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红色中国网部分错误思潮批判

2020-6-21 23:5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7598| 评论: 3|原作者: 《中国新时代的阶级斗争》编写组

摘要: 红色中国网部分编辑的这些观点,在一些左翼青年中有一定影响力,但尚未对群众运动产生直接影响。在运动发展起来后,红色中国网的这些观点及与之类似的形形色色的变种一定会顽强地冒出来,并试图掌握群众,影响运动的方向。而统治者也会充分利用这一点。

第三节 对群众组织的错误认识:工会无用论

远航一号认为:

……对大量廉价劳动力的剥削,是中国资本主义的命根子。这就决定了,只要中国资本主义经济还在“正常”运转,资产阶级还在“正常”统治,就决不可能听任工人阶级普遍地、大量地、公开地、合法地组织可以作为工人经济斗争有力工具的工会。资产阶级是不可能那样愚蠢的。一些小资理论家自欺欺人地宣传说,发展工会、保护工人权益,可以有助于“劳资和谐”、可以实现资本主义社会的长治久安,这只能欺骗自己,也许还能欺骗一些尚不觉悟的工人,但是资产阶级是不会上这个当的。

当然,如果未来中国出现了革命形势,从而资产阶级的正常统治无法再维持下去了,普遍发动起来的工人阶级是有可能大量地、自发地提出组织工会与资本家开展斗争的要求的。但是在那样的形势下,工人阶级的要求就绝不会以工会为界限,而垂死的资产阶级也绝不会幻想靠工会等有限的让步就可以维持其阶级统治。

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工人运动的历史经验来看,工会这一组织方式确实曾经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在一部分国家中为工人阶级提高工资、改善劳动条件提供了适当的历史工具。但是这一历史经验,其主要起作用的时期是二十世纪中期(在此之前,即使在核心资本主义国家中,工会运动也常常被镇压 ,或者限制在少数熟练工人范围内),其较为成功的地理范围,是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中心国家,即北美和西欧,以及后来加入核心区的日、韩、港、台等。即使在有组织工会的鼎盛时期,工会充其量也只是曾经起过一定的社会改良的作用,而并没有发挥充分启发工人阶级觉悟、促进社会革命性转变的作用。而在新自由主义时代,即使在老牌的核心资本主义国家,工会也已经普遍衰落。目前核心资本主义国家工人阶级的绝大部分都不是工会会员(其中,在北美,工会会员数量已经沦为工人阶级中的极少数;在除北欧以外的西欧诸国,也已经下降为相对少数)。

在世界范围的工会以及社会改良都已经普遍衰落的大环境下,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在中国这样的资产阶级专制统治的政治条件下,工会反而会成为工人阶级提高斗争力量、发展阶级觉悟的有效工具呢?

中国无产阶级斗争的方式,不是照搬外国的经验,也不是照搬社会运动的教科书,而是根据中国工人运动自己的传统,结合当时当地的具体情况,不断地争取局部的进步和胜利。以往的斗争经验证明,在资产阶级专制统治条件下,常规的、公开的、永久性的工人组织方式是不适合中国工人阶级斗争需要的。实践也证明,中国工人阶级的斗争没有必要照搬资产阶级民主条件下的那些组织方式。比如通钢工人的斗争,就是在表面自发的形式下而形成的有高度组织性的斗争,并给资产阶级以沉重打击,违反了一切资产阶级法律,当局还不敢打击报复。只要局部条件有利,工人斗争有力量,“违法”也不妨碍工人斗争的局部胜利。反之,如果当时当地条件不利,工人没有发动起来,最“合法”的请愿也会被资产阶级无情镇压。在新工人斗争中,也有大量的实际例子。在日常劳动和长期的斗争实践中,逐渐产生一些在工人中有威信的优秀分子;当出现对工人有利、对资本家不利的特定时机时,这些优秀分子便将工人发动起来,通过采取一些能够给资本家带来实际损失和代价的行动,迫使资本家做出让步。由于这种发动,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而采取隐蔽、半公开或公开等不同方式,又可以最大限度地限制资本家打击报复给工人斗争带来的危害(在现阶段,要完全避免这种危害,仍然是不可能的)。(《2019年,进步青年向何处去?》)

