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学习园地 查看内容

政法机关参加京郊土改人员学习总结(1950年)

2020-3-11 04:5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55795| 评论: 1|原作者: 陶希晋

摘要: 这次下乡,大家主要收获,在于初步的认识了农民和农村阶级斗争,因而初步认识到要革命。土改前认为蒋介石不好,但地主那就不一定,至少自己的地主家庭是“好”地主。同意土改但认为“人家财主的地是祖先留下的,有文书可凭,怎能随便侵犯人家的权益”,“佃户得地种是地主的恩惠”。

土改的心得与收获

目录



政法机关参加京郊土改人员学习总结 陶希晋        2
一 认识革命问题        2
二 给我们机关工作人员照了照镜子        2
三 都要革命        3
四 重要在于实践        4
五 必须学习分析        4
六 留心仍从小资产阶级的感情理智出发        5
七 结语        5
各式各样的动机        6
温情主义的人们        6
“我是来解放你们的!”        7
对自己阶级意识进行严格批判        7
群众观点和路线的建立        8
艺术上也有了重大的收获        8
对党团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8
思想改造是个长期的斗争        9



中央美术学院参加土改工作的思想总结  冯法祀

土改工作中的群众路线 冯友兰        10

最丰富最生动的一课 李由义        12
(一)突破下乡第一关——如何接近农民        16
(二)阶级立场的锻炼        16
(三)领导、组织和使用问题        17

如何在土改中改造知识份子 金凤

土改工作中认识到的新农民 雷海宗

我参加了京郊土改工作 周谖        21
一 出发以前        21
二 出发那一天        21
三 到达南蜂窝        21
四 我们的工作战略        22
五 调查研究分析整理        23
六 急性病的药石        23
七 人民的言语        24
八 我们的语言与感情        24
九 剥削的故事        25
十 群众大会与群众情绪        25
十一 阶级立场        25
十二 信赖群众解决问题        26
十三 妇女与青年        26
十四 父与子——墙上的草与世界的主人        27
十五 老干部        27
十六 满载而归        28


土改中农民给我的教育 孟庆时        30

政法机关参加京郊土改人员学习总结 陶希晋

京郊土改时,中央人民政府各机关会派员下乡参加工作,这是陶秘书长一九五〇年四月七日在总结大会上的报告。



这次政法各部门派了九十一位工作人员下乡,参加了京郊的土改,时间虽只两月多,可是都得到了锻炼。我们原来就说过这次参加土改,是工作又是学习,且主要就是希望大家得到锻炼。回来后又经过了两周的思想总结和检查,澄清了些过去的错误思想,放下了些包袱;于是感到轻松愉快,面目一新。

这证明知识分子只要有改造决心,肯接近群众,并以群众为先生,是能够改造的。
这又证明我们机关工作人员,特别是新参加工作的青年知识份子和留用人员的学习方法,尤其应强调参加实际革命斗争的锻炼,我们能够做到实际与理论结合,工作与学习相结合,那就会做得到如列宁所说的那样,使政权机关成为革命的政治学校。


