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学点马克思主义(三十五)—— 中国革命的策略

2020-3-20 21:3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8930| 评论: 0|原作者: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摘要: 一旦绝大多数人民群众认识到,这个所谓“中国梦”是无法实现的,是水中月镜中花,绝大多数人民群众对于下一代会比自己过得更好的幻想破灭,资本主义积累的要求就会与广大劳动群众对广泛的经济、社会、政治权利的要求发生尖锐不可调和的冲突。中国就会出现革命形势。

学点马克思主义(三十五)—— 中国革命的策略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中国未来的革命性质是怎样的?中国的无产阶级能不能胜利?中国的资本主义会不会灭亡?

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不能靠主观想象,也不能仅凭个人好恶、“阶级立场”,而要认真地分析中国资本主义的特点,分析中国的阶级结构和力量对比,分析无产阶级由小到大、资产阶级由强到弱的条件。

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要为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胜利而奋斗,要为消灭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而奋斗。但是,现在是资本主义的一统天下,哪里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薄弱环节呢?这个薄弱环节,不会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核心国家,这不仅是因为那里的资产阶级相对强大,而且还因为即使在新自由主义时代,那里的工人阶级、小资产阶级仍然还没有完全丧失通过不平等交换分享世界剩余价值的特权,因而仍然没有完全失去世界“工人贵族”的地位。

有的同志寄希望于在一些外围国家依靠发动农村贫苦劳动群众而开展的毛泽东主义游击队运动。但是,现在的历史条件与二十世纪上半期又有根本的不同,许多国家不再具备以持久人民战争、农村包围城市夺取政权的条件,即使暂时具备了,也不再有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过渡为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如尼泊尔)。总的来说,在今天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外围国家,由于无产阶级过于弱小,已经无法成为未来世界革命的中心。

今天世界阶级斗争的重心仍然是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半外围国家,其中主要的组成部分是专门从事出口制造业的中国和以出口能源、原材料为基础的俄罗斯、拉丁美洲各大国。俄罗斯的普京政权,目前暂时稳定。拉丁美洲各大国在本世纪初一度纷纷出现了带有进步色彩的左翼民族主义政权,利用能源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有利条件实行了一些对劳动人民有利的进步政策。但是,随着2008年危机后世界经济转入停滞,能源原材料价格大幅度下跌,这些左翼政权或者被反动右派政府代替(如巴西、玻利维亚),或者陷入严重困境且政权严重变质(如委内瑞拉)。以能源原材料出口为基础的半外围国家的特点是,那里的资本积累无法形成强大的无产阶级,因而无法建立巩固的社会主义政权。

相比之下,中国资本主义的特点是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专门从事以剥削廉价劳动力为基础的出口制造业。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并且为了制造业部门的运转而形成了及其庞大的基础设施以及其他工业部门的延伸(如煤炭、电力、交通运输、电信、软件服务业、商业等)。

虽然中国目前在极个别的部门能够染指高附加价值的生产环节,但是中国制造业的绝大部分仍然属于中低附加价值。因此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在世界市场上赖以竞争的主要“比较优势”仍然是相对廉价的劳动力。

由于中国资本主义经济无法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获得大量的垄断利润,为了提高劳动生产率,就必须依靠投入大量的固定资本,从而导致了近年来中国经济资本产出率的快速上升(见“学点马克思主义”第31期)。资本产出率上升是导致中国经济利润率下降的一个主要原因。

由于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建立在制造业以及各种相关部门的基础上。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扩张带来对工业以及相关服务业劳动力的巨大需求。这种需求造成了中国阶级结构的巨大变化。首先是城市化,即农村劳动力向城镇劳动力转移;而城镇劳动力中的绝大部分成为无产阶级或半无产阶级。

现在,中国城镇无产阶级的队伍已经发展到有近两亿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四分之一、城镇部门劳动力总数的近一半。此外,还有一亿多城镇半无产阶级和大约7000万城镇小资产阶级。

