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德马列党主席费希特纳在列宁塑像揭幕仪式上的演讲

2020-11-23 23:3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787| 评论: 0|原作者: 加比•费希特纳|来自: 国际红色通讯2nd

摘要: 我们为列宁竖立塑像,来纪念这个给了我们党名字的人——但是有些人很快注意到:马克思没在!既然我们总是对批评保持开放的态度,我今天可以向你们宣布,我们已经决定:在列宁之后,我们会竖立起卡尔·马克思的塑像!



我们为列宁竖立塑像,来纪念这个给了我们党名字的人——但是有些人很快注意到:马克思没在!既然我们总是对批评保持开放的态度,我今天可以向你们宣布,我们已经决定:在列宁之后,我们会竖立起卡尔·马克思的塑像!

  德国马列主义党主席加比费希特纳在列宁塑像揭幕仪式上的演讲

  (2020年6月20日)

640.webp.jpg

  图:列宁塑像揭幕仪式现场

  亲爱的朋友和同志们!

  亲爱的盖尔森基兴(Gelsenkirchen)人民,亲爱的霍斯特(Horst)人民,亲爱的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亲爱的媒体代表们,亲爱的朋友们,亲爱的同志们!

  (译注:盖尔森基兴市下辖的霍斯特是德国马列主义党的总部所在地,也是此次竖立列宁塑像的地方。)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塑像。为种族主义者、反犹太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反共主义者或其他极端反动派竖立纪念碑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世界各地都在推倒这些塑像,这是非常自然的。

  但是之后怎样呢?一次反抗,如果不想以挫败、失败或是走回老路而告终的话,就需要一个积极的目标。因此,在试图出台的禁令、法院判决、热烈讨论和国际媒体的热烈报道之后:

  今天,我热忱地欢迎你们参加德国西部第一座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列宁塑像的揭幕仪式!

640.webp-(1).jpg

  图:德国马列主义党主席(Chairwoman)加比•费希特纳(Gabi Fechtner)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我经常被问及竖立塑像是否是意味着挑衅。不,这不是挑衅,但也许是打破某种禁忌。要打破禁忌,因为在把反共主义当作国教的资本主义社会,对于社会主义的大规模讨论不在其议程上。

  你们不被(资本主义社会)认为有必要向社会主义的代表人物致敬。因此,在当前对资本主义的批评无处不在的情况下,反共主义必须终结,是它制造了让人最好不要与社会主义扯上关系的氛围。

  也许你们中的一些人对这些很熟悉: 如果你站在支持社会主义的立场上,你很快就会被诋毁为“极端分子” ,甚至是“斯大林派分子”或“毛派分子”。因此,为了减少反共主义对于思想的保守和禁令,今天的行动是“不给反共主义机会!”(Don’t give anticommunism a chance!)运动的一部分,是该运动至今为止的高潮。我们要求就社会主义的观点和共产主义的自由思想进行公开的民主讨论!

  现在,我们已经引发了一场广泛的讨论:这反映在媒体上。盖尔森基兴市已经做出了反应。特别是因为列宁的塑像,市政府已经在霍斯特堡(Horst Castle)举办了一个大型的反共展览。现在它还想把表达自己观点的信息牌放在人行道上。我们欢迎广泛的讨论,但我们坚持认为,这些讨论应该在平等的基础上以民主的方式进行。我们坚持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共产主义的立场,应当享有与反共主义平等的发言权。我们本着民主精神进行这次讨论!顺便说一句,在今天的活动中,我们也邀请了批判人士发言,只要他们不是法西斯分子。

  例如,今天,也有自由民主党人(Free Democrats,FDP)到场。如果你有建设性的意见要说,我们也欢迎你以批判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观点。然而,当我们邀请自由民主党参与这一民主讨论的时候,他们拒绝了。因此,在这场辩论中,谁在以民主的方式行事,每个人都会形成自己的意见。通过这一运动,我们正在树立一个里程碑——必须结束对有关社会主义的民主讨论的压制。

