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学点马克思主义(四十)—— 碳排放预算

2020-3-25 07:48|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5217| 评论: 0|原作者: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摘要: 这些分析表明,如果要实现气候稳定,就无法保证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经济和政治稳定。反之,如果世界资本主义积累继续照常进行下去,全球气候灾难与人类文明的毁灭就无法避免。

学点马克思主义(四十)—— 碳排放预算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2013年的评估报告,自十九世纪末以来,历史累计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与全球表面平均温度大致呈线性相关关系。未来的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也将大致决定从现在起到本世纪末的全球变暖。

下面的图一说明了1880年至2018年期间历史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与全球表面平均温度之间的关系。历史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指的是从1750年至某一年的由化石燃料燃烧引起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全球表面平均温度用全球表面温度偏离(即某一年的全球表面平均温度与1880-1920年平均温度的差)来代表,再取十年移动平均值以消除由于太阳黑子周期、厄尔尼诺现象等引起的短期波动。

在图一中,线性趋势与历史实际观测值高度拟合(回归R平方值0.94,即历史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可以解释自工业化时代开始以来全球变暖的94%)。线性趋势表明,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增加一万亿吨,全球表面平均温度倾向于上升0.68摄氏度。

2009-2018年的全球表面平均温度比工业化以前时代增加了1.04摄氏度。如果要将到本世纪末的全球变暖限制在三摄氏度,那么在2018年至2100年期间可以允许的进一步全球变暖就是1.96摄氏度;相应的在2019-2100年期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总“预算”(即累计可以排放的量,简称“碳排放预算”)就是2.88万亿吨(1.96 / 0.68 = 2.88)。但是,如果全球变暖超过三摄氏度,世界海平面将在未来几个世纪上升25米,并且最终可能导致全球变暖失控、人类文明毁灭。

在有195个国家参加的联合国巴黎气候会议上,与会各国正式承诺,要将本世纪内的全球变暖限制在与工业化以前时代相比不超过两摄氏度并进一步努力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然而,如果全世界真地试图将到本世纪末为止的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话,在2018年至2100年期间可以允许的进一步全球变暖就不能超过0.46摄氏度、在2019-2100年期间可以允许的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总预算就不能超过6800亿吨。目前,全世界一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大约为340亿吨。按照这个排放量,要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本世纪剩余的全球碳排放预算将在未来二十年内完全用尽。所以,从目前世界上的实际情况来说,要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已经完全没有可能了。

实际上,尽管世界各国信誓旦旦地要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据“气候变化追踪”(Climate Action Tracker)网站分析,如果将各国各自宣布的“国家承诺和目标”相加,到本世纪末,全球表面温度将比工业化以前时代增加2.9摄氏度。

按照目前的实际情况,要完全避免全球气候灾难已经很难或者不可能了。但是,如果全人类一致行动起来,仍然有可能避免或者至少是推迟全球气候灾难中那些威胁到人类文明存续的最严重的后果。为此,应努力将到本世纪末为止的全球变暖限制在两摄氏度。即使将全球变暖限制在两摄氏度,全球海平面仍然会在未来一两个世纪上升数米并淹没现在世界上的大多数沿海城市。不仅如此,全球表面温度在二十二世纪及其以后仍将继续上升。全球变暖两摄氏度大致对应着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评估报告中的“代表性集中路径2.6”(RCP 2.6)。在这一情景下,包括二氧化碳以及其它温室气体的大气二氧化碳浓度当量将于2100年上升到550百万分比(也就是与工业化以前时代的大气二氧化碳浓度相比翻了一番)。如果这一大气二氧化碳浓度当量在未来保持不变,全球表面温度将在未来几千年逐渐上升到与工业化以前时代相比高出三摄氏度;如果再考虑到地球生态系统的各种长期反馈过程(比如全球变暖引起植被变化、西伯利亚冻土带解冻、海洋中珊瑚和藻类死亡、海洋食物链崩溃等)可能会大量释放出更多的温室气体,那么全球变暖有可能最终达到六摄氏度或以上。

