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1962年全歼印度王牌旅纪实

2020-6-20 13:2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1643| 评论: 2|原作者: 陈辉

摘要: 印军第7旅原属英国殖民主义的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与德、日、意三国法西斯军队作过战,号称“打遍欧、亚的劲旅”。所属的几个营大都成立于十八、十九世纪,有着一百多年的历史,历经百战,功勋累累。然而,正是这位尼赫鲁总理执迷不悟,才使“王牌旅”全旅覆没。

【本文为作者陈辉向察网的投稿】

【原编者按】2020年5月9日,中印两国部队在锡金北部地区的纳库拉发生对峙,演变成肢体冲突,双方150余人参与,11人受伤。
6月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6月6日下午,中印两军在摩尔多边境会谈点举行了军长级会谈,就解决近期边境事态,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稳定进行了磋商。双方达成了一个共识:要落实好两国领导人的重要共识,不让分歧上升为争端;要共同努力去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为双边关系健康与稳定发展营造良好的氛围。所以,目前中印边境地区的局势总体上是稳定的、可控的,双方有意愿、有能力通过谈判协商妥善解决有关问题。
历史是现实的镜子,中印边界问题历史真相是什么呢?请看中印边界问题历史回眸。

1962年中印自卫还击战中,印军“王牌旅”——第4师第7旅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全歼,旅长达尔维成为阶下囚,印度举国震惊,总理尼赫鲁痛心疾首。

印军第7旅原属英国殖民主义的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与德、日、意三国法西斯军队作过战,号称“打遍欧、亚的劲旅”。所属的几个营大都成立于十八、十九世纪,有着一百多年的历史,历经百战,功勋累累。

然而,正是这位尼赫鲁总理执迷不悟,才使“王牌旅”全旅覆没。

毛泽东不愿意打的战争

中印之战——是一场中国不情愿打、又不得不打的战争。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1954年10月,毛泽东欢迎印度总理尼赫鲁(右)访华

毛泽东不情愿打。中印两国是友好邻邦,人民的友谊渊源流长,早在一千多年前,佛教就由印度传入中国。新中国成立后,印度作为非社会主义国家,率先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当时印度总理尼赫鲁针对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否认新中国的做法,指出: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对“历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视而不见。他还说:“中国是我最崇拜的国家。”为此,在讨论对印度自卫反击的高级秘密会议上,毛泽东主席感慨地说,尼赫鲁是个朋友,不应对他忘恩负义。

但这场战争又不得不打。1757年,英国入侵印度,从此印度成为英国殖民地。英印殖民当局多次发动侵略中国西藏的战争,1912年,英印殖民政府强迫中国北洋政府和西藏地方当局在印度西姆拉举行边界谈判,英印殖民政府背着中国代表团,私下和西藏地方当局秘密换文,在地图上划了一条“麦克马洪线”,把中印边境地区中、西、东3段约9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划入了英印版图。中国政府公开反对,中国代表团也未签字,西姆拉会议流产。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麦克马洪线

1947年印度独立。印度政府利用国民党崩溃之机,抵进“麦克马洪线”东段,赶走西藏地方政府,侵占了中国9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新中国成立后,两国多次谈判,但印方无理坚持“麦克马洪线”。

50年代末,印度得寸进尺,又制定了蚕食中国领土的“前进政策”,企图侵占中印边境中、西、东段约12万平方公里领土。

1956年至1960年印度越过“麦克马洪线”强占中国领土450多平方公里,在中国领土上建卡设防,刺探军情,破坏中国边民生产,为所欲为。为了顾全中印两国关系的大局,中国采取退让态度,主动在中国边境内侧20公里地区停止巡逻。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为避免中印战争周恩来总理与尼赫鲁会谈

1959年3月22日,尼赫鲁写信给周恩来总理,正式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不仅把已经占领的中印边界东段的中国领土划入印度版图,而且要把从来没有被印度占领过的新疆阿克赛钦地区也划入印度版图。这些领土的总面积约12.5万平方公里,相当一个福建省、三个荷兰、四个比利时。

更为可恶的是印度当局竟干涉中国内政,鼓动达赖分子在西藏搞民族分裂。

1960年4月19日,周恩来总理和外交部长陈毅亲往印度首都新德里与尼赫鲁进行仁至义尽、苦口婆心地交涉。然而,周恩来的和平祈求落空了。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尼赫鲁接见印军,为印军侵华鼓气。

