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群众文艺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抉择》(小说第十八章)

2020-6-18 07:10|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5413| 评论: 0|原作者: 张平

摘要: 您老大概是第一次来吧,我们还真的摸不着您老的口味和喜好。比方说,您老是想要高头大马型的呢,还是想要小家碧玉型的?是想要文静贤慧的呢?还是想要活泼性感的?是想要年轻一些的呢?还是想要老辣一些的?
“先生,您要的姑娘我们给您选齐了,您看行吗?”小伙子一句仍然是那么谦恭和老练的话语,把李高成从沉思中拉回到现实中来。

  几个齿白唇红、花枝招展的年轻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亭亭玉立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行了,就这么着吧。”李高成随便扫了一眼,摆摆手说道。

  几个姑娘一听,立刻就像几只蝴蝶一样,翩翩然在李高成和吴新刚身旁一边坐了一个。

  靠得那么近,那种廉价的香水气味是那样的浓烈。

  “先生不喝点酒吗?”一个身材颀长的姑娘依偎在李高成身旁故意拿腔拿调地说道,但李高成立刻就听得明明白白,这姑娘肯定是本地人。

  “喝酒?你能喝酒?“李高成有点吃惊地问道,也就是在这时候,他发现眼前的这位姑娘年龄已经不小了,而且极可能她已经不是姑娘了,因为李高成分明地看到,姑娘眼角上的鱼尾纹已经很深很深。

  “哎呀先生说话真有意思,只要你高兴我就喝嘛。”“姑娘“继续在拿腔拿调地表演着。

  “你能喝什么酒?”李高成心里要多腻歪有多腻歪。

  “当然是XO啦,贵是贵点,可喝起来舒服,就看先生你肯不肯,舍得舍不得啦。”

  原来是要喝XO!这种洋酒李高成喝过几次,他从未感到有什么好喝的地方,但却贵得怕人。没想到到了这种地方,小姐居然要喝这种洋酒!不过想想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这本来就是供人取乐的地方,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钱人到这儿来是为了高兴,小姐让你高兴是为了让你掏钱。各取所需,就这么回事。小姐点贵的,要多的,当然就是要让你多出钱。你花得越大方,小姐的收入和回扣自然就越多。所以在这种地方,除了钱,一切都是假的,就像小姐脸上的皱纹一样,你根本用不着奇怪,也同样用不着生气。

  想到这儿,李高成再次挥挥手,一点儿也不客气地说:

  “那就XO!”

  没有多长时间,歌厅里茶几上便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吃食:水果、香烟、饮料、茶水,当然还有那两大瓶子怪头怪脑的XO。

  李高成略略看了一眼茶几上的帐单,一杯茶水15元,一筒饮料18元,一盒硬盖中华66元,一盒硬盖玉溪88元,一盒极品云烟169元,一瓶干白葡萄酒488元,一瓶最低档的XO,要价竟是3888元!他粗粗算了算桌子上现有的东西,至少已经在8000元以上!

  这还没有开始唱歌,这还没有开始喝酒,这还不算几个小姐的服务费和小费!

  如果再算上晚上必须的一顿饭,如果还有别的什么项目,只怕两万元也打不住。

  两万多元可以干什么呢?

  在农村里差不多可以娶一房媳妇,可以买到几十头牛,可以买到十亩地整整一年的收入!可以让一百个失学儿童再重新走进课堂!在中纺可以让二百个工人领到一个月的生活费!

  然而在这儿只需半个晚上就全没了。

  一方面是一种极度的奢靡,一方面则是一种极度的暴利。

  李高成再次感到心疼了,并不是因为今晚的这种消费价格,而是因为深感自己所亲手制定的政策、规定的失败和毫无作用,尤其让他痛心的是,连法律在这儿也同样是失效的。为了遏制暴利,市政府三令五申,红头文件不知下了多少,而且对这种行为法律条文上一样也写得清清楚楚,但几乎就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这种明目张胆的暴利行为却是如此的猖獗和放肆!甚至堂而皇之、白纸黑字地写在价格表上!

  是谁给的他们这种胆量?

  这个“青苹果娱乐城“如果确实是你这个市长的内兄在这儿开的,即便是你这个市长不过问、不打招呼,即便是你这个市长假眉三道地推说自己不知道,或者就像你现在一样确实根本就不知道,那这儿的情况也同样会跟别的地方大大不同。即便是出了天大的事情,一样会什么事情也没有。

  因为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你内兄开了这么大的一个娱乐城,你这个当市长的会没有支持、没有帮助,这个地方会没有你的影响。如果你要是说你不知道,只怕谁也会认为你是在装孙子!即便三岁的小孩也不会相信你!

  真是跳进黄河也别想洗清自己!

  几个小姐非常熟练快捷地打开酒瓶,紧接着又要过几个大杯子来,哗哗哗的一人倒了大半杯子,两瓶酒就已经没多少了。

  “先生,认识你很高兴啦,这杯酒就算我敬你啦。”身旁的另一个小姐同样是一副拿腔拿调、嗲声嗲气的嗓音,不过李高成听得出来,这位小姐确实不是本地人。

  两位小姐也不管他喝不喝,话刚说完,就拿起自己的杯子在他的杯子上撞了一下,然后一仰脖子,大半杯酒刹那间一多半没了!

  直看得李高成目瞪口呆。

  简直就像喝白开水一样!

