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学点马克思主义(五十二)—— 学习《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

2020-4-8 07:1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72358| 评论: 0|原作者: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摘要: 中国的自由派和一部分小资产阶级左派,由于对世界资本主义历史和现状的无知,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核心国家的特殊的政治历史演变情形认定为是资本主义国家一般的发展规律,并且认为“自由民主体制”也是中国资本主义的未来。这种幻想将被中国资本主义未来的实际发展所打碎。

学点马克思主义(五十二)—— 学习《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下面这篇文章原是2016年元旦在红色中国网上发表的学习毛主席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的读书笔记。在这篇学习笔记中,作者依据毛主席所阐述和运用的唯物辩证法思想,初步概括了中国资本主义的特殊矛盾以及中国阶级斗争的特殊规律。作者特别批判了在资本主义政治专制条件下小资产阶级自由派的政治工作方式。令人遗憾的是,这种自由派的错误工作方式后来又被同为小资产阶级出身的一些青年左派积极分子照搬过去,并给马列毛左派的工作带来了严重损失。

 

毛主席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学习笔记

 

            毛主席的军事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原是根据毛主席在陕北红军大学(即抗大前身)的上课教材写成的,总结的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的经验教训。在这篇著作中,毛主席深入浅出地运用了唯物辩证法概括了当时中国国内革命战争的基本规律,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与具体革命实践相结合的范例。

            今天,我们重新学习毛主席的这篇经典著作,为的是结合当前中国的阶级斗争实践,初步地概括当前中国阶级斗争的一些基本规律,并据此对当前左派内部关于一些具体工作的分歧提出意见。

 

战争的规律和阶级斗争的规律

            在第一章中,毛主席开篇便说:

 

战争的规律 —— 这是任何指导战争的人不能不研究和不能不解决的问题。

 

革命战争的规律 —— 这是任何指导革命战争的人不能不研究和不能不解决的问题。

 

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 —— 这是任何指导中国革命战争的人不能不研究和不能不解决的问题。

 

我们现在是从事战争,我们的战争是革命战争,我们的革命战争是在中国这个半殖民地的半封建的国度里进行的。因此,我们不但要研究一般战争的规律,还要研究特殊的革命战争的规律,还要研究更加特殊的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

 

            这里,毛主席列举了战争规律从一般到特殊的递进关系。

今天,中国的一切初步地接受了马列主义思想的进步分子所进行的斗争是阶级斗争。这种阶级斗争,有多种形式、多个方面,但是在本质上、归根结底,都是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并且,我们是中国人,不是别的国家的人,我们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特殊情形的资本主义国家里)进行着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因此,我们必须研究中国这样一个有着特殊情形的资本主义国家中的阶级斗争的基本规律。

            毛主席说:大家明白,不论做什么事,不懂得那件事的情形,它的性质,它和它以外的事情的关联,就不知道那件事的规律,就不知道如何去做,就不能做好那件事。

            任何事物都不是静止的,而是不断发展变化的。事物的发展变化是有规律可循的,规律是可以认识的。认识了一个事物的规律,就可以将这种规律用来为人们的实践服务。认识了战争的规律,就可以打胜仗。认识了阶级斗争的规律,无产阶级就可以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就可以最终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被剥削被压迫的地位上升为社会的统治阶级。   

            要研究、了解某一个事物的规律,就要懂得那件事的情形,它的性质以及那个事物与其它事物之间的相互关联,就是说,要了解一个事物的内在的和外在的联系。

在第一章第三节中,毛主席以战略和战役、战术的关系为例说明了全局局部之间的关系。全局是组成它的一切局部构成的,但是在全局和局部的关系上,全局是决定性的:战争的胜败的主要和首先的问题,是对于全局和各阶段的关照得好或关照得不好。如果全局和各阶段的关照有了重要的缺点或错误,那个战争是一定要失败的。说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乃是说的带全局性的,即对全局有决定意义的一着,而不是那种带局部性的即对全局无决定意义的一着。下棋如此,战争也是如此。

            “学习战争全局的指导规律,是要用心去想一想才行的。因为这种全局性的东西,眼睛看不见,只能用心思去想一想才能懂得,不用心思去想,就不会懂得。关系到全局的指导规律,归根结底来源于人们的实践经验(各个局部),但是它并不直接等同于人们的经验,而是要从长期、反复的实践经验中总结出来。因为这种全局性的东西,眼睛看不见,只能用心思去想一想才能懂得

            认识规律的目的是为了实践。人们的实践能不能达到想要达到的目的,取决于人们的主观认识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在多大程度上符合于客观的实际。

            在第一章第四节中,毛主席说明了使我们的主观认识尽可能地符合于客观实际的方法:

 

什么方法呢?那就是熟识敌我双方各方面的情况,找出其行动的规律,并且应用这些规律于自己的行动。

 

...

