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红色中国网 返回首页

陈柏清的个人空间 http://www.redchinacn.net/?13452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实践本体论批判

已有 167 次阅读2021-5-10 20:50 |个人分类:哲学| 理论

论生成论性质的实践本体论

实践本体论始终未取得“正统”地位,但因为其浓厚的西马色彩,它在中青年学者中尤为流行。为了不至于使批判空洞,鲜活得揭露生成论性质的实践本体论实质,根据普遍性与特殊性的辩证关系原理,笔者选择了相关论文中内容最详尽的、思想特征最鲜明的何中华教授的以《马克思实践本体论:一个再辩护》为代表的四篇论文作为探讨对象。

  在原有实践本体论“取消思维物质两分”“实践统一主客体”的核心论点基础上,生成论的实践本体论认为实践有绝对的开启性,一切经验事实只能从实践中产生。 而本体论正是要求其“本体”的不可还原性,因此实践作为本体有绝对的合法性。 这种理论搬运了海德格尔存在主义的学术资源,写作上比之前的实践本体论更加体现出逻辑思辨色彩,也保留了作为实践本体论鲜明特色。因此对其作出批判,可以对新老问题一并作出探讨,且由于其思辨性和逻辑性强的特点,对其进行探讨更易说清事理。

   另外鉴于本体论本身有“拒绝追问”“逻辑自明”的特色(暂不赋予其合法性),本文并没有采取对所谓“实践”本体的追问态度,而是要考察这种本体论在其逻辑自洽前提下最后会导致什么理论后果,以及探究能使“实践”本体论逻理论构建的内在逻辑及其逻辑自洽条件。并以回答实践本体论对物质本体论的诸多诘难的方式,来进一步澄清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观点。

   尽管何教授撰文发表在2007-2010之间,但实践本体论以其鲜明地为小资产阶级服务的特色,反而在十年后植根于更深厚的经济基础之上,在中青年马克思主义研究学者中不断收获市场。因此对其进行一个系统地批判,来澄明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观点、纠正削弱社会主义事业的错误思想倾向,是极为必要的。

 

                                     一、导言

社会生活的全部本质是实践的,人的生活的全部本质也是实践的,实践是人最根本的规定性,这是实践本体论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复习。这些内容是完全正确的,且在反对当下教育中的机械唯物主义倾向有积极意义(这种积极意义在他们进一步作出反动结论后,就成了他们为自己哲学辩护的烟雾弹)。但是实践本体论者同时也把小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泼了出去,试图将实践概念从客观物质世界中脱离,让实践本体论与物质本体论(唯物主义)相对立起来,走上了主观唯心主义道路,从而借助马克思的旗帜为历史唯心主义及当下形形色色的“自由意志社会主义”打开大门。并且,实践本体论在真正作出这些反动论述时才具有独立的意义,否则只是对马克思的复习,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另一个名词描述。因此一旦实践本体论要在本体论问题争取上它作为一个独立的派别的权利,他就必然是反动的,因为他之前所有伪善的复习都是为了打着红旗反红旗。任何坚决的辩证唯物主义者,都要与这种学说斗争。

它是偷换概念的。将人的类本质、人的生活的本质问题与思维与存在的关系问题(唯物史观与整个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关系问题)混淆起来,从而达到取消唯物主义世界观的目的。它将旧唯物主义与新唯物主义的对立问题与思维与存在的对立问题(认识论与本体论的关系问题)混淆起来,从而达到取消思维与存在对立的目的。且由于它陷入了折中主义的尴尬境地,它用空洞的实践替换了马克思主义唯物的实践。

它是掩耳盗铃的。它一旦将实践作为本体之后,就害怕对思维与存在的关系作出任何清晰地表述,害怕对实践的对象手段主体的性质作出任何清晰地解说,因为它害怕看到“实践脱离了物质”就是“无”这个现实。因此,他要么将实践活动抽象起来,走向主观唯心主义。要么把实践活动还给现实世界,从而取消“实践本体论”作为独立派别的存在。要么继续做一团不可知论浆糊。

它本身是历史的产物,具有鲜明的阶级性。世界共运的低潮,使得学术领域成为了最能高效的带来斗争快感且最安全的领域,软弱的小资产阶级分子及机会主义者将全部精力倾注于意识形态斗争来制造他们消除恐慌的鸦片。因此他们必然就要论证意识形态的斗争就是决定现实世界发展方向的全部斗争,从而逃避现实性的革命任务,使吸毒合法化。那么如果有一种学说自称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真正的革命的见解”而且是“高级的形态”,并且能光明正大地导向历史唯心主义,他们必将抱着巨大的热情来跪拜这种学说。他们虽然口口声声说着“实践”的观点,其实是反实践的,害怕人民群众实践的。也就是说对这种学说最有效的斗争方式,就是以人民群众的力量震慑软弱的小资产阶级。

