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学点马克思主义(二十四)——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霸权

2020-3-11 07:0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7420| 评论: 3|原作者: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摘要: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在未来几十年将面临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一方面美国霸权在衰落,另一方面没有其他大国可以代替美国成为新霸权,从而在体系的各种矛盾迅速激化的今天,体系无法完成霸权的更替,从而无法维护体系的长远的、共同的利益。

学点马克思主义(二十四)——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霸权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以前的“学点马克思主义”介绍了资本主义作为一个历史时代的基本特点是用社会剩余产品中很大的一部分来从事物质产品的扩大再生产。资本主义的存在有赖于一个“世界体系”(在广大的地理区域中的分工体系),在这个世界体系中,国家与资本家之间的关系要有利于资本积累。这种对资本积累有利的关系只有在存在着多个政治结构(“民族国家”)并且这些民族国家之间相互竞争的情况下才能存在。所以,多国竞争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赖以存在的一个政治上的必要条件。

            虽然多国竞争对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存在和发展是必要的,但是多国竞争对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同时也带来了沉重的代价和副作用。如果这些代价和副作用没有得到遏制,不仅会严重干扰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正常运行,还可能从根本上造成整个体系的瓦解。

            首先,在近代以来的几百年时间中,各个资本主义民族国家之间(特别是在欧洲的民族国家)之间相互征战不休,造成的人口和物质财富的损失越来越大;到了二十世纪前半期,两次世界大战已经达到足以毁灭整个欧洲文明的地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已经摇摇欲坠。如果不能制止主要大国之间的毁灭性战争,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就无法继续存在下去。

            第二,在二十世纪以前,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扩张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所包括的地理区域的扩大。到了二十世纪初,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已经成为全球体系,在地理上的扩张已经达到极限。这时,全球范围的宏观经济管理对于整个世界经济的稳定和发展就有了前所未有的意义。

            在一个民族国家的范围内,资本主义的国家可以通过宏观经济干预来稳定国民经济。但是,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却没有一个世界政府来承担类似的职能。由于各个民族国家相互之间的经济政策缺乏协调,二十世纪上半期的世界经济出现了严重的不稳定,并且是造成三十年代大萧条的原因之一。

            第三,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建立在物质产品的生产和消费不断增长的基础上,这必然导致对不可再生资源的消耗以及环境空间的枯竭。到了二十一世纪初,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对资源的消耗以及对环境的破坏已经将全球生态系统推到了崩溃的边缘,从而威胁到整个人类文明赖以存在的物质基础。

            要挽救全球的生态系统,必须在全球范围实行一套合理的计划,将世界人口的物质消费水平限制在生态可持续性的要求界限以内,并在保证所有人口基本需要的前提下对现有资源公平分配。然而,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世界市场的竞争迫使各个民族国家争相追求经济增长,从而导致资源消耗和环境破坏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危险。

            所以,尽管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包括着多个不同的政治结构,作为一个体系,它仍然有着一些长远的、共同的利益。在一般情况下,任何一个单个的民族国家都无法来维护这些整个体系的长远的、共同的利益。所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要能够存在和发展,除了多国竞争以外,还需要另外一些政治条件。

            在历史上,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解决上述困境的办法便是,每隔一个时期(大约以两百年为一个周期),便会产生一个相对最强的民族国家,这个民族国家会成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霸权”。当这个霸权国家处于最强盛的时期,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维护整个体系的长远利益和共同利益、遏制过度的多国竞争对体系的破坏。但是,霸权不会永远存在,而是在经历强盛以后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使得多国竞争得以恢复。如果不是这样,如果一个霸权永远存在下去,霸权就会发展为“世界帝国”,多国竞争就会被扼杀,由多国竞争造成的对资本积累的有利条件也就会被破坏,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就无法存在下去了。在这个意义上,霸权与多国竞争之间的周期性交替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到目前为止得以存在和发展的秘诀。

            霸权国家要能够维护和促进整个体系的利益,其前提是这个国家要足够强大。首先,只有足够“强”,霸权国家才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将自己的国家意志强加给其他的民族国家(包括其他各大国),从而在必要时为了整个体系的利益而违反某些民族国家的个别利益。其次,只有足够“大”,霸权国家自身的民族国家利益才会在一定程度上与整个体系的利益重合,从而才会有足够的动机不仅维护本国资本家阶级的利益而且在一定程度上维护整个体系的利益。

            按照世界体系理论家乔万尼·阿里吉的“体系的积累周期”理论,一个霸权国家的兴衰周期包括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新霸权国家的崛起阶段(同时也是旧霸权国家衰落并走向瓦解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新霸权国家逐步成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工商业最先进的国家,同时与另外一个工商业最先进的国家争夺新的霸权地位。这种争夺,在历史上是通过由几次“世界大战”共同构成的一次“三十年战争”来完成的。1618-1648年的三十年战争奠定了荷兰霸权的基础;1756-1763年的七年战争和1793-1815年的拿破仑战争奠定了英国霸权的基础;从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31年奠定了美国霸权的基础。