  像这种洋酒,酒精的度数其实是很高的,尤其是后劲很足。两位小姐像喝白开水一样地喝它,如果不是酒量特大的缘故,那么剩下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由于消费利润的回扣所致。也许为了那5%、10%、甚至20%的回扣,小姐们会不顾一切的。仍然是因为钱。来这儿本来就是为了钱,所以礼义廉耻在这儿也就没有任何市场。何况这种拼命挣钱的狂热也一样是会感染人的,就像饿怕了的乞丐猛然见到被抛撒到地上的大把大把的金钱一样,也许处于一种下意识的举动,会让他不顾一切地扑上去。

  两瓶XO很快便被喝得精光。

  这次没等他吩咐,小姐们便下了命令,让再拿两瓶来。

  这就是说,已经一万多块钱被消费掉了,还不到半个小时!

  几杯酒喝下去,小姐们早已是酒酣耳热、醉眼朦胧。

  “……先生,唱歌呀还是跳舞?”不知是确实是喝多了,还是趁着酒劲,身旁的小姐们越来越显得放荡不羁。李高成身旁的两个小姐几乎都紧紧地贴在他身上,劝酒的时候,小姐的脸都蹭在了李高成的脸上。

  李高成身旁的吴新刚显得更是狼狈不堪,被两个小姐围攻得简直没有任何招架之功。李高成见这个样子,便对身旁的一个小姐说道:

  “你就陪陪我们那位先生跳跳舞吧。”李高成知道吴新刚的舞跳得还可以,只要一跳起来,也就知道怎么应付了。当身旁的小姐去跟吴新刚跳起舞来后,李高成又让吴新刚那边的两个小姐一块儿唱了起来。一时间,自己身旁只剩了一个小姐,正是那个身材颀长,年龄已经很不小了的小姐。

  “小姐,听你口音好像就是市里的?”李高成轻轻问道。

  “……嗯?你,你咋知道的?“她分明喝得多了,脸色胀成紫红,说话也已经有点语无伦次。

  “多大了?”

  “……多大?你怎么……就不懂规矩,女,女人是不能问年龄的……你知道不知道?“

  “你家在哪儿?”李高成竭力不让自己的话音带有任何感情色彩。

  “……才不告诉你呢!”小姐可能以为身旁的这个老头对她真的有了意思,动作和说话都越发放肆了起来,“你要是想干……你只管干就是了,咋问来问去像个查户口的……“

  “干什么?”李高成有些发愣。

  “干,干什么……你们这些男人,不就是要在外边寻欢作乐么?到这儿来不就是要干那事……告给你……你要是让我一个人跟你走,一晚上这个价就行了……“她颤巍巍地伸出五个指头,在他眼前晃了晃,“你要是想……想让我们两个一块儿跟你走,至少也得……这个价。”她的那只手摇摇晃晃地连着翻了三下,“你要是让……让大家一块儿跟你走,那就再加,加一倍好了。你,你要是想在这儿……干那事,一次这个数就行……“她伸出指头来在他眼前晃了晃,也没看清是两个指头还是三个指头。

  “在这儿!”李高成大吃一惊。

  “那套间里头就有……两用沙、沙发,很方便的。我……我是看你这个人还够意思,都给你说的是最低价……不骗你的。“小姐的话赤裸裸地越来越没了分寸。

  “……你们怎么敢这样!”李高成直觉得脑子越来越大,他几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看你,你,你们这些老头儿,差不多都,都这样……又想当,又想立……想找年轻的,又怕出事儿。我告你,咱这地方是最……最保险的地方,你,你就别担心会出什么事……你知道咱们这儿老板的后台有多硬,根本没人敢在这儿管事……吓死他!你知道吗……市长!你就不看看……这里的生意多红火……我说的都是实话,你根本用不着怕,就算有人来,也没人抓……抓我们,只要我们一说,我们是中纺的女工,公安局的二话不说……立,立刻就把我们放了……“

  “原来你也是中纺的?”李高成再次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震颤。

  “我,我哪儿是中纺的……公安局来了我才说是中纺的,她们几个……才是中纺的,她们都是。我们这儿的小姐差不多都,都是中纺的……你这老头子是怎么了?老这么问来问去的,你要……就快点,是不是,你……不行了……“

  此时此刻的李高成似乎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了,整个脑子里已经成为一片空白。

  中纺的贷款,中纺的女工,中纺的技术员……

  这一切对他这个市长来说,不只是一个天大的讽刺,也同样是一个天大的耻辱!

  在他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半死不活的庞然大物,在这个庞然大物身上爬满了一只只又肥又大的寄生虫,它们都用嘴死死地咬在这个庞然大物身上,满嘴是血,摇头晃脑,暴戾恣肆而又贪得无厌。这个庞然大物一天天地正在削瘦、正在走向死亡,而那一只只寄生虫则一天天地正在成长、正在强壮、正在渐渐变得肥硕无朋……

  你的消逝意味着它们的存在,而它们的强壮则意味着你的灭亡。是你用你的肌体培养了一群你自己的掘墓人,它们正在用你自己提供给它们的能量在一步步地将你击败,将你埋葬!

  尤其让他感到恐怖的是,如果真要到了那么一天,很可能会没有一个人留恋你、怀念你,因为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咎由自取,你活该!

  他们正在借用你的手摧毁着你的政权!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铁一般的事实!

  几十年、几百年后,后辈的人们将会怎样来看待你们呢?又将会怎样地来评说你们?

  人们会不会把这一切当做一场笑料来谈论和评价你们?

  ……

  他听到了门被突然撞开的响声。

  幽暗的灯光下,一个他极想看到又极不愿意看到的面孔渐渐地凸现在他的眼前:是这样的熟悉,又是这样的陌生。

  一点儿也没错,出现在歌厅门口的正是他的内侄吴宝柱。

  这个吴宝柱也正是这个“青苹果娱乐城“的总经理辉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19 03:50 , Processed in 0.02437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