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339|回复: 42

中国资本主义漫谈之三 —— 上海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5-18 10:38: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5-19 03:06 编辑

在开始阅读这篇文章前,请先来看看这部视频:《【emoji】网 络 精 致 上 流 女 孩 出 装 攻 略》
实在懒得看也不要紧,不需要画面仅凭文字你也完全能体会到小资产阶级“东施效颦”的恶臭气息:
今天gapday,穿上Lululemon瑜伽裤,戴上Applewatch,搭配Solomon鞋,很chill地citywalk,找一家brunch探店,下午选soe(一豆两喝)的coffee,买一份轻食salad当晚餐,最后再去家bistro小酌一杯,小酌完不用book,直接walk in酒店,真是美好的一次stay vaction,生活是种态度,就是要有这种属于自己的moment。
搭配评论区的置顶评论效果更上一层楼:
等我沪签过了一定要去上海玩利用gap day的时间在上海街头citywalk期待偶遇一个crush,穿着clean fit, 拿着ccd一边citywalk一边拍照,去吃个brunch,晚上来个bistro去酒店 staycation,再去武康路戴个apm耳机跟着老外无声dancing啦
哦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
我个人留的是狼尾渐变 一般内搭R星t恤 外搭f426拉链帽衫 再叠穿件 sta 卫衣 然后还要背一匡威红书包 我还爱 whoosis和 AC 鞋子的话我选择复仇风暴跟 手里是丁真联名锐克五代 手机是二手 iPhone 玩王者荣耀和原神 耳机里必然少不了姜云升的说唱 这么一整套下来 我会觉得我比较小众
哈哈 最后感叹一下你的视频好幽默,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身边的人都不懂这些梗,还是喜欢这个视频的感觉  ,回国真好一米八的我也可以呼吸新鲜空气啦,不过我在闸北也只是短暂的待一段时间啦,我还要回黄浦的,毕竟我是黄浦户口
那么,正篇开始。

上海,这座被中国资产阶级政府称作“东方明珠”的“国际化大都市”——从它的称号开始就透露着一股“模仿经济”的气息,因为早在上海之前,香港就已经荣获了“东方之珠”的美誉(出自罗大佑1986年同名歌曲)。而从“珠”到“明珠”,不仅意味着套用香港的称号给上海有欺世盗名之嫌,而且还内含几分中国资产阶级同核心国家出身的香港资产阶级暗中较劲的意味。

上海是中资政权统治下少有的几个核心地区之一,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上海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为2.74万美元——这个数字是中国大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两倍还多,强于西班牙和葡萄牙,略逊于斯洛文尼亚(前南斯拉夫成员国)。在中国这个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成为核心地区往往意味着同样处于中资统治之下的广大外围半外围地区需要以“转移支付”的方式,为其输送剩余价值——有多少对外攫取剩余价值的能力尚在其次。上海与中国大陆其他地区间的矛盾,同样属于“一国内之核心半外围矛盾”的范畴。

一、上海,从来就不是什么搞“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地方
上海在软弱腐朽无能的清朝政府与英帝国主义签订《南京条约》以后,开始成为通商口岸。1845年英国在上海开设租界,开启了帝国主义列强在上海开设租界的浪潮:英法美意日等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纷纷开设租界。这些租界无论是在立法、司法还是行政上都不受中国政府的管辖,与外国领土基本无异。而时过境迁,这些租界领土早已随着帝国主义的衰落和新中国的成立而被收回——但那些殖民者原先在此建造的各类西式建筑,不仅没有被中国资产阶级政权加以改造,成为一个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反而成为了中国小资产阶级追求所谓“异国风情”、“民国风情”的象征,并大受吹捧。而这种利用原先殖民者遗留下来的各色建筑,带动当地旅游观光产业发展的做法,在我看来确实是要比其他地方模仿外国建筑风格搞“人造风景”的“模仿经济”,稍微“高级”一些的——因为上海的这批西式建筑,无一例外都是那些趾高气扬,视中国人为“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的帝国主义“洋大人”们所建,而其他地方建起来的类似样式建筑只能算得上是“邯郸学步”,永远都不会有真正的“异国风情”。

也许是中资政权设立在上海当地的政府感受到了来自全中国人民那“朴素情感”所燃起的“灼热火焰”,于是在这些小资产阶级热衷于打卡拍照留念,在小红书还是抖音什么的小资产阶级彼此间臭味相投的平台上发几条动态,宣扬当地“异国风貌”的地方——多竖了几面五星红旗。

我一时,竟想不出究竟是小资产阶级对外国文化的趋之若鹜显其软弱无力,还是中资政府在这些地方竖起几片用国旗做成的“遮羞布”更显其软弱无力之实了。不过鄙人漫游互联网也有些年头,知道上海传出有关“爱国主义教育”的新闻少,小布尔乔亚闹出的丑事多;但是把前往核心国家时常需要的签证,用在脸上贴金——恐怕在中国资本主义发展史上,还是第一次见。