  今天,我们目睹了整个帝国主义世界体系普遍陷入社会危机的加速趋势。不仅单一的法律或政治领域遭受批判,而且整个社会的基础都受到质疑——受到最严重质疑的是美国所谓的模范民主。今天,我们必须面对资本主义有史以来最大的世界性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这一资本主义危机已经使数以亿计的人——在美国是超过4000万人——失业。这往往与在全世界构成威胁的前所未见的贫困和饥饿的危机结合在一起。然而,与此同时,社会财富却大量增长。

  自2014年以来,500家最大公司的资本净值从11万亿美元增长至近18万亿美元。也就是说,500家最大公司掌握着18万亿美元,而较贫穷的那一半人类只拥有2万亿美元。

  我们目睹了一场全球卫生危机,据官方统计,这场危机已经造成50万人丧生——未报告病例的估计数目则要高出许多倍。世界卫生组织关于这种流行病的警告几乎被世界上所有政府忽视。在这方面,他们对这里发生的事情负有一定的责任。

  2014年以来,地中海上已有超过2万人死亡,难民危机仍在加剧。

  全球环境危机威胁到了生命赖以生存的整个自然基础。资产阶级国家和家庭制度的危机也在加剧。这一切都是资本主义的结果,资本主义正处于危机之中。

  生产是社会的,而财产是私有的——资本主义的这一基本矛盾日益加剧。这一矛盾的加剧,强化了当权的国际金融资本的一小撮顶层对最大的利润、权力范围和影响力的危险追逐。

  随之而来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战争危险,以及对生命赖以生存的当前基础的威胁。全面的社会危机,要求全面的社会变革。

  这场危机的答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当我们这样说时,我们必须总结迄今为止人类在建设社会主义方面所积累的经验。

  在这方面,列宁的功绩是不朽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期,他分析并确认了,垂死的、寄生的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前夜。他是俄国十月革命和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建设的杰出领导者和组织者。他证明了推翻资本主义是可能的。

  今天,这被视为超出了人类的想象——但列宁表明这是可能的。社会主义可以通过斗争实现和建立,资本主义不是历史的终结。

  在复杂的情况下,列宁敢于号召推翻政府,以便建设社会主义,保卫推翻了残暴沙皇统治和反革命势力的民主革命的胜利果实。

  列宁在策略问题上的准确分析、高瞻远瞩和稳健,源于他的理论工作和他以最高水平运用辩证法的能力。这就意味着要创造性地、一次又一次地分析形势,进一步开展分析和评估。

  我想谈谈列宁一生中的几件事:

  列宁受过高等教育;他是一名律师,与同时代的艺术家、作家以及世界各地的资产阶级记者和科学家保持着活跃和批判性的交流。同时,融入工人和小农的生活和斗争对他来说尤为重要,因为工人和小农的利益始终引导着他的行动。十月革命后,他住在一套两居室的公寓里。我想引用德国著名妇女权利活动家和共产主义者克拉拉·蔡特金(Clara Zetkin)的文字,她在拜访列宁之后写道:

  “而他的私人住所却是极度的简单和朴素……

  众所周知,农民们给‘他们的伊利奇’送来了白面粉、培根、鸡蛋、水果等礼物;但同样众所周知的是,列宁家里什么都没有留下。一切都送去了医院和儿童之家;列宁一家严格坚守不比别人生活更好的原则……”

  因此,列宁在他的思想、情感和行动方面都是革命的——人们常常可以从一个人的生活方式看出这一点。他不是那种孤独地做出决定的人。

640.webp-(2).jpg

  图:列宁塑像揭幕仪式现场

  有人问我们,树立这座塑像是不是个人崇拜。不,因为我们尊重的是一个真正的团队工作者,他通过与其他人协商来赢得巨大的成功。每个曾和列宁共同工作的人都说,列宁总是向特定领域知识渊博的人请教,包括科学家、士兵、农民和工人。每个能对自身领域说出点什么的人,都与列宁在共同工作中联系在一起。