尼赫鲁仍执迷不悟,他指使印军先后制造了“继朗久事件”、“空喀山口事件”、“择绕桥事件”,不仅占领中国大量领土,而且开枪打死、打伤百余名中国边防军人。

至此,尼赫鲁还不悬崖勒马。1962年10月初,他又批准了大举侵略中国的“里窝那”进攻计划,丧心病狂地向中国发动了大规模侵略。就这样,他把“王牌旅”葬送了。

刘伯承主张雄师搏鸡

印军第7旅所在的第4师是印军的“王牌师”,原属英国殖民主义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同德、意、日法西斯军队作过战,号称“打遍欧、亚的劲旅”。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二战中的印度部队

第7旅又是第4师的主力旅。所辖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旁遮普联队第9营;第9廓尔喀联队第1营;阿萨姆步兵第5营。其中第9廓尔喀联队第1营成立于1823年,英勇善战,1944年在意大利战场的卡西诺战斗中立下了不朽功勋。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成立于1798年,士兵多来自拉加斯坦、拉加普特,均系印度最强悍的民族。

印军前陆军参谋长蒂迈亚上将曾夸赞说:“拉加普特人是印度的骄傲,哪里的任务艰巨,哪里就有拉加普特士兵。”第二次世界大战,该营曾在非洲和中东战场作战,战功显赫。旁遮普联队第9营成立于18世纪中叶,“二战”中在中东地区作战。印度独立后曾参加过印、巴克什米尔战争,战斗作风顽强,吃苦善战,从没打过败仗。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当时印军第7旅部署在中印边境东线克节朗地区。中央军委将主要反击方向放在克节朗地区,是因为印军在这里强占我方领土多,印军兵力多,又有“王牌旅”在此,一旦消灭这里的敌人,对整个印军震慑作用大,便于打击印军的嚣张气焰。

克节朗地区山高谷深,林木茂密,属于高山峡谷密林地,给反击作战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印军摩托化部队

印军第7旅在克节朗地区的具体部署是:旁遮普联队第9营位于扯果布、邦岗丁一带;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位于扯冬、卡龙和枪等一带;第9廓尔喀联队第1营位于绒不丢、色兄朗沟一带,为7旅预备队;7旅旅部和后勤机关位于章多;7旅战术司令部位于勒龙、吉普之间。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在克节朗地区反击作战是中国边防军与印军首次交锋,“其胜败得失,关乎国威、军威”。中央军委总的作战指导思想是“务求初战必胜”,核心是“打狠打痛”第7旅,“全歼速决”。

参加与印军“王牌旅”的作战部队有臧字419部队154团、155团、157团、11师32团和山南军分区等部队。

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在战前动员会上说:

【“我们当面的对手是印军的‘王牌’部队,要准备打大仗、硬仗、恶仗,不怕困难,不怕牺牲,争取全胜。”】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刘伯承元帅

战前,刘伯承元帅指示:打的时候,要以“雄狮搏鸡”之势来打。“这次打。不是和他的边防警察部队打,而是和它最好的曾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印度标准部队作战,不要骄傲。要准备实施强攻,准备打硬仗,啃硬骨”。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我军根据印军第7旅布阵前重后轻、翼侧暴露、正面宽、纵深浅的特点和地形情况,采取了两翼开刀、迂回侧后、包围分割、各个歼灭的战法。具体部署是:强攻枪等、卡龙,砍掉印军的左翼;攻克沙则,砍掉印军的右翼;迂回章多,切断印军的退路,尔后进行大围歼。

“王牌旅”遭遇秋风扫叶

1962年10月20日,忍无可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终于打响了中印自卫还击战。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7时30分,中国边防军万炮齐鸣,大地颤抖,经过15分钟的炮击后,强攻枪等、卡龙的战斗拉开了序幕。

枪等是入侵克节朗地区印军左翼的一个重要据点,由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旁遮普联队第9营、阿萨姆步兵第5营等5个连把守,有堑壕相连的地堡104个,轻重机枪构成了严密的火网,地雷布设在前沿,难攻易守。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我军115团2营利用炮火掩护,隐蔽趟过克节朗河,仅用14分钟就完成了对枪等印军的包围,经过3个小时的激战,歼灭印军270人,其中击毙228人,俘42人,攻克地堡百余座,2营牺牲21人,负伤34人,枪等之战告捷。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在卡龙攻坚战中,155团1营遇到了印军的拼死抵抗。在这里防守的是印军“王牌旅”拉加普特联队2营营部和4连、阿萨姆步兵5营1个排和第9廓尔喀联队1营1个加强连,共360余人,印军除轻重机枪外,还有51、81迫击炮构成的多道火力网。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中印自卫反击作战的老英雄