 

指挥员的正确的部署来源于正确的决心,正确的决心来源于正确的判断,正确的判断来源于周到的和必要的侦察,和对于各种侦察材料的联贯起来的思索。指挥员使用一切可能的和必要的侦察手段,将侦察得来的敌方情况的各种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索,然后将自己方面的情况加上去,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因而构成判断,定下决心,作出计划,—— 这是军事家在作出每一个战略、战役或战斗的计划之前的一个整个的认识情况的过程。粗心大意的军事家,不去这样做,把军事计划建立在一相情愿的基础之上,这种计划是空想的,不符合于实际的。鲁莽的专凭热情的军事家之所以不免于受敌人的欺骗,受敌人表面的或片面的情况的引诱,受自己部下不负责任的无真知灼见的建议的鼓动,因而不免于碰壁,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或不愿意知道任何军事计划,是应该建立于必要的侦察和敌我情况及其相互关系的周密思索的基础之上的缘故。

 

认识情况的过程,不但存在于军事计划建立之前,而且存在于军事计划建立之后。当执行某一计划时,从开始执行起,到战局终结止,这是又一个认识情况的过程,即实行的过程。此时,第一个过程中的东西是否符合于实况,需要重新加以检查。如果计划和情况不符合,或者不完全符合,就必须依照新的认识,构成新的判断,定下新的决心,把已定计划加以改变,使之适合于新的情况。部分地改变的事差不多每一作战都是有的,全部地改变的事也是间或有的。鲁莽家不知改变,或不愿改变,只是一味盲干,结果又非碰壁不可。

 

            这些,就是后来所说的,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 ... 循环往复,不断提高,逐步接近客观真理的过程。

            在这里,毛主席将古代军事家孙子关于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思想用现代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做了阐释。毛主席批评了那些鲁莽的专凭热情的军事家,指出他们不免于受敌人的欺骗,受敌人表面的或片面的情况的引诱,受自己部下不负责任的无真知灼见的建议的鼓动,因而不免于碰壁。在现实的阶级斗争中,也常常有鲁莽的专凭热情的积极分子,因为缺乏详尽的调查研究,又缺乏对于几个阶级及其政治代表的相互之间关系的科学分析,从而被一些表面的现象所迷惑,或者经受不住周围人士的鼓动,而采取了实际上有利于资产阶级、有损于无产阶级的步骤。

 

现代中国阶级斗争的特点

            在第二章中,毛主席回顾了到1936年为止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战争的光荣历史。今天中国的左派队伍,还没有这样的光荣历史。不过有一点要说明,那就是,按照当时的理论观点,毛主席在这一部分的论述中沿用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政党的说法。今天我们知道,这是不符合历史实际的。那时的中国共产党是有大量的革命工农积极分子参加(主要是革命的贫苦农民)、但是主要是由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知识分子领导的革命政党。

            另一方面,虽然今天中国的左派队伍还没有光荣的革命历史,中国已经在历史上第一次拥有了一支数量庞大的无产阶级队伍。这个无产阶级队伍将是在中国(也可能是在世界上)进行第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可靠的社会基础。

            在第三章中,毛主席总结了当时中国革命战争的四个特点,并且指出,这四个特点规定了红军的基本的战略战术:

 

那末,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是什么呢?我以为有四个主要的特点。

 

第一个特点,中国是一个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半殖民地的大国,而又经过了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七年的革命。这个特点,指出中国革命战争有发展和胜利的可能性 ... 现在把这个问题分开来看一看:中国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 ... 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国家 —— 帝国主义的不统一,影响到中国统治集团间的不统一。数国支配的半殖民地国家和一国支配的殖民地是有区别的。中国是一个大国 ——“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不愁没有回旋的余地。中国是经过了一次大革命的 —— 准备好了红军的种子,准备好了红军的领导者即共产党,又准备好了参加过一次革命的民众。所以我们说,中国是一个经过了一次革命的、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半殖民地的大国,这是中国革命战争的第一个特点。这个特点,不但基本地规定了我们政治上的战略和战术,而且也基本地规定了我们军事上的战略和战术。

 

第二个特点是敌人的强大 ...

 

第三个特点是红军的弱小 ... 这个特点和前一个特点是尖锐的对比。红军的战略战术,是在这种尖锐的对比上发生的。

 

第四个特点是共产党的领导和土地革命。这个特点是第一个特点的必然结果。这个特点产生了两方面的情形。在一方面,中国革命战争虽然是处在中国和资本主义世界的反动时期,然而是能够胜利的,因为它有共产党的领导和农民的援助 ... 另一方面,则和国民党成了尖锐的对比 ...

