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843|回复: 71

我们所处的阶段,对马克思主义只能与时俱进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4-4-18 10:04: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4-18 23:05 编辑

2024-04-17,星期三

马克思主义到底起了哪些作用?

在列宁时期,出于欧洲社会民主党系统的环境需要,马克思主义对其他社会主义学派,更具有科学性,因此也更具有感召力和攻击力。注意,马克思主义的作用范围,也就是定语范围,一定是剥削阶级的分离主义社群,也只能是剥削阶级的分离主义社群,而不是被剥削阶级。

只有深刻理解以上前提,方可能进一步了解,马克思主义真正的历史意义,和现实作用。

所以在列宁时期,共产主义者必须拿起马克思主义的武器,和其他落后的社会主义者甚至民族主义者,开展斗争。

那么,这又必须强调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共产主义不是马克思的专利,而是工人阶级追求的方向和目标。所以,共产主义者,不等同于马克思主义者。追求阶级解放事业的巴黎公社,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巴黎公社,而是法国工人阶级的巴黎公社。

因此,共产主义者拿起马克思主义的武器,并不是共产主义者服从马克思主义的领导。这句话的意思是,被剥削阶级拿起剥削阶级分离主义的武器,并不是剥削阶级分离主义领导了被剥削阶级。运用马克思主义,不是要被马克思主义领导和统御。

方法是通用的,目标却是不同的。剥削阶级或剥削阶级分离主义,都在强调方法的伟大,而刻意弱化读者对目标的判断。而我们的阶级工作,恰恰秘而不宣的是方法,袒而露之是目标。所以,我们强调的不是方法的共识,而是目标的共识。目标所向阶级分之。不同阶级对目标的认知,具有显著的差异。

​​​​​​​马克思的目标是什么,我们回顾他的一生,他和什么人在一起,他过着什么样人的生活,他影响着什么人,这三个问题。

马克思一生和当时的资产阶级分离主义者在一起,他们共同喝酒扯淡组团开会挥霍经费。他唯独不和普通工人在一起。

马克思的目标是研究和推衍人类社会发展的科学理论,那么必须注意到,他的科学概念是基于全人类,而不是基于被剥削阶级,换而言之,他的科学首先是服务于统治阶级,作用于统治阶级,也就是剥削阶级。所以他的目标能够得到剥削阶级的重要代表,恩格斯的大力支持。

马克思一生过着英国普通工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挥霍的剥削阶级生活。不仅是恩格斯给他的资助,兑换到当时英国工人的收入,至少十倍八倍不止。就是不时有朋友给他的单笔资助,也足以让英国普通工人一生劳碌而不得。

所以,三个问题说明了马克思主义诞生的基础。也明确了马克思主义作用的对象和范围。在资产阶级成长的过程中,必然不断的产生分离主义。到达马克思所处历史时期,资产阶级的分离主义已经产生了社会主义思潮和社群。同时,与马克思无关的工人阶级觉悟进程,也随资本主义发展而产生,并到达马克思所处历史时期,产生了巴黎公社运动。

在列宁之前,马克思主义和工人阶级觉悟,是两股来源不同的力量。马克思主义渴望利用工人阶级的力量实现自己的目的,而工人阶级则希望利用马克思主义统御剥削阶级分离主义,从他们身上获得支持。注意两者区别,马克思主义的实现路径是要领导工人阶级,而工人阶级的实现路径是要得到马克思主义的支持,也就是领导马克思主义。

列宁的实践,是使用马克思主义统御剥削阶级分离主义,使之成为支持工人阶级建立政权的力量。而斯大林的实践,就进一步到了,探索工人阶级如何领导马克思主义。所以,斯大林的实践,杀了很多马克思主义者,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者托洛茨基,也被迫流亡,客死他乡。需提示的是,斯大林清贫一生,而托洛茨基与马克思类似,披着剥削阶级赋予的清贫,过着被剥削阶级望而不得的奢侈生活。

那么,列宁和斯大林没有能够完成的历史任务,是否与逃脱的托洛斯基有关?这个问题就留在未来去思考吧。

如果说马克思主义是剥削阶级的分离主义。那么托派则是剥削阶级利用马克思主义试图植入被剥削阶级的分离主义。因此,托派有着比马克思主义更激进的,要篡夺工人阶级领导权的行动指南。