这几段文字比较系统地表述了远航一号的工会观,其主要观点是错误的、形左实右的。

首先,因为“对大量廉价劳动力的剥削,是中国资本主义的命根子”,所以“就决不可能听任工人阶级普遍地、大量地、公开地、合法地组织可以作为工人经济斗争有力工具的工会”,这是将工人斗争的主动权完全交予资产阶级。但是,任何国家的工人组织权都不是资方恩赐的,包括资格最老的英国工联在内。英国议会在1799年和1800年通过了全面禁止工人在一切行业里组织工会的法令,在该法令存在的20多年中,工会不仅未被消灭,反而数量不断增加,规模日益扩大,组织也越来越健全,直到1824年这项法令被迫取消。资产阶级不会听任工人组织工会,工人也不会听任远航一号的说教而不组织工会。事实上,不论是产业工人,还是其他行业的工人,都已经自发走上组织工会的道路。他们数量虽小,但却代表着工人自发运动的方向,只有无视现实的人,才会看不到这一点。

其次,工会不必然就是公开的、合法的。列宁在《怎么办》中就曾论述怎么搞地下工会。在一个专制的国家,也就是说在一个人民没有资产阶级民主权力的国家,本身就不必然有合法工会存在的空间,但是,工人却必然要在为争取经济利益而斗争的过程中组织起来,这是由雇佣劳动制本身决定的。2010-2012年间,在大的斗争背景下,工人成立了数十个公开、合法的工会,作为自身争取经济利益的工具。从2013年经济持续衰退以来,这些曾经建立起来的工会出现分化,一部分被资本家打压后收编(广州汽配行业),一部分成了中高层管理人员手中每年加薪的工具,还有一小部分举步维艰的坚持。在公开、合法的工会难以为继的时候,2018年塔吊工人罢工后成立了俱乐部,事实上执行着工会职能,它没有名义,但却公开的存在,它是典型的灰色工会。能够公开就公开,能够合法就合法,不能公开合法,就地下,就非法,俄国人这么搞过,中国也有工人在这样搞。机械地认为工会一定是公开、合法的,是远航一号的又一错误。

远航一号认为,“当然,如果未来中国出现了革命形势,从而资产阶级的正常统治无法再维持下去了,普遍发动起来的工人阶级是有可能大量地、自发地提出组织工会与资本家开展斗争的要求的。但是在那样的形势下,工人阶级的要求就绝不会以工会为界限,而垂死的资产阶级也绝不会幻想靠工会等有限的让步就可以维持其阶级统治。”这是典型的自发性崇拜,幻想工人能跳过公开的、群众性的组织训练过程,在所谓的“革命形势”中迅速超越工会斗争阶段,达到与资产阶级势均力敌的地位。英国工人在能够公开合法地建立工会之前(1825年),已经地下非法地搞了几十年工会。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有力量利用出现的短暂的有利形势,快速大规模地建立工会。俄国工人难道不是这样吗?俄国工人在1905年之后才能合法、公开建立工会,但是他们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搞地下工会。难道列宁会因为1905年工人提出超越工会范围的要求,而反对布尔什维克在革命准备时期搞工会吗?不会的,列宁在《怎么办》中就明确说到,“工会组织不仅能大大促进经济斗争的发展和加强,并且能大大帮助政治鼓动和革命组织工作。”

至于说到资产阶级是否让步,远航一号更是糊涂。资产阶级当然不会幻想靠工会的有限让步就能维持其统治,正如沙皇也从来没有这样幻想一样。但是,迫使资产阶级让步的,不是他们的幻想,而是现实的力量。1905年前,俄国的工会基本都是地下的(除了祖巴托夫这些宪兵搞的黄色工会外),1905年革命爆发后,不以沙皇意志为转移,工会爆炸式地增长。试问远航一号,俄国工会的建立,是沙皇有了什么幻想吗?

远航一号认为,“工会这一组织方式确实曾经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在一部分国家中为工人阶级提高工资、改善劳动条件提供了适当的历史工具。但是这一历史经验,其主要起作用的时期是二十世纪中期(在此之前,即使在核心资本主义国家中,工会运动也常常被镇压 ,或者限制在少数熟练工人范围内)”。

这个观点是极其狭隘的,这说明远航一号历史知识匮乏,且战略眼光短浅。从无产阶级革命的角度来看,工会最大的作用根本就不是帮助工人提高工资、改善劳动条件。工会是党联系工人的纽带,是党在退却时期保存力量的地方,是党在相持时期积蓄力量、训练工人斗争的学校,是党在进攻时期动员最广大工人的工具。至于起到最大作用的工会,更不是二十世纪中期发达国家的工会,而是在19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期间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下的工会,以及1905年后俄国社会民主党领导的工会。这类工会的活动极其丰富,社会主义者通过工会中的支部开展工作,搞小组学习,请布尔什维克做政治报告,搞秘密集会,发动经济斗争,搞固定节日的示威游行,等等。《苏共党史》第二卷第六章有一段讲述这种工会的日常活动:在布尔什维克影响下,活动具有明显的政治性质,以郊游为幌子搞群众集会,以讲座为名头搞政治报告,利用其工作地点组织党小组学习,等等。这还只是日常活动,至于斗争时期的活动,那就更为丰富了。工人在这样的工会带领下,极富战斗性。眼睛就盯着资产阶级游戏规则内的合法工会,并把这种工会视为工会的唯一形式,当然只会得出工会无用的荒谬结论。