一 认识革命问题



这次下乡土改,大家主要收获,在于初步的认识了农民和农村阶级斗争,因而初步认识到要革命。许多同志们反省得很好,比如有的说:“过去说为人民服务,但对人民两个字是抽象的,以为劳动人民就是三轮车夫”;在下乡前,不少人不知道粪有用处;也有的不认识麦子,奇怪农民种那么多韭菜。有些人一向轻视农民,说农民是脏的,愚昧的;也有人会爱“文艺”,下乡觉得“农民和春天风景衬在一起,倒也有趣”;更有人会因为当过国民党军官,感觉一向向农民要东西,农民总是恭恭敬敬的拿出来,于是认为“农民是富裕的,有礼貌的”。现在这些错误看法有些改变了,大家亲眼看到农民的朴素、勤劳,而且农民的品质非常高贵,亲自见到他们在土改中“拒绝了地主富农一千余万元的贿赂”,“在分果实时,真落落大方,对本阶级的人十分谦虚”。总的说,大家对革命的农民阶级有了新的认识。因此,许多同志原来抽象的认为穿的吃的是公家的,现在知道乃是农民的血汗,“念了廿多年书,才知不是什么抽象的“社会培养”,而是劳动人民的恩惠,今后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对地主也有比过去不同的看法,土改前认为蒋介石不好,但地主那就不一定,至少自己的地主家庭是“好”地主。同意土改但认为“人家财主的地是祖先留下的,或者是买来的,有文书可凭,怎能随便侵犯人家的权益”,“佃户得地种是地主的恩惠”,“共产党胡闹,制造农民矛盾”。现在许多同志的思想变了,体验到地主阶级和蒋介石的政权是分不开的,认识到不彻底废除封建土地制度,消灭地主阶级,中国的工农业生产就不可能得到发展,认识到农村阶级斗争是二千多年来地主制造的,而且亲眼看到地主用各种卑鄙,狡猾的手段来剥削农民,粮食烂了也不肯拿出来。因而对地主阶级发生了仇恨,明白了过去老区清算斗争,即使有些地方稍过火一些,也的确是农民起来后难免的现象。由此,有些同志便下了决心要和自己地主家庭在思想上分家,背叛地主阶级。
我们帮助了农民自己解放,反过来,农民又帮助了我们自己思想改造。这就是我们的收获。


二 给我们机关工作人员照了照镜子



这次,大家反省自己,等于照了一照镜子。从九十一位同志情况来看,有以下几种人,这也等于给我们目前机关人员照了照镜子。
第一种人,有革命的热情和踏实的工作作风,他们来自群众,在斗争里成长,他们解决了或正解决着人生观问题,他们不但追求真理,在土改中能吃苦耐劳和农民站在一起,也能和工作组同志打成一片。其中可能有“既不会用抽水马桶,又不会坐沙发的”,但“懂得心理学,能发动群众,能办大事”。他们短处很多,主要是理论和文化水平一般尚差,需要提高。这种人数不多。

第二种人,大体上是如像许多笔记上写的这样:“当年住校念书,既不满意罢课游行,又不满意蒋介石,但尚不愿意蒋介石马上垮台,想大学毕业好钻门子,结果钻不进去,又想去解放区,但有家庭观念”,“真解放了,也高兴,又怕没一份”,“到了机关,对老干部瞧不起,又怕被瞧不起”,也参加学习,承认阶级社会,但总觉得自己是“超然”的,自我批评爱面子,“估计人家也一定爱面子,少说为妙”,又感到“坐办公房不痛不痒”,想参加共产党或青年团,“又恨自己历史复杂,羡慕人家单纯”,自叹“生不逢辰”,又找理由安慰自己,“我要是父母不给念书还不是一样单纯!”,但“终觉痛苦,悲观失望”,“暴露包袱,又怕不利,打开看看,又藏起来”,以上是好多位同志的原话,我不过稍加综合而已。可以看出这种人是满身矛盾,一时解不开,“束缚了自己的思想进步”。

