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与“井冈山卫士”谈谈政治经济学研究

2020-3-17 06:1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51892| 评论: 0|原作者: 壮壮

摘要: 笔者发邮件给红色中国网负责人投稿是在2020年2月28日下午大约两点半,3月1日凌晨两点半“井冈山卫士”的《与壮壮朋友谈谈垄断》一文就在红色中国网上发表了。他最多也只有一天半时间写出这篇超过三千字的答复文章。速度的确非常快,一天超过两千字。

与“井冈山卫士”谈谈政治经济学研究

笔者的文章《论断与数据的互相否定——评“井冈山卫士”和“远航一号”的政治经济学研究》[1](需翻墙)在红色中国网上发表以后,引来了不少批评,其中比较成系统的当属“井冈山卫士”的文章《与壮壮朋友谈谈垄断》[2](需翻墙),读完这篇文章以后笔者更加坚定了自己原本的看法:“给出论断却不提供数据,提供数据却不会正确处理,更不知道提供的数据否定了之前的论断,这些就是笔者对‘井冈山卫士’和‘远航一号’政治经济学研究的评价 [1]

在文章[1]中,笔者首先根据“远航一号”提供的材料指出了“井冈山卫士”在资本存量的判断上所犯的错误。这一点“井冈山卫士”没有回复,是在回避问题吗?还是默认自己犯了错误呢?

之后,笔者又根据“远航一号”提供的材料指出“井冈山卫士”在资本有机构成的判断上也很可能犯错误[1]——至少没有给出支持自己判断的事实论据。这一点“井冈山卫士”进行了粗略的回复,给出了根据“永续存盘法” [2]的计算结果,支持西方发达国家资本有机构成高于中国的结论。

在这个问题上“井冈山卫士”是比较严谨的,但也只是相对于完全回避资本存量问题而言的:他绝口不提过去自己只给出判断却不提供事实材料的片面论证方法,对“永续存盘法” [2]也只给结果而不提供要用到的事实材料和计算步骤,让人难以确定这种方法是符合唯物辩证法的科学成果还是庸俗经济学的虚幻概念。(仅仅是出于兴趣,笔者也准备研究这种方法。)

笔者可以确定的是,“远航一号”计算剩余价值率的方法是错误的:没有考虑不平等交换,他计算的就不是剩余价值率。和资本存量问题一样,这个问题“井冈山卫士”同样没有回复。

他比较严格地回复的是“集中和垄断” [1]问题,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绝对规模和相对份额” [2]。这与过去一味强调交换关系相比是个好现象,但其研究思路问题仍然很多,不过笔者本着前文[1]的准则,先利用他自己的思路来说明他计算过程中的错误,再指出思路本身的问题。

 “井冈山卫士”给出了如下数据: 1907年德国共有非农就业人口1702万;2018年中国拥有非农就业人口57598万” [2],但他并没有提供数据出处。文末的参考文献中给出了历年的《中国统计年鉴》,但年鉴中关于就业的统计中并没有“非农就业人口”一项,有的是第一、二、三产业的就业人员数量,“非农就业人口”应该相当于第二、三产业的就业人员数量之和。

2018年,第二产业就业人员为21390万,第三产业为35938万;[3]4-1)合计为57328万,与“井冈山卫士”给出的非农就业人口数字十分接近,但还是有一点差别。提供材料出处很重要,否则别人就要猜测数据来源,还不见得猜准,希望“井冈山卫士”注意这个问题。

笔者不理解的还有为什么要使用2018年的数据,文章引用的明明是“中国最大的100家企业2016 [1]啊!为什么不用2016年的数据呢?年鉴上明明有啊!这一年第二产业就业人员为22350万,第三产业为33757万;[3]4-1)合计为56107万,估计同一年的非农就业人口为56377万,这才是计算比例所要依据的数字。

德国的非农就业人口笔者了解得没有“井冈山卫士”确切,所以就直接利用他给的数字。“1905年德国的385个卡特尔平均拥有雇员5800人。按照同一个壮壮同学的计算,中国今日最大的100个企业平均拥有雇员19.26万人。”[2]“如果把德国的情况等比例算到今日中国,那么这385家卡特尔相当于平均拥有雇员” [2] 19.21万(5800*56377/1702)人,略少于中国最大的100个企业。

即便按照“井冈山卫士”的想法,如果选择数据正确的话,得到的结论也是中国大企业的相对规模略大于德国卡特尔。 壮壮是在拿385家德国企业的平均值和100家中国企业的平均值比较 [2],不,“井冈山卫士”你误解了,笔者是拿中国的单个大企业与当年德国的垄断组织卡特尔也就是大企业集团做比较,两类本来不具有可比性的东西居然在规模上具有可比性了,可以想象当今中国的企业大到什么程度了啊!

