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中国社会的阶级结构,1980-2019年

2020-7-5 02:4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1206| 评论: 2|原作者: 红色经济观察

摘要: 集中在城市且人数上占优势的无产阶级,如果能将小资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的大多数团结在自己的周围,就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与资产阶级之间的力量对比,按照自己的意志重新塑造整个中国社会,成为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的创造者。

2020年度红色经济观察(七)

中国社会的阶级结构,1980-2019

 

       毛主席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基本任务是认识和把握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认识和把握特定资本主义社会中阶级斗争的基本规律,并为无产阶级革命提供指南,明确革命的领导力量,明确革命的主要对象和次要对象,确定无产阶级的同盟军,并努力争取、团结或在必要时分化瓦解各种中间力量。

       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最基本的阶级矛盾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资产阶级占有生产资料并且通过剥削他人劳动来攫取剩余价值。由于现代中国资本主义是在社会主义革命失败以后、以资本主义复辟的方式演变过来的,中国资产阶级中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党-国”官僚的中上层(这里的“党-国”指的是以“共产党”名义进行统治的资产阶级国家);后者不仅通过他们掌握的国家机器为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积累服务,而且个人还往往通过对全民和集体财产巧取豪夺而积累了巨额财富。

       无产阶级是自身不占有生产资料且被迫出卖劳动力为生的劳动者。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核心国家中,无产阶级一般是人数最多的一个阶级(虽然不一定占绝对多数)。在半外围国家中,无产阶级一般是在城市部门中人数最多的一个阶级。

       历史上,农民占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现在,中国仍有近半数的劳动者生活在农村(其中大约三分之二从事农业,另外三分之一的农村劳动者从事工业和服务业)。在马克思主义传统中,过去常常将农民认为是“小资产阶级”的一部分。这已经不符合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实际情况。在中国目前的资本主义社会中,生活在农村的农业劳动者,其农业收入几乎完全不能满足家庭的正常生活需要。现在,几乎没有哪个“农民”家庭,没有一个或数个劳动力在城市或附近乡镇“打工”,充当雇佣劳动者。农村劳动者的农业生产活动实际上起着帮助在城市或乡镇“打工”的雇佣劳动者完成劳动力再生产的职能,而不是独立的商品生产活动。所以中国农村的劳动者,无论从事农业或非农业,一般应视为半无产阶级。

       类似的,在官方统计中认定为在城镇“个体”部门就业的劳动者,绝大多数生活状况与无产者相仿,甚至还不如在资本主义部门中就业的无产者,应当视为半无产阶级的一部分。

       城市部门中的雇佣劳动者也并非全部是无产阶级的一部分。现代资本主义经济除了需要大量的普通的雇佣劳动者以外,还需要一批为资本家服务的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这些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如企业中层管理人员、基层公务员、工程师、技术人员、大学教授、教师、医生、律师、演员、体育明星等,在资本主义经济以及资本主义社会关系、意识形态的再生产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他们掌握特殊的技能,其劳动力再生产成本大大高于一般无产者,且对自身的劳动过程有一定的控制。为了保障资本主义社会的正常运转,资产阶级对于这些特殊的雇佣劳动者愿意做出一定的让步,给予他们的工资要显著高于一般的无产者,实际上包含了一部分剩余价值。这样的特殊的雇佣劳动者,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小资产阶级。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阶级矛盾,无产阶级是未来社会主义革命的领导力量。但是,在资本主义相对平稳发展、资产阶级正常统治的时期,现代小资产阶级一般是政治上最活跃的阶级。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上的较量往往通过在小资产阶级中流行的各种思潮表现出来。这种社会现象,与小资产阶级中的一部分直接从事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再生产(如大学教授、演员、体育明星)以及小资产阶级的大多数与无产阶级相比有相对较多的“闲暇”来关心各种政治问题有一定关系。

       就中国来说,在资本主义复辟初期,中国的小资产阶级(当时叫“知识分子”)是修正主义集团(后来演变为资产阶级的上层)发动资本主义复辟、向工人阶级进攻的一个主要的政治同盟军。

       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一般来说,劳动力市场是被民族国家分割的,这决定了核心、半外围和外围国家相互之间劳动力价格的巨大差别。但是,由于现代小资产阶级掌握特殊的劳动技能,因而核心国家往往用较高的劳动力价格来吸引外围、半外围国家的现代小资产阶级,这就造成了现代小资产阶级的劳动力市场在全球范围的相对统一。这是外围、半外围国家一部分现代小资产阶级支持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在政治上崇尚所谓“自由主义”的主要物质基础。