二、“沪签”实则是自认为已“跻身上流社会”的小资产阶级,极度傲慢的象征
当我第一次听到“沪签”这个词,并在网络上查询其含义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注定是一个对中国广大劳动人民极具冒犯意味的词汇。因为“沪签”的出现,意味着发明这个词的那些上海小资产阶级不仅在精神上同中国人民完全剥离开来——而且还将上海这座位于中国大陆,历经国民党统治、历史社会主义洗礼跟资本主义复辟的城市,同中国完全分离开来。看似“港独”,实则比“港独”还要恶毒——港独无非是想让自己重归英国这个核心资产阶级“生身父亲”的“关怀之下”,而“沪签”衍生的“沪独”思想则是上海小资产阶级自认为只要同“中国”这个概念“割席”自己就能实现“脱亚入欧”成为和自己心目中的“洋老爷”一样的“人上人”了。可是香港的小资不搞这个,因为去香港是真的要签“证”,也就是“港澳通行证”的。

中国人民早在毛主席领导下的历史社会主义时期就领教到上海小资产阶级的傲慢,其中以1964年上映的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中出现的上海小资产阶级形象最为典型:西装革履,头戴金丝眼镜的小老板面带尖酸地,向一旁刚刚受了飞扬跋扈的美国人气的解放军战士说出“我们上海人,还是要同美国人做生意的”便是当下无数自由派小资产阶级内心的真实写照,还真是永不过时。

三、上海能成为中国自由派的“圣地”,要拜一人所赐
随着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开始,原先在历史社会主义制度下被压制的资产阶级自由主义分子们卷土重来,又开始兴风作浪:他们一方面动起笔杆子,大书所谓“伤痕文学”对历史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极尽污蔑抹黑之能事;另一方面对新自由主义和资产阶级专政下的所谓“议会民主”大肆吹捧。而处在东部沿海,又有着短暂的帝国主义殖民历史的上海这座大城市,早在八十年代初就业已成为了自由派的大本营。

据现任中资政治协商会议主席的同学夏明所言,位于上海的名牌学府复旦大学,自八十年代起便自由派盛行。当时的复旦大学出于中修政府“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需要,便重点培养被认为是“新保守主义思想”的“二王”以作抵制。而随着全球范围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核心国家集团进一步加强新自由主义的反攻倒算,中国国内的自由派力量呈现出一步步增强的态势,并最终于1989年爆发自由派学生运动。

虽然在北京,1989年的这场学运最终以中修政府武力清场而结束,但是在上海情况却截然不同:刚刚卸任上海市市长,后成为中资领导人的时任上海市市委书记——对发生在上海当地的自由派学运采取了相较北京而言“极为温和”的处理方式(温和到能够获得国际资产阶级的“高度评价”)。也正是这一“极为温和”的处理方式,使得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诞生于上海的自由派势力相较其他经济发达的主要城市而言,得以基本保持完整。这一点极其重要,我们会在下文中提到这些未收到中修当局镇压的自由派,从九十年代开始在中国资本主义社会的各个领域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上海如果没有了这份“自由派”的“传承”,恐怕很难在中国的自由派心目中,取得如此至高无上的地位。

四、上海“一人得道”,自由派小资产阶级“鸡犬升天”

随着中资政权最终以“国营企业改革”、“大下岗”的方式,彻底摧毁了历史社会主义的最后一点遗产后,中国开始积极接受来自以美国为首的核心国家产业转移。而上海作为历史上中国“对外开放”的前沿,条件自然得天独厚。随着中国在资本主义体系中地位的不断上升,上海开始成为中国大陆的金融中心,其再中国半外围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地位变得愈发令人只能望其项背——而在这之后,上海的小资产阶级又开始重新拾起来自父辈那一代人传承下来的的傲慢。

“乡毋宁”,恐怕是来到上海打工的无数无产阶级耳边最常听到的一句上海本地方言。地域歧视就是一个国家内部核心半外围矛盾的最直接体现:“乡毋宁”不仅是上海小资产阶级展现在全中国劳动人民面前来自核心地区的傲慢,更浓缩着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帝“霸权中兴”,新自由主义横行无忌为全世界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但是很不幸,在这个“社会主义尚未胜利”的年代,全世界人民面对美帝国主义、北约帝国主义的横行霸道,恐怕就如同来上海打工的无产阶级面对上海人“乡毋宁”的傲慢——忍气吞声,逆来顺受,暗作叹息。中国人民对这帮小布尔乔亚的气,还要再受几十年。