在“相对体量” [2]的选择上,笔者也不同意“井冈山卫士”采用“非农就业人口” [2]的做法:垄断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不是只针对非农行业的。其实,用全部人口数量这一更容易获得的数据就可以,笔者觉得笼统地比较总人口的相对多少反而更准确。

列宁在论述德国生产集中的材料后面写道:“在另一个现代资本主义先进国家北美合众国,生产集中发展得更加猛烈。”[4]740页)所以笔者就不考虑德国了,只比较当今中国和列宁提到的美国。

根据笔者的计算结果:1909年由大企业组成、共有员工八千人的托拉斯就足以在全美国建立有效垄断[1],“井冈山卫士”没有反驳这一观点。1万人当然更够用了,1909年美国人口为9049[5]2016年中国人口为138271[3]2-1),等比例算到今日中国” [2]与托拉斯同规模的垄断组织拥有员工15.28万人(1*138271/9049),而2016年中国最大的100个企业平均拥有雇员就多达19.26万人。

现在单个大企业就明显比当年的垄断组织大了一些,当今中国资本主义生产经营的集中和垄断发展到了多么高的程度啊!笔者可不觉得自己关于“整个垄断问题的经验研究需要全盘推倒重来 [2],多亏“井冈山卫士”提醒,考虑相对规模让笔者的结论更严密了。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按人口“等比例算到 [2]这种方法准确吗?如果不考虑组织的作用,问题应该不大。但在大企业中组织的重大乃至决定性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人数越多按比例估计偏差越大:15万人的大企业控制力一定明显超过1万人的大企业15倍(也许有三五十倍甚至更多),2016年中国人口大约是1909年美国人口的15倍,所以15万人的大企业垄断力度明显更强。

要记住这里比较的是大企业,但对于当年的美国来说,有1万人的其实不是单个大企业,而是由多个(很可能十几个甚至更多)企业组成的托拉斯,其控制力必然弱于同样规模的单个大企业。这样比较下来,可以发现近期中国大企业的垄断力度比当年美国的垄断组织强得多,单个大企业足以造成明显超过当年典型垄断组织的垄断。笔者要重申这一观点:“集中发展到目前的阶段,可以说,就等于强力垄断” [1]

如果考虑到企业之间仍然要签订垄断协议等情况,当今中国的垄断强度一定远远高于当年典型的帝国主义国家美国,当然也强于同时期的德国。

可是,要是像“井冈山卫士”那样只根据相对标准判断集中程度,似乎列宁倒犯了错误。德国“不到百分之一的企业,竟占有总数四分之三以上的汽力和电力” [4]739页),美国“百分之一点一”的企业“占总产值”“的百分之四十三点八” [4]740页),按生产能力看明显德国更集中,为什么列宁说“北美合众国,生产集中发展得更加猛烈”[4]740页)?

“井冈山卫士”不理解的地方就在此,笔者要再强调一遍,集中是指“生产集中于愈来愈大的企业的过程进行的非常迅速” [4]739页)。不考虑企业的平均规模而单单考虑相对的集中程度(像“井冈山卫士”那样),就会对生产的集中和垄断程度做出错误的判断。

1907年,德国共有“广义的工业(包括商业和交通运输业等在内)”企业326.5623万个,共有1440万工人。1904年,美国有“狭义的工业”企业21.618万个,共有工人550万;1909年,有26.8491万个,共有工人660万。1907年德国平均每个工业企业有工人4.4个,1904年和1909年美国平均每个工业企业有工人都是25个,仅根据这些来看,当时的美国企业比德国企业大得多。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4 19:16 , Processed in 0.01464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