  物质本体论就是唯物主义,就是针对思维与存在的问题作出“存在第一性,思维第二性”的解答。一旦脱离了“物质决定意识”这一观点,也就是说脱离了思维与存在的对立,实践的观点就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实践的手段主体对象及其过程都是物质的,实践就是将人的观念外化成不依赖人的意识而存在的东西。一句话,马克思主义哲学实践的观点根本无法与唯物主义分离。要从实践的方面理解马克思,就首先要在“物”的方面理解马克思,否则就是极度危险的。

  何教授开篇即言:“从某种意义上说,实践本体论作为一种本体论,不应该是对某种经验事实的确认,而是寻求使经验事实成为可能性的那个原初性的理由。”同时他又说道:“一切经验事实,作为被派生者,没有资格成为本体论意义上的原初性的规定。”因此,能作为本体论依据的“原初性”,就是派生经验事实的实践,它是“向未来敞开的可能性,在此开启中成就了现实的人,又成就了‘现存的感性世界’。”这就是说,实践是感性世界的本原。因此非感性世界,包括所有未被认识之物,全被排除在了何的实践本体论意义之外。因此何迎来了人化世界与非人化世界的人为分离。这并不是一个失误,而是蓄谋。何开篇谈到:“实践不同于一般经验事实的独特性在于它对一切在者得开启性。”“一切在者”组成的世界,就是何本体论所涵盖的全部世界,就是被清洗了自在之物后的唯实践世界。 “实践”要想占有不可还原的“原初性”,就首先要取消非感性世界包括其中未被认识之物的席位,以便用唯“实践”世界假冒普遍联系的现实世界,而那“原初性”概念就是在孤立的唯“实践”世界中发亮的。这个世界中,不存在未被认识之物,不存在不依赖于人的实践而存在之物,“实践”有对“一切在者的开启性”。总之,何通过对人化世界与非人化世界的粗暴分离,对实践主体之外其它实践者地位的取消,走向了对实践活动的歪曲,即实践活动退化到唯我论(他又怎么敢否认实践是人的实践?)之中。

  他说:“先行地预设两种实在,然后再寻求二者之间的统一,把一个归结和还原为另一个,这正是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根本缺陷……实践本体论不再沿着旧唯物主义这一失效的路数作出自己的回应,而是通过寻找比心物二元分裂和对立更为原始的原初基础来取消这样问题本身。

  正因为如此,何通过用隐蔽地用“更为原始的原初基础”的唯我论解答思维与存在关系问题,光明正大地宣称不需要研究思维与存在关系问题,即取消研究思维与存在对立的哲学意义,这掩盖其主观唯心主义倾向,并形成完美的闭环系统。但偷鸡不成蚀把米,这种不可知论诡辩术反过来窒息了他的“实践”概念,因为既然他视二分地讨论思维与存在问题为非法,他就难以为实践加入除了“原初性”外的任何定义,于是鲜活的实践被打压成一个在哲学世界中寸步难行的残疾人,这个残疾人正是帮实践本体论者要饭的乞丐。

  他说:“  需要指出的是,当实践被作为一个一般的经验事实加以确认时,其本体论含义恰恰因此被幽闭了。因为如此一来,实践就沦为可被定义的以成之物。它诱使人们去大谈实践的定义,例如说‘实践是主观见之于客观的活动‘之类。这类定义不得不从主观(主体)和客观(客体)及其二分的先在前提出发来规定何谓实践。这样,实践的原初性便荡然无存。”

原初性!又是这个万能的词汇。是呀,一旦大谈实践的定义,实践本体论通向主观唯心主义的道路“恰恰因此幽闭了”。一旦提出主客体的对立视角,“实践的原初性”掩盖的不可知论通道便荡然无存了。

于是,人的对象性的活动是被幽闭了的实践活动,因为这引入了主客体的视角。吃饭是被幽闭了的实践活动,因为这引入了主客体的视角。编小资产阶级阶级胡话也是被幽闭了的实践活动,因为这引入了主客体视角。由于上述活动在何这里根本无法产生本体论上的意义,何也无法证明在他的本体论中感性的对象性的活动的意义性,于是实践本体论中人的位置也因为这种的抽象而空洞了。但感性的对象性的活动,根本不会因某个学者想要取消主客体二分而改变其性质,反而会不断点破那些“不幽闭的实践活动”的空洞性。

那么,在实践本体论者眼中,到底什么是实践活动?