  列宁是一位新型的政治家,他的杰出就像他的谦虚一样。列宁对那些只关心自己利益的拿着党证的官僚分子毫不留情。他在晚年预见到,党、企业和政府的领导部分的思维方式的转变,可能导致资本主义的复辟,也就是对社会主义的背叛。为此,他创建了一个独立的控制机构。列宁说,即便是中央委员会也必须受到该控制机构自上而下的独立控制。这就是为什么,背叛社会主义的行为在列宁的领导下被阻止。然而,后来这变成了可悲的现实。

  列宁毕生致力于为被压迫者的解放而斗争。列宁还代表着1917年十月革命之后立即实现的成就:最早一批法令之一要求无偿没收大地主的土地并分配给贫苦农民。封建地产和贵族得以废除,其财产被没收。在今天的资本主义德国,人们对实行像财产税那样简单的税种进行了大量的讨论。尽管这不会真正伤及当权者,但这还是让他们感到太多了。

  少数民族的权利,直至脱离出去建立自己国家的权利,也得以宣告。从工厂直至各级国家机关,苏维埃制度和工人控制的机构都被组织起来。

  在所有工厂立即实行了法律规定的八小时工作者。你能想象吗?今天,工人们再次必须上12小时的班;在医院里,有一部分工人是24小时值班的。

  这表明,与百年前的社会主义苏联相比,资本主义是倒退的。法律赋予男性和女性、私生子和婚生子平等的权利。禁止高利贷,对银行和工厂实行社会化,实行医疗保险,等等。在那个到处实行死刑的时代,列宁在俄国废除了死刑,使俄国成为首批废除死刑的国家之一。几个世纪以来被认为不可能的事情突然变成了可能!为什么?

  因为社会的模式已经改变了。当不同于资本主义的社会模式发展壮大,利润不再是中心问题时,实行改变并将工人阶级和广大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就成为可能。

  因此,我们支持建立社会主义社会,支持通过革命来战胜资本主义社会制度。

  这里,我们还没有提到最重要的一个法令。这甚至是十月革命后的第一个法令:关于和平谈判,关于立即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法令,使主要帝国主义大国实现和平的法令。1918年3月,尽管俄国丧失了大量领土,和平还是实现了。列宁说: 我们拥有和平是至关重要的,尽管我们不得不牺牲一些领土。

  但是今天,看看叙利亚就知道了,资本主义政府不能做到这一点。每个帝国主义国家都在为争夺每一平米的土地而战斗。就是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实行和平政策。

  尽管(列宁)有许多成就,但也许你们中有些人现在认为:“嗯,你不能以如此正面的眼光来呈现这一切——这难道不是简化吗?”或者:“可以对此持不同看法。”因此,让我们看看,在这一问题上人们可以持怎样的不同看法,可以对列宁提出怎样的指控?

  十月革命后不久,从1918年3月开始,14个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国家在反列宁主义的口号下,对这个解放了的国家发动了军事进攻。在那之前,它们一直在互相战斗,但它们却突然联合起来反对社会主义。在德国,也动员了各种力量。后来成为法西斯主义组织的艾尔哈德旅(Brigade Erhard。译注:活跃于1919年前后的德国反革命军事组织,曾参与镇压德国革命)也参加了对社会主义俄国的侵略。但是,当俄国工人和农民响应列宁的号召——“我们必须保卫我们的土地,不能放弃我们的成果”时,这些反动派、侵略者,所有这些人都喊道: “列宁,屠夫!”

  一些人可能以为“列宁,屠夫!”这一口号来自基民盟(CDU)或者社民党(SPD),他们的确在大规模传播这一口号,特别是在盖尔森基兴。但是你知道它的真正来源是哪吗?是阿道夫·希特勒本人!早在1920年,他就在演讲中散布了这个谎言,“列宁,屠夫!”

