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学点马克思主义(二十二)—— 货币和价格

2020-3-9 08:5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7433| 评论: 0|原作者: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摘要: 1973年以后,随着布雷顿森林固定汇率体系崩溃,美国不再承担按照固定汇率以美元兑换黄金的义务,切断了与金本位的最后联系。此后,世界各国普遍采用以纸币和银行存款为基础的信用货币制度,货币的购买力以及各种商品的平均价格不再与商品生产的劳动生产率有直接的联系。

学点马克思主义(二十二)—— 货币和价格

 

红色中国网理论编写组

 

       在以前的“学点马克思主义”中介绍了劳动价值论的基本观点,即资本主义经济中商品之间的相对价格归根结底是由各个商品所包含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决定的。大量统计研究表明,在现代资本主义经济中各种商品之间的相对价格大致与它们所包含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成比例。

       在所有比较发达的商品社会中,商品之间的交换都是通过货币为媒介来完成的。就是说,商品生产者一般先把自己生产的商品在市场上卖出、变为货币,再用货币购买自己需要的各种其它商品。在二十世纪以前,货币往往采取实物商品特别是贵金属(金、银)的形式。当货币采取贵金属的形式时,金、银即货币商品,货币商品与其它商品之间交换的比例也是由它们各自所包含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决定的。如果在长期,货币商品生产部门的劳动生产率与其它商品生产部门的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大致相当,从而生产一单位货币商品所需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与生产一单位其它商品所需要的平均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之间的比例大致不变,那么,各种商品的平均价格就会保持大致稳定。

       在经历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以后,世界各国纷纷放弃了金本位的货币制度(即承诺本国货币可以按一定的固定汇率与黄金兑换的货币制度);1973年以后,随着布雷顿森林固定汇率体系崩溃,美国不再承担按照固定汇率以美元兑换黄金的义务,切断了与金本位的最后联系。此后,世界各国普遍采用以纸币和银行存款为基础的信用货币制度。在信用货币时代,货币的购买力以及各种商品的平均价格不再与商品生产的劳动生产率有直接的联系,而主要取决于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以及国民经济总需求、总供给之间的相互关系。

       马克思认为,货币有五种职能:价值尺度、流通手段、贮藏手段、支付手段和世界货币。

       所谓价值尺度,指的是货币是在日常生活中人们用来衡量和支配一定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手段。商品之间的交换实际上相当于不同的商品生产者相互交换各自付出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一定量的货币使得这些货币的持有者可以购买一定量的商品,实际上就相当于给了这些货币的持有者支配包含在这些商品中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权利。在贵金属时代,随着货币商品生产部门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每单位货币商品(比如一盎司黄金或一两白银)所代表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在长期必然是不断下降的。

       在信用货币时代,一定量的货币仍然可以支配一定量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所以货币仍然是价值尺度。比如,现在中国经济非农部门的年平均劳动生产率大约是15万元;那么,15万元大约就是一个劳动人年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价值尺度。如果一个劳动者的年工资是5万元,那么这个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就相当于三分之一个劳动人年或者四个月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

       在信用货币时代,一定量货币所代表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也是趋于不断下降的。这一方面是因为社会平均的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从而使得生产同等数量的商品所需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不断减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现代资本主义经济中,社会平均的物价水平有不断上涨的趋势(即通货膨胀)。比如说,社会平均的劳动生产率每年提高5%,物价水平每年上升3%。那么,如果今年一个劳动者用5万元的工资可以支配相当于四个月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商品;那么,明年这个劳动者如果还想拿到可以支配相当于四个月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商品的工资,他所需要的货币工资量就不是5万元,而是要比5万元多8%,即54000元。

       所谓流通手段指的是货币用来购买商品的职能,即作为商品流通的媒介。贮藏手段指的是货币可以保存对商品的购买力,将购买一定量商品的能力从一个时期转移到另一个时期。在现代资本主义条件下,货币作为贮藏手段的能力往往要受到通货膨胀的限制。支付手段指的是货币用来满足一定的经济和法律义务的职能,比如偿还债务、缴纳税收。

