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学点马克思主义(二十九)—— 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吗?

2020-3-14 10:4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8162| 评论: 1|原作者: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摘要: 就中国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整个关系来说,中国不仅没有通过剥削全世界来攫取超额利润,而且仍然是美欧日韩台港等地方的资本家攫取超额利润的一个重要来源;中国的资产阶级和大官僚还通过海外投资将他们攫取的不义之财大量转移到境外,进一步加重了对中国劳动群众的剥削。

学点马克思主义(二十九)—— 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吗?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近年来,中国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已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此外,作为全球资本主义经济中的主要工业生产基地,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各种原材料、能源商品的主要消费国。以2016-2017年度为例,中国的消费量占世界水泥产量的59%、铝产量的47%、镍产量的50%、铜产量的50%、黄金产量的27%、煤产量的50%、石油产量的14%、大米产量的31%、玉米产量的23%、猪肉产量的47%和棉花产量的33%。与此同时,中国大量增加了在东南亚、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原料出口地区的投资。

在这样的背景下,西方资产阶级主流媒体以及国内外一些马克思主义人士都提出了中国是否已经成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问题。

2018年,美国的《星期》周刊、《国家利益》、《纽约时报》和英国的《金融时报》等欧美主流报刊纷纷发表报道、评论,认为中国在非洲、拉丁美洲、中亚等地区的海外投资掠夺了当地资源、造成了生态灾难、侵犯了当地劳动者的权益。这些报道进一步认为,中国通过海外投资来扶植当地的独裁者、制造债务陷阱,将当地政府变为中国的傀儡。这些都说明中国已经成为新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国家,甚至比当年的西方帝国主义更加邪恶。

一部分马克思主义者也认为,按照列宁对于帝国主义问题的论述,资本主义中国已经成为当前一个主要的帝国主义国家。国际毛泽东主义理论家N. B. Turner2014年发表的一部著作中认为,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垄断资本主义国家,四大国有银行控制着中国经济的“制高点”,代表着金融资本对中国经济的统治;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一个主要的资本输出国,积累了巨额海外资产,在全世界剥削廉价劳动力和资源。

国际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为众多中国小资知识青年崇拜的大卫哈维在2018年与约翰史密斯关于帝国主义问题的辩论中提出一种观点。哈维认为,考虑到中国持有大量美国政府的国债,又在非洲和拉丁美洲大量掠夺土地资源,可以认为现在的中国是一个“新帝国主义国家”。哈维进一步提出,在当今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中,世界财富不再从东方流向西方,而是从西方流向东方。

有意思的是,有相当数量的中国青年左派积极分子也在不同程度上接受了认为现在的中国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的“中帝论”观点。在中国,中帝论的主要理论家是阳和平先生(美国革命友人寒春、阳早之子)。阳和平认为,中国的国有资本集团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垄断资本家集团并且预言中国必然为了国有垄断资本的利益与美国展开帝国争霸。

 

马克思主义关于帝国主义问题的讨论一般都是以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作为出发点。在《帝国主义论》中,列宁概括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帝国主义的基本特征:“(1)生产和资本的集中发展到这样高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垄断组织;(2)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已经融合起来,在这个“金融资本”的基础上形成了金融寡头;(3)和商品输出不同的资本输出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4)瓜分世界的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已经形成;(5)最大资本主义大国已把世界上的领土瓜分完毕。帝国主义是发展到垄断组织和金融资本的统治已经确立、资本输出具有突出意义、国际托拉斯开始瓜分世界、一些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已把世界全部领土瓜分完毕这一阶段的资本主义。”

很多同志往往是从上述的五个基本特征出发,特别是从五个基本特征中的第一点出发,论述了中国已经形成了国有和私人的垄断资本,认为中国的一些企业在世界上已经达到了很大的规模,从而中国已经成为垄断资本主义,而垄断资本主义必然就是帝国主义,所以中国必然就是帝国主义国家。