  这一挑衅的口号,将战争即帝国主义侵略的灾难简单地归咎于列宁和革命者。实际上,列宁和革命者完全是在公正地保卫自己。在今天重复这一论调的基民盟(CDU)和社民党(SPD),难道不感到羞耻吗?

  我们强烈谴责这种反动史学!

  有趣的是,甚至在今天,专注于反共主义的联盟也形成了。目前,所有报纸都引用了社民党(SPD)、基民盟(CDU)、选择党(AfD)、自民党(FDP)和绿党在盖尔森基兴西区(Gelsenkirchen-West)议会发表的联合声明中的一句话:“共产主义领袖列宁代表着暴力、压迫、恐怖和可怕的人类苦难。”这个资产阶级联盟将德国选择党包括在内。而在此之前不久,凯默里希(Kemmerich)在图林根州凭借选择党的选票当选为州长,这其中包藏着巨大的丑闻(译注:在图林根州长选举中,社民党的候选人凯默里希依靠选择党的选票当选,引起巨大争议,凯默里希也于当选的第二天辞职)。但是,在反共主义的问题上,它们却与选择党保持一致。我们批评这个反共主义的大联盟!

  然而,资产阶级公共机构已经习惯了关于社会主义的暴行故事。反共主义在德国的影响主要是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了它,又不可能就其主张和方法进行广泛的民主讨论。你在脱口秀中见过德国马列主义党的人吗?我有时认为我们的经济部长奥尔特迈尔(Altmaier)必须能够同时出现在三个地方。我觉得他好像是每天晚上参加三场脱口秀。总是持相同主张的人出现在公众面前,而德国马列主义党却没有机会说话。这不是一场民主的辩论,反共主义就是这样传播的。

  现代反共主义似乎拥护民主的价值观。它试图假装:这些价值观在资本主义社会已经得到了最好的实现,而社会主义只意味着犯罪和不平等。现代的反共主义者甚至反对自己被称为反共主义者。不,他们说,当然,每个人都可以说任何他们想说的话;他们只是不想与德国马列主义党有任何关系,他们称我们为“斯大林派分子”和“毛派分子”。当人们听到这些斗争的词语时,每个认为自己是可靠公民的人都应该远离。这样,问题就解决了。这就是他们的逻辑。

  说白了:我既不是斯大林主义者,也不是毛主义者——整个德国马列主义党也一样。但是,我们捍卫社会主义的成就,也捍卫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这些社会主义的代表人物。今天,否定那些为此做出巨大牺牲的人物是多么简单——他们当然不能避免所有错误!然而,如果不是在这些人的领导下,在艰苦的斗争中,推翻了沙皇和其他封建统治者,结束了战争,打败了希特勒法西斯主义,那么今天的世界将会怎么样?如果没有这些战斗,今天我们谁也无法表达我们的意见。

  毫无疑问,这种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立场也是德国马列主义党的特征——上述这些领袖并非没有任何过错或错误。宣称他们不会犯错是荒谬的。毫无疑问,在斯大林和毛泽东时代,违背他们意志的罪行同样是以社会主义的名义犯下的。为了再次实现社会主义,我们有极大的兴趣对此进行评价。我们甚至已经建立了一个历史委员会,对所有这些进行精确的调查——然而,我们这样做的目标是恢复社会主义,而不是延长资本主义的寿命或者谴责一切出路。

  然而,通过他们的渠道散布反共谣言的我国政府官员和垄断企业,实际上并没有受到列宁、斯大林或毛泽东时代所犯错误的触动。如果我国政府和企业的确受到这些错误和犯罪的触动,那么它们与伊朗、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利比亚或美国特朗普政权的密切合作将是无法想象的。

  他们怎么能支持导致数万人葬身地中海的欧盟政策?这不是犯罪吗?他们根本不受这些罪行的触动。然而,共产党人却要对当代历史的每一个受害者负责。我们不会参与这种史学。必须坚决反对这些诽谤。

  当然,“资本主义是历史的终结”这一看似一成不变的真理,可以让人们放松警惕。但是,这是否真的回答了我们时代的问题?例如,为什么解决人类问题的无数承诺,不能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实现?为什么资本主义会孕育的新的危机,而这些危机只不过是其不适合的象征?这些问题不能用先入为主的反共主义模式来回答!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曼(Thomas Mann)曾说,反共主义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愚蠢之一”。在如此迫切需要看清楚的时候,反共主义的观点却蒙蔽了我们的视线!

