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政府花钱越来越多,群众看病越来越贵 —— 症结在哪里?

2020-5-25 12:3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8915| 评论: 15|原作者: 壬岷|来自: 人民健康论坛

摘要: 对公立医院国家只给20%左右的钱,然后用大量的财政资金办医保,把钱“分给”千家万户,再让医院从医保里收费,这其实是反弹琵琶、舍本逐末。让自己的医院挣自己用税收办的所谓保险,这个体制机制不但不顺,而且花钱多效益差。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医院院长王建业“明确公立医院主体地位”的两/会提案,被舆论广泛赞誉。

  王建业说,此次疫_情期间,虽然有部分民营医疗机构也加入到抗疫斗争中,但与目前民营医疗机构所占的市场份额来看,并不匹配。以首都北京为例,发热门诊是抗疫的桥头堡,是第一道关卡,但北京开设发热门诊的医疗机构中,难觅民营医疗机构的身影。

  像北京医院这样的公立医院,不仅开设有发热门诊,在接到援鄂任务后,24小时内就派出了老中青各梯队医务人员前往抗疫一线,不问钱,不问价,还带上了医院最先进的设备。他建议:相关部门今后要更加明确公立医院在医疗市场中的主体地位,让公立医院在平时为人民健康做好医疗保障;在疫_情来临时,展现公立医院的责任与担当。

  医疗、健康是无价的。正因为无价,才有那么多人盯着公立医院这块肥肉。他们雇佣媒体、学者,腐蚀官员,为变公立医院为私立医院大造舆论、大造理论。不可否认,过去数年间,他们已在某些地方取得了部分成功,现在正在进一步蚕食公立医院的空间。如果更多的委员、代表都能像王建业这样,旗帜鲜明反对这条变公为私、大声呼吁保证公立医院的主体地位,对那些蠢蠢欲动者就是当头棒喝。

  公立医院是政府的第二支部队、老百姓的保护神。军队是保卫国土安全,医院这支部队是保卫人民健康安全,同样很重要。不光是救死扶伤,医院也是用来防范风险的,平时可能感觉不到,关键时刻就看出这支部队不可或缺——任何大灾大难的危急时刻,都是军人和医生冲在前面。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的鲜明对比,全国人都已看到。

  2015非洲埃博拉肆虐时,私立医院主导医疗市场的美国,出2000美元一天都雇不到人去援助,而中国先后派出多批医疗队,由公立医院和解放军的医生组成,到利比里亚、塞拉利昂等国帮助抗击埃博拉,受到世卫组织和利比里亚政府高度赞扬。美国这次应对新冠肺炎产生的天价医疗费用、医疗不公,更是彻底暴露私立医院主导医疗市场的巨大弊端。

  当然,中国的医疗问题,仅仅确保公立医院的主体地位只是一个方面。在目前情况下,公立医院的医疗资源、床位等,任然占据着主导地位,要防止的是所谓社会办医的蚕食。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是更需要立即着手解决的问题。

  2009年,新的一轮医改启动,到现在已逾10年。10年间,我国初步建立了覆盖13亿人群的医疗体系,参保率稳定在95%以上,这是很大的进步。但另一方面,全国医疗费用翻了好几番。2008年1.2万亿,2013年3.2万亿,2018年已经到达5.8万亿。政府财政在医疗上的投入,也是翻番式增长,2013年是0.8万亿,2018年已经高达1.5万亿。可就这么大的花费,看病却越来越难。原来没医保时,看个感冒也许只要100元,现在北京一个普通门诊已到了500元。即使报销一半,个人花钱也比原来多很多。

  

8.webp.jpg

  这些奇怪的现象,症结在哪里?

  在于医保、医疗、医药三方面完全不协调。世界各国的医疗制度,要么是全民医疗制度,就是国家办医院,例如古巴、朝鲜,或中国改-革前;要么是全民医保制度(多数国家,包括我国当前的政策)。对公立医院国家只给20%左右的钱,然后用大量的财政资金办医保,把钱“分给”千家万户,再让医院从医保里收费,这其实是反弹琵琶、舍本逐末。

  本来国家直接把钱投给医院,同时积极加以监管,老百姓看病的问题就能解决。现在国家把钱投给个人,然后让医院去挣这个钱。新农合和城居保,国家不管给每个老百姓投入多少,医院一转手就给挣走了。让自己的医院挣自己用税收办的所谓保险,这个体制机制不但不顺,而且花钱多效益差。医药领域就更乱了,全国5000多家药企过度竞争,造成中国的药品生产严重过剩。这个过剩不是像牛奶一样倒掉,是靠贿赂医生、贿赂医院,让老百姓狂吃药、大检查、过度医疗,而离真正的健康的、必须的治疗越来越远。