过去几年的理论斗争以及阶级斗争的实践证明,这样一种从概念到概念的工作方法,不是马克思主义认识问题的方法,而是小资产阶级卖弄教条的繁琐哲学,在现实斗争中百无一用。

正如列宁指出的,“所有定义都只有有条件的、相对的意义,永远也不能包括充分发展的现象一切方面的联系”。脱离了一定的定义所赖以存在的历史条件,脱离了对“充分发展的现象一切方面的联系”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那样的定义,不仅不能起到科学分析以及指导现实阶级斗争的作用,反而不可避免地要将许多初步接触马克思主义的青年和积极分子引入教条主义、宗派主义的不归路。

仅以列宁所列举的五个基本特征来说,有的方面,比如“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已把世界全部领土瓜分完毕”,已经明显不符合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世界历史状况。至于“生产和资本的集中发展到这样高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垄断组织”,也不再是传统帝国主义国家特有的特征。在列宁的时代,帝国主义国家差不多包括了所有的当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比较发达的国家,并且这些国家差不多在同一时期都经历了卡特尔、托拉斯等垄断组织形成的过程。另一方面,在广大的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地区,或者本地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极不发达,或者外国资本在近代化部门中占统治地位,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民族的”垄断资本。在那样的历史条件下,认为帝国主义就是垄断资本主义,是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的。但是,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不仅在传统的帝国主义国家垄断资本继续发展,在取得了民族独立以后的亚非拉各国,普遍出现了本国的国有的或私营的大企业,其中许多在本国行业中有着垄断的地位。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果还是照搬“帝国主义 = 垄断资本主义”的公式,那么不仅中国可以被认为是帝国主义国家,亚非拉的绝大多数国家都可以被认为是帝国主义国家。帝国主义就成了没有意义的概念,沦为理论的笑柄。这不是应用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而是将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庸俗化、垃圾化,将其变为无用的、死亡的教条。

 

与马克思、恩格斯的经典著作一样,列宁的理论从来不是为了从概念到概念,从定义到定义,而是为了解决现实的、迫切的阶级斗争重大问题。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创作于1916年。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还在进行,主要帝国主义国家相互厮杀。列宁的《帝国主义论》要回答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世界资本主义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一些主要矛盾怎样必然导致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殊死战争,战争怎样引起革命,革命又怎样才能制止战争。所以,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的一个重要结论就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帝国主义国家)相互之间争夺殖民地、争夺资本输出场所的斗争必然导致帝国主义大战,战争又会为无产阶级革命在“帝国主义链条最薄弱的环节”首先胜利创造条件。

有些同志,照搬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及其推论,进而认为今天的中国资产阶级或迟或早也必然要与美帝国主义展开一场争霸战争。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才能为中国革命创造条件。我们认为,这样一种认识,是完全不符合当前中国资本主义和世界资本主义的实际情况的。今天,无论是战争还是革命的条件,都与列宁时代根本不同。中国的资产阶级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与美帝国主义进行或者是全面或者是局部的战争。未来的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也不需要以战争为前提。关于这些问题,我们将在以后的“学点马克思主义”中进一步阐述。

列宁创作《帝国主义论》的另一个重大背景,就是国际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分裂。在第四期“学点马克思主义”中已经介绍过,列宁和罗莎卢森堡一起领导了第二国际左派对修正主义的斗争。当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候,修正主义者篡夺了欧洲各个社会民主党、社会党的领导权,纷纷支持本国的资产阶级政府参加帝国主义大战,背叛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列宁的《帝国主义论》要回答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如何认识第二国际修正主义得以产生的社会基础和历史条件。

在《帝国主义论》中,在讲完帝国主义的五个基本特征以后,列宁马上又补充说:“如果不仅注意到基本的、纯粹经济的概念(上述定义就只限于这些概念),而且注意到现阶段的资本主义同一般资本主义相比所占的历史地位,或者注意到帝国主义同工人运动中两个主要派别的关系,那就可以而且应当给帝国主义另外下一个定义。”