远航一号认为,而在新自由主义时代,“老牌的核心资本主义国家”工会也已经普遍衰落,因此,在中国这样的资产阶级专制统治的政治条件下,工会更不能成为工人阶级提高斗争力量、发展阶级觉悟的有效工具。

这更是逻辑混乱、倒因为果。“老牌的核心资本主义国家”工会运动的衰落,正是国际工运低潮与资产阶级反扑的结果,丝毫不能得出工会无用的结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在西方各国政府的打压下,工会成员率持续下降,罢工受到进一步限制。英国保守党恢复了反工会立法,要求提前向警察提交举行示威活动的申请,禁止会员通过网络投票来决定是否采取罢工行动。这说明,无论工会斗争低迷到什么程度,资本仇视、敌视工会的本性不会改变,比如沃尔玛一直坚决抵制工会。资产阶级的政治敏锐与阶级觉悟要远高于远航一号。

而“老牌的核心资本主义国家”工会运动衰落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些国家所谓“新中间阶层”的崛起,传统产业工人比例逐渐降低,工会运动面临新的挑战。而当代中国的情况完全不同于这些国家。近二三十年来,中国经历了快速的工业化进程,中国农民经历了快速无产者化的过程,工人阶级占劳动人口比重已近70%,产业工人数量迅猛增长,无论是相对数量还是绝对数量,工人阶级的发展与西方国家经历了完全不同甚至相反的阶段。新生代农民工在城市化进程中,权利意识、团结意识与斗争意识相比老一辈工人都有了极大的提高,工会意识呼之欲出,这正是启蒙工会意识、开展工会斗争的肥沃土壤。

远航一号将希望寄托于“在日常劳动和长期的斗争实践中,逐渐产生一些在工人中有威信的优秀分子”,“采取隐蔽、半公开或公开等不同方式,又可以最大限度地限制资本家打击报复给工人斗争带来的危害”的斗争形式,这是不了解工人斗争的一般规律和中国工人斗争的发展趋势,坐在书斋与酒桌旁产生的完美臆想。

如果说单次的罢工是工人“战争的学校”,是工人临时和非松散的形式,那么随着工人斗争的发展,这种临时的联合形式必将发展成为持久和紧密的联合形式,这种联合形式就是工会(而不管它叫什么)。罢工不是万能的,上访更不是万能的,“有威信的优秀分子”也绝不能替代群众化的组织趋势,否则工人运动将永远处于手工作业阶段。无论工人的单次罢工组织得多么出色,罢工的规模、影响有多大,如果没有某种紧密的联合形式,没有某种长期的斗争手段,工人斗争就很难上新的台阶。在过去的国企保卫战阶段,的确产生了一批优秀的工人领袖(多为退休或下岗职工),在长期的上访斗争中成长起来,并一度取得了不凡的成果,但随着私有化进程的基本结束,这种斗争已近结束。而在新工人中产生的相对长期和紧密的联合形式的渴求,反应了新工人阶级意识的成长和斗争形式的升级。幻想用过去的、已逐渐式微的斗争形式来指导未来的斗争是行不通的。至于是公开还是秘密或者半秘密,这个视情况而定。在条件允许的时候,布尔什维克应该帮助无产阶级积极争取公开建立工会,因为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组织起来,把最广大的工人群众团结起来;在不具备条件的时候,布尔什维克自然不会强行建立公开工会,给敌人树立打击的目标。

