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思哲——毛泽东的多重形象与我们的责任

2013-12-26 20:08|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2098| 评论: 4|原作者: 北京青年学者座谈会

摘要: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毛主席70多年前的这一问题仍然是今天我们必须思考和回答的重要问题。

此文是北京青年学者座谈会上,思哲同志做的报告的文字版。



全球化与信息化时代毛泽东的多重形象与我们的责任

——纪念毛主席诞辰120周年

 

毛主席离开我们已经37年了,但他的思想文章、丰功伟绩、精神信仰、人格魅力并没有离开,反而越来越近。每一个当代中国人,无论拥护他还是反对他,无论爱他还是恨他,都无法忘记他,无法回避他。因为他的思想、路线、方法、精神、风范,对于我们认识和把握现在,解决现在面临的问题,对于我们把握未来的方向,走好未来的路,都具有超越时空的、重大的意义。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毛主席70多年前的这一问题仍然是今天我们必须思考和回答的重要问题,也就是如何认识、继承和发展毛泽东的思想以解决新时代的新问题?我们正处于什么样的时代?并没有定论,我认为可以概括为全球化和信息化时代。全球化是指因为生产力、科学技术和普遍交往的发展而正在实现的全球各国家、民族、人之间的普遍联系与普遍交往(马克思所说“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毛泽东所说“环球同此凉热”),这就要求我们看待当代所有重大问题都必须具有全球性、系统性的视野和眼光;信息化指的是以信息网络技术为主要动力引发的全球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重大变革,这就要求我们时刻密切关注当代实践发展的最新成果及其社会影响,同时又不迷失信仰和方向。

认真考察全球化与信息化时代的中国思想文化中——特别是互联网中——的毛泽东问题,我们会发现一个显著的特点:出于不同的阶层、地位、立场、价值观、角度、方法,也由于毛泽东及其思想本身的复杂性,不同的人对毛泽东有非常不同的认知和评价。换言之,毛泽东及其思想在当代中国思想文化中表现为多重形象,多重形象之间有复杂的联合、交叉、冲突和斗争。面对这多重形象,我们(泛左翼)应该有自己的认知、选择和责任。

当代中国在意识形态与思想文化领域(尤其反映在互联网上)有哪些主要派别?他们对毛泽东有哪些不同的认知和评价?除极右西化派外,其他左中右各派都与毛及其思想有正面交集,但在具体问题上又有很多分歧,焦点在于对毛的晚年思想和实践及对中国道路、模式、中特社会主义的认识与评价:简言之,文革与改革。

体制派:三十多年来官方对毛泽东的态度和评价一直是“左右不讨好”、“又爱又恨又怕”、“抽象肯定具体淡化”,而且内部也有不同程度的左中右的分化。很多体制内官员和学者出于维护党和国家的基本制度、维护自身利益的需要,必须维护毛的地位,否则会重蹈苏联亡党亡国的覆辙,但出于官僚集团的私利,又不太喜欢毛的一些思想路线(特别是他反对官僚主义和“走资派”的探索),还要防止被极右和极左支配,所以一方面抽象肯定毛的历史地位,为毛“盖棺定论”,另一方面在具体和现实问题上不断淡化毛的影响,甚至默许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的非毛化、去毛化。

极右西化派:代表极少数权贵、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所谓新自由主义与新保守主义者,也就是“资改派”洋奴汉奸买办“公知”带路党,他们与国际敌对势力勾结,一切为“推墙”,全盘西化,沦为美国的附庸。他们全盘而激烈地否定、反对毛及其思想路线。他们数量不多,但势力和影响不小。主要包括一些买办资本家、知识分子、“南方报系”等一些西化媒体,在体制内也有一股很强势力,在群众中特别是青年学生中有一定的影响力。

老右:代表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传统自由主义者,也在不断分化。一部分滑入极右,一部分被逼向中左转。他们在整体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上与极右西化派类似,但在维护国家民族核心利益方面又与极右西化派有矛盾,不甘于做西方敌对势力的附庸。

“自干五”(中左与中右):所谓“自带干粮的五毛”、中间派。他们人数多而分散,整体力量很强,作用很大。他们维护中国整体利益,反对极右公知带路党,反对西方霸权,其左翼同“毛派”、人民派接近或融合,其右翼同“帝国派”(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帝国梦)接近或融合。他们对毛泽东的态度总体上是正面、肯定、尊敬,特别是尊敬和赞扬毛泽东作为国家领袖带领中国人民走向国家独立富强的丰功伟业和人格精神,但在对毛晚年探索的态度、阶级斗争学说、对改革开放的看法及对中国未来道路的选择等方面,有分歧和争议,也不断走向分化重组。

国家/民族主义者和“工业党”:这两类是“自干五”的分支。国家/民族主义者认为毛首先是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者,其次才是社会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工业党”更明确地主张产业(工业)决定论而淡化或回避意识形态争论。他们认同毛作为一个爱国者在维护和发展国家利益、推动中国工业化和现代化中的巨大贡献,但不太认同毛作为一个社会主义者和阶级斗争论者发动的政治运动特别是文革。