战斗打得非常残酷,印军依靠地堡和火力优势,背水一战,死不服输。1营逐堡强攻,打得很苦。1连伤亡达47人;2连2排只剩下5人,6班只剩下战士刘汉斌1人;3连连长张国品牺牲,全营伤亡达138人。

1营在印军“王牌”面前,尽管伤亡惨重,但前仆后继,视死如归。经过半天的鏖战,全歼印军“王牌旅”3个连队、1个营部,共360余人,俘印军拉加普特营中校营长瑞克和第4师通信团长泰瓦利。

印军枪等、卡龙的左翼,终于被砍掉了。

向印军右翼沙则的进攻任务是由154团3营承担。沙则由印军“王牌旅”1个加强连和1个加强排据守,有大小地堡100余座,防御纵深有2500多米。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战斗打响后,3营官兵犹如猛虎下山,扑向印军地堡群。9连1排2班副班长张映鑫带领突击组连克3座地堡,当他把手榴弹扔进第4个地堡时,又被印军甩了出来。印军的机枪又响了起来,我军进攻部队受阻,关键时刻,张映鑫又一次把手榴弹投进地堡,并用身体堵住了地堡枪眼,壮烈殉国,为进攻部队打开了通路。战后,张映鑫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2班战士钟尉平4次负伤,仍顽强战斗,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战后被追记一等功。1排前仆后继,奋勇冲杀,仅3分钟,就攻占4个大地堡,突破印军前沿阵地。战后,全排荣立集体三等功。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中印部队短兵相接

沙则仲昆桥战斗进入白热化。154团7连8班7炸仲昆桥,多名战士血洒疆场,终于炸毁大桥,断了印军的退路,对全歼沙则印军起到了重要作用。

我军越战越勇,印军越战越顽固。双方你死我活,寸土必争。最后,3营预备队全部用上,才冲破印军最后防线。此战,我军歼敌162人,俘印军阿萨姆步兵第5营中校营长拉顿.辛格,砍掉了印军“王牌旅”的右翼。

迂回章多,断敌后路的任务由157团1营担任。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章多是“王牌旅”的指挥、补给中心,驻有第7旅旅部及通信、后勤、工兵等勤务分队各一部,第9廓尔喀联队第1营两个连,炮兵两个连,并有空投场一个。

我军1营靠搭人梯、吊绳索等方法,通过了野兽都望尘莫及的悬崖峭壁,像一把钢刀直插章回,多路冲击,狠杀猛打,印军被天降神兵打懵了,打傻了,打惨了。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中印军人针锋相对

章回一战,捣毁“王牌旅”旅部,歼灭第9廓尔喀联队第1营全部和增援部队旁遮普联队第9营大部、阿萨姆步兵5营和后勤分队各一部。击毙第4师通信团副团长拉姆.辛格以下68人,俘敌492人,并缴获美制直升机1架,击伤1架。

遗憾的是“王牌旅”旅长达尔维准将侥幸逃脱。

左翼突破成功;右翼突破成功;迂回断后成功;捣毁旅部成功。“王牌旅”成了瓮中之鳖,无头之鸟。

我军围歼战如快刀斩乱麻,秋风扫落叶,打得“王牌旅”丢盔卸甲,死无葬身之地。

仇将恩报的战争结局

绝路逢生的“王牌旅”旅长达尔维准将在逃命中又落入我军手中。

第7旅旅长达尔维,印度孟买人,1920年生于伊拉克,1940年考入达拉顿军事学院,1942年在近卫军联队任少尉,历任连长、营长、陆军司令部参谋,第15军军部行政官,达拉顿军事学院副院长等职,“二战”期间在缅甸服役,1962年初任第7旅旅长,是印军难得的军事人才。

达尔维在章多侥幸逃脱后,和少数随从翻越了18500英尺的哈东山,向龙布方向逃窜,他当时乐观地以为逃出了我军的包围圈,没想到刚下山就成了我军的俘虏。达尔维被俘后,感叹地说:

【“你们在24小时内消灭一个旅,这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1962年中印边界反击战中被解放军俘获的印军 资料图