  正如不用革命战胜资本主义就不会有社会主义一样,不克服反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就不会有社会主义的意识。正因如此,“不要给反共主义机会!”运动是当务之急。

  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成熟,来赢得全世界工人和大众的支持,使社会主义斗争达到新的高潮。

  亲爱的来宾们,

  也许你认为整个事情应该看得更中立一点,少一点“意识形态”?这就是今年2月盖尔森基兴建设部门禁止在受保护的“霍斯特米特”(Horster Mitte)(译注:德国马列主义党总部所在的建筑物)的正面竖立塑像的理由: 他们非常严肃地说,你们现在看到的这座尚未揭幕的塑像,遮挡了整个建筑的正面。

  让我引用建设部门自己的话:“这座建筑(即‘霍斯特米特’)作为行政建筑的价值被塑像严重削弱,因为塑像涉及的政治理念与公共行政大楼的政治中立性显然相矛盾。”

640.webp-(3).jpg

  图:建筑物“霍斯特米特”

  首先,“霍斯特米特”已经几十年没有作为行政建筑了,尽管它是一个服务于盖尔森基兴人民利益的新型服务中心。而且,它当然从未在政治上保持中立。“霍斯特米特”是矿工、国际主义、难民援助、反叛青年的各种斗争的中心,也是反对关闭附近的圣约瑟夫医院(St. Josef Hospital)的斗争的中心。所有这些斗争都是在这里计划和进行的,我们为政治上很少中立的这个“霍斯特米特”感到骄傲,现在列宁塑像就要在这里揭幕。“霍斯特米特”也是进步文化活动的中心。要求“中立”和“意识形态自由”,不过是要求臣服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并承认现存的社会关系。社民党和基民盟声称所有霍斯特人都反对列宁。然而,与这些资产阶级政党不同,我们的日常工作是进行数百次的谈话——挨家挨户,在每周的市场上,在企业和工会里,在购物街上——与人们讨论问题,找出他们的立场,这样我们就能得到我们自己的印象。

  从一开始,我们就遇到了明确的同情!和往常一样,霍斯特人民喜欢争论,当然,有两极分化的讨论。然而,亲爱的社民党和基民盟,我们也可以这样说——你们越是攻击列宁,他就越能得到霍斯特人民的好感,因为霍斯特人民说:“如果这些政党攻击列宁,那么这个人一定有什么好的地方。”

  许多人借此机会提醒自己。反共主义在本次讨论中越来越失去效果!人们的头脑中发生了一些变化。这正是我们想要的:列宁塑像成为真正的精神食粮!

  但是基民盟的新人成员萨沙·库思(Sascha Kurth)没有被吓倒,他在网上发起了一个反对为列宁塑像的请愿活动。然而,几个星期之后,请愿书的签名人数还达不到目标的8%。在全国范围内,他希望有2200人签名,实际只有204人签名,其中165人来自盖尔森基兴,只有69人来自霍斯特。显然,库思先生既不能说服大众,也不能说服自己的党派!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说:是疫情的错。但是每个人都知道,在疫情期间,互联网的使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但是人们并不想签署反对列宁的请愿书——这是库思先生的问题。

  市发言人舒尔曼(Schulmann)呼吁通过创造性活动来阻止塑像的竖立,但只有法西斯分子才把这当真。他们试图用贴纸玷污墙壁上的海报。在路人的帮助下,我们阻止了这种情况的发生。我们想呼吁他们和你们共同保护列宁纪念碑,提高警惕,如果有人试图破坏这座塑像,请通知我们,从而确保它可以继续矗立在这里。

