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学点马克思主义(四十二)—— 社会主义与气候稳定

2020-3-27 03:1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3497| 评论: 0|原作者: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摘要: 当一个体系面临结构性危机的时候,世界的未来在本质上是不确定的。我们目前所进行的全球范围的阶级斗争,将决定资本主义以后的世界未来;这个未来既可能是一个高度等级制、高度不平等的社会,也可能是一个相对平等、相对民主的社会。

学点马克思主义(四十二)—— 社会主义与气候稳定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世界体系学派的主要理论家、创始人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认为,所有的社会制度都是历史性的,或者说,都是有生有死的。资本主义也不例外。

一种社会制度,在它存在的时候,往往靠着各种周期性的运动来自我调节并维持体系的均衡。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这种周期性运动表现为短期的、几年一次的经济周期,也表现为大约五十年一次的“长波”,还表现为长达两三个世纪的霸权周期(阿里吉所说的“体系的积累周期”)。

然而,每一次周期性调整都会改变体系内部的某些参数,参数的变化积累起来就会形成长期的趋势。当这些长期趋势趋近于它们各自的极值的时候,原有的体系就会遇到各种各样无法在体系范围内照旧解决的问题。这时,整个的现行社会制度就会陷入结构性的危机。原有的体系就会发生裂变,并由此产生出超越体系、克服体系危机的若干种不同的历史可能性。沃勒斯坦认为,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历史上,已经形成了劳动成本、环境成本和税收成本上升的长期趋势;在这些长期趋势的作用下,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已经来到了它自身的结构性危机的阶段。

按照沃勒斯坦所提出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结构性危机”的概念,目前世界上正在发生的温室气体排放不断增加以及全球变暖的趋势可以被认为是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基本运动规律作用下所产生出来的长期趋势之一。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基本特点是对资本积累的无限追求,这种追求带来了物质生产和消费呈几何级数的增长,并且伴随着能源消费水平的大幅度增长。在历史上,能源消费的增长主要是采取化石燃料消费大幅度增长的形式,因此而产生的环境影响已经给地球生态系统的吸收能力带来无法承受的沉重负担。以前的几期“学点马克思主义”已经论证了全球变暖的趋势正在威胁到人类文明的存续并且这一危机已经无法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现有框架内得到解决。

沃勒斯坦认为,当一个体系面临结构性危机的时候,世界的未来在本质上是不确定的。我们目前所进行的全球范围的阶级斗争,将决定资本主义以后的世界未来;这个未来既可能是一个高度等级制、高度不平等的社会,也可能是一个相对平等、相对民主的社会。如果说,在未来几十年的全球阶级斗争最终能够为全球气候稳定(即设法在本世纪末将相对于工业化以前时代的全球变暖限制在两摄氏度以内)创造出必要的政治条件,那么,什么样的经济和社会策略才能帮助人类实现气候稳定的目标呢?

显然,为了气候稳定,社会必须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资源以便尽快地实现经济和能源消费的“去碳化”并最大限度地降低碳排放的GDP强度。但是,正如以前几期“学点马克思主义”论证过的,除非我们打破并且抛弃资本主义的经济法则,否则任何碳排放GDP强度的下降都会被资本主义的经济增长完全抵消。

如果要按照“公平方案”来分配全世界的碳排放总预算,中国和经合组织国家就必须接受经济零增长或者负增长;如果要按照“惯性方案”来分配全世界的碳排放总预算,经合组织国家和世界其它国家就必须接受经济零增长或负增长。所以,要实现全球气候稳定,在经济上的一个必要条件,就是世界的很大一部分(特别是经合组织国家和中国等占历史上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绝大部分的国家)要接受经济零增长甚至负增长。那么,什么样的经济制度才能在零增长或负增长的条件下稳定运行呢?