我军在克节朗地区共歼印军“王牌旅”1897人,其中毙敌832人,俘旅长达尔维以下1065人。缴获各种火炮75门,各种枪支1326支,直升机3架。我军牺牲151名官兵,负伤334人。以小的代价把印军“王牌旅”送进“黄泉”。

“王牌旅”名落孙山,印军所有侵略部队都没有逃脱惨败的下场。

中印之战,印军先后投入第4军第4师第7旅、4旅、62旅、65旅、48旅、炮4旅、坦克中队;第2师第5旅、11旅、181旅;军属67旅、112旅、129旅;第3师114旅共13个旅约5万余人。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中印之战,我军投入13个团和部分炮兵部队,共歼灭印军3个旅——7旅、62旅、炮4旅;基本歼灭3个旅——112旅、48旅、65旅;另歼灭印军5旅、67旅、114旅、129旅各一部,其中败得最惨的是“王牌旅”。

我军共消灭印军8853人,其中击毙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以下4885人,俘虏7旅旅长季.普.达尔维准将以下3968人。

我军伤亡2419人,其中牺牲722人,负伤1697人。印军伤亡人数是我军的3倍多。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1965年印度国防部公布了中印之战印军陆军损失数字:死亡1383人,失踪1696人,被俘3968人。如果中国推迟停火,那么印军损失人数将增加近1倍,因为中国宣布停火后,至少有近7000名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印度士兵从原始森林中走出,得以生还,包括饿的半死的印军第4师师长帕塔尼亚少将。

在我军乘胜追击,横扫印度如卷席的大好战局下,1962年11月22日零时,毛泽东主席命令我军单方面全线停火。战胜国不提任何条件,主动单方面停火,这在国际上是没有先例的。

1962年11月30日,我军将缴获印军的163门火炮,289挺轻重机枪,2687支冲锋枪、半自动步枪,22400发各种炮弹,2139000余发子弹和5架飞机、9辆坦克、400多台车辆全部无条件交给印方,这在国际上是没有先例的。

1962年12月1日,中国军队主动后撤到1959年9月7日的实际控制线——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北,并且从这条线再后撤20公里。战胜国没有要回战败国历史上强占的领土,反而主动后撤,这在国际上是没有先例的。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1963年初被解放军俘虏的印军高级将领参观拉萨布达拉宫:左起依次是拉塔·辛格中校(阿萨姆联队第5营营长),巴万·辛格中校(第9郭尔喀联队第1营营长),约翰·达维尔准将(印军第7旅旅长),马哈·辛格中校(拉杰普特第2营营长)以及特瓦里(印军第4师参谋)

1963年4月10日开始,中国将印军被俘人员3942名(因病和伤重抢救无效死亡的26名人员的骨灰),包括“王牌旅”旅长达尔维准将,无条件地全部交还印度。这在国际上也是没有先例的。

而印度对中国又做了些什么呢?中国军队后撤后,印军自1963年开始,又逐步向前推进,继续侵占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南的中国9万平方公里领土,并宣布在这块中国的领土上成立印度的一个“阿鲁纳恰尔邦”;还把我国新疆的阿克赛钦地区、克什米巴基斯坦实际控制区和印度实际控制区划在一起,宣布为印度的“查谟和克什米尔邦”。此外,把吞并后的锡金归为己有,宣布为“锡金邦”。印度历史上只有22个邦,1987年开始宣布为25邦,其中3个邦是霸占的大量中国领土。

历史又一次证明了中国的诚意,历史又能证明印度些什么呢?

印军战俘改造纪实

一九六二年中印边境自卫还击战,中国人民解放军共俘获印军战俘三九六八人,职务最高的是印军“王牌旅”——第七旅旅长季.普.达尔维准将。为此,人民解放军成立了印军战俘收容所对他们进行教育改造,后来全部释放回国。

中国政府对印军战俘的特殊优待政策

1962年10月,在自卫还击战正在进行中,总政治部就向新疆和西藏边防部队下达了《关于对入侵印军工作的几项规定》,共9条。规定中指出:对俘虏军官和士兵一律不杀害,不虐待,不捆绑,不没收其私人财物,受伤者给予治疗。对俘虏生活要给予优待,在吃、用、住宿等方面,应有妥善安排,并尽量照顾他们的生活习惯。对俘虏军官和伤病俘虏的生活待遇,应稍加优厚。对印军俘虏的教育,应着重宣传我军的宽待俘虏政策和我国的外交政策,强调中印人民友好,说明中印边境问题的真相和我们的一贯主张。教育中,要考虑他们的认识水平,耐心启发诱导,不要讽刺漫骂。......