在接下来的写作中,列宁并没有给帝国主义的“另外一个定义”做出简短的、概括的论述。但是,从《帝国主义论》第八章的论述中,不难总结出,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的“另外一个定义”就是指的帝国主义的“寄生性”和“腐朽性”,具体来说,就是说帝国主义国家通过垄断世界市场、剥削全世界,可以从殖民地和半殖民地攫取“高额垄断利润”或“超额利润”;这些超额利润又可以被帝国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用来收买本国工人阶级中的“工人贵族”甚至使得整个的工人阶级“资产阶级化”。在列宁看来,这种被帝国主义超额利润所收买的工人贵族正是国际工人运动中改良主义、修正主义的社会基础。

所以,如果我们不是教条式地抓住列宁列举过的帝国主义五个基本特征止步不前,而是遵循列宁帝国主义理论的精神实质,那么就必须承认,如果说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是帝国主义国家,这就必然意味着那个国家的资产阶级不仅剥削本国的劳动人民,而且“剥削全世界”;并且这种“剥削全世界”,不应该是偶然的、局部的现象,而是全面的、整体的现象,使得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得以攫取“超额利润”。这样的“超额利润”必然对这些国家的阶级关系和阶级斗争带来重大影响,特别表现在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有条件用这样的“超额利润”来收买本国的工人贵族甚至使得本国的工人阶级在一定程度上“资产阶级化”。

1920年列宁为《帝国主义论》法文版和德文版撰写的序言中,列宁对这一问题做了更加清晰的论述:“正如本书所证明的,资本主义现在已经划分出极少数特别富强的国家(其人口不到世界人口的1/10,即使按最‘慷慨’和最夸大的计算,也不到1/5),它们专靠‘剪息票’来掠夺全世界。根据战前的价格和战前资产阶级的统计,资本输出的收入每年有80-100亿法郎。现在当然更多得多了。很明显,这种大量的超额利润(因为它是在资本家从‘自己’国家工人身上榨取的利润之外得来的)可以用来收买工人领袖和工人贵族这个上层。那些‘先进’国家的资本家也确实在收买他们,用直接的和间接的、公开的和隐蔽的办法千方百计地收买他们。这个资产阶级化了的工人阶层即‘工人贵族’阶层,这个按生活方式、工资数额和整个世界观说来已经完全小市民化的工人阶层,是第二国际的主要支柱,现在则是资产阶级的主要社会支柱(不是军事支柱)。因为这是资产阶级在工人运动中的真正代理人,是资本家阶级的工人帮办,是改良主义和沙文主义的真正传播者。”

从列宁的上述论述中,可以做这样几点概括:帝国主义国家指的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极少数特别富强的国家”;帝国主义国家的总人口不到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至多不超过五分之一。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和历史现象,帝国主义是一种“极少数特别富强的国家”剥削全世界绝大多数人民的制度,绝不可能是绝大多数剥削极少数的制度,也不太可能是世界人口中很大的一个少数(比如三分之一)剥削世界其他人口的制度。

 

那么,今天的中国资本主义有没有通过资本输出来“掠夺全世界”并攫取“超额利润”呢?按照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的统计,截至2018年,中国累计海外资产达到7.32万亿美元,外国在华累计投资5.19万亿美元;两相比较,中国拥有国际净资产2.13万亿美元。这似乎证明了中国确实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资本输出国之一。

但是,如果我们对中国海外资产和外国在华投资的结构做一番分析,便会发现情况不是那样简单。在中国的海外资产中,43%属于外汇储备,26%是海外直接投资,7%是证券投资,24%是现金、存款、贷款等其他形式投资。这里,只有海外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属于传统意义上的“资本输出”,有可能(但不必然)带来超额利润。中国的外汇储备中很大一部分持有的是美元资产;这部分资产的形成是用凝聚了中国工人大量劳动的商品来交换未必能兑现的对美国未来一部分商品生产的货币索取权,实际上带有一定的向美帝国主义缴租纳贡的性质。相比之下,外国在华投资中,53%是直接投资、21%是证券投资、26%是其他形式的投资。