中国的城镇无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队伍,不仅数量增加,而且正在组织起来进行斗争,而且在这种斗争中能力和觉悟不断提高。据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报道,2011年,全国范围从主流和社会媒体上收集到的关于工人斗争的报道184起(其中参加人数超过100人的较大斗争102起);2012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382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209起);2013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645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301起);2014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1358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650起);2015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2774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527起);2016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2664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483起)。所以,从2011年至2015年,全国工人斗争不断高涨。

2017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1257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105起)。2018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1683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168起)。2019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1385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87起)。自2017年以来,由于资产阶级国家加强对工人运动的镇压、封锁工人斗争的消息,公开的工人斗争报道次数有所下降。但是全国范围的工人斗争报道次数仍然保持在每年1000次以上。

中国城乡劳动者的劳动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曾经在1983年达到57%。此后,由于私有化、资本主义复辟,中国的劳动收入份额一直趋于下降,到2010年下降到36%的历史最低点。但是,自此以后,中国的阶级力量对比发生了对资产阶级不利、对无产阶级有利的变化。由于工人阶级斗争的加强,至2015年中国的劳动收入份额上升到了43%。此后,尽管资产阶级国家加强了对工人运动的镇压,劳动收入份额仍然基本上保持在43%的水平。这说明,即使在当前的斗争困难时期,工人阶级总的斗争能力没有下降。

未来,中国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将进一步萎缩。从现在开始,由于中国总的劳动年龄人口将趋于减少,城镇资本主义部门的扩张还将进一步吸收农村的半无产阶级,预计中国农村的剩余劳动力规模将从现在的大约三亿减少到2030年的一亿五千万以下,也就是减少一半以上。至2040年,中国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将基本消失。

一支庞大的农村剩余劳动力队伍在过去为中国资产阶级供应了充沛的廉价劳动力,也是资产阶级用来威胁城市工人,迫使他们接受低工资、恶劣劳动条件、超长劳动时间的“有力武器”。随着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消失,城市的无产者和半无产者不必再害怕自己的工作岗位轻易被农民工所代替,因而可以有更大的底气与资本家开展斗争,这将使得中国阶级力量对比发生对工人阶级有利的进一步变化。

此外,中国劳动力队伍的老龄化以及平均受教育水平的提高也将对中国工人阶级的斗争能力和要求产生有利的影响。按照现有趋势,到2030年,农民工中40岁及以下的比例将下降到不足三分之一,而50岁以上的比例将增加到约40%。这意味着,到那时,绝大多数中国工人在生理上将无法再承受超长劳动时间的血汗工厂剥削模式。另一方面,2030年以后,大约每五个农民工中就将至少有一个具备大专以上文化水平。平均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将大大增强工人阶级的组织能力以及对社会和政治权利的要求。

所以,一方面,由于中国资本主义无法上升到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核心地位,无法获得世界范围的垄断利润,只能用大量投资的方法来推动劳动生产率提高,导致每单位经济产出所需要的资本投入大幅度上升。另一方面,中国工人阶级的斗争能力在不断增强,并且不仅要求提高工资水平,还将要求广泛的经济、社会和政治权利,从而引起中国经济劳动收入份额的上升。两者共同作用的结果,已经造成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平均利润率趋于下降。利润率下降到一定程度,或者,中国资本家会大幅度减少国内投资(因为资本家的投资无法再带来预期的回报率),或者,将可能发生大规模的资本外逃(因为资本家试图到其他国家寻找更加有利的投资场所)。无论发生哪种情况,中国经济都将或者陷入严重危机或者陷入长期停滞。

自中国资本主义复辟以来,中国资产阶级的统治合法性(即广大人民群众接受或者默认资产阶级统治的条件)很大程度上就建立在高速经济增长之上。高速经济增长是中国资产阶级许诺的“中国梦”的客观前提。按照这个“中国梦”,只要广大人民群众服从中国资产阶级的统治,不仅放弃政治自由而且甘心忍受血汗工厂式的剥削,中国经济就可以实现高速增长,从而在一两代人的时间里保证大多数中国人都可以过上类似于“发达国家”人民的生活水平。