  因此,医疗费用要降下来,首先要让医疗、医药不以盈利为目的,否则是永远喂不饱他们的。过去10年来,财政大投入、老百姓医疗费用上涨,根本原因在这里。好在公立医院的主体地位没有根本动摇,医院还掌握在政府手里。只要扭转当前医改方向,协调好医保、医疗、医药三者关系,遏制医疗行业、医药行业逐利行为,从政府到老百姓都能省下银子。

1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sxm 2020-5-27 09:43
水边: 是吗?右翼的东西就能“出圈”?还是要所谓“中立”的东西?左翼的东西传播少,主要的,不是因为写的水平不高,不能说服所谓的中间派。 为什么反医院私有化的宣 ...
首先我得说我并不很了解医疗,作为年轻人我甚至连医院都没去过几次,现在连医保都没有。当然不明白你们说的公立医疗究竟与私立有何区别,如果你希望我加入反对公立医院私有化的行列,就需要先解释清楚,而非以“不支持就开除左籍”来要挟,否则就算我想加入,也无法说服更多人呀?龙翔说出了他心目中现阶段“公私”之别,而我觉得这个区别不足以支持我为之奋斗。不知你是否能说出你心中的公立医疗是什麽,到底有何优势。关于你说的“反医院私有化的宣传这次能收到这么广泛的支持”,我希望你能提供相关材料,因为我所见的基本就是左圈和当事人在反对,群众发声我没见几个。关于左派文宣在群众中的地位以及说服力,我放一段我们irn微信群里的讨论:
”各位对乌有之乡看法如何

我很诧异于他们的“激进保守”

粗略看了一下,应该就是亲官方的意识形态?

然后带有民族主义色彩

我今早瞎搜一下逛到了转基因栏目

差点给我干出脑溢血

然后我顺着其他栏目看了一会,发现他们就是简单的想复古,回到wg时代,客观分析当前工人阶级现状的文章有是有,但是占比极少

标语化口号极多,激进的保守主义就是这样吧?

我觉得是鸵鸟左,假装当局还是社会主义的。另外似乎比较独,容不下别的意见。当然理想的左派论坛早就被封杀了,得翻墙

转基因系列文章应该没啥问题吧,你是看到别的文章然后脑溢血了吗?


不是很了解农业,也不知道这文章观点对不对
不过个人感觉化肥这些还是挺有必要的?

好像没有学农的。。不懂的就别掺和了呗,就算论证出来他说的是否正确也没啥意义啊

我是生物专业的...

不过不用化肥还不至于,,,

我校就是农业学校

我环境的

嗯,这篇文章好像就很倾向于生态保护

我中学时期看了不少转基因论文



乌有之乡转基因栏目的作者我每个都很熟悉...