老左派:传统马克思主义者,基本处于体制内,对毛泽东的态度和评价基本与体制派中的左翼类似,在1981年《决议》基础上又有所分化。但其总体影响在缩小。

新左派: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国际国内局势的重大变化,特别是全球化进程、苏东剧变和中国市场化改革等,一些学者和思想文化界人士逐渐从偏右或中间立场向左转。他们对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批判,对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对中国国家利益的侵害的揭露和批判,对苏东剧变带来的社会灾难的反思,对中国市场化改革中出现的负面问题的反思,必然导致从非毛化、去毛化转向对毛泽东的重新认识和评价。他们在思想文化界虽然仍是少数,但影响在逐步扩大,在纠偏极右方向,推动政治、经济、思想文化领域的反思和调整中起到比较积极的作用。但他们与老左派、毛派在如何看待现有体制方面又有分歧。

毛派(毛左):广义上的毛派包括所有肯定尊敬毛及思想的人,这与老左派、新左派、中间派、民族主义者等群体都有重叠交叉,狭义上是指把毛泽东思想作为解决当代中国和世界问题的主要思想方法的人。他们在学毛敬毛崇毛上有共同立场,但在如何运用毛思想解决当代中国和世界的问题上又有重大分歧。

托派:他们继承毛的世界革命理论,但反对毛作为党的领袖、民族主义者的身份。

这些不同阶层和派别对毛及其思想的不同认知与评价,形成毛在当代中国的多重形象,多重形象之间又有联合、交叉与冲突:

毛泽东作为党的领袖:多数体制派、老左派认同和维护毛作为党和国家的领袖的形象和地位,又有意无意地把毛作为政治威权甚至官僚体制的挡箭牌。在维护毛整体地位方面与其他左中派有共同立场,但在毛作为一个社会主义者和维护中下层人民利益方面,与新左派、“毛派”有矛盾冲突,也拒绝承认毛作为世界革命领袖的形象和地位。

毛泽东作为国家领袖:多数中间派(“自干五”)、国家/民族主义者认同和维护毛作为国家和民族的政治领袖和精神支柱的形象和地位,并用来维护和发展国家和民族利益,实现大国梦,在这点上与体制派、老新左派有共同点,但对于国家内部阶层的矛盾以及大国梦的性质和方向,有很多分歧和矛盾。

毛泽东作为人民(中下层)领袖和社会主义者:多数新左派、毛派认同和维护毛作为中下层人民的领袖和社会主义者的形象和作用,如用他的阶级斗争学说来认识和解决当代中国的阶级(阶层)矛盾,反对官僚、资本、“精英”,维护工人、农民等弱势群体的利益。在这点上与体制派矛盾多于联合,与中间派(“自干五”)、国家/民族主义者、中右派有联合也有分歧。

毛泽东作为世界(国际)革命领袖和思想家:一些托派和泛左翼认同和维护毛作为世界革命领袖和思想家的形象和作用,用毛泽东思想作为反对一切剥削压迫,维护各种弱势群体利益的武器。他们在阶级立场上与泛左派有共同点,与体制派、右派有尖锐斗争,而在国家民族立场上与中间派(“自干五”)、国家/民族主义者有尖锐矛盾。

毛泽东作为思想家和学者:除极右派以外,绝大多数左中右派都认同毛作为思想家、哲学家、战略家、诗人和学者的形象和作用。如果去除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色彩,这点可以成为各派的最大公约数。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初步判断:如何认识和评价毛泽东及其思想,不要说非毛反毛去毛的敌对势力,就是在不反毛非毛的阵营内部,也有非常复杂乃至激烈的矛盾冲突。其原因表面上是对毛及其思想的不同认识,实质上是对当代中国和世界的重大问题的不同认识,特别是在主要矛盾、阶层利益、发展道路等方面的分歧。对于这些问题,目前泛左翼内部有很多争论,没有也不太可能达成一致,但我们可以在毛泽东及其思想的旗帜下(也许不是唯一旗帜),把理想目标与最低目标结合起来,把坚定的理想信念与灵活有效的策略方法结合起来,把国内阶级矛盾和国际民族矛盾结合起来,把维护中下层人民群众利益与维护国家整体利益结合起来,求同存异,建立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朋友,避免不必要的内斗内耗,避免亲痛仇快,去解决主要矛盾,反对主要敌人——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及其国内代理人(汉奸买办带路党),实现主要目标——社会主义的中国复兴。至于如何认识和解决具体问题(如国企改革、金融改革、三农问题、转基因安全、政治体制改革、意识形态斗争等),大家可以在争论中深化,在实践中探索,我在这里不再展开。

在全球化和信息化时代,如果我们能努力做到耳聪(开放的耳朵)、目明(雪亮的眼睛)、脑清(清醒的头脑)、心热(赤子之心、坚定的信仰),而后行健(脚踏实地的行动),那么,我们的理想一定能够实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谨以此纪念毛主席诞120年,并与同志们共勉。

 

 

4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元元之众 2013-12-26 09:52
统一战线是重要的。
引用 远航一号 2013-12-26 09:13
远航一号缩短标题。
引用 远航一号 2013-12-26 09:10
作者关于当今时代是全球化、信息化时代的说法,是照搬资产阶级的陈词滥调,不正确、不科学。阶级划分和派别划分也缺乏推敲。
引用 水边 2013-12-26 08:58
编辑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2-25 15:29 , Processed in 0.01560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