  我们强烈抗议盖尔森基兴警察可耻地批准两次法西斯示威,使纳粹分子能够充分发挥他们作为反共产主义的冲击部队的作用。当法西斯游行时,反法西斯分子的反示威活动经常要撤到外围地区。另一方面,法西斯分子却可以直接出现在我们集会的周围。然而,他们不能动员许多人参加他们的行动,尽管市政府为他们的“没有列宁容身之所”游行活动提供了许可。

  现在阵线分明,他们那边是反共主义的反动联合,我们这边则是进步的一方。但是,我们不会让自己被激怒,我们将有条不紊地进行我们的仪式。

  亲爱的来宾们,

  由于疫情原因,这一活动被推迟(译注:揭幕仪式原定于列宁诞辰4月22日举行),使我们能够在创立于1982年6月20日的德国马列主义党的生日这天举行揭幕仪式。今日,德国马列主义党继承着马克思和列宁的教导。德国马列主义党是革命的工人阶级政党。在德国马列主义党里,工人们真正地自己做决定。这同样适用于领导层。我自己就是一个受过训练的工具制造工人。我们在经济上是独立的,靠党费和人民的捐款维持运转,既不依赖于政府的资助,也不依赖于公司的捐款。这使我们有了按照自己认为正确的观点来发表言论和进行活动的自由,而不是遵循垄断集团专政的所谓“公共意见”。建立在民主集中制基础上的德国马列主义党,不是像议会党团那样争吵,不是在办公室讨价还价,更不是追逐名利;我们在党内进行批判性的、生动的讨论,民主地进行选举和决策,从而组织起持续而有效的工作和行动。

  德国马列主义党在许多的工人罢工和斗争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它支持工人、妇女和环境运动的斗争,支持反法西斯主义和反军国主义的斗争,并代表着其他政党不再从事的企业工作。我借此机会通知大家,今天上午,杜伊斯堡(Duisburg)的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公司的工人们正在举行罢工,反对裁员。我们向这些工人们致以热烈的问候!

  如今,大规模裁员到处都被提上议事日程,这些工人正在通过他们的独立罢工向大家发出信号。我们还要向总是站在斗争最前线的我们的工厂组织致以最诚挚的问候,祝你们取得更大胜利。

  我们的指导原则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国际团结。在德国,我们已成为反对默克尔-西霍夫政府向右发展,争取民主权利和自由的斗争的开拓者。

  我们的青年团“造反者”(Rebell)组织着年轻人的抗争,最近的一次活动是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和反共政策。

  在德国马列主义党,言论和行动是一致的——有健全的理论研究工作,也有骨干参与的实践工作。现在在德国,我们是最为时刻准备战斗的政党,不是没有原因的。

  列宁有句名言:“一盘散沙的工人一事无成,联合起来的工人无所不能。”直到今天,这一论断仍然非常有效。因此,我们借此机会邀请你们来加强这个党和它的青年团。

  亲爱的来宾们,

  你将看到,我们没有为列宁选择一个高高在上的基座。我们不想仿效盖尔森基兴竖立在几十米高的基座之上的赫拉克勒斯(Hercules)塑像。我们说过要一个小基座。

640.webp-(4).jpg

  图:列宁塑像揭幕仪式现场

  列宁与霍斯特人民见面是合适的,霍斯特人民每天上班、上学或购物经过这里,列宁和我们是平等的。我们为列宁竖立塑像,来纪念这个给了我们党名字的人——但是有些人很快注意到:马克思没在!既然我们总是对批评保持开放的态度,我今天可以向你们宣布,我们已经决定:在列宁之后,我们会竖立起卡尔·马克思的塑像!

  谢谢!

  来源:德国马列主义党网站

  https://www.mlpd.de/english/2020/speech-on-the-unveiling-of-the-lenin-statue-on-20-june-2020

  翻译:liuluo

  校对: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3 09:25 , Processed in 0.01463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