一旦绝大多数人民群众认识到,这个所谓“中国梦”是无法实现的,是水中月镜中花,一旦资本主义积累的危机迫使资产阶级企图逼迫广大劳动群众在忍受政治专制、非人劳动条件之余还要接受物质消费水平的停滞和下降,从而绝大多数人民群众对于下一代会比自己过得更好的幻想破灭,资本主义积累的要求就会与广大劳动群众对广泛的经济、社会、政治权利的要求发生尖锐不可调和的冲突。那时,中国就会出现革命形势。

 

中国革命未来的道路是怎样的?这取决于中国社会各阶级的立场、力量、发展潜力和相互关系。

在各劳动阶级中,城乡半无产阶级(包括农村的劳动者、城市个体劳动者和失业半失业人员)是受压迫受剥削最深重的。但是,在现代资本主义条件下,半无产阶级由于从事个体劳动或者处于失业半失业的状态,不容易组织起来,或者限于在特定地域为了特定经济目的而组织起来(比如农村反对强征强拆的斗争)。如果没有无产阶级的领导,半无产阶级不太可能通过自己的斗争产生超越资本主义、走向社会主义的要求。

过去,中国的老一代无产阶级经历了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复辟两个时代,有了正反两方面经验,并且在资本主义复辟时代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私有化斗争,从中产生了一批既有实际斗争经验又有马列毛主义觉悟的工人阶级优秀战士。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老一代无产阶级及其优秀领袖逐步退出了历史舞台。他们高度的无产阶级觉悟和宝贵的斗争经验将是新一代无产阶级在成长过程中可以学习借鉴的精神财富。

中国的新一代无产阶级目前主要是开展反对资本家剥削的经济斗争。由于中国资本主义政治专制的特点,这意味着中国的工人阶级不能像许多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那样在相对和平、“合法”的环境下组织斗争;工人斗争中产生的积极分子往往要付出比较大的个人代价。另一方面,中国资本主义的政治专制对于中国无产阶级的成长从反面起到了积极作用。由于没有所谓资产阶级民主,没有工会等“合法组织”,这就更有利于打破工人在资本主义民主条件下不可避免要产生的对民主、法律、工会等资本主义阶级关系调节制度的迷信,并且使得中国的工人不得不在实践中发展出各种灵活多样的、在政治专制条件下与资本家斗争的方法。

中国的无产阶级经常处于资本主义的残酷压迫和剥削之下,许多普通工人并不会天生就产生对社会主义的要求。但是,在工人的实际斗争中,他们会找到一些行之有效的方法并形成斗争中的积极分子。他们会在一些具体的经济斗争中取得这样或那样的胜利。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客观上通过减少农村的剩余劳动力、通过提高工人的教育水平、通过为工人提供新式的通讯手段会为工人组织水平的提高创造各种有利条件。这样,在实际的斗争中,中国的无产阶级将产生自己的组织,并形成自己的阶级觉悟以及经受过斗争考验的优秀分子。

随着中国资本主义矛盾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工人(特别是他们当中的优秀分子)将会认识到他们各种起码的经济、社会、政治要求都无法在中国资本主义的条件下得到满足。比如,随着新一代工人的成长和工人受教育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青年工人将无法忍受血汗工厂、无法忍受996式的劳动制度;但是,依靠剥削廉价劳动力的中国出口制造业(包括像华为那样的“高科技”企业)又决不可能在放弃996、放弃血汗工厂以后还能保持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再比如,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广大劳动群众要求得到基本的医疗、教育和养老保障。但是,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逻辑又必然导致医疗、教育和社会保险的私有化,从而与广大劳动群众在上述领域的要求发生冲突。

这样,中国的工人及其优秀分子将从他们自己反复的斗争经验中认识到,要争取他们按照现在的时代条件必不可少的一系列经济、社会和政治权利,就必须超越资本主义制度,并用民主的方法将社会的生产资料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一过程,将主要是中国的无产阶级在现实斗争中锻炼和成长的结果,无产阶级的优秀分子也主要是在实际斗争的锻炼中产生出来。以往的斗争经验表明,靠少数知识分子、青年学生从外部“融工”和灌输的办法,不但不能起到促进工人运动有机成长的积极作用,反而毁掉了一批本来可能有前途的进步青年。工人阶级的解放只能是工人自己的事情。但是,从小资产阶级中产生出来的进步分子可以为工人阶级提供批判资本主义、建设社会主义的丰富的思想养分,还可以为未来的工人阶级政治组织提供有用的干部和人才。