       马克思所说的世界货币指的是一个国家的货币可以在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上充当流通手段或支付手段,相当于我们现在所说的国际储备货币的职能。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一般是由霸权国家(关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霸权及其功能,我们将在以后的“学点马克思主义”中进一步介绍)的货币来充当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在十九世纪,以金本位为基础的英镑承担着这种职能;二十世纪中期以来,美元是世界市场上的主要储备货币。

       除了霸权国家的货币以外,霸权国家以外的其它核心国家的货币有时也作为次要的国际储备货币,比如现在的欧元、英镑、日元。至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外围和半外围国家,由于这些国家的阶级矛盾尖锐、国家能力相对薄弱,往往不能保证内部价格水平(即货币购买力)的相对稳定,而且这些国家的货币往往不能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自由兑换,因而一般不能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因此,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外围、半外围国家乃至一些比较弱小的核心国家往往需要持有大量霸权国家和其它核心国家的货币(或者是以这些国家的货币计价的金融资产)作为外汇储备,来充当世界市场上的流通手段和支付手段。

       按照现代资产阶级货币银行学的分类,货币的职能有交换媒介(相当于马克思所说的流通手段)、贮藏手段和核算单位(即货币是计算商品价格的单位)。

       现代资产阶级货币银行学将货币定义为“人们普遍接受的支付手段”。在统计上,又分为狭义货币(M1)和广义货币(M2)。狭义货币包括现金(包括纸币和硬币)和支票账户上的存款;广义货币包括现金、支票账户存款、储蓄账户存款(相当于中国的活期存款)和小额定期账户存款。201812月,美国经济中的现金流通量是1.6万亿美元,M13.7万亿美元,M214.4万亿美元。所以,在现代资本主义经济中,货币的绝大部分是各种形式的银行存款。

       一个国家的货币供应量与这个国家的经济生产总值之间的关系可以用货币恒等式来表示:

 

M * V = P * Y

 

       在上面的货币恒等式中,M表示货币供应量,V是货币流通速度(一单位货币在一年中可以完成的商品交易量),P代表所有商品的平均价格水平,Y代表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在一年中所生产的实物商品量(在统计上叫做“实际国内生产总值”)。PY的积也就是一个国家所生产商品按照当期价格计算的市场价值(即“名义国内生产总值”)。

       所有的经济学派都承认上述的货币恒等式。按照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以及现在许多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所信奉的“货币数量论”,中央银行可以完全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供应量,货币流通速度是基本稳定的。这样,给定一定的实物经济产出(Y),货币供应量的增减就会直接决定价格水平的增减。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发生了通货膨胀,那么一定是由货币供应量过多所造成的。比如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就曾经说过:“一切通货膨胀都是货币现象”。

       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和左派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则认为,现代资本主义经济中货币供应量的主要组成部分是银行存款,中央银行对于货币供应量只有有限的控制。货币流通速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经常发生变化。

       如果对上面的货币恒等式略作调整,可以得出:

 

M = (1/V) * P * Y

 

       如上所述,PY的积是名义国内生产总值,也可以代表一个时期内居民、企业、政府、国外部门对一个国家所生产的商品和劳务的总需求。1/V 是货币流通速度的倒数,在这里又可以代表为了完成每一单位国内生产总值所需要的货币量。

       在马克思主义和左派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看来,在一定时期,一个资本主义经济中居民、企业、政府和国外部门的支出之和可以决定这个经济所面临的总需求,由此产生的总需求会通过一定的货币流通速度的传导转化为对货币的需求。资本主义的银行部门会根据这种货币需求的变化来调整自己对居民和企业部门的贷款,这些贷款又会转化为居民和企业部门的存款,从而整个经济中的货币供应量会适应由对商品和劳务的总需求、货币流通速度所决定的对货币的需求,即货币供给会随着货币需求的变化而变化。中央银行通过调节利率,可以间接影响总需求以及货币流通速度,但并不直接控制货币供应量。

