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纪念魏巍百年

2020-3-5 23:0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1137| 评论: 0|原作者: 孔庆东|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我们吹响正义的号角,致敬您的百年华诞。 我们挥舞您留下的红飘带,让您在梦里,笑得更甜!虽然这两年,我多次发出或直接、或含蓄的预言,希望同胞们警惕,随时可能降临的灾难。但是谁也没有料到,我们遭遇了,这样一个令人紧张而郁闷的,2020年的春天。



我们吹响正义的号角,致敬您的百年华诞。 我们挥舞您留下的红飘带,让您在梦里,笑得更甜!

  虽然这两年,我多次发出或直接、或含蓄的预言,希望同胞们警惕,随时可能降临的灾难。

  但是谁也没有料到,我们遭遇了,这样一个令人紧张而郁闷的,2020年的春天。

  虽然人民一个多月不出门槛,虽然各地一个多月停工停产,虽然北京已多次下过雨雪,但我们望望窗外,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依旧雾霾满天?

  就在我们一边抗击疫情,一边盼望花红柳绿的期间,朋友提醒我,3月6日快到了,那是魏巍老爷子的百年。

  一转眼,魏巍离开我们已经一轮——整整十二年。回望那一个鼠年,中国人民也过得非常不平凡。从雪灾,到地震,从北京奥运,到神七飞天,从四万亿人民币救美国,到华盛顿宣布两房破产……魏巍老前辈,就在那个喜忧参半的季节里,带着对祖国无限的爱,带着对社会主义无限的忠,还带着某些势力对他的打压和诬陷,化作他笔下的“长空怒风”,直上霄汉。

  魏巍是革命战争炮火中出身的作家,他永远也不可能走上诺贝尔文学奖的祭坛。同时获得首届人民文学奖、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和首届中国最高文学奖——茅盾文学奖,就是对他长篇小说《东方》的由衷礼赞。他在文坛的地位,更像是当年他在部队担任的“政委”——率领着晋察冀野战军第16骑兵团。

  为了革命的需要,他早年主要写诗,他是“晋察冀诗派”的重要一员。为了革命的需要,他后来又写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响彻了祖国的每一道山川。为了革命的需要,他晚年又创作小说,《地球的红飘带》如《火凤凰》一般,映照出《东方》大地星火燎原。为了革命的需要,他最后又写杂感,指引革命人民如何跨过“新世纪的门槛”……

  魏巍青年时代的笔名叫“红杨树”,他那时可能不曾想到,革命胜利后,人民的花草树木还会被偷被砍。他那时可能不曾预料,一场保卫人民胜利果实的战争,将会发生于他的古稀之年。当我们这些八十年代的新一辈,还沉醉在“暖风轻轻吹”的春天,还在幽幽神往所谓蓝色文明的港湾,老人家却清醒地看到了微笑背后的和平演变,老人家毅然向苍天射出了“带响的弓箭”。

  这场暮年的战斗,虽然悲壮,却不孤单。亿万人民重新觉醒,像这位英雄的老作家一样,为保卫社会主义,勇敢地呐喊。

  也正是在新世纪的战斗中,老英雄读到了我这个鲁莽后辈的一些粗浅之言。他通过朋友表扬了我,后来又传话约我见面。可惜我忙于奔波,以为日子很长远,也不差这三五十天,居然就错过了,无比宝贵的机缘。

  另一位老诗人石祥,用诗的语言,高度概括了魏巍的贡献:

  魏巍是一座山

  一座为人民英雄树碑立传的山

  一座替老百姓说话代言的山

  一座坦坦荡荡砥柱中流的山

  一座铁骨铮铮宁折不弯的山

  我是一名讲授文学史的大学教员。我知道如今的大学里,很多老师都不讲魏巍,或者讲当代文学时,只提一下《谁是最可爱的人》,还是当做“文学为政治服务”的反面样板。很多学者的学术背景,都是惟西方话语马首是瞻,他们觉得魏巍的作品,恐怕让西方人很不开颜。20多年前,我作为挂名主编之一的某本书中,就有一位学者对《谁是最可爱的人》进行了政治批判,说作品充满了对美国人的仇恨,颇不合乎自由平等人权。

  其实我所了解的西方学者和西方文化,倒没有那么深的政治偏见。西方人佩服的,也是每个国家的民族英雄;能让西方人敬重的,也是强大国家的民族尊严。

  就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我又一次讲授“现代文学史”——此课在多数高校都属于老生常谈。因为“现代文学”截止于1949年,所以由于课时紧张而不讲魏巍,也属情有可原。不过我却专门挤出半节课,讲了“晋察冀诗派”,讲了魏巍和田间,还讲了陈辉和邵子南。我向学生介绍了,魏巍1941年在反扫荡战斗中,写下的一首优美的诗篇。

  让我们再次听听这首《蝈蝈,你喊起他们吧》:

  战斗了一夜一早晨,战士啊,

  用满挂露水的刺刀,

  割一枝红酸枣吃下你便睡了!

  睡得这样甜呵,

  树影在你的军衣上绣起了花朵,

  大红枣跳到子弹带上你也不知道。

  螳螂,你这个勇敢美丽的昆虫,

  你站在战士的脚上,触须轻轻舞动。

  你可是在偷看他们的梦?

  你可曾看见,在他们的梦里:

  手榴弹开花是多么美丽,

  战马奔回失去的故乡时怎样欢腾,

  烧焦的土地上有多少蝴蝶又飞上花丛!

  呵,蝈蝈,你喊起他们吧!

  在升起笔直的青烟那边,

  早饭已经熟了。

  这是多么精彩的意象,这是多么动人的画面!这首诗放到整个人类的战争文学里,也是一流的经典。没有写战斗的激烈,但我们仿佛看见了滚滚的硝烟;没有让人物说一句话,但我们仿佛看见了战士高尚的心田。十年后的作者,为什么能够写出《谁是最可爱的人》,难度只是因为他三赴朝鲜?难道只是因为他亲自到过满山白雪被炸成黑雪的汉江南岸?诗人对人民子弟兵的深情,早就融入了这首诗中的炊烟。一篇散文通讯,被《人民日报》按照社论待遇发表到头版,这在人类报刊史上,堪称奇谈。一篇散文通讯,让人民领袖读后激动得拍案,批阅了四个字:“印发全军。”这是人类文学史上,无上光荣的桂冠!

  魏巍原名魏鸿杰,生于河南,葬于河南。17岁只身前往山西投奔八路军,从此就为革命奋战了70年。他是当之无愧的时代“鸿杰”,因为他在每个时代都正气浩然。他是革命作家中的骑兵政委,永远扬刀跃马,冲锋在前。

  在今年这个病毒肆虐、雾霾弥漫的春天,我们怀念人民的鸿杰,怀念那棵生机勃勃的红杨树,怀念他用七十年的战斗,写下的那些隽语佳篇。

  借用前辈的那首诗,我们请魏巍老英雄在您长眠的梦里看一看,我们这些晚辈的手榴弹开花是多么美丽,我们在保家卫国的搏战中是多么矫健。

  我们吹响正义的号角,致敬您的百年华诞。

  我们挥舞您留下的红飘带,让您在梦里,笑得更甜!

  2020年3月2日于北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5-29 05:22 , Processed in 0.01574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