做帝国梦的时候,美帝的溃逃已经点燃了这个火药桶的第一段导火索。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马列托主义者 2021-9-11 11:23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9-11 10:58
我从来没有说中国资本主义没有相对上升啊,我们一贯是说中资既成不了帝国主义也成不了霸权。

还有下文多 ...

中资能不能成为霸权,目前我们也无法定论,不过大体是不能,但是中资已经发展为帝国主义是事实。
马列托主义者 2021-9-11 11:21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9-11 11:28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9-11 10:52
写明了是欧洲,没说美国要外围化

那么问题来了,欧洲的外围化半外围化,只能让美帝的核心加强,或者美帝的衰弱是因为其他国家的原因,看来可能就是特色了,只能说明特色在上升,如果美帝最终衰弱到极限,为什么特色不能取代它。如果特色最终无法取代它,为什么不能说美帝又变强了。你的意思是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都变弱了还是什么或者说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都和目前的外围半外围国家一样的水平了。但是按照资本主义世界发展是不平衡的规律,资本主义所有国家一样弱和一样强似乎不太可能,但是从你目前已经发表来看,资本主义国家未来就是一样弱或者一样强,而你又认为这种局面无法维持,所以资本主义体系就要终结。按照规律是无法维持,但是可能重新变得有些强有些弱,从而资本主义体系又回光返照了。
远航一号 2021-9-11 10:58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9-11 10:18
楼主的改系列没有完全发完之前无法好好评论
欧洲大陆美国都外围化和半外围化,那么谁核心化呢?因为这些都 ...

我从来没有说中国资本主义没有相对上升啊,我们一贯是说中资既成不了帝国主义也成不了霸权。

还有下文多篇。
远航一号 2021-9-11 10:57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1-9-11 08:47
这段话“欧洲大陆国家将普遍地外围化或半外围化”

是否意味着在未来一些经济状况较差的欧洲外围半外围国家 ...

南欧几个国家(西班牙、意大利、希腊)从十六世纪相对落后以后,相对于西北欧就再也爬不上去了,始终处于半外围。意大利七十年代以后一度逼近德、法,现在又掉下来了。

以后有空我再把欧洲内部不同区域的分化写一下。

现在说的是,如果来自中东和北非的难民潮持续不断,德、法都不一定保住核心位子。至少法国离核心下限已经不远了。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48637

看图1.3
远航一号 2021-9-11 10:52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9-11 10:18
楼主的改系列没有完全发完之前无法好好评论
欧洲大陆美国都外围化和半外围化,那么谁核心化呢?因为这些都 ...

写明了是欧洲,没说美国要外围化
马列托主义者 2021-9-11 10:24
强弱是变化的相对的,所以得出社会主义自然而然取代资本主义是不对的,客观变化只是一个原因,更加重要的是无产阶级的主观条件。
马列托主义者 2021-9-11 10:18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9-11 10:22 编辑

楼主的改系列没有完全发完之前无法好好评论
欧洲大陆美国都外围化和半外围化,那么谁核心化呢?因为这些都是一些相对概念。
资本主义历史上一超变一超多强,然后又变为二超,现在又变为一超多强,将来是不是多强无超(G0),目前普通认为是G2,看楼主的意思是将来G0下资本主义就崩溃,就是社会主义了。
从目前来看,楼主不得不承担,美国在衰弱,而中国在上升(至于未来能不能继续上升先不谈),就是目前来看,完全否定特色的上升是毫无道理的。美帝目前来看是衰弱的,但是就如美帝重回一超等演变来看,也不能否定美帝还可能变强。
隐秘战线 2021-9-11 08:47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1-9-11 08:53 编辑

这段话“欧洲大陆国家将普遍地外围化或半外围化”

是否意味着在未来一些经济状况较差的欧洲外围半外围国家——南欧如希腊等巴尔干国家,东欧如乌克兰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等,甚至西欧的发达国家,在进一步外围、半外围化,人民无产阶级意识逐步觉醒后,有加入未来社会主义革命战斗序列的可能性?

如果是——那毫无疑问共产主义是再一次从激进民族解放运动转化回到原先欧洲的激进工人运动了
远航一号 2021-9-10 20:08
激活 发表于 2021-9-10 19:52
你还真别说,文章中所讲述的第一次海湾战争之后,很多小说、新闻都讲过中国被吓坏了,认为这才是现代战争的 ...

这就是军队资产阶级化了,看不到人民的力量了
激活 2021-9-10 19:52
你还真别说,文章中所讲述的第一次海湾战争之后,很多小说、新闻都讲过中国被吓坏了,认为这才是现代战争的样子,已经不需要大规模入侵,仅仅依靠少量特种加上火力、和空军的全面压制就能成功,这个“武器论”当时在国内很火,基本说到有了这次战争,才让中国军队认识到战争的变化
搬砖小能手 2021-9-10 12:33
这个对中东、欧洲未来的分析有意思。核心国家恐怕只有外围和半外围化才能有助于体系崩溃。

查看全部评论(1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18 08:56 , Processed in 0.016879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