五、上海“今日无事”,可“岁月静好”乎?
应该说,中资政府对上海这个“马五爷”的待遇一直是不错的:连在新冠疫情期间都对这座城市“网开一面”搞起了“鸳鸯锅式封控”,尽管最终难以为继走向全面封控。对比中资政权对华北内陆省份和东北地区采取的种种倒行逆施,中资对上海简直就是个“模范仆人”——不过也不必对中资的这种厚此薄彼之举大行口诛笔伐之事,因为一国之国家机器在一地区的正规化程度之高低,与该地区在一国乃是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地位呈强正相关关系。但是很显然,上海这座同中资一样高度依赖全球化体系才能得以繁荣昌盛的“国际化大都市”,必定是要随着反帝阵营对体系的进一步破坏而显出原形的;届时只能留下那些对全球化还留有怀念的那些“前朝遗老”们,对着曾经新自由主义“繁荣昌盛”的遗像,用着他们骂“乡毋宁”所用的吴侬软语,回忆那个曾经“居于人上”的年代了。

托洛茨基是托洛茨基,托派是托派,“马列托主义者”是“马列托主义者”
如果你要说“马列托主义者”是托派是托洛茨基——哥们你怎么不说纳粹是社会主义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5-18 10:40: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5-18 11:57 编辑

上海的小布尔乔亚们,在今天的资本主义中国能够有如此逆天抽象的表现(举白纸最勤快的也是他们)
某个已逝斯人要对此负责

另外关于这段话:
……因为“沪签”的出现,意味着发明这个词的那些上海小资产阶级不仅在精神上同中国人民完全剥离开来——而且还将上海这座位于中国大陆,历经国民党统治、历史社会主义洗礼跟资本主义复辟的城市,同中国完全分离开来……
有一种新加坡小资骂“你才是中国人,你全家都是中国人”的美

另外关于上海……《右派反动文件——上海独立运动白皮书》
托洛茨基是托洛茨基,托派是托派,“马列托主义者”是“马列托主义者”
如果你要说“马列托主义者”是托派是托洛茨基——哥们你怎么不说纳粹是社会主义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5-18 10:52:42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的反动小资确实相比中国其他地方,有一种谜之丑恶,特别迷恋所谓“国际化”,实际就是租借地化,真不愧是中国自由派和帝国主义外企的“总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5-18 11:05: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方舟 于 2024-5-18 11:27 编辑

关于上海,我很有话说。我的外公外婆都在那里长大。他们经历过小鬼子的炮火,国民党的贪污腐败,也都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的大学生,也算是知识分子了。他们于1965年随着纺织工业内迁,之后再也没有回到家乡。由于祖辈曾在那里生活过,我对上海的印象不差。前段时间我还去那边参加了几场面试。所以,我到上海,也算是感受一下祖辈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吧。由于这种血缘关系带来的亲近,我从来不认为江浙一带是反动的。哪里都有左派右派,都有人亲共反共。我在红歌会网上,都看到过不少IP地址在上海的老同志。关键是,代表上海的究竟是资本家,还是一般民众?这是一个问题。在资本主义社会,当然是资本家和小资产阶级有话语权,而工农群众被迫充当“失语者”。
社会主义政权不是要冲进上海这个瓷器店打砸抢,而是要限制一小撮人的权力,给予广大人民群众更大的生存空间。要知道,共产党在解放上海以后,还领导人民群众进行了多次打压不法奸商的运动。我的外婆虽然在文革时期也由于继父被打成右派而遭到审查,但从没说过老人家的坏话。她反而看不上全家移民的小矮子,并且直言小矮人的“先富带后富”就是骗人的。当年解放军解放上海的时候,我的外婆十岁左右。大家都知道,当年解放军进入上海以后秋毫无犯,未曾闯入任何一间民宅,而这是我的外婆所亲眼见过的。正是由于之前国民党大员“接收”、严重的通货膨胀,国民党、“蒋该死”在上海人心里的名声已经臭了。就连大资本家荣毅仁看到解放军秋毫无犯之后,都说“国民党回不来了”,并在后来主动接受共产党的“和平赎买”。历史已经证明,共产党有能力改造资本主义上海,使之适应于社会主义制度。
至于江泽民,我个人认为他是一个有小聪明但无大智慧的资产阶级政治家。他是理工科出身的,长期担任技术岗位,不是纯粹行政官员。被男慈禧钦定之前,他甚至已经去上海交大当教授了(来自2009年拜访中国联合工程公司时自述)。的确,上海大学生在资产阶级自由化抗议时,江泽民背诵《葛底斯堡演讲》,安抚了抗议者。但是,据我的长辈所说,他同时也在北京的抗议活动进行到白热化时,力主封禁了某个言辞激烈,主张格式化共产党框架的报纸,因此才获得了男慈禧的青睐,并且打开了上海市委书记进入中央,当朝廷大员乃至国家元首的大门。考虑到男慈禧曾经在私下里给胡锦涛、曾庆红等人有过一次“遗嘱”类型的谈话凉风集——毛主席评邓,邓小平自供-红色中国网 (redchinacn.org),可以说江胡基本上是按照它的幕后指示来治国理政的。
当然,江泽民自己也没少贪污腐败。他治下的中国治安混乱、工农群众生活水平进一步恶化,因此他的名声也很差。倒是部分小资产阶级由于看到了核心国家的影视作品,而习近平时代中资当局又开始推行民族主义宣传限制这些作品,因此对江泽民有好评。至于他本人的那些段子带来的“膜蛤”亚文化,长远看来不值得大书特书。这顶多是一个资产阶级政治人物的个人段子而已,并不能说明他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一个小小记者在中南海随便挑逗一下就上钩了,就这么沉不住气吗?为什么华莱士采访的时候对答如流,却在这里阴沟翻船呢?就算习近平胸无点墨,江泽民文采斐然,他俩代表的统治阶级有区别吗?
总体来说,中国资产阶级的无为而治,在江泽民上台之后正式成为明面上的国策,而习近平上台又意味着本朝改换了无为而治的国策。它们觉得自己行了,不用扮猪吃老虎了,所以主动在意识形态阵地出击。可是,这么多年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早已积重难返。靠一个事实上不会遏制资产阶级自由化教育的当局,永远培养不出社会主义接班人,而只能把前共的无产阶级革命目标偷换成民族主义范畴之内的“民族复兴、国家富强”。简单来说,本朝现在学会了将“共产党”这个前朝留下的牌子国家化、全民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5-18 11:23:57 |显示全部楼层
神奇的是同属吴语地区的浙江江苏和上海郊区讲几句话也要被小资骂成洋泾浜

