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734|回复: 0

意识舆论改弦易辙 一个叛徒的可耻下场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9-13 21:27:17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 sglljw(巴.池.香.花) [size=-1][201245:4444], 22:18:12 09/05/2012:- 论剑谈棋 豪杰尽聚 -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一个叛徒的可耻下场——戈尔巴乔夫在克里姆林宫的最后几天


  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自动下台,彻底向世界帝国主义和国内新生资产阶级势力投降,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有史以来最大、最卑鄙的叛徒,给苏联人民造成了无尽的灾难。

  人类历史上,无论在哪一次社会革命中,叛徒都是没有好下场的,戈尔巴乔夫也不例外。由于他背叛的是旨在消灭一切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的无产阶级革命,因而更令人憎恶。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就是为他的后继者们树立了“榜样”、“楷模”,人们从中可以看到,一个名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大领导”,如果决心步戈尔巴乔夫的后尘,将会得到什么样的可耻下场。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戈尔巴乔夫下台以后,写了一本“回忆录”,其中除了无耻地为自己的罪孽辩护,继续恶毒地攻击伟大的列宁、斯大林,污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国家制度外,还在最后以“附言”的形式,记述了他下台那几天的可怜相:


  对于我来说,一个新的生活领域开始了。在阿拉木图,独联体首脑们做出了决定,它关系到苏联总统权力移交后的地位和保障问题。其中有一款中俄罗斯总统声称,一切与此相关的问题将由俄联邦领导来解决。

  根据我的请求,俄罗斯总统签署一项命令,要求拨出一处房子,供社会——经济和政治——理论研究基金会使用,这个基金会是我决定建立并由我领导的,以便在新的条件下继续开展活动。(几个月后叶利钦拒绝履行这个决定。)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任何欢送会也没有。独联体各国领导人没有一个人给我打过电话。无论是离职当天,还是离职以后,三年多时间里从没有谁给我打过电话。

  12月25日晚,最高统帅的权力应该移交给俄罗斯总统。移交仪式决定在克里姆林官我的办公室里进行。国防部长沙波什尼科夫和几位将军,还有几名军官早已等候在那里了,这些军官在国家首脑对核武器的监控下日夜守护着那只著名的“小提箱”。几分钟过去了……俄罗斯总统迟迟不来。后来有人告诉我,说他违背我们达成的协议,不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叶利钦和他的亲信们听了我的讲话后,大为恼火。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过后有人向我报告说,俄罗斯总统建议在一个“中立地点”——“叶卡捷琳娜大厅”见面,就是说,在一个通常和外国领导人进行会谈的地方会晤。看来,叶利钦和他的一帮人把这一切都看做是反对戈尔巴乔夫的有效手段了。但这看上去非常可笑,如果不说是愚蠢的话。所以我也就不再为所出现的荒唐局面而烦恼,当即把装有苏联总统关于将武装力量最高统帅的权力移交给俄罗斯总统的命令的文件袋送交给叶利钦。我将“带有核按钮的小箱子”托付给国防部长沙波什尼科夫,请他立刻交给新的掌管者,并向我报告完成的情况。这一切都是在几分钟内完成的。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由此可见,从我将一国总统的权力交出后最初的几分钟,我就不得不和当权者的蛮横无礼打交道了。正如后来事态发展所表明的,这并不是叶利钦报复心理仅有的一次反映,而是他对我的特定方针的表现。

  放下总统的事情不管,叶利钦亲自领导把戈尔巴乔夫“赶出”克里姆林官的行动。按照他的指示,编写了降下苏联国旗和升起俄罗斯联邦国旗的脚本,而且他亲自监视这一切完成的具体过程,并拍成了电视记录片。原来商定:12月30日以前,我结束在克里姆林宫的工作。12月27日,本来安排好了我要和日本报纸《读卖新闻》的记者们谈话。但是上午克里姆林官接待室给我打来电话,说上午8点半钟叶利钦与哈斯布拉托夫和布尔布利斯占用了我的办公室,他们在寻欢作乐,大喝威士忌……这是强盗们在弹冠相庆,祝贺胜利——我找不到别的词汇来作比喻。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命令我三天内搬出市郊的总统官邸和总统住宅。12月25日,在我发表电视讲话之前,一帮人来到我在柯西金大街的住处,要封总统住宅。在这种情况下,一切都决定从速处理。这一点.我的家人、保卫官员——我的“福罗斯分子”全都明白。没什么好说的,行动迅速麻利,甚至有些恶狠狠的样子。一个昼夜,我们搬到了新的住处。早上我看到了结果——东西堆放得乱七八糟:书籍、各种器皿、公文夹、报纸、信件,天知道还有什么。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大迁徙”完成了。需要摆放安置。我从事自己的“业务”(图书、不同年代的文件——笔记、书信、电报、照片、咨询材料)。此时此刻,如烟往事,浮上心头,已是明日黄花。新事旧事,已恍若隔世,不堪回首。这些一去不复返的历史陈迹,桩桩件件,为国为民,无不感同身受,使我思前想后,感慨万千。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我沉浸在痛苦的思考之中。一次次地得出同一个结论——我们尚处于1985年3~4月刚刚踏上的道路的初始阶段。让人们随便去说“戈尔巴乔夫时代”的终结吧,最主要的东西只不过是刚刚开始。也就是说,结论和教训,急需的是现在,而不是别的什么时候。于是,新年伊始,我便全身心地投入了关于未来工作的思考——准确、客观地并重新思考我置身其中的、为民主改革的极其严重斗争。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可是1992年一开始,生活已经开始变了走向,使人们对国家的命运感到很大的不安和担心。灾难接踵而至。经济打击连连不断,俄罗斯人民面临难以想象的困难。政权被一群不负责任、不够资格、刚愎自用和冷酷无情的人所掌握。事情越来越明显,必须要有一个新的政治力量的组合,一种新的政策。陷入严重困境的不光是俄罗斯,还有前苏联其他各共和国。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这一切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十二月大转变的结果,它是俄罗斯和联盟历史上的黑暗的一页。但这当然不是最后的一页。生活在继续,人民一旦“掌握了”获取的自由,一定会找到新的联合道路的,一定会找到革新自己生活的道路的。我相信并期望着这一天。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摘自《戈尔巴乔夫回忆录》)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2 11:53 , Processed in 0.023014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