毫不足奇,这就是我们小资产阶级知识份子的一般面貌,是中国旧社会给我们的影响,我们把这种旧思想意识带到人民政府中来,既搞不好工作,也阻碍自己前进,当然是不应该的。但未经思想改造这也很自然的,不足为怪。
许多同志经过土改和思想检查,做了这样的反省,揭露自己也即是揭露旧社会,因此有些矛盾解决了,有些包袱也会放下了,这就很好,今后应勇敢的朝着第一种人前进。
第三种人,大体是像前一种人笔记上写的七个字:“了不起”,“不过如此”。在土改中表现办法不多,牛皮很大,自以为是,没有原则,生活散漫,满不在意“开会时不是睡觉,就是抄歌子”,瞧不起区委领导,瞧不起新干部当小组长,又瞧不起工作组同志。据说这种人很重视个人的威信,但结论用不着我做,群众已经给他做了,群众不是说过:“你找不到他的时候,到小饭铺去就可以找到”;争论问题时他会要求人家“一面倒”,可是最后他发觉没有一人倒向他那一面,感到“光荣的孤立”的悲哀。这种人很少,但工作组内发觉不止一个,他们只有两条路,或者清算自己,放下包袱,继续前进;或者拒绝自我批评,加重包袱,压死自己,经这次学习后,我们知道他们选择前者,我们是竭诚欢迎的。
第四种人,我们机关中也有,但是极个别的。人家诚心诚意为人民服务,他假心假意;人家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半心半意。他似乎也有自我批评,但是空空洞洞,仅戴上什么“主义”的帽子;人家看他包袱很重,他故意说很轻,以为人家不知道。我们要这种人加紧学习,加紧改造自己,对这种人应特别加强批评和自我批评。
这是目前机关工作人员的大致状况,可以看出,这种状况是日益改变,如像你们九十一位那样,大家向第一种人看齐,而第一种人必须提高自己,团结大家一道前进。


三 都要革命



在大家反省中,提出了“工作与革命”的问题。由于不少人原是找职业而来的,直到现在,仍把工作与革命看成两回事,自以为我来工作可以不谈革命,或者自以为参加工作就算参加革命了,再不需要什么学习、锻炼、批评与自我批评,存着混下去的思想。
现在大家体会到工作与革命是分不开的,因为人民政府的工作,没有一件不是革命工作,没有一件不需要革命理论来指导。所以参加人民政府工作,思想上非真革命不可,不革命要用各种方法使它革命,在我们人民政府服务与在国民党反动政府服务本质上有区别,要配得上这一革命职员的光荣称号,雇佣观点必须加以彻底的批判。一定要改造思想,使其转到革命方面来。这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只有从不断的学习过程中认识自己,检讨自己,否定旧的,生长新的。逐渐地树立起新的人生观来。混下去是不行旳,思想与行为如果不一致,不仅不能使你生活愉快,并且有使你自己在矛盾中毁灭的危险。所以不论前面说的哪一种人,我们都要革命。


四 重要在于实践



这次参加土改工作中,虽然有些同志暴露了一些缺点,但在思想检查后都有了进步。我们共产党人看人的方法,不是仅看原来怎样,主要是看他现在进步得怎样。
我们承认大家已有进步,但各位自己必须承认进步尚不足,因为认识自己还不过是改造自己的开始。我们亦知道大家承认前面讲的都要革命,但一般还是只能算是走向革命的开始。马列主义是说明世界改造世界,知识份子往往有一通病,就是停止在认识世界的阶段上,而不准备要来改造世界;或者想改造世界,但不准备首先改造自己,这就是把认识和实践分开了。恰恰马列主义者是把二者看为一致的,更重要的还在于实践,我们在土改中认识了农民和阶级斗争,这是好的,但是列宁说过,仅仅承认阶级斗争,那他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只有把承认阶级斗争扩展到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现在你们许多人申请入党,也不妨用列宁的指示检查一下,我们到底已经脱离了那些坏思想影响有多少?到底把阶级斗争的认识扩展起来没有?首先准备着无产阶级思想在自己脑袋里专政没有?恐怕很多尚未必吧。

两周的检查,打开了包袱,有的晾一晾又背起走,也有的拿出几件,其余的又背起来。小资产阶级出身的人,扬弃旧思想常是拖泥带水,有愿意有保留的。有人在入党入团时,恨历史复杂,原来以有知识才骄傲,可是在这个问题上,又嫌自己书念多了;也有的对党团认识不清;甚至把入党入团仍看成进身之阶,所以革命要求与革命实践有时仍有距离,特别在处理个人的问题上。
一切要看实践,不必担心过去如何,重要在于今后如何,认识与实践必须一致,而一致的关键在于正确运行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武器。