下图比较了中国海外资产和外国在华投资在2010年至2018年间的平均投资收益率。如图所示,中国海外资产的平均收益率近年来在3%上下波动,而外国在华投资的平均收益率则在5-6%之间,几乎相当于中国海外投资收益率的两倍。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英帝国主义的海外资产净收入几乎占到了当时英国国民生产总值的十分之一。正是基于这种观察,列宁才提出,在帝国主义时代资本输出特别重要,并且认为帝国主义必然意味着“掠夺全世界”和攫取“超额利润”。相比之下,中国虽然表面上的海外资产十分庞大,但是不仅没有攫取“超额利润”,2018年支付给外国在华投资的投资收益反而要比中国海外资产所获得的投资收益多出约600亿美元。

截至2017年,中国的海外直接投资总额达到1.81万亿美元。直接投资包括在海外开办工厂、矿山、农场、办公楼或收购企业等形式的企业投资,是资本主义国家之间资本输出的一种传统方式。那么,中国的资本家有没有通过直接投资来大量地剥削世界其他地方的廉价劳动力和廉价资源呢?

俗话说,魔鬼常常藏在细节中。让我们来看一下,中国的海外直接投资都分布在哪里。如果按大洲来说,中国的海外直接投资中,有1.14万亿美元在亚洲,430亿美元在非洲,1110亿美元在欧洲,3870亿美元在拉丁美洲,870亿美元在北美洲,420亿美元在大洋洲。

所以,中国海外直接投资的大头是在亚洲和拉丁美洲。但是,中国在亚洲的投资中有1.04万亿美元集中在香港、澳门和新加坡几个华人集中的城市或城市国家。中国资本家在这些地方的投资显然不是为了掠夺那里的廉价劳动力或者自然资源。中国在这几个城市的投资,有的是国内公司设立的分公司,有的是国内大官僚、资本家购买的房地产,有的是为了取得外资优惠身份由国内资本家操作的“假投资”。

那么,中国在拉丁美洲的投资是不是就是为了掠夺那里的自然资源呢?在中国在拉丁美洲的3870亿美元投资中,竟有3720亿美元是投在开曼群岛和英属维尔京群岛这两个众所周知的“避税天堂”,其中有不少是中国大官僚设立的各种“空壳公司”。中国在这些地方的投资,与其说是帝国主义性质的,倒更像是一般第三世界国家腐败政府的洗钱手段。其他诸如在北美洲、欧洲、大洋洲、日本的投资也是大同小异。

在中国全部的海外直接投资中,只有大约9%1580亿美元)是投在非洲和亚洲、拉丁美洲的其他国家;这些投资有可能带有剥削当地廉价劳动力、廉价资源的性质。

就中国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整个关系来说,中国不仅没有通过剥削全世界来攫取超额利润,而且仍然是美欧日韩台港等地方的资本家攫取超额利润的一个重要来源;此外,中国的资产阶级和大官僚还通过海外投资等方式将他们攫取的不义之财大量转移到境外,进一步加重了对中国劳动群众的剥削。

中国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整体地位,通过分析中国在国际资本主义不平等交换中所处的地位可以得到进一步的说明。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在下一期“学点马克思主义”中再探讨。


 

 

 

 

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20-3-16 23:28
要注意官僚资产阶级、买办资产阶级和自由资产阶级对原社会主义所有制经济的瓜分和摧毁,要注意在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中他们以及外国资本主义对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瓜分和摧毁,这种与垄断相反方向的蜕变是与前者的垄断同时发生的。这些都不是帝国主义的特征。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4 23:17 , Processed in 0.02267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