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谈台湾前途问题

2020-3-14 06:3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3205| 评论: 0|原作者: 王希哲|来自: 凤凰新闻社

摘要: 台湾的主权是包括台湾人民在内的全中国十四亿人民共有的,它的主权前途,不是可以由台湾一省人民来自行决定的。所谓“台湾前途由台湾人民决定”,实质就是以武力割据片面剥夺全中国十四亿人民对台湾主权的民主。
王希哲按:这是凤凰新闻社驻台湾某记者对王希哲的采访。老王对台湾未来发表了最新的观察和判断。可惜风凰新闻社某种原因没能采用。遗憾。
=============================

凤凰新闻社记者专访王希哲先生谈台湾前途问题

王希哲先生是卜居海外的中国著名政治评论家,爱国人士。去年,他被台湾民进党蔡政府扣上“武统宣讲团团长”的帽子,禁止入境台湾。今年2月,王先生赴台访友再次被拒绝入境台湾。本台记者近日视频採访了他。以下是採访內容。

记者:据闻王先生最近又被蔡英文政府拒绝入境了。为什么呢?
王先生:是的。我本月16日买机票飞台访友,确又被蔡政府拒绝入境了。
去年4月,蔡政府依据台湾某些绿色媒体的谣言,作为“总统”的蔡英文和“行政院长”的苏贞昌竟下令片面拒绝了我和另几位大陆及美籍学者入境台湾。声称我们是所谓“武统宣讲团”,我是“团长”。哪有这回事!事实是,当时台湾几家大学和文化社会团体分别邀请我王希哲等五人去台与不同的团体作学术或意见的交流。其中只有李毅一人主张武统,而美籍学者郭岩华、冯胜平更是自由派人士,甚至未必主张统一,我王希哲则自1996年与刘晓波联名发布《双十宣言》起,从来主张两岸在重庆蒋毛双十协议的民主建国基础上实现对等的和平谈判和终极的统一。从未主张“武统”。五人代表了多种不同意见应邀赴台交流,百家争鸣,我以为,这正体现了台湾特别是民进党政府声称的台湾多元“言论自由”的民主自由。结果还是被禁止入台了。那时,我想想也算了,也许民进党为了选举煽情, 借题大作,拿我们作牺牲品罢了。问题今后还能不能入台呢?我曾咨询过不少有背景的台湾朋友,都认为蔡总统苏院长等不会那么无理,恐怕去年4月的被禁不过是“个案”。绿营曾建元教授都亲口对我说,“那回是个案, 不会对你封杀。你可以去台湾的。”但现在事实是,2月16日,我仍继续被禁入台,果然是对我的完全封杀。连台湾资深绿营朋友都意料不到。这究竟是为什么呢?难道这就是台湾“自由民主”的价值所在?大家知道,希哲曾因批评中共,几次入狱计15年后流亡海外,又20余年被封杀不得入境大陆、香港;今日竟又被民进党蔡政府封杀,不得入台。全球华人遭如此待遇,恐怕只得希哲一人了。莫非民进党政府真想向海内外证明,你们的政府,决不是什么“灯塔”,什么“自由民主”政府,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既黑暗又专制蛮横的政府。

记者:江启臣当选了国民党主席,你对江和国民党前途怎么看?
王先生:江启臣当选国民党主席,标志了“中国国民党”已经被民进党消灭了。民进党最终完成了共产党1949年没能完成的任务。我们看到,习近平已经没兴趣和没必要给他贺电了,只国台办提了一句。国民党已经这个档次了。江启臣,从他接见支持港独头目这一事,就知道他必将率“台湾国民党”朝台独方向走。今后“国民党”与民进党的竞争,只是“怎样台独”罢了。但这他竞争不过民进党,没戏。最终的结局,是国民党的瓦解和灭亡。所以说,“民进党最终完成了共产党1949年没能完成的任务”。