远航一号称,“以往的斗争经验证明,在资产阶级专制统治条件下,常规的、公开的、永久性的工人组织方式是不适合中国工人阶级斗争需要的。”这是对工人斗争理论与历史的无知。俄国与中国革命的伟大实践中,正确的、成功的群众观是“哪里有群众,我们就要到哪里去”。旧俄国与旧中国哪个不是专制统治条件?共产党人照样可以进入黄色工会、反动议会中进行工作,并成功地掌握群众、有效地开展公开的群众工作。布尔什维克的工作,本就是合法和非法结合,公开和秘密结合。在明知是专制统治条件下,藐视“合法”工作,抛弃合法工作,只强调所谓“违法”的工作,这是貌似革命实则幼稚。列宁将这类口头激进、回避实际行动的人称为形左实右的“召回派”,即另一个方向的“取消派”。这的确是深刻的洞见。(召回派是1906年俄国革命低潮时期在布尔什维克内部产生的“左”倾机会主义派别,出现于19051907年革命失败后的革命低潮时期。以波格丹诺夫、卢那察尔斯基等为代表。因要求从杜马中召回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代表,故名。他们反对列宁,坚决拒绝在工会、合作社和其他合法、半合法的群众组织中进行工作,竭力主张进行秘密活动,力图取消利用合法团体的机会,使党脱离工人阶级,反对党对非党群众的领导。列宁称它为“来自左面的取消主义”。19096月,被开除出布尔什维克组织。)


第四节 对未来斗争战略的幻想:地方割据论

远航一号认为:

如果资本主义经济陷入了深刻的危机,资产阶级的中央政府也将陷入严重的财政危机。目前,中国的财政总收入中,中央政府收入、地方政府收入大约各占一半,但是,地方政府支出大约占全部政府支出的90%。也就是说,地方政府大约有一半的支出要靠来自中央政府的拨款。一旦中央政府陷入财政危机,将无法再补贴各地方政府的日常开支。如果这样,各个地方政府也就无法再满足教育、医疗、治安等起码的公共需要。

资产阶级的地方政府不管群众了,群众就坐在那里等死吗?肯定不是。当许多地方政府无法维持的时候,这些地方的群众将不得不自动地组织起来。群众中的优秀分子将会站出来,把积极分子、普通群众团结起来,用革命委员会、苏维埃、群众代表大会、群众民主管理委员会等方式自己把地方管起来,以解决地方的各种迫切需要。在无产阶级占优势的地方,这样的群众自治组织就会发展为事实上的地方工农民主政权。

这样的地方工农民主政权,其迫切的任务,还不是马上向社会主义过渡,而是立即着手解决群众的各种迫切要求,培养干部,扩大和巩固在群众中的影响,将自己变为中国革命的星星之火。这样的星星之火,必然可以燎原。

……

有了“天时、地利、人和”这些有利条件,只要马列毛左派能够实行正确的政策和路线,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又注意利用资产阶级内部的矛盾,地方工农民主政权就不仅能得到巩固,而且还可以得到发展。按照这样的办法,坚持下去,发展下去,地方的工农民主政权就可以由小到大,由少到多,然后连成一片,占领一大块地方,直至在全国范围取得优势。(《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和阶级斗争》)

真是奇谈怪论。远航一号认为分属不同民族国家的国际垄断资本是铁板一块,中美大资产阶级之间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而早已形成统一市场、统一交通网络和统一中央集权的资产阶级国家内部,却会因为经济原因而分裂,在经济危机来时还会出现割据的局面,给无产阶级以可趁之机,甚至在“无产阶级占优势”的地方,群众自治组织就会发展为事实上的地方工农民主政权。在远航一号看来,一旦中央政府陷入财政危机,各个地方政府无法再满足教育、医疗、治安等起码的公共需要,“地方政府无法维持的时候”,“这些地方的群众将不得不自动地组织起来。”

可惜的是,在漫长的历史上,似乎没有哪个政府因为无法满足群众的教育、医疗和治安等公共需要,就会放弃政权,让这些地方的群众“不得不自动地组织起来”。这是异想天开,是最粗陋的经济决定论。一个最基本的道理是: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再失败的统治者也不会主动放弃镇压之权。

而远航一号幻想的“一些资产阶级的地方政府也可能不反对工农民主政权的存在(以牵制其他的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灵感应来自于西南某市 2012年之前的短暂实践。从“统一战线”的策略考虑,远航一号称这位市委书记为“同志”,视之为“资产阶级左翼”。远航一号等主张“团结”中国的“资产阶级左翼”,可是这种所谓的资产阶级左翼真的存在吗,有何进步意义?且不说这位“资产阶级左翼”对无产阶级是什么态度,即便他真有占山为王的想法,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寄希望于虚无缥缈的统治集团的分裂与割据,而回避手头具体可行的工作,称为无用、过时、不可行,远航一号口口声声所谓的“自信”,原来是寄希望于资产阶级分裂的“他信”。不错,统治集团内部的确有矛盾,但面对无产阶级时却是统一的整体,尤其是无产者还处于一盘散沙的情况下。没有先进阶级的强大组织而去奢谈所谓“统战”,结果只能是投机,这是历史反复证明了的。