点评

隐秘战线  属于是自绝于人民  发表于 2024-5-18 11:37:57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4-5-18 11:24:34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是唯一一个让我觉得比香港还资本主义的地方(大概是中特那名存实亡的无产阶级保障制度等,我们香港那起码还存在人道资本主义的劳工处)。
之前去上海旅游就感受到“小资如潮涌”,在夜幕之下,站在对岸看着酒红灯绿的外滩,总工会就像那个刚进上海城却毫无目的,矗立在那格格不入的“农民工”

点评

李方舟  前几天我也在外滩对面散步  发表于 2024-5-18 11:28:17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5-18 11:25:55 |显示全部楼层
红烈纯 发表于 2024-5-18 11:24
上海是唯一一个让我觉得比香港还资本主义的地方(大概是中特那名存实亡的无产阶级保障制度等,我们香港那起 ...

然而上海已经是劳工保障相对规范的地方了……

点评

隐秘战线  中国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在上海已经算非常正规化的了  发表于 2024-5-18 11:30:13
李方舟  上海公司基本上都可以入职购买五险一金,我所在的地方则很少有公司能做到。  发表于 2024-5-18 11:26:54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5-18 11:29: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5-18 11:37 编辑
李方舟 发表于 2024-5-18 11:05
关于上海,我很有话说。我的外公外婆都在那里长大。他们经历过小鬼子的炮火,国民党的贪污腐败,也都是新中 ...
上海与内地之间的矛盾,虽然跟陆港矛盾一样是“一国内之核心半外围矛盾”
可是我一看到小红书、抖音这些以亲全球化的自由派小资产阶级用户占主体的社交平台上
出现“沪签”这个词,我的手就忍不住一个劲地往桌子上按:你是个什么啊,还想搞个“往来上海通行证”?

点评

李方舟  建议收入《特色朝建政以来之怪现状》  发表于 2024-5-18 11:35:02
特浓的坎通人  深圳也牛马,还搞关外关内  发表于 2024-5-18 11:33:22
特浓的坎通人  牛魔的你入京还要搞进京证  发表于 2024-5-18 11:31:27
托洛茨基是托洛茨基,托派是托派,“马列托主义者”是“马列托主义者”
如果你要说“马列托主义者”是托派是托洛茨基——哥们你怎么不说纳粹是社会主义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4-5-18 11:32:17 |显示全部楼层
xsa234 发表于 2024-5-18 11:25
然而上海已经是劳工保障相对规范的地方了……

虽然半斤八两,但改开以来上海爆的典不比香港少,可能这就是姓资姓社带来的反差感(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4-5-18 11:35:28 |显示全部楼层
xsa234 发表于 2024-5-18 11:25
然而上海已经是劳工保障相对规范的地方了……

仅论工资和生活成本方面,香港能赚港币花人民币,上海就只能人民币。要选择的话,我的内地朋友都表示都会选前者,上海印象是真的差("羡慕啦,港爷",他们如是打趣到)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5 20:19 , Processed in 0.06808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