记者:前段我采访了高安国将军。他表示“生命不熄,反獨促統戰鬥不止”。你与高将军是朋友,你怎么评论高将军领导的台湾“反獨促統戰鬥”前途?
王先生:高将军代表的是黄埔精神,是爱国主义精神。我以有这样的好朋友为幸。台湾最理想当然是和平统一,但和平统一的起码前提是台湾当局的掌权人是统派,这才可能两岸谈起来,谈怎样统。民进党是台独党,它的早期台独党纲甚至基础于皇民台独理论,即所谓台湾主权属日本论,根本否认台海两岸属一个中国,它就拒绝与大陆和平谈判,也没法谈。这就必将置台湾于战争危机之中。为了台湾的和平和国家的统一,台湾统派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先夺回台湾政权。高将军的“中华复兴党”和新党等不少台湾爱国团体,一直在作努力。但从这次推举韩国瑜选战最后的大失败看来,统派通过争取台湾多数选票来重新夺回政权,开展两岸统一和平谈判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那么眼睁睁看着民进党将台湾引入战火?我感到,有民族责任感的高将军已经越来越倾向革命,以革命的手段夺回台湾政权。这违反“民主”吗?不违反,它恰恰捍卫了民主。因为台湾的主权是包括台湾人民在内的全中国十四亿人民共有的,它的主权前途,不是可以由台湾一省人民来自行决定的。所谓“台湾前途由台湾人民决定”,实质就是以武力割据片面剥夺全中国十四亿人民对台湾主权的民主。它也是公然违反了台湾现行“中华民国”南京宪法的,无论民进党裹挟了多少所谓“台湾民意”,台独其性质也是对宪法的叛乱。因此,以革命手段从台独政党手中夺回政权,是捍卫民主,是镇压叛乱。天经地义。今不出此策,就无法避免台海战祸。

要知道,台海两岸的分离,本身就是武力割据的结果。你不用武力何来台湾的割据?何来“分治”?你以武力割据了台湾,又以武力剥夺了大陆人民对台湾的民主权利,却要求大陆只能和平, 哪怕我台独了你也只能“和平”,哪有这样的道理?既然那么爱和平,大陆解放军就乘船散步和平过去台湾好了,你不可放一枪武力抵抗,这才是真爱和平。但苏贞昌不是说“用扫把也要抵抗”吗?可见民进党是只爱武力割据并不爱和平。还是马英九看得清楚。他对我说:中国数千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论是从统到独,还是从分到合,都非打一仗不可,没有例外。”当然马英九是希望今天中国的“合”,不要再打仗。但上面说了,要台海不打仗能“合”,除了台湾自己内部发生革命,统派夺回政权与大陆来谈,看来没有路子可走了。所以我理解高将军。

这台湾内部的革命及其准备,也必须得到大陆全方位的支持。我一直呼吁大陆中共政府一定要实质地支持台湾统派,除了经济的支援,人大还应该出台对台湾台独政党团体及其顽固代表人物的各类制裁法案。警告其后果,压制其气焰。我观察,大陆中共政府其实也很不愿被迫台海统一战争的,那么他们就应毫不犹豫,支助台湾内部的革命。美国“长臂管辖”,国会可以满世界搞出些这样那样的“制裁”法案,怎么中国大陆的国会就不能对自己国家的台湾内政,发布些对台独党派人物,特别是疯狂迫害台湾统派团体和人士的台独顽固分子的制裁法案?

记者:你是一位爱国者,但还不能回到大陆吗?能不能谈谈你个人的想法?
王先生:1973和1974年,针对文革中的混乱和中央文革的极左,我主执笔,组织了“李一哲”写作小组,给毛主席写公开信,大字报。倡议国家回归“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其中也含蓄批评了毛主席,结果被打成“反革命集团”入狱。后习仲勋来广东任省委第一书记解救和平反了我们,原广东省委的一些人就不高兴了。1981年,他们借我支持全国民主墙的活动再次把我逮捕入狱,制造假案,假证据,又完全无视法律程序,强行判了我十四年徒刑,甚至连判决书都不敢给我。狱中,主持我案的公安厅关某明白对我说,“当初要平反你们,我们(原省委)就有看法,不很同意的。但省委(指习仲勋书记)要平反你们,我们也没办法。你看,你现在又进来了吧?想再平反不可能了。”可见,他们制造假案再抓我,判我,根本是想给已经去中央的习仲勋一个难看,证明他为“李一哲”平反平错了。我十几年后出狱再流亡海外,20多年,一直坚守爱国民主立场,除了我本身的理念坚持,也是为了用时间和事实证明,我王希哲不是什么“反革命”,当初习仲勋书记为我们的平反,没有平错。一再把我打成“反革命”是错的。在海外,我也曾向中共中央历任总书记包括习近平总书记写过申诉,没能得到回应。但我坚信,人民会鉴别。总有一天我还将得到祖国人民的认可,再得平反,回到自己的祖国的。我还有个愿望,若能回国,我要去陕西富平为去世的习仲勋书记扫一回墓。

2020年3月10日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5-29 05:37 , Processed in 0.01531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