五 必须学习分析


马列主义从来主张用分析来看问题,资本论也就是分析。我们对于事物应采取分析态度,肯定一面,否定一面,才能不断前进。绝对地极端主义的看问题的方法,也是小资产阶级思想中常有的。例如,旧社会和自己地主家庭的思想影响,应当否定,但又何必悔恨自己多读了书,旧社会的当作历史遗产的东西,并不是完全无用,只看你站在什么立场而用,不能笼统地否定“知识”。从各位思想总结里来看,这很少分析。我们思想意识的毛病,大概不是从娘肚子里带来的什么“天性”,而是因出身与旧社会有千丝万缕牵连的影响。又因每个人受旧社会的影响程度和受影响的方式各不同,所以表现的思想意识也各有不同。因此必须实事求是的分析,当然不能把一切推向客观原因,而自己不负责。只是说应具体分析它的根源,这样就便利我们把千丝万缕的旧思想影响一根一根地斩断,这样才能激发我们仇恨蒋介石并打碎旧社会的坏制度,这样也才能使我们打开包袱来看时,自觉没有什么可羞的了,反而会增加你和旧社会宣战的决心,放下自己的包袱成为轻松愉快了。所以必须分析,否则老是主观革命,而不找出思想根源,得出改进思想途径,则必然发生苦闷。


六 留心仍从小资产阶级的感情理智出发


最后谈同志们提出旳“感情与理智”的问题。
你们下乡时所要求的锻炼,首先就是锻炼阶级情感。从这次思想检查中看,改变自己原来阶级情感,建立劳动人民的阶级情感,这是不容易的,是逐渐建立的,由于逐步对农民有了情感,眼睛也就渐渐亮起来了,在乡下看“白毛女”时情感不同了,在斗争中能辨明了地主的哭和农民的哭有本质上的区别,这就是阶级性的问题,以前看不出的,现在进步了。

理智或感情是出发于一定的阶级的,正因为我们开始有了一些劳动人民的阶级情感,所以在思想总结后,不少人体会进一步学习革命理论的必要。从这里得出一经验,老在家里看书,而情感仍是小资产阶级的,试问怎能掌握理论武器?所以有了些革命阶级情感再看书,一定体会得深刻些,收获大些。
上面我已说检查思想要分析,这里要说的是,分析时还要看你从什么阶级立场出发。你们下乡时,有人怕离开爱人,后来据说“理智克服了情感”才决心下去,我想可能是吧!因为是我知道:(一)是行政派的,不得不去;(二)是去了对个人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三)是听说爱人“送郞上前线”的。所以怕又不完全是无产阶级的理智克服了小资产阶级的情感啊?你们回来时,据说村民送行,许多同志哭了,你们问我这算已建立了阶级情感吗?我说: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如果离开一村哭一村,这样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也不好当哩!

同志们:我们所要求的是解决一个思想立场问题,斯以你们下去时只要求首先建立阶级情感,而不要求更多。我们往后会不自觉的从小资产阶级的情感出发,而在许多问题上与无产阶级的观点理智发生矛盾,今后不断努力的,就是要使二者一致起来。
七 结语
总之,我们这次认识了农民和革命,并准备自己革命,是好的,现在一系列的问题,是要把认识到的用来实践,实践就是掌握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武器,就要进行思想分析,否定错的,肯定对的,这样便会愤恨社会而要革命,既要革命,于是懂得必须分清敌我和思想界限,对敌以憎,对自己以爱,再进一步才懂得政策上须从大多数人的远大利益出发,决不从局部的甚而自己的个人利益出发。这就叫“政治开展”。正因此,要随时开展自我斗争,但还要留意防止仍用自己小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因那样就发动不起思想的自我斗争。我们要的是用无产阶级的立场观点来和自己小资产阶级的思想作自我斗争,最后战胜它。大家既说农民自己解放自己,那么现在我们也应自己解放自己,而严肃的自我斗争乃是解放自己的主要道路。



(选自五月十一日及十二日北京《光明日报》)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御姐脚上袜 2020-8-3 22:45
只有第一篇。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4 22:51 , Processed in 0.01494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