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中国工厂中的列宁主义者 —— 对佳士劳工组织策略的思考

2020-6-30 02:0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5564| 评论: 3|原作者: 张跃然

摘要: 在当代中国,工人运动尚未发展出这种势头,首先要解决“如何组织”的根本问题。由于不够重视这个问题,珠三角的毛派激进主义者网络未能提供一条可行的途径来克服中国当代工人运动的分散和零星状态,尽管他们的尝试令人钦佩。未来的任何努力都必须将组织问题置于首位和中心。

长久的挑战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种劳工组织策略在组织工人的实际过程和技巧方面似乎最为薄弱 —— 如何与工人进行关于组织工作的对话,如何在车间建立工人领导团队,如何在工人之间建立信任,如何使冷漠而恐惧的工人采取集体行动等。据曾是该网络前成员的消息人士透露,在被送入工厂之前,他们没有接受过实际组织工作的培训,包括如何与工人同事打交道的基本知识。作为缺乏经验的组织者,他们缺乏在工厂中具体怎么做的指导,只能自己解决问题。这部分地解释了大学毕业生出身的积极分子为何流失率很高。类似的,尽管工人出身的积极分子接受了毛泽东思想的广泛政治教育,但毛派网络付出了相对较少的努力来将他们培养成车间工人的领导人,这样的领导人应当拥有使工人同事行动起来所必需的信心和能力。在系统性地积累和分享有关劳工组织具体技巧的知识方面的缺失,与该网络发展的有关如何在大学中建立支持基地和招募大学生的广泛知识和材料形成鲜明对比。这并不是说毛派激进分子中没有一个是好的劳工组织者,有些是;但缺少的是在组织上对发展好的劳工组织者的重视。

 

因此,这些毛派激进分子在珠三角的自我身份似乎是革命干部,而不是劳工组织者。面对分散零星的劳工运动,这个激进主义者网络并没有试图建立一个有机地嵌入各自工作场所的工人领导者组织,从而这些工人领导者可以通过某种相对持久的网络相互联系 —— 这是一个克服中国工人运动碎片化的可能方法。相反,毛派激进分子试图通过准政党组织来协调分散的工人运动,在预期中该准政治组织不仅会扩大规模,而且还会在工人阶级中传播毛泽东主义革命政治。因此,优先事项是建立党,而不是工人的组织能力。这种策略的问题在于,由于缺乏与工人领导者的有机联系,这个先锋党很容易脱离广大工人阶级的基础。

 

这里的部分问题似乎源于这些激进分子试图采用的列宁主义模式。在这种模式下,革命先锋党与广大工人阶级之间在概念上和组织上有所区别,前者将领导和设定政治议程,而后者则应以相当被动的方式跟随前者的领导。重点不是发展工人在采取大规模行动中必要的组织能力上,而是在革命理论的指导下确保工人的斗争朝着正确的政治方向发展。换句话说,党的角色应该是政治的,而不是组织的。毛派激进主义者网络继承了这一设想,认为他们的任务从根本上说是招募工人参加革命政治,而工厂中的组织只有在它服务于这一基本目标时才有意义。他们并不关心加强工人自身的能力和集体本身的战斗能力。对于毛派激进主义者来说,这样的能力实际上具有威胁性,因为党会发现此时控制工人斗争的政治方向要困难得多。

 

在这里,斗争背景的差异尤为重要。当列宁写《怎么做》时,俄罗斯劳工运动已经通过发展跨行业、跨地区和组织扎根的势头在克服分裂上有了长足的发展,而且能够维持集体斗争的传统。因此,紧迫的问题变成了这种工人运动应该支持什么样的政治。但是在当代中国,工人运动尚未发展出这种势头,首先要解决如何组织的根本问题。由于不够重视这个问题,珠三角的毛派激进主义者网络未能提供一条可行的途径来克服中国当代工人运动的分散和零星状态,尽管他们的尝试令人钦佩。我认为,未来的任何努力都必须将组织问题置于首位和中心。


 

参考文章:

Jasic Workers Solidarity Group. 2019. ‘认罪视频文字整理 [Transcript of a Confession Video].’ 佳士工人声援团网 [Jasic Workers Solidarity Group Website], 2 March.  jiashigrsyt1.github.io/rzspneww.

Koo, Hagen. 2001. Korean Workers: The Culture and Politics of Class Formation. Ithaca, N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Lenin, Vladimir I. 1961 (1902). What Is to Be Done? In Lenin’s Selected Works, 347–530. Moscow: Foreign Languages Publishing House. www.marxists.org/archive/lenin/works/1901/witbd.

Made in China Journal. 2019. ‘Orwell in the Chinese Classroom.’ Made in China Journal website, 27 May. madeinchinajournal.com/2019/05/27/orwell-in-the-chinese-classroom.

Reignite. 2019. ‘對話大陸工人鬥爭參與者:佳士學生進廠的工作思路批評 [A Conversation with Participants in Workers’ Struggle in Mainland China: A Critique of the Approach to Labour Organising by Jasic Students.’ 懷火 [Reignite], 4 June. www.reignitepress.com/post/佳士左翼毛派學生運動工運組織者工學聯盟.

Zhang, Yueran. 2018. ‘The Jasic Strike and the Future of the Chinese Labour Movement.’ Made in China Journal 3, no. 3: 12–17.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20-6-30 10:01
这是比较善意实在的总结
引用 毛经天 2020-6-30 04:48
很有意思的一篇文章。
引用 redchina 2020-6-30 02:04
本文由红色中国网志愿者翻译。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30 06:55 , Processed in 0.02091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