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中国速度”也好,“建设奇迹”也罢 —— 建筑工人付出的巨大牺牲被掩盖了 ...

2020-3-26 13:23| 发布者: forest| 查看: 11165| 评论: 2|原作者: “我不能做剥削者的帮凶”|来自: ACfun

摘要: 我只想让大家看到这个摆在整个社会面前的现实问题。工人阶级的劳动付出不应当被掩盖,剥削者不应当被隐藏。我听够了诸如“就这样你能怎么办,要习惯。”之类的发言,也看够了自我孤立的戏码,麻木也好,无力也罢,我都理解,却不想妥协.


写在前面:本文仅抒发个人感情,不代表任何政治观点,人的政治倾向与思想是复杂的,也请各位不要片面的看待问题以及阅读文章。文中提到的情况与我个人的想法各位读者不论是相信也好反对也罢,都是各位的自由。但是在反对或赞同之前都恳请大家耐心看完,最好能够做些相应的调查,以免有失公正,显得偏颇。本文字数不多,但也足够表达我的想法了,没有什么行文逻辑与结构,纯粹是有感而发,希望各位在阅读过程中不会心生厌烦,如有冒犯,望多包涵。

我曾经设想过许多在网上发文章的形式,今天这种显然不包括在内。我曾经以为我会发一些论述性较强的文章,今天这样抒情性的文章是我从未想过的。我以为我永远也不会走到这样一条路上,我本不是一个喜欢抒发感情的人,我并不喜欢在网络环境下表露自己的感情。直到今天,我发现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想法,各样奇怪的想法在我的脑海中生根发芽,于是我决定写什么说些什么。我真切的希望这仅仅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是不会引起我产生共鸣的事,是可以让我置身事外的事,可直到我看到一片文章中提到了这样一则新闻,这令我无法置之不理。

“3月18日,《财经》杂志一篇题为《火神山工人想回家:至少9人确诊,生计暂难为继》的报道引发舆论关注。据报道,火神山、雷神山交付使用后,相继撤离的一些工人在当地集中隔离,截至3月14日,最后的377名工人都已隔离满14天。但他们既未接到可以返乡的通知,也不能离开隔离点,隔离结束后将面临失去收入的困境(隔离期内可获补助约5000元/人),隔离期满后补助不再发放,现在一天的住宿费加上伙食费,至少要花掉120元钱;同时他们也不能被视作“滞留人员”,享受不到300元/天的专门补助。经过多天协调后,3月20日晚,武汉城乡建设官方微信发布通报称,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滞汉参建工人将陆续返乡返岗。”

我纠结了数日,期间稍稍做了一些考证,我曾幻想这些事是臆造或夸张事实的报道,可事实总是容不得我多做幻想。我迫不得已动笔写一些我并不想写的事,我真心希望这些事不是由我写出来的,我也真心希望我永远也不会再有下一篇这样的文章。

三月快结束了,各地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陆续返回了,逆行之人是伟大且崇高的,舍生忘死之人总是令人敬佩的。可凯旋之下更映衬出难以平复的哀伤,同样是支援疫区的英雄,同样是抗疫前线为之付出血汗的逆行者,可待遇却是天差地别。事情本不该是这样的,“中国速度”也好,“建设奇迹”也罢,十余个昼夜铺设的抗疫根基应当刻上工友们的名字。可辉煌之下,却是无数工友的默默付出,我并不敢妄加评论,我也不敢沉默寡言我只想竭尽所能说些什么,最好能做些什么。

“截止3月10日,武汉市内的方舱医院已经全部休舱,在正式休舱后,要进行最后的清洁和消毒,这个收尾工作不是由医护人员进行的,而是外包给了武汉的环卫工人。据微博网友爆料,环卫工人每日的工资是一天500,但是最后到手却成了一天150。”这两则报道,一则官方已发布公告,而另一则到现在还没有听到后续解决的消息,微博上的有关言论却已经都被404了,甚至发布该消息的博主都被某些人针对了。国内疫情如今已经得到了基本的缓解,但这期间所反映出来的问题,不应随着疫情的消退而被再次掩盖。