       由于中国资本主义近年来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相对地位不断上升,这又在一部分小资产阶级中产生了幻想,将他们自己的社会和经济地位与资本主义民族国家的地位联系在一起,寄希望于在中国资本主义积累的繁荣中实现自己更大的物质利益。这是在部分小资产阶级中流行的民族主义思潮的主要物质基础。

       另一方面,由于部分无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的劳动群众幻想通过增加劳动力再生产方面的投入(增加“人力资本”投资)来改善子女的社会地位,现有的小资产阶级也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竞争,从而造成部分小资产阶级劳动力价格的贬值。不仅如此,大量小资产阶级在消费方面相互之间恶性竞争,幻想向资产阶级靠拢,又大大提高了小资产阶级劳动力为了维持相当于小资产阶级的社会和经济地位所需要的成本(如买不起房、结不起婚、子女上不起“精英”学校等)。这两种倾向造成了相当一部分小资产阶级不断地面临无产阶级化的威胁或者在实际上下降为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所面临的无产阶级化的倾向是相当一部分小资产阶级青年思想激进化,乃至初步接受马列主义、向无产阶级靠拢在客观上的物质基础。

       7.1显示了1980年以来中国社会阶级结构变化的情况。在图中,中国社会被分为六个阶级(或集团)。其中,农村半无产阶级包括除了乡村资本家以外的全部乡村就业人员(无论从事农业或非农业)和官方估计的乡村失业人员;城镇半无产阶级包括城镇就业人员中不在“城镇单位”、“城镇私营单位”就业的所有人员以及官方估计的城镇失业人员;城镇无产阶级包括“城镇单位”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中除了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就业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和城镇资本家以外的其他全部就业人员。

       在估算城镇现代小资产阶级的规模时,我们以官方统计中的城镇部门“专业技术人员”为基础。自2016年起,城镇现代小资产阶级粗估为全部城镇就业人员的20%

       “党国官僚”指的是官方定义的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就业人员。“党国官僚”的中上层实际上是资本家阶级的一部分;下层的社会经济地位则与城镇小资产阶级接近。

       1992年以前,在官方统计中没有关于资本家的数据。1992-2014年,“资本家阶级”包括官方定义的城镇私营企业投资者和乡村私营企业投资者。2014年以后,官方统计不再提供有关城乡私营企业投资者的数据。我们采用世界银行报告的“雇主”在中国全部就业人员中的比例来估算中国的资本家总数;由此而估算的资本家总数全部算作城镇资本家。自2015年起,不再估算农村资本家的数量。

       如图所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的阶级结构仍然带有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一个外围国家的典型特征:农村半无产阶级占人口的绝大部分(占全部劳动力总数的73-74%)。另一方面,这一时期的中国阶级结构又表现出二十世纪社会主义国家的典型特征:在城市部门中,几乎全部的劳动力都在社会主义的正式部门(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单位)工作。这表现为当时相对高的无产阶级化程度。城镇无产阶级占城镇劳动力总数的绝大部分,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21-22%。城镇半无产阶级(主要是城镇个体劳动者和城镇登记失业人员)规模很小,1990年以前不到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2%。现代小资产阶级(当时贵为“知识分子”)和党国官僚在全社会劳动力中各占1-2%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资本主义全面复辟,中国的阶级结构也发生了重大变化。随着国有企业全面私有化,原来与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残余相联系的城镇无产阶级被打垮。城镇正式部门就业大幅度萎缩,至2000年,城镇无产阶级占全社会劳动力的比重下降到了仅有11%。另一方面,城镇非正式部门恶性膨胀,大量劳动者不得不在高度不稳定、没有保障、劳动时间超长、劳动环境恶劣的条件下接受资本家血汗工厂式的剥削。城镇半无产阶级从1990年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5%暴涨到2000年的15%。城镇现代小资产阶级的队伍也有所扩张,至2000年达到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4%2000年,官方统计的资本家数量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0.5%

       2000年至2010年,是中国资本主义经济高速扩张时期。在这一时期,农村半无产阶级的相对规模和绝对规模都有所减少。至2010年,农村半无产阶级占全社会劳动力的比例下降到了54%;城镇半无产阶级占全社会劳动力的比例进一步上升到了21%。城镇无产阶级的规模有所恢复,至2010年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15%;城镇现代小资产阶级占全社会劳动力的比例上升到了6%;官方统计的资本家总数增加到了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2%