好多文章都是我以前看过的,主要是批判转基因,但是有一说一基本没有什么逻辑,完全就是一味地反对

他们也举了一些研究和实验,但是我这种外行也不可能去深入分辨

真假混用这是最容易愚人耳目的

转基因不是一个整体的大项目,要实事求是地分析,不能简单把人直接划成挺转反转

说到这我就头痛,那顾秀林,把农药有害的论文安到转基因头上去,被饶毅指出来了反而还人身攻击,结果饶毅也人身攻击,两人从此水火不容

还有农药化肥的问题,农药和化肥也要分开谈,这都是几个小项组成的大项,农药有几种不同的类型,化肥也是,不能简单站队

那个农药有害的论文是说的草甘膦吗?抗草甘膦作物肯定会搭配更多草甘膦农药呀

如果要提反对意见,还是要举出具体的作物来分析

那篇文章里边好像是大豆bt蛋白,是杀虫蛋白吧

对人体无效,但是好像怎么和草甘膦扯上了

不过放下不谈这个,这些人谈这些话题都很笼统,没有具体分析的意愿,这就是很保守的一种观点

光靠标语是没办法解决问题的呀

这些人已经离现代学术界太远了

我有时候怀疑我们是否也是这样

还是要多参加讨论“

前面每行是一个成员的发言,名字已隐藏。造成些许阅读障碍请理解。反转基因可以算是左圈的倾向之一吧,在座各位应该都是反转的。这段材料可见,甚至连IRN这样的左倾群众都不待见左翼文宣,我不仅无法找到足够有说服力的文章来说服他们,甚至自己对转基因的看法都动摇了(我毕竟是外行,而IRN里的农业内行应该不至于为了自己的行业利益背叛左翼理想,否则他也不会来IRN做志愿者免费服务了)。你们还要坚持这样每个人都写文章却难有一篇真正能拿得出去的文章的做法吗?
引用 水边 2020-5-27 01:28
sxm: 我提到的是如何说服中立群体,而非说我是中立群体。你们不觉得近年的左翼文宣太过圈内自嗨了吗?写的文章只在左圈内流传,对社会毫无影响力。而现实是右派基本把 ...
是吗?右翼的东西就能“出圈”?还是要所谓“中立”的东西?左翼的东西传播少,主要的,不是因为写的水平不高,不能说服所谓的中间派。
为什么反医院私有化的宣传这次能收到这么广泛的支持,再看看你说的公立私立只差窗户纸,“好处不足以服人”,难道你不觉得是自己脱离了左翼,脱离了群众?你自己觉得自己不是中间人士,但是你的表态却是挺标准的中间派。
引用 sxm 2020-5-26 15:11
龙翔五洲: 现在推行取消事业单位的员工的事业编制,也是私有化的一种。对广大事业单位员工以砸烂铁饭碗为名,夺去他们主人翁地位,让他们成为雇佣制的劳动者。 ...
没错。不过很少见有人写相关文章。他们实践中采用“老人老政策新人新政策”,就是说某个年龄以上的是不受改制影响的,以下的则要丢掉编制。然后很多老人就指责年轻人计较待遇、不努力不奉献不愿吃苦,却不知道新人受着何种剥削;很多新人则认定老人铁饭碗、干的少拿得多福利好是蛀虫,却不知道不是老人拿多了而是自己拿少了。
你说的“一旦社会主义革命回归或重建,人民能够比较容易地拿回它的所有权”我是同意的,但仅此一个好处还不足以服人。一来很快革命成功或党国悔悟概率很低,二来如果真革命成功,想要收回公有,其实之前是不是名义公有制也只是差了个窗户纸而已,并非什么难事。
引用 sxm 2020-5-26 15:03
水边: sxm的观点,通俗的说,就是破罐破摔,既然都那么多私有化了,干脆别留着公立医院尾巴。这种思路是完全错误的。 公立医院不是领导的私产,你见过哪个公立医院领导 ...
我提到的是如何说服中立群体,而非说我是中立群体。你们不觉得近年的左翼文宣太过圈内自嗨了吗?写的文章只在左圈内流传,对社会毫无影响力。而现实是右派基本把持了学界主流,完全掌控了施政官员。如果抛掉今年的舆论左转,那么舆论也基本上是被右派把持的。(至于今年的舆论左转,红中和国内的乌有之流左派网站怕也没多少贡献,更多的是剥削者自己玩过火了以及民间散落左倾人士的影响,红中乌有等网站的影响力加起来恐怕也没有知乎偏左大v温酒马前卒等人影响力大)圈内自嗨是无法阻止右派前进的脚步(深化私有改革)的。因此我们写文应当追求对圈外中立人士的说服力。我们必须对自己的理论和文章进行攻防演习,去掉先验的信念,换上更严密的论证和更有说服力的实例。我们应当追求在与中立人士谈到某个话题时可以容易的找出左圈公认的关于该问题说的最好的文章/文章群,而不是找到一大堆文章但每个都不甚满意。当然单个作者的能力有限,但好在左翼通常不太计较版权,我们可以群策群力对现有文章打上补丁,我在本帖评论区做的正是这个事情。
引用 龙翔五洲 2020-5-26 02:42
redchina: 客观上保持公立的也比直接私营的对人民更有利些。我们现在反对私有化,一是因为私有化了,直接危害群众利益,如医疗教育铁路。二是,国有企事业单位对职工的待遇 ...
现在推行取消事业单位的员工的事业编制,也是私有化的一种。对广大事业单位员工以砸烂铁饭碗为名,夺去他们主人翁地位,让他们成为雇佣制的劳动者。
引用 redchina 2020-5-26 02:21
龙翔五洲: 现在早已经没有了全民所有制的公有事业和企业单位了,挂上个人民医院的牌子及国有企业的牌子,其实都不是人民的,不是无产阶级和工农大众的。因为整个政权和国家 ...
客观上保持公立的也比直接私营的对人民更有利些。我们现在反对私有化,一是因为私有化了,直接危害群众利益,如医疗教育铁路。二是,国有企事业单位对职工的待遇相对正规,比私营好一些(马列托主义者污蔑他们是“工人贵族”)。如果私有化了,就多了一批工人在廉价劳动力市场上竞争,对整个的工人阶级斗争不利。再有就是你说的,为将来做准备,首先帮助群众确立公有制对私有制的优越性,像马列托主义者这样的落后群众的存在,就更说明这种教育的必要。