       一般来说,在资本主义经济的快速扩张阶段,由于企业的各种产品销售正常,资本家彼此之间对各自的企业运行情况较有信心,有的资本家这时会接受另外一些资本家赊账购买自己的产品或者使用商业汇票等信用手段延期付款(也就是减少为了完成一定的商品交易量所需要的流通手段)。与此同时,由于大部分企业都能及时偿还贷款并支付利息,资本主义的信贷体系运转良好,银行往往愿意给企业追加贷款,甚至常常愿意给企业新贷款用于偿还旧贷款,作为给企业提供流动资金的一种方式,这就减少了企业对偿还贷款等支付手段的需求。此外,由于资本家对经济的前景看好,资本家往往会大胆地将各种现金和存款储备用于购买新的建筑物、设备和原材料(也就是减少了用于贮藏手段的货币量)。所有这些,都会减少完成一定量商品交易所需要的货币量。因此,在资本主义经济的快速扩张阶段,货币流通速度一般是趋于加快的。

       另一方面,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和相对停滞期间,企业面临生产能力过剩、大量产品不能如期销售。这时,资本家的信心跌落,原来可以赊账购买的现在就必须现款交易,商业汇票的市场价值可能会大幅度跌落、因而不再被接受,这些变化都会增加对作为流通手段的货币的需要。一些企业倒闭后,银行坏债增加,因而银行不再敢大胆地增加贷款,而是开始回收贷款或停止新的贷款,迫使一些企业偿还到期债务(这就增加了对作为支付手段的货币的需要)。此外,许多资本家在回收资本以后不再敢将货币用于新的投资,而是将多余的货币储蓄起来以备不时之需,这又增加了对作为贮藏手段的货币的需求。所以,在经济危机和停滞时期,一般来说,货币流通速度会大大放慢。

       下图说明了1980年至2018年间美国经济中按照广义货币计算的货币流通速度的变化情况。

 

 

       如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经济的相对繁荣时期,美国经济的货币流通速度加快,上升到2以上,也就是说,只要不到50美分的货币就可以完成一美元国内生产总值所需要的交易。相比之下,自2008年经济危机开始,美国的货币流通速度不断下降,近年来已经下降到约1.4,也就是说要大约70美分的货币才可以完成一美元国内生产总值所需要的交易量。

       如果说,货币供应量的变化并不能直接决定整个经济中平均价格水平的变化,整个经济的平均价格水平又是怎样决定的呢?

       如上所述,名义国内生产总值(或对商品和劳务的总需求)可以表达为平均价格水平和实际经济产出的积:PY = P * Y。同一公式,如果用增长率方式表达,就可以写为:

 

Δ(PY) / (PY) ≈ ΔP/P + ΔY/Y

 

       或者说,总需求的增长率近似等于平均价格水平增长率(即通货膨胀率)与经济增长率之和。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对PY = P * Y等式两边先取对数再取全微分来验证其增长率的表达方式。

       所以,当一个国家的经济总需求增加时,一部分会分配给价格水平的增长,另一部分会分配给实际经济产出的增长。比如,2019年与2018年相比,中国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加了约8%,官方的实际经济增长率约为6%,隐含的GDP平减指数(相当于整个经济范围的平均价格指数)增加了2%。因此,从2018年至2019年,中国的总需求新增加部分中大约四分之三转化为实际经济产出的增长,四分之一转化为平均价格水平的增长。

       一般来说,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刚刚从衰退中复苏,有大量的过剩生产能力时,总需求的增加会大部分甚至全部转化为实际经济产出的增长。另一方面,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处于经济扩张的晚期,大部分生产能力已经被充分利用时,各种生产成本都会趋于上涨;这时,企业为了维持利润,就往往会设法提高产品价格,将上涨的生产成本转嫁个消费者。这样,在经济扩张的晚期,大部分总需求的增加都会转化为平均价格水平的上涨而不是实际经济产出的增长。

       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分析仅适用于普通通货膨胀的情况(年通货膨胀率低于两位数时)。普通的通货膨胀一般不会严重破坏货币作为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和贮藏手段的能力。如果年通货膨胀率上升到两位数以上,货币的上述职能就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传统上,人们将月通货膨胀率超过50%(相当于每年物价平均上涨100倍以上)定义为“恶性通货膨胀”。近年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只要三年累计的通货膨胀率接近或超过100%(大致相当于年平均通货膨胀率24%),货币的各种基本职能就会被严重破坏。

       与普通通货膨胀一般是由总需求的扩张引起的不同,恶性通货膨胀一般来说是由中央银行的货币发行量大大超过正常的经济运行所需要的货币量引起的。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6-3 05:45 , Processed in 0.02310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