 

在资本主义社会的正常统治时期,小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专业技术人员、自由职业者等高技能劳动者)一般是政治上最活跃的。小资产阶级的上层在物质生活水平、思想意识、政治态度上都靠近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上层的一部分主要从跨国的高技能劳动力市场中受益(即本人或亲属或者通过移民或者通过为跨国公司工作而获得类似于核心国家小资产阶级的生活水平)。这一部分小资产阶级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受益者,在意识形态领域则是小资产阶级自由派的主要社会基础。他们一方面支持各种反动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如私有化、金融自由化),另一方面向资产阶级要求某些政治自由,同时极端仇视社会主义革命及其历史遗产。

小资产阶级上层的另外一部分,从近年来中国资本主义的高速增长中获得很大的利益,他们幻想在政治专制的保护下,自身的社会和经济地位可以伴随着中国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地位的上升而上升,他们是所谓“工业党”、民族主义强国派的主要社会基础。

在中国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小资产阶级的中下层在劳动过程、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领域也受到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如果遇到失业、疾病、个人债务等情况,还经常有无产阶级化的危险。小资产阶级中下层中的一部分,没有摆脱上升为小资产阶级上层甚至于资产阶级的幻想,在思想上依赖于小资产阶级上层,因而分别附庸于小资产阶级自由派或民族主义。

小资产阶级中下层的另外一部分在物质生活水平和思想意识上都靠近无产阶级。他们是本世纪初形成的中国马列毛左派的主要社会基础。在过去二十年左右的时间中,中国的马列毛左派在揭露和批判资本主义复辟、宣传社会主义、支持劳动群众和一部分小资产阶级反压迫反剥削的斗争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目前的马列毛左派既没有统一的组织,也没有成熟的理论思想,也不是无产阶级的政治代表。在未来的中国革命到来以前,马列毛左派仍然只能是进步小资产阶级在政治上和思想上的表达形式。

 

中国的资产阶级包括国有资本(及其背后的官僚资本家族)、跨国资本及其代理人、一般的私人资本等几个不同的集团。这几个不同的集团,虽然各自之间也有矛盾,但是在拥护中国现在的以剥削廉价劳动力的出口制造业为基础的资本主义体制方面是基本一致的。这就意味着中国资产阶级的各派别都支持这样几项基本政策:最大限度地剥削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残酷镇压无产阶级可能的反抗,坚持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逐步私有化,坚持贸易自由化和逐步的金融自由化,简言之,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党的领导”(后者即坚持政治专制)。

自薄熙来事件后,中国资产阶级中已经不存在重要的主张发展国家资本主义并做出有限度阶级妥协的派别。另一方面,无论是官僚资本、跨国资本还是一般私人资本都要求维持剥削廉价劳动力的体制,并为了这个目的维持政治专制。虽然一般的私人资本家(所谓“民营”中小企业家)有时也会因为分赃不均抱怨官僚资本、跨国资本的“压迫”,但他们更需要资产阶级国家来镇压工人的罢工、破坏工人的组织、逮捕工人斗争中产生出来的积极分子。所以,在现在的中国资产阶级中,也不存在任何重要的主张资产阶级民主的派别。

 

如上所述,中国阶级斗争未来的发展,首先取决于无产阶级能不能在未来的斗争实践中产生一大批优秀分子,取决于无产阶级及其优秀分子能不能在斗争中形成一系列与自己的阶级力量和阶级觉悟相适应的基本的经济、社会和政治要求,取决于无产阶级及其优秀分子能不能在反复斗争中逐步认识到这些基本要求只有突破中国资本主义的狭隘界限才能实现。