引用 水边 2020-5-26 00:46
要是sxm或者其他的人想去了解私有化医疗,你也不用读多了。看看著名的宿迁案例就行了,搜索看看李玲等学者是怎么调查分析的。这些还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尚能实事求是的看到私有化市场化的问题,有些人自称是“左”,但是却总是跟资产阶级站一边。
引用 水边 2020-5-26 00:44
sxm的观点,通俗的说,就是破罐破摔,既然都那么多私有化了,干脆别留着公立医院尾巴。这种思路是完全错误的。
公立医院不是领导的私产,你见过哪个公立医院领导有这个权力?如果有这个权力,还搞私有化作甚。
公立医院现有的问题,就是私有化市场化的方向带来的,斗争就是围绕这个。你要么站在群众一边,反对私有化,要么你就在实际上站在私有化这一边。当左派当成“中立群体”,真的是。
引用 龙翔五洲 2020-5-26 00:21
现在早已经没有了全民所有制的公有事业和企业单位了,挂上个人民医院的牌子及国有企业的牌子,其实都不是人民的,不是无产阶级和工农大众的。因为整个政权和国家都不在人民手上。那为什么我们还要反对这个私有化运动呢?我认为,不论是人民医院还是国有企业,你可以说它是官僚资本主义的,但它总算是没有一个具体的个人老闆,还挂着特色社会主义的羊头招牌,产权法还不能把它归到某一个个人的名下,私有的产权法还不能保护它。而一旦社会主义革命回归或重建,人民能够比较容易地拿回它的所有权。这就是我们在特色社会主义条件下,在已经被资本主义复辟了的社会里反对私有化的目的。如果某些人以特色中国是已经被资本主义复辟了社会,而反对维护对公有事业和企业单位私有化的斗争,那不是无知就是成心要推动私有化。
引用 sxm 2020-5-25 17:28
本文的全民医疗费用数据18年是08年的4.83倍看起来吓人,但如果与同期M2数据增长4.12倍相比几乎可以归咎于放水(https://data.eastmoney.com/cjsj/moneysupply.aspx?p=8),如果与同期GDP增长 2.88相比(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8D%8E%E4%BA%BA%E6%B0%91%E5%85%B1%E5%92%8C%E5%9B%BD%E5%9B%BD%E5%86%85%E7%94%9F%E4%BA%A7%E6%80%BB%E5%80%BC)虽高一些但也能被老龄化、环境污染气候变化、采用了更先进也更昂贵的医疗设备之类理由解释过去,对医改的攻击力并不强。不如谈带量采购带来的药价腰斩(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8%A6%E9%87%8F%E9%87%87%E8%B4%AD/23212113
引用 sxm 2020-5-25 16:54
另外如果有人写过文章从理论上驳倒私有化的论调,则可以将文章推荐给该作者,这样作者就可以在批驳时直接写(详见xxx的xxx文章),而非空喊口号”对那些蠢蠢欲动者就是当头棒喝。“只有口号是难以说服中立群体的
引用 sxm 2020-5-25 16:49
我提一点不太成熟的意见:虽然作为左派我是反私而亲公的,但也总觉得这种支持缺乏坚实的根据。”公立“究竟比私立强在哪呢?虽名为公立,却似乎是领导的私产;私立老板图财不顾人命,公立领导也可以图升官,同样可以不顾人命。(这里的不顾不是说故意损害,而是不以人命为第一考量。)本文后半认为问题出在市场化,需要加强监管。如果是说在现有体制下增设官僚对其进行监管,那我要代表人民投下不信任票。没理由相信特色官僚能真正实现有效监管。似乎只有让人民亲自监督才能确保监督效果。(这几乎意味着还政于民,民众吃到了民主监督医疗的甜头后,不就该要求民主监督政府官员了吗?特色不会允许这件事发生的)如果是在全社会都搞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坚持少数行业的公有制,这不就是双轨制吗?理论和历史实践都说明双轨制绝非好的制度。几乎可以预见到从业者将会或偷偷倒卖资源,或光明正大拿着条子倒卖资源。 ...
引用 马儿在驰骋 2020-5-25 14:47
远航一号: 前几天与朋友聊天,探讨这次新冠疫情的表现能不能说明中国资产阶级更有能力照顾自己的长远利益。现在看来完全不是,无非是死法不同。 ...
这次疫情得到比较有效的控制,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公立医院和广大人民群众,发挥集体主义的奉献精神,资本家们还有自由派们除了副作用什么也没有。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5-25 12:38
前几天与朋友聊天,探讨这次新冠疫情的表现能不能说明中国资产阶级更有能力照顾自己的长远利益。现在看来完全不是,无非是死法不同。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5-25 12:35
坚持市场决定性作用,只有死路一条

查看全部评论(15)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5 23:57 , Processed in 0.02710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