11月,总政治部又发出了《关于加强对印军俘虏的争取教育工作的指示》,要求各部队对印军俘虏的争取教育,不可操之过急。要用具体事实和实际行动来影响和感化他们。不要强迫他们同意我们的观点,而要从根本上慢慢弄清谁是谁非。......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印军战俘正在进行文化活动

对印军战俘的教育工作从战场上就开始了。我军对放下武器的印军官兵做到了不杀害、不虐待、不捆绑、不侮辱,不没收私人财物,对受伤战俘及时给予治疗。对战场上的印军尸体尽量查清姓名、军号、军衔和部别,登记后就近掩埋并插上标记。

我军在前线指挥部设立了印军战俘转运站,负责收容各部队俘获的印军战俘,把他们集中起来。在转运站我军对印军战俘交代我军宽待俘虏的政策,为战俘提供食品和治疗,并进行登记、编队。一般10人编一个班,班长由印军战俘中的军士担任;10个班编一个中队;军官单独编队,统一送往后方战俘营。

战俘营的主任、副主任由我军联络部的干部担任,他们一般都熟悉印度社会情况和印军情况。战俘营配有几十名懂得印度语的外语干部,下设后勤股、管理股,每个战俘营管理800至1000名印军战俘。

在战俘营对印军战俘进行重新编队。对战俘登记后,根据印军的性质和特点,对印军校官以上军官、尉官、军士分别编队;对尼泊尔籍、锡克联队也单独编队。战俘班长、副区队长都由战俘担任。集合、点名、出操、搞卫生等日常生活都由他们自行管理,充分体现我军的民主管理和宽俘政策。战俘营还设立了印俘伙食委员会和文体委员会,主任由我军干部担任,委员由印俘推荐。

原则上我军对印军战俘生活上的照顾无微不至

我军在生活上充分照顾印军战俘的民族习惯和宗教信仰。锡克人喜欢吃面食、留长发、擦头油,每天祈祷两次。锡克、旁遮普、北印度人以面食为主;廓尔喀、阿萨姆、孟加拉、南印度人习惯吃米饭;印度教徒忌吃牛肉,穆斯林不沾猪肉;印俘普遍喜欢甜、辣、咸的浓味食品;这些民族习惯都得到了关照。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每逢印度的灯节、泼水节、酒红节等民族、宗教节日时,战俘营领导都请印军军官吃中国饭菜、茶点。1963年3月31日是印度全民族的酒红节,战俘营管理人员为印俘准备了节日用品,举行了会餐和联欢会。印军战俘吃着面粉、油、糖奶混合炸制的“哈尔瓦”,在草坪上欢歌跳舞,相互用红色点额、抹脸,以示庆贺。我军俘管人员与印俘同歌共舞,向他们祝贺节日。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参加过“二战”、在缅甸战场做过日军战俘的一位锡克老兵感慨地说:

【“在其他国家里,俘虏是不准开展文体活动的。只有中国政府对我们这样关心,设有文娱室和各类球场,供应我们乐器、扑克、棋类和体育器材,组织晚会和运动会。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心里都清楚,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我们是友好的。”】

陈辉:印度王牌军也就这样子——58年前来自中印之战的秘密

印军战俘营不设铁丝网和围墙,只在一定距离设哨兵。印俘活动范围在战俘营周围千米左右。印军被俘后军衔、肩章、现金、手表、戒指、护身符、存款单等由个人保存,武器、弹药、毒性药品由战俘营保管。

我军对印军战俘的宣传教育主要有我军优待俘虏的政策;中印边界问题的来龙去脉;我国政府对中印边界所持的态度;印度当局的侵略行为。俘管人员不强加于人,而是用事实说话,让印俘自己辨别是非。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6-20 19:26
井冈山卫士: 贴图中的“二战中的印度部队”应该是德国的“东方营”中的印度志愿者,可能是由在北非俘虏的英军印度籍俘虏组建的。虽然也是“印度部队”,但应该不是英印部队, ...
这个说明很重要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6-20 13:44
贴图中的“二战中的印度部队”应该是德国的“东方营”中的印度志愿者,可能是由在北非俘虏的英军印度籍俘虏组建的。虽然也是“印度部队”,但应该不是英印部队,虽然可能是同一批人。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5 15:56 , Processed in 0.02183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