诸如此类的消息不胜枚举,早在2月18日,就有报道称火神山工人工资被拖欠。我相信还有更多的我不知道或还未报道的情况。我希望掩盖在辉煌之下的辛劳能得到声张,时代的一粒沙,却是普通人身上难以承受的重。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引出一个极具争议的名词——劳务外包制,这也是国内诟病已久的制度,同劳不同酬此类的时间已经是稀松平常。可我今天在这并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以免引来不必要的争端。

这次疫情中,一线建筑工人是作出了巨大牺牲的,他们昼夜奋战建设“战地医院”,最紧张的时期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几乎每天都吃泡面,曾为了吃到一点热饭菜而冒风险翻墙出去等志愿者送餐。在2月4日火神山医院收治第一批病人后,现场仍然在继续施工;2月15日,武汉下大雨,火神山医院的个别区域,包括病区,出现了天花板漏水的情况,也需要半夜紧急组织工人进去维修。这都是有被感染风险的,他们很多人都“做好了被感染的心里准备”

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想告诉大家,尚待揭露的不公仍有很多,我并不想煽动大家的情绪或者为不公做辩解,我只希望更多人能看到不公的存在。为工友讨回公道的事并不会由我承担,可我却不愿意置身事外,虽然我仅仅只是对此感到愤懑的普通人,我能做的也仅限于此,可我如果放弃对事件的反思,我放弃对公正的追寻,我放弃呐喊,我放弃奋斗,这便是对工人阶级的压迫与剥削,是对工人无产阶级的背叛,我同样不能对此置之不理,做剥削者的帮凶。当然这都是我的一己私情,我只希望我在将来回顾自己的所作所为时能问心无愧,我不能代表你们,我不能代表任何人,我只能希望诸位多想多看,至于诸位赞不赞同我的观点,还有什么关系吗。

一位环卫工人在采访中这样说道,“我知道,跟那些奋战在抗疫第一线的医护工作者比起来,我们很渺小,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但战士要上战场打仗,没有枪,‘裸奔’怎么行呢?”

他只是这群人中最普通不过的一个,但却是整个群体的缩影,我并不想在这篇文章里讨论阶级问题,我只想让大家看到这个摆在整个社会面前的现实问题。工人阶级的劳动付出不应当被掩盖,剥削者不应当被隐藏。我听够了诸如“就这样你能怎么办,要习惯。”之类的发言,也看够了自我孤立的戏码,麻木也好,无力也罢,我都理解,却不想妥协,我想说些什么,可我却无能为力,直言不讳,也就只能如此了。或许有一天我连直言不讳的勇气都没有了,我不敢想象到那时我将多么沮丧且颓废,我只敢趁着光阴未逝,激情未减之际,畅所欲言,我还不想就这样带着遗憾去适应社会。我也只能恳请大家重视起来,有能力做到的朋友或许可以做些什么。这不是道德绑架,只是请求,工人阶级是无法独自对抗压迫。借用那篇文章的标题结尾吧“落下了他们,并不算成功。”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forest 2020-3-27 21:03
这篇文章的原作者并不是我,而是一位朋友所作,我只是得到他的授权转载至本网。在面对疫情肆虐,特色政府守住了社会主义的底线,发挥人民群众的力量救灾,取得了十分伟大的成就。但是我们不能忘记在疫情得到缓解时,特色政府依然向资本主义妥协,依然纵容官僚和剥削阶级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
我们作为社会主义者,不能像小自由派一样居高临下地对工人阶级故作同情,而是要真正树立天下无产者皆兄弟的意识。工人阶级的声音便是我们的声音,也许特色政府仍然在纵容资本主义的官僚打压我们的声音,但我们始终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引用 redchina 2020-3-27 03:10
该文由网友“forest”提供,标题是编辑修改的。国内疫情缓解了,但资本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压迫与剥削、阶级斗争一刻都没有停止。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6-3 04:24 , Processed in 0.01506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