            在第二个阶段,霸权国家同时掌握了相对其他各大国的绝对工商业优势和绝对军事优势(主要是海空军优势),其货币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中的主要储备货币。这时,霸权周期进入了全盛的“物质扩张”阶段。在“物质扩张”阶段,霸权国家自身的利益与整个体系的利益高度重合,霸权国家得以有效地为体系范围资本积累的扩张创造条件。

            但是,维护体系利益的各种职能也给霸权国家带来了沉重的负担。比如,霸权国家必须维持庞大并且昂贵的军事力量。霸权国家的政府官员、专业技术人员以及普通工人在某种程度上会要求以高工资、高福利等方式分享“霸权红利”。霸权国家的工商业优势建立在其对若干高利润行业垄断的基础上。但是,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顺利扩张必然导致越来越多的国家在霸权国家原来占优势的行业中与霸权国家竞争,从而削弱乃至完全消除霸权国家的垄断利润。随着垄断利润的丧失,霸权国家无法再维持其在物质生产领域的高成本,霸权国家便陷入了转折性的“信号危机”。

            阿里吉所说的“信号危机”并不标志着霸权周期的终结,而是从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的转折点。在第三阶段,霸权国家不再专注于高成本、低利润的物质生产活动,而是将资源转移到“金融扩张”。在“金融扩张”初期,已经衰落的霸权国家会一度出现“复兴”。但是,这种“复兴”会以霸权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以及整个体系的多国间矛盾激化为代价。在“金融扩张”的阶段,霸权国家无力或者不再愿意维护整个体系的共同利益,整个体系的矛盾因而越来越激化,直至崩溃(“终极危机”)。在历史上,这一崩溃采取的是上述的多国间矛盾激化导致“世界大战”的形式。

            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三个霸权国家,分别是十六世纪中叶至十八世纪中叶的荷兰霸权、十八世纪中叶至二十世纪中叶的英国霸权和自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的美国霸权周期。按照阿里吉的观点,美国霸权在1970年前后经历了“信号危机”,目前正处于“金融扩张”即其霸权衰落阶段的晚期。

            如果我们观察一下以往的霸权国家更替史,有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英国本土的领土和人口比荷兰要大得多,美国的领土和人口又比英国要大得多。英国是欧洲的一个“大国”,美国则是一个大陆级的国家。为什么后来的霸权要比前面的霸权在领土、人口、资源等“综合国力”方面要大几倍呢?

            这一方面是因为,在二十世纪以前,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在地理上不断扩张,因而能够充当体系霸权的国家在规模上也需要不断扩张。但是除此以外,可能还有一个更加根本的原因。那就是,一个国家要成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霸权,它必须有能力有意愿来维护整个体系的共同和长远利益。而要做到这点,这个国家必须相对于其他各大国(包括原霸权国家)足够“强大”,才能在必要时违反这些国家的个别利益来谋求整个体系的共同利益。

            这就引起了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随着美国霸权的衰落,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还能找到另外一个国家来代替美国充当新的霸权吗?除了美国以外,中国现在是唯一一个在人口、领土、经济总量等方面可以与美国相提并论的国家。虽然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三四倍,但领土与美国相当,资源禀赋还不如美国。中国的经济总量虽然可望超过美国,但是由于中国自身资源的限制,很难想象中国的经济总量能够达到美国的数倍。也就是说,中国很难乃至不可能在未来形成那种可以将自己的国家意志强加于美国的绝对优势。所以,即使不考虑中国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中国也不可能代替美国成为新霸权。

            如果中国不能代替美国成为新霸权,那么其他各大国或国家联盟,如欧盟、俄罗斯、巴西、印度则更加没有希望。

            这样,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在未来几十年将面临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一方面美国霸权在衰落,另一方面没有其他大国可以代替美国成为新霸权,从而在体系的各种矛盾迅速激化的今天,体系无法完成霸权的更替,从而无法维护体系的长远的、共同的利益。

            如果说,霸权的周期性更替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赖以存在的一个必要条件,当这个必要条件不复存在的时候,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灭亡也就为期不远了。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毛经天 2020-3-11 04:34
感觉我国内部也是创造了这样一个多地区竞争体系,从而减少环境、劳动力、赋税成本,有力地为资本积累创造了良好的制度条件。
引用 redchina 2020-3-11 02:53
井冈山卫士: 霸权(hegemon)意味着霸权国家和霸权体系下的其他国家存在着互利共赢的关系,在本次“金融扩张”时期,这种互利共赢的关系,就是“中国出钱,美国出枪(中国贡 ...
霸权是hegemony;hegemon 是霸权者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3-11 00:52
霸权(hegemon)意味着霸权国家和霸权体系下的其他国家存在着互利共赢的关系,在本次“金融扩张”时期,这种互利共赢的关系,就是“中国出钱,美国出枪(中国贡献剩余价值购买美国保护)”共同维护世界资本积累秩序的稳定,中国资产阶级对这种关系的认识是清晰的,所谓“中美夫妻关系”正是中国作为美国霸权体系积极伙伴的集中体现。当霸权国家无法向其他国家提供好处(如无法保障中国等国家在中东和拉美的石油交通线)时,霸权就会转变为支配(domination),就是“中国出钱,美国收钱”的关系,霸权国家提供资本主义体系“公共品”的能力就会消失,“金融扩张”也就走到了尽头。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6-3 04:22 , Processed in 0.01671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