       2010年以来,随着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中国的阶级结构开始出现新的、有重大意义的变化。首先,农村半无产阶级在中国现代史上第一次下降到了50%以下。2019年,农村半无产阶级的总数减少到3.53亿,占全社会劳动力的比例减少到44%。在资本主义复辟时代,来自农村半无产阶级的剩余劳动力是中国资本主义积累的一个主要动力,也是客观上资本家借以挑拨工农矛盾、逼迫城镇无产阶级接受低工资和恶劣劳动条件的一个重要手段。农村半无产阶级的缩小,有助于城镇无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加强自己反抗资本家的斗争。

       在城市,阶级结构也发生了有利于无产阶级的变化。城镇无产阶级的队伍有所壮大,至2019年,城镇无产阶级的数量达到1.99亿,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比例增加到了25%,占全部城镇就业人员的45%。城镇现代小资产阶级的数量进一步增加,至2019年达到8800万,占全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11%。另一方面,城镇半无产阶级的规模有所缩小。2019年,城镇半无产阶级的数量为1.36亿,占全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17%。也正是在这一时期,无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反抗资本家剥削的斗争有所加强,中国经济中的劳动收入份额有所上升。

       2019年,在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部门就业的党国官僚总数为1800万,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2%。世界银行所报告的中国资本家总数为1100万,为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1%

       以上是截至2019年中国阶级结构变化的情况。那么,从现在起到本世纪中叶,中国的阶级结构将发生哪些新的变化呢?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世界资本主义的历史经验都告诉我们,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结构必然趋向于无产阶级化,即无产阶级将成为整个社会中人数最多的一个阶级乃至成为绝大多数。目前,农村半无产阶级仍然是中国人数最多的阶级。但是,按照现有趋势,他们将在不远的将来被城镇无产阶级所超过。

       图二比较了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人口)、劳动力人口(包括就业人员和失业人员)和城镇就业人员。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在2013年达到10.06亿以后开始缓慢下降;中国的劳动力人口在2016年达到8.07亿以后也开始缓慢下降。2019年,中国的劳动力人口为8.05亿。

       按照联合国预测,中国的全部劳动年龄人口在大约2030年以后将开始加速下降,至2050年将下降到8.38亿。在全部劳动年龄人口中,25岁以下的大部分还要读书上学,60岁以上的由于年老体弱大部分会退出劳动力市场。所以,处于25岁至59岁之间的“最佳劳动年龄”人口实际上决定了劳动力总数的大致规模。中国的25岁至59岁之间的人口将从2020年的7.65亿下降到2030年的7亿、2040年的6.5亿和2050年的5.8亿。

       另一方面,中国的城镇就业人口于2019年达到了4.42亿,比上一年增加了大约800万。城镇就业人口与最佳劳动年龄人口总数之差大致可以代表中国资本主义经济仍然可以动员的剩余劳动力规模。在未来几十年,这支剩余劳动力队伍将一方面由于中国劳动力总数的减少,一方面由于城镇就业队伍的扩张而急剧萎缩。如果城镇就业队伍按照每年800万的速度增加,那么,至2030年,城镇就业人员总数将增加到约5.3亿,中国经济剩余劳动力的总规模将减少到1.7亿。至2040年,城镇就业人员总数将增加到约6.1亿,中国经济剩余劳动力的总规模将减少到约4000万。至2050年,中国经济的剩余劳动力将实际上全部消失。

       上述变化,如果确实发生,将不仅意味着城镇无产阶级和现代小资产阶级进行经济斗争的力量大大增加;而且,集中在城市且人数上占优势的无产阶级,如果能将小资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的大多数团结在自己的周围,就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与资产阶级之间的力量对比,按照自己的意志重新塑造整个中国社会,成为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的创造者。



7.1 中国的阶级结构(1980-2019年,占劳动力总数%



7.2 中国的劳动力和劳动年龄人口(1980-2050年)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20-7-8 22:27
红专并进大学生: 按照本文的观点,城镇无产阶级将成为下一次革命的主要力量。值得注意的是,下一次革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爆发,当局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改良能否延缓甚至遏制革命的 ...
可参考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41641
引用 红专并进大学生 2020-7-8 21:47
按照本文的观点,城镇无产阶级将成为下一次革命的主要力量。值得注意的是,下一次革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爆发,当局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改良能否延缓甚至遏制革命的产生。而哪个党派或者社团可以成为下个革命斗争的领导力量?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7 08:24 , Processed in 0.02195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