首先,可以对资本主义经济实行改革并使其与零增长、负增长相容吗?只要一种经济制度是建立在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和市场竞争的基础上,那么竞争的压力就会迫使私人资本家用他们所支配的剩余价值的很大一部分来积累资本,而资本积累又必然导致经济增长。因此,要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实现零增长或负增长,不可能靠资本家自愿,那么就只有靠强有力的政府干预。然而,由于生产资料是私人占有的,资本家可以自由支配他们所攫取的剩余价值,只要有利可图资本家就必然要用剩余价值来积累资本。所以,除非政府愿意侵犯资本家的财产权,否则就无法阻挡资本家积累资本。

即使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政府真地设法将经济增长率限制在零或负值,这又会带来一系列的严重消极后果。由于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消失了,那么就有可能引起资本家的大规模资本外逃,或者资本家可以选择“投资罢工”(不仅不再增加新资本,而且不再更换已经磨损折旧的现有固定资本)。此外,如果经济零增长而劳动生产率继续提高的话,失业率就不会不断上升,直至整个社会崩溃。

如果说,资本主义无法与零增长、负增长共存从而无法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实现气候稳定,那么,能不能用某种形式的市场社会主义来代替资本主义呢?

历史上的市场社会主义实验,无论是南斯拉夫的所谓“工人自治”市场社会主义还是中国的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最后结局都不是令人鼓舞的。这些历史经验表明,市场社会主义在本质上是不稳定的。不论一种市场社会主义经济起初是什么样子,市场竞争的规律必然导致不平等扩大的倾向,必然导致财富越来越集中到一个新生的资本家阶级手中。就气候稳定问题来说,只要市场还是一个经济中分配和交换的主要机制,无论这个经济中的企业是私人所有的、国家所有的或集体所有的,市场竞争都会迫使这些企业努力积累资本、扩大再生产,从而带来威胁全球环境的经济增长。

这样,就只剩下一种经济制度还值得考虑,那就是建立在生产资料社会所有制基础上的统一集中的计划经济。资产阶级主流经济学(以及一部分信奉市场社会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建立在计划经济基础上的20世纪的社会主义经济是极其低效率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无法对现代经济有效运行所需要的大量经济信息做出合理的加工和处理,也无法给失去了私人财产的个人提供充分的激励。这种对历史社会主义经济的传统批评严重贬低了社会主义经济在实际上的效率水平(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会在以后的“学点马克思主义”中进一步探讨)。

但是,为了实现全球气候稳定的目的,问题不再是哪种经济制度能够带来更快的经济增长速度,而在于哪种经济制度在零增长、负增长的条件下还能够保持经济和社会稳定并且满足所有人口的基本需要。在这一方面,一种建立在生产资料社会所有制以及统一集中计划基础上的经济制度有着独一无二的优势。因为,在这种经济制度下,社会(通过国家)可以完全控制社会的剩余产品的使用。因此,只要为了实现气候稳定所需要的政治条件已经具备、全体人民(或者其中的绝大部分)已经自觉接受了气候稳定的目标,那么,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便拥有这样的经济手段,那就是不再把社会的剩余产品用于资本积累,而是可以用于各种对全社会有益的目的,包括大规模的环境改善工程以及用来发展全体人民的体力和智力的潜能。

统一集中的经济计划还有另外一个重要优势,那就是,如果全社会要在短时期内为了实现一个明确的最优先的目标而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资源,那么统一集中计划就是最有效的手段。很多气候稳定积极分子经常谈到,为了实现全球气候稳定,需要进入一种全球“气候紧急状态”,实行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那样的动员,以便快速改变整个经济的生产和消费模式。殊不知,所谓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那样的动员正是要通过统一集中的经济计划才能完成;而在和平条件下,这样的统一集中计划只能建立在生产资料社会所有制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只能建立在社会主义的基础上。

在资本主义或者“市场社会主义”的条件下,经济零增长或负增长必然导致失业率大幅度上升,从而无法满足全体人民的基本需要。相比之下,20世纪社会主义的历史经验表明,即使在很低的物质消费水平上,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仍然可以较好地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在卫生、教育等领域的基本需要,从而为广大人民群众在体力和智力方面的发展准备了基本的前提。此外,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在保障城市人口长期充分就业方面也有着成功的经验。将来,如果建立起以生态可持续性为目标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只要劳动生产率继续提高,就可以将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的好处转化为广大劳动者劳动时间的普遍缩短,而不是扩大物质消费或者造成劳动者的失业。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5-29 04:29 , Processed in 0.01822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