所以,即使在本世纪末将全球变暖限制在两摄氏度以内,也并不能完全避免全球气候灾难,甚至不能完全避免人类文明毁灭的危险。但是,如果到本世纪末全球变暖不超过两摄氏度,就至少可以避免全球变暖在未来的一两个世纪中失控,从而使得未来的人类可以有相当的时间来应对全球变暖,并努力发展出新的技术和社会制度,从而在未来的几个世纪、几千年中稳定全球气候乃至逐步逆转全球气候变化。

 

如果人类的目的是要将到本世纪末的全球变暖限制在两摄氏度以内,那么,在2018年至2100年期间的进一步全球变暖就要被限制在0.96摄氏度以内,在2019-2100年期间的全球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就不能超过1.41万亿吨。

如果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从2019年立即开始下降并且按照一个单一的下降率一直下降到2100年,那么,要将全球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限制在1.41万亿吨以内,所需要的年平均下降率是1.85%。从1991年至2018年,世界经济总产值年平均增长3.4%,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年平均增长1.67%;据此可以算出,世界平均的碳排放GDP强度(二氧化碳排放量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值)在此期间年平均下降1.67%。所以,如果世界经济的碳排放GDP强度仍然按照每年1.85%的速度下降的话,那么,要将全球变暖限制在两摄氏度以内,全球经济就必须每年萎缩0.18%。考虑到世界人口每年仍然增长约1.1%,如果世界经济下降约0.2%,就意味着世界人均的经济产值每年下降约1.3%

历史上,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需要一定的经济增长率才能保持经济和政治的稳定。比如,在1913-1950年期间,虽然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以及大萧条,世界经济在这一时期仍然保持了1.8%的年平均增长率。如果世界人均经济产值在长期持续趋于下降,那么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将很难维持稳定。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并没有一个世界政府,而是由大约两百个“独立”、“主权”的民族国家组成的。要实现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减少的计划,不仅需要全球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预算,还必须将全球的碳排放总预算分配到各个国家。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可以将全球分为三个大的地理区域:中国、经合组织国家和世界其它国家。其中,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以及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最大经济体。经合组织国家指的是加入了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的所有国家,这个组织包括了世界上所有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2018年,中国占世界人口的18.3%和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的27.8%,经合组织国家占世界人口的17.2%和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的36.6%,而世界其它国家占世界人口的64.5%和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的35.6%。就是说,除去中国和经合组织国家,世界上所有其它国家占世界人口的约三分之二,但是仅占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三分之一强。

目前,在关于全球气候稳定策略的文献中,提出了两种将全球碳排放预算分配到各个国家的方案。一种方案叫“惯性方案”,就是各个国家按照各自目前在全球二氧化碳排放中所占的比例来分配它们在未来全球碳排放预算中所占的份额。这种方案对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核心国家以及像中国这样的高排放半外围国家比较有利。还有一种方案叫“公平方案”,就是各个国家按照各自目前在全球人口中所占的比例来分配它们在未来全球碳排放预算中所占的份额。这后一种方案对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外围国家比较有利。

下面的图二分别比较了1990年至2018年中国实际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以及惯性方案和公平方案下中国分别应该采取的二氧化碳排放下降轨迹。

按照惯性方案,中国在2019年至2100年期间可以分配到的碳排放预算是3920亿吨,经合组织国家可以分配到5160亿吨,世界其它国家可以分配到5020亿吨。每个地区得到的碳排放预算各自相当于它们本地区42年的现有排放量。

按照公平方案,中国在2019年至2100年期间可以分配到的碳排放预算是2580亿吨,相当于中国27年的现有排放量;经合组织国家可以分配到2430亿吨,相当于经合组织国家20年的现有排放量;世界其它国家可以分配到9090亿吨,相当于世界其它国家75年的现有排放量。

