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新基建大潮下应着重提升信息产业的“软实力”

2020-3-29 10:06|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2433| 评论: 1|原作者: 铁流|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国有资本要有10年零利润的思想准备,长线投资,大胆的扶持这些企业。国企应率先采购国产的工业软件、设计软件,保障这些软件厂商赚取应得的利润。本土企业要在真实的生产环境下使用这些软件,形成正反馈,督促国内工业软件、设计软件查找不足进行改进,实现螺旋式提升。

“新基建”大潮下应着重提升信息产业“软实力”

  最近,相关部门提出要大力投资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七大领域,“新基建”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焦点。随着疫情逐渐消退,复工复产、发展经济成为后疫情时代主课题,“新基建”与社会各领域融合发展的步伐急剧加速。在大量资金投入到信息产业“硬实力”建设的同时,我们也要注意提升我国信息产业“软实力”。

  

  “软实力”相对有限 受制于人

  在过去这些年,我国信息产业有了长足发展,孕育了一批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整机厂商,培育了一批虽然体量有限,却具有很强成长性的基础硬件厂商。但在计算机软件环境与学科应用等关键方面仍然和国际领先水平存在差距。

  软件是信息技术的灵魂,在软件和应用短缺的情况下,再庞大的硬件计算资源也难以有效转化为生产力。当下我国软件产业特点是“基础弱,应用强”,国内公司开发了很多商业上非常成功的应用软件,但国内企业在基础软件上几乎是一片荒漠,在基础软件方面,要么用国外软件,要么拿国外开源代码换皮。

  很多行业软件,更是重灾区,基本被国外软件垄断。我国素有“基建狂魔”之称,但这方面的设计软件大半不是国产的。我国是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但工业软件基本被SAP、西门子、达索等国外公司垄断。辅助芯片设计的EDA软件,完全被国外三大厂垄断。

  具体到并行计算的应用和软件而言,开源软件和国外软件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就开源软件而言,有用于量子力学的Quantum ESPRESSO、Octopus、ABINIT、CP2K,有用于分子动力学的ESPResSOmd、LAMMPS,有用于离散格子玻尔兹曼方法的OpenLB。就商业软件而言,有计算流体力学的ANSYS Fluent、ANSYS CFX、Xflow,有用于模拟安全碰撞、跌落的LS-DYNA、MSC Nastran (SOL700)、Radioss等。

  

7.jpg

  在形形色色的应用软件中,工程仿真领域以商业软件多,而且这当中大多是国外软件,这些国外软件不仅价格特别昂贵,而且并行规模受限,有些模块国外是禁运的,有些可以用于军工的软件也严禁出售给中国。

  可以说,在行计算的应用软件方面,很多商业软件被国外垄断,而且价格昂贵,确实影响了中国超算的应用和中国科技产业发展。

  增强“软实力” 人才培育是关键

  当下,中国软件行业存在大而不强的问题,中国软件产业相当大一部分从事外包服务,简单地说就是中国的程序员做国外程序员不愿意做的,认为是简单重复劳动的低端工作,国外软件厂商已经搭好了整个技术框架,中国的程序员只是在国外技术框架下“涂涂改改”,或做“填空题”而已。

  国内大学基于就业考虑,培养的更多是善于给西方公司做外包业务的程序员。而一些久经磨砺的资深程序员虽然技术精湛,但在国家和国内软件巨头没有标准制定顶层设计的情况下,单凭自己或小群体的力量无力制定标准,基本上是跟着国外技术体系走,国外出一个新技术、新标准,就一窝蜂去学。国内写Java的程序员有上百万人,写JavaScript的程序员也有上百万人,写QT的也很多,但Java虚拟机、JavaScript引擎、QT库却没多少人干。这其实就是“轻基础,重应用”,软件产业大而不强的体现。

  人才流失问题也不容小觑。我国基础软件厂商在技术上与国外寡头有不小的差距,在商业上也是在国际大厂的夹缝中求生存。在技术上和商业上处于不利地位,必然导致国内软件公司能够给出的薪酬相对有限,根本无法与美国同行的薪酬相提并论。同时,由于国内金融、互联网等行业往往可以开出比较高的薪酬,必然会吸引大批人才投身来钱快的行业,这使本就人才有限的软件行业进一步“失血”。

  国外程序员一般情况下,职业生涯只做一方面的技术,学习掌握该技术,下半辈子基本上就写程序了。国内程序员因为企业经常跟着项目走,要会很多方面的技术,技能多而不精。国内程序员普遍有一个共识——不能写一辈子程序,必须向管理层转型,最后的目标就是做项目经理之类的职务。转为管理层后,就不再从事或者很少从事一线开发。这些现状使国内软件产业很难培养出技术精湛的程序员,培养磨砺出来的资深程序员却因为转向管理层不再或很少从事一线开放,进一步加剧了技术人才匮乏的现状。

  因此,教育界和产业界必须双管齐下,高校宜加强人才培养可与产业界联合开设相关课程,培育高水平技术交叉型人才,企业宜开创更具吸引力的薪酬,把优秀的人才留在国内,努力突破计算机软件环境与学科应用等方面的瓶颈,建立和完善中国并行计算产业生态。

  “官产学”协力推进软件生态和应用建设

  当下,我国有数以百万计的软件应用开发人员,这些软件工程师为安卓、IOS开发了海量应用,却没有为国产平台开发多少应用,主要就是缺乏商业变现模式,无法在商业上形成正循环。因此,必须开创新的商业变现模式,吸引这些开发者热衷于给国产平台开发软件。

  对于常用办公软件、即时通讯软件、购物软件、炒股软件、游戏软件的开发和移植来说,不仅可以通过软件免费,挖掘增值应用或定制化服务收费的模式实现商业上正循环,还可以通过应在用商店和流量端口投放广告获得收益。有鉴于谷歌通过在安卓上投放广告获益310亿美元,以及我国14亿人口和数以亿计的网民,只要渡过了最开始的人气积累阶段,就有望实现正循环。

  就工业软件以及并行计算上用的软件来说,可以由政府引导产业界投资组织一个基金会,基金会一方面通过购买保守理财产品实现资本保值增值,另一方面出资支持企业开发或移植软件和应用。就政策上说,政府可以对积极主动移植软件或开发应用的企业给予税收优惠,对于率先规模化应用的企业也可以给予税收优惠。

  同时,国有资本要有10年零利润的思想准备,长线投资,大胆的扶持这些企业。国企应率先采购国产的工业软件、设计软件,保障这些软件厂商的正常的赚取应得的利润。同时,本土企业要在真实的生产环境下使用这些软件,形成正反馈,督促国内工业软件、设计软件查找不足进行改进,实现螺旋式提升。

  总而言之,通过政府、产业界、教育届齐抓共管,形成合力,常抓不懈,久久为功,就有望逐步建立起完善的生态和应用,提升信息产业“软实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3-29 12:09
这篇文章说明,中国要发展独立自主的软件业,一,必须靠国有资本,二,要准备十年没有利润。所以,三,因为两者都做不到,中国资本主义不可能发展出独立自主的软件业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6-4 02:53 , Processed in 0.02244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