第五节 对群众工作方法的错误理解:反对灌输论

远航一号说:

马列毛主义认识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的方法论是历史唯物主义。在历史唯物主义看来,一个社会或者一个社会的某个阶段,其产生、发展和灭亡,要从其内在矛盾中去寻找规律。中国无产阶级的发展壮大,主要是中国资本主义矛盾在客观上发展的产物,而不是少数“先进”人物从外面灌输的结果。

在资产阶级正常统治时期,实践方面的工作,要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与工人和其他劳动群众相结合,但这种结合的主要目的,不是“启发”、“领导”、“发动”工人斗争,而是努力学习工人和其他劳动群众在实际斗争中发展出来的行之有效的办法和经验,与工人和其他劳动群众中的优秀分子相互学习,先当学生,然后才能当先生。要认识并且相信,阶级斗争的主要推动力不是来自少数知识分子的“灌输”,而是资本主义客观矛盾发展的结果。(《2019年,进步青年向何处去?》)

在灌输论问题上,远航一号等人的自发性崇拜更是暴露无遗。

“中国无产阶级的发展壮大,主要是中国资本主义矛盾在客观上发展的产物”,完全正确。但是,自称马列毛主义者的远航一号同志,其主要工作也并不是在等待资本主义矛盾的“客观上发展”,而是在孜孜不倦地做着宣传鼓动工作,也即列宁所说的“灌输”工作。我们也十分赞赏远航一号同志这样的工作态度。列宁说得好:“根据经济利益起决定作用这一点,决不应当作出经济斗争具有首要意义的结论,因为总的说来,各阶级最重大的、‘决定性的’利益只有通过根本的政治改造来满足。”经济基础与政治灌输,客观条件与主观努力,不知道远航一号为什么要对立起来。

远航一号同志提倡先当学生,后当先生,这也完全正确。但是,据此来反对“灌输”,这就混淆了作为马列主义原则的“灌输”和通常理解的作为工作方法的填鸭式“灌输”的区别。坚持灌输论与反对简单粗暴的灌输并无任何矛盾。我们无从得知远航一号同志想要表达什么,或者等待“中国资本主义矛盾在客观上发展”就可以了?或者远航一号认为只能自己去“灌输”,别人不能去“灌输”?


第六节 结语

本文就红色中国网编辑部的一些重要观点进行了批判。这些观点包括红色中国网对时代特征的错误认识(否认“中帝论”)、对工人阶级力量的错误认识(利润挤压论)、对群众组织的错误认识(工会无用论)、对未来斗争战略的幻想(地方割据论)和对群众工作方法的错误理解(反对灌输论)等。无论红色中国网部分编辑的动机如何,这些看似革命的、精致的话语体系客观上为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左右倾机会主义留下了后门。马克思主义正是在同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斗争中成长巩固起来的,过去是这样,今天和未来也一定是这样。所以,学会辨析形形色色的左翼思潮,是我们提高马列主义水平的必修课,也是左翼与乃至整个无产阶级进步成熟的必修课。红色中国网部分编辑的这些观点,在一些左翼青年中有一定影响力,但尚未对群众运动产生直接影响,这只是因为目前群众运动发展水平低下。在运动发展起来后,红色中国网的这些观点及与之类似的形形色色的变种一定会顽强地冒出来,并试图掌握群众,影响运动的方向。而统治者也会充分利用这一点。为此,从现在开始,未雨绸缪,提高我们的理论上的免疫力,是十分必要、十分有益的。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秋火 2020-8-21 01:00
呵呵,我看开头差点以为红中网发生政变了
引用 无套裤汉 2020-6-23 13:09
《中国新时代的阶级斗争》编写组和红中网编辑部都共同使用中国这个没有阶级属性和思想、意识形态、政治内涵的中性词来叙述特色党中修叛徒复辟盗国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这说明二者的区别不在于阶级本质上而在于形式上或技术层面上,区别是很有限的。

因此,双方就更不可能视邓修的特色社会主义为前国家社会主义的一个延伸或变种,也就不认为特盗集团及其伪政权属于对内法西斯式专政黑帮了。

没有深刻的性质上的区别,仅在中国这个国家层面上斗嘴是双方的强项,但也因此避重就轻,辩论的意义不大。[Mark Wain 2020-06-23]
引用 redchina 2020-6-22 00:02
此文由一个我们所不认识的人发到我们一个编辑的信箱中。现全文转载。我们将在适当的时候,根据工作需要,做出相应的反批评。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9 19:37 , Processed in 0.01557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