1990年到2018年,中国经济年平均增长9.61%,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年平均增长5.12%;据此可以算出,在此期间,中国经济的碳排放GDP强度年平均下降4.1%。在惯性方案下,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当从2019年开始下降并且每年下降1.85%直至2100年。到2050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当比2018年下降45%;到2100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当比2018年下降78%。在公平方案下,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当从2019年开始下降并且每年下降3.31%。到2050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当比2018年下降66%;到2100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当比2018年下降94%

如果中国经济的碳排放GDP强度在未来仍然按照1991-2018年期间的年平均下降速度继续下降,那么,中国经济在未来与上述惯性方案相一致的经济增长速度将是2.17%,与上述公平方案相一致的经济增长速度将只有0.65%。如果中国继续拖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行动,那么,过不了几年,与公平方案相一致的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将变为负值。

1990年到2018年,经合组织国家的经济年平均增长2.16%,二氧化碳排放量年平均增长0.24%;据此可以算出,在此期间,经合组织国家的碳排放GDP强度年平均下降1.88%。在惯性方案下,经合组织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下降速度和下降幅度都与上述惯性方案下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下降速度和下降幅度一样。在公平方案下,经合组织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当从2019年开始下降并且每年下降4.78%。到2050年,经合组织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当比2018年下降79%;到2100年,经合组织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当比2018年下降98%

如果经合组织国家的碳排放GDP强度在未来仍然按照1991-2018年期间的年平均下降速度继续下降,那么,经合组织国家在未来与上述惯性方案相一致的经济增长速度将只有0.03%;而在公平方案下,经合组织国家的经济必须每年下降2.96%。没有哪个资本主义经济体能够在长期负增长的条件下继续生存。所以,公平方案对于经合组织国家是绝对不可接受的。不仅如此,经合组织国家的总人口目前仍然在按照一年0.56%的速度增加,所以即使采用惯性方案,也需要经合组织国家的人均经济产值每年减少0.5%

1990年到2018年,世界其它国家的经济年平均增长3.65%,二氧化碳排放量年平均增长1.78%;据此可以算出,在此期间,世界其它国家的碳排放GDP强度年平均下降1.8%。在惯性方案下,世界其它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下降速度和下降幅度都与上述惯性方案下中国或经合组织国家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下降速度和下降幅度一样。如果世界其它国家的碳排放GDP强度在未来仍然按照1991-2018年期间的年平均下降速度继续下降,那么,为了与惯性方案相一致,世界其它国家的经济在未来必须每年下降0.05%。世界其它国家的总人口目前仍然在按照一年1.4%的速度增加,其中许多国家的人口增长速度超过2%。所以惯性方案对于世界其它国家意味着它们的人均经济产值要在未来持续大幅度下降。所以,惯性方案对于世界其它国家(占世界总人口约三分之二)来说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另一方面,在公平方案下,世界其它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以在未来二十年左右继续增长,直至2040年达到峰值,此后则需要加速下降。在公平方案下,世界其它国家可以将其近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再保持十年左右,以后再逐步减速。

上述分析清楚地说明,无论是惯性方案还是公平方案都不可能保证世界上的三大主要地区在未来都实现长期经济正增长。只有中国经济在两种方案下都能勉强维持正增长。对于经合组织国家的资本主义经济来说,公平方案是绝对不可接受的。对于世界其它国家来说,惯性方案是绝对不可接受的。考虑到公平方案所要求的中国经济增长率已经很接近零增长,实际上对于中国资本主义经济来说公平方案也是无法接受的。

这些分析表明,如果要实现气候稳定,就无法保证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经济和政治稳定。反之,如果世界资本主义积累继续照常进行下去,全球气候灾难与人类文明的毁灭就无法避免。


图一 二氧化碳累计排放量与全球表面平均温度(1880-2018年)


图二 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1990-2100年)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4 23:51 , Processed in 0.01645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