何教授答道:实践活动就是派生一切在者的,原初性的活动。

那么什么是原初性?

就是向未来敞开的可能性,就是派生一切经验事实,就是不可还原。

  这个原初性除了不可还原性没有任何特性,就是说何的实践概念除了不可还原性没有任何特性。如果把这个实践替换为一位不可还原的“飞天拉面披萨饼油炸臭豆腐之神”或者一只开启一切“可可爱爱小白兔”,一样能产生他所说的本体论意义。实践沦为一个空洞的词语。当然作为本体论范畴,这个“实践”可以拒绝这些追问。但问题在于,有血有肉的“实践”在原初性实践本体论体系中找不到其位置,为追求逻辑自洽,实践本体论必须付出内容上单薄而幼稚的代价。

 这个原初性“实践”概念又能起到多少掩护作用呢?

  几乎没有,因为只要我们在茶室里稍稍谈论一下实践的定义,“这样,实践的原初性便荡然无存”。毕竟“把实践看做经验事实的对待方式,使得实践成为同一切可能的经验事实毫无二致的规定”,也就是说,我在写这篇文章时,实践的原初性已经荡然无存了,这并不是因为我“把实践看做经验事实”,而是因为你认为事物是否能在本体论上(即探讨世界本原的理论)上产生意义,全在于我们的定义。在这里何文滑向了主观唯心主义。

  至于“对待方式,使.成为”这些词句,在实践本体论的世界观中,居然还有东西能“使实践成为”?

   又是谁引入了主客体对立呢?

   他也许会说:“是使得实践的概念成为.”

   既然你承认有我们认为的实践概念,而实践又有自己的本质

     又是谁引入了主客体对立呢?

  实践本体论者反驳或澄清的任何一句话在其体系里都会是错的。你的实践本体论在被谈论时,如果想要逻辑自洽,就一步也不能前进。你想要言之有物,必然要借助在你体系里被宣布为非法的“外力”。而只要我们稍微问你几个问题,你就会慌张地寻求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拐杖,或是支支吾吾地进行诡辩,这就是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高级形式”的实践本体论回答哲学问题的基本方式。

实践本体论者不必委屈,只要你们的实践的基础是构建在折中调和的不可知论胡话上的,是追求所谓“本体论意义”的,是能脱离主客体对立的,而这些不可知论胡话竟是为了掩藏一条主观唯心主义之路服务的。那这个实践概念本身就是一句空话,想要僭越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实践的空话,是一个孽种,它根本不能在“定在之光中发亮”。

 也根本不用同情这种把戏,这个“实践”和“原初性”不仅是孽种,而且是被时代遗弃的已验明过血统的孽种。一百年前,马赫主义者搬出一个空洞的“要素”概念,就试图将主体与客体调和起来,掩盖主观唯心实质。一百年后,一位实践本体论者搬出一个无法定义的“实践”概念,就试图根本取消定义主客体对立的权利。他们的都“以为造出一个新字眼,就可以躲开哲学上的基本派别”,“那么,先生们,你们的哲学就是妄图用一个比较‘客观的’的术语来掩盖唯我论真面目的唯心主义。”

同时这种把戏比马赫主义者更加卑劣,因为他盗用的是唯物史观的基础与人的本质规定性“实践”这一概念。吸干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骨髓之后,他悄悄灌入了主观唯心主义的臭粪。如列宁所言:“科学的发展在提供越来越多的材料,证明马克思是正确的。因此同他斗争就不得不加以伪装,不是公开去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原理,而是在表面上承认他,用诡辩来阉割他的内容,使马克思主义变为对资产阶级没有害处的神圣的‘偶像’。”这个只剩下“原初性”定义的实践,就是实践本体论者们可以随意装扮的偶像。而这个小丑,恰恰是为了掩盖思维与存在对立服务的,为了开辟唯我论道路服务的。

如上,“原初性”概念在被剥夺了与未知世界关系的“人化世界”中行骗,在探讨思维与存在关系的进程力斡旋,并为抽干“实践”概念的骨髓的暴行装点门面,这些遮遮掩掩的小动作最后要实现的就是主观唯心主义。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热门日志导读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1 19:24 , Processed in 0.013324 second(s), 13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