中国的半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中下层也受到资产阶级的残酷剥削和压迫,但是他们各自都无法单独摆脱这种剥削和压迫。中国各被压迫阶级的前途取决于能不能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下形成一个包括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中下层的广泛的人民大众联盟。那么,中国的无产阶级就有了战胜资产阶级的基本条件。

中国革命在未来的前途,还取决于中国的资产阶级是否有条件有办法克服中国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如上所述,中国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是,作为一个专门从事出口制造业的半外围国家,一方面,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造成无产阶级发展壮大的条件,从而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必然提出越来越广泛的经济、社会和政治要求,另一方面,由于无法在世界市场上获得垄断利润,中国资本主义又无法在满足上述要求的同时来保证正常资本积累所需要的利润率。这就使得中国资本主义或者因为利润率下降而陷入积累危机,或者因为无法满足广大劳动群众的基本要求而陷入合法性危机。

对于中国资产阶级来说,摆脱上述困境的理想办法是使得中国资本主义尽快上升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核心国家,通过剥削世界范围的剩余价值,来获得实现国内阶级妥协的条件。但是,如以前的“学点马克思主义”(第30期)分析过的,在中国以外,已经无法再找到另外一块广大的地理区域,可以为中国资本主义的上升提供大量的可供剥削的廉价劳动力并向中国转移足够大量的剩余价值。

此外,中国经济目前所发生的资本产出率快速上升的情况,也决定了中国经济无法在上升为核心国家以前阻止利润率下降到危险水平。

中国资本主义也无法像俄罗斯、拉丁美洲大国那样通过改组为自然资源出口国来克服危机、保持半外围地位。

中国资产阶级还可以选择的一种策略是,当利润率下降到危险水平时,向无产阶级发动全面进攻,不仅不满足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的各项经济、社会、政治要求,而且变本加厉,用类似“休克疗法”的办法全面私有化、制造高失业,逼迫工人阶级接受生活水平的大幅度下降。这是类似于新自由主义时期许多核心国家和半外围国家的资产阶级采取过的办法。

对于中国资产阶级来说,这将是一种高风险的阶级斗争策略。为了瓦解中国工人阶级的斗争力量,可能不仅需要短时期的高失业,还需要放弃和毁灭相当一部分工业,以达到长久地重建产业后备军的目的。这样做的后果,即使能够恢复资本主义经济的利润率,中国经济也可能从此沦落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一个外围国家。这样一种策略,必然要遭到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的强烈反抗,资产阶级统治也有被颠覆的危险。

如果中国资产阶级不得不采取最后一种绝望的策略,那么为了增大政治上的胜算,他们有可能学习反动的“新自由主义民主”的历史经验,就是对小资产阶级上层做出有限的让步,给与他们政治自由和某种参加政权的机会,换取他们支持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全面进攻。

历史上,前苏联、东欧和拉丁美洲的无产阶级由于没有这方面的政治经验,曾经在新自由主义民主下蒙受了巨大的灾难。如果中国的资产阶级玩弄新自由主义民主的伎俩,中国的无产阶级将汲取历史上其他国家无产阶级的经验教训。此外,还有两个中国阶级斗争中特有的因素将有助于中国无产阶级挫败新自由主义民主的阴谋。

第一,在前苏联和东欧的资本主义复辟中,那里的无产阶级还没有资本主义复辟的经验和体会。在未来的阶级斗争中,中国的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中下层都经历了几十年的资本主义剥削和压迫。他们在未来斗争中将不仅提出争取政治自由的要求,而且提出大量的经济和社会要求,即直接的反剥削反压迫的要求,而后一个方面的要求将是中国资本主义绝对无法满足的。

第二,在新自由主义初期,各种反动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曾经一度得到各个半外围国家几乎整个的小资产阶级的拥护。而中国现在的小资产阶级是分裂的,其中死心塌地拥护新自由主义反动政策的只是一小部分。绝大部分中国的小资产阶级在不同程度上受到资本主义的压迫和剥削,相当一部分靠拢无产阶级,因而存在着加入无产阶级领导的反对资本主义联盟的可能性。

 

 

 

 

 

 

 

 

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4 23:19 , Processed in 0.01781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