 

经过了一次大革命的政治经济不平衡的半殖民地的大国,强大的敌人,弱小的红军,土地革命 —— 这是中国革命战争四个主要的特点。这些特点,规定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指导路线及其许多战略战术的原则。第一个特点和第四个特点,规定了中国红军的可能发展和可能战胜其敌人。第二个特点和第三个特点,规定了中国红军的不可能很快发展和不可能很快战胜其敌人,即是规定了战争的持久,而且如果弄得不好的话,还可能失败。

 

这就是中国革命战争的两方面。这两方面同时存在着,即是说,既有顺利的条件,又有困难的条件。这是中国革命战争的根本规律,许多规律都是从这个根本的规律发生出来的。

 

            今天,我们研究和从事中国的阶级斗争,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现代中国(这里所说的现代中国,就是指的资本主义复辟以后时代的中国)阶级斗争的基本特点是什么?从这些基本特点出发,规定了中国的无产阶级以及向无产阶级靠拢的一切进步分子要遵循哪些战略和战术?在阶级斗争的实践中,怎样运用这些战略战术?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发生了一次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尽管这次革命失败了,但是它留下了宝贵的经验教训和精神遗产,在工人阶级中播下了革命的种子,在进步知识分子和青年中准备了未来革命的起点。

            经过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激烈的阶级斗争,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九十年代初确立并巩固。到了本世纪初,中国发展为一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内的半外围工业国。这个半外围工业国有这样一些特点:它有着一个庞大的工业部门,并且已经成为世界资本主义的工业生产中心;但是它在世界资本主义分工中主要从事中低价值的出口制造业,因此它的资本积累和利润率高度依赖于对广大廉价劳动力的高强度剥削。为了维持这样的高强度剥削,就需要政治上的专制制度,最大限度地限制无产阶级和其他被压迫阶级在经济上、政治上组织起来的能力。

            另一方面,正因为中国资本主义是世界资本主义工业生产的中心,中国也有着世界上数量最庞大的工业和服务业无产阶级队伍。这后一方面的特点,又决定了中国无产阶级必然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决定了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发生和胜利的可能性。

            资产阶级的政治专制不仅侵犯了无产阶级的利益,侵犯了其他各被压迫阶级的利益,也侵犯了城市小资产阶级的利益。这样就使得客观上存在着在无产阶级、其他被压迫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之间建立起一个广泛的反资产阶级政治联盟的可能性。因此,也就产生了上述各阶级争夺该联盟领导权的问题。这种领导权的争夺,将决定着这个反资产阶级的政治联盟将提出怎样的经济和政治要求,以及这种要求能不能提高到中国资本主义的狭隘界限所不能容纳的水平。

            在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城市小资产阶级是政治上最活跃的。因此,各阶级争夺反资产阶级政治联盟领导权的斗争在形式上表现为小资产阶级各个派别之间的斗争。小资产阶级的左派,多数是初步接受了马列主义思想的进步知识分子和青年。小资产阶级的右派既有民族主义的派别,又有自由主义的派别(即自由派)。其中,自由派作为一种政治派别,代表着城市小资产阶级中与跨国资本、资本主义全球化联系较为密切的一部分。他们的基本政治倾向是向资产阶级要求给与他们本集团以充分的政治自由以及一部分的参政权,以此作为支持资产阶级推行反动的新自由主义市场化改革(如私有化、金融自由化)的交换条件。

            在形式上,自由派争取的是全体人民的政治自由。但是这样做,是为了争得各被压迫阶级反资产阶级政治联盟的领导权,并且确保这一联盟的基本要求不超出稍微改变资产阶级统治形式的范围。由于他们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相对特权地位,自由派小资产阶级可以确信,在任何形式上是普遍的政治自由中,他们这个集团将在事实上成为最大的乃至唯一的受益者。

            现阶段,中国已经存在着大量的、广泛的无产阶级经济斗争,但是尚不存在无产阶级的政治运动。但是,中国已经存在着小资产阶级左派的政治运动。这种运动,有可能在将来向无产阶级靠拢,并为无产阶级提供一定的思想理论指导,进而融合到更广阔的无产阶级政治运动中。

            现阶段,初步接受马列主义思想的各小资产阶级左派团体的一个重要政治任务,就是向自由派做斗争,争夺反资产阶级政治联盟的领导权。这种斗争,将不会是削弱各被压迫阶级的联盟,而是加强这一联盟;这种斗争,将不会是破坏各被压迫阶级争取到政治自由和形式民主的前景,而是使这种前景变得更加可靠和更加现实。正如1989年的经验所证实的,任何自由派领导的、形式上由各被压迫阶级参加的争取政治自由和民主的运动是必然归于失败的。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31 09:19 , Processed in 0.02334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