我一直试图用最简单最简短的文字,讲清楚马克思主义和托派之间关系,它们和工人阶级之间关系。确实很难。马克思主义作为剥削阶级分离主义的代表,具有历史性的积极意义,而托派则是从中进一步的团体,具有的破坏性,不显著于剥削阶级,而显著于被剥削阶级,所以基于被剥削阶级的沉默属性,托派的破坏性也就随之默默无闻。

目前来说,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未来可能的覆辙。特别是,马克思主义者和托派如此亲密的关系,几乎是相爱相杀的场面,于我们而言,使我们与马克思主义这之间,形成了如此危险的关系。因此,我不信任几乎所有在马克思主义熏陶下,做出走向工人阶级的姿态,的人们。但同时,又必须接纳一切有意愿走向工人阶级的人们。这或许就是阶级工作极为困难的一个方面吧。

马克思不是我们的榜样,但是我们很好的反面教员。作为剥削阶级的先进分子,他能够看到资本制度下,剥削的机制,同时为强调和扩大,这种认知的价值感和影响力,进而拉起工人阶级作为理论层面的依靠,大大的增强了剥削阶级分离主义的成长。

基于价值感的需要,和优化剥削机制创造剥削阶级可持续未来的需要,马克思选择批评的同时进行歌颂,并把歌颂推高到伟大的程度,而丝毫不提及巴黎公社的伟大有什么他的努力和付出。这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年轻人的认知,搅浑了剥削阶级分离主义和工人阶级之间的关系。

马克思主义是理论正确派的圣物。必须明确一个结论,工人阶级和理论正确派的目标不同,方法也不同。但在未来的历史进程中,工人阶级将不断发生与理论正确派的较量和斗争。这点在我们服务过的案例中,时常出现,只是不在理论正确派沉迷的舞台上展现罢了。因此,我们试图把这种冲突,在温和的场景,做出提示。希望不够顽固的理论正确派能够有所反思和理解。

列宁时期有《进一步,退两步》的必要,而我们所处现阶段,只有与时俱进的关系,没有重复历史的条件。(来源:红工人网-作者:石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8 15:42:49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否定马克思本人来否定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帜的学院派团体,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种既危险又无效的操作。

马克思一生和当时的资产阶级分离主义者在一起,他们共同喝酒扯淡组团开会挥霍经费。他唯独不和普通工人在一起。


这一段让我想起关于王洪文同志的经典科幻文学:

王洪文非法攫取大量国家财物。在他窃踞了领导职务后,串通市轻工业局的马振龙,利用职权,以“硬性索取”、“授意试制”等手法,窃取了大型彩色电视机、红旗牌高级照相机、高级汽手枪、高级手表、石英电子手表、太阳能打火机、高级香烟、啤酒、糖果等大量轻工产品。就以食品一类来说,一次就拿高级雪茄烟三十五条,酒芯巧克力糖六十盒,酱菜罐头二十多瓶。


点评

漫卷西风  同意  发表于 2024-4-21 17:27:57
wzh  好好好,叶永烈是吧  发表于 2024-4-18 20:25:34
李方舟  不如邓修外传  发表于 2024-4-18 15:49:43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4-4-18 17:12:02 |显示全部楼层
西红柿收割机 发表于 2024-4-18 15:42
通过否定马克思本人来否定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帜的学院派团体,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种既危险又无效的操作。

我看到你们的恐惧。

正如从未参与组织发动和领导工人运动,并取得阶段性胜利的人们,总能端出自己非常懂得什么是工人运动,甚至自己有着多么了不起的水平是工人运动的指导者甚至未来的领导者那样,马克思主义是什么,也是许多人想都不想就自以为掌握了真相。

为什么这些人,或许指的是包括你们的人们,如此惧怕被剥削阶级群众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惧怕像我们这样K级劳动者对马克思的认知?惧怕面对K级劳动者普遍不崇拜马克思的真相?

点评

wzh  哎,K级劳动者 能不能别玩你那奇异搞笑名词了啊工团主义贵物  发表于 2024-4-18 20:26:5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8 17:16: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红柿收割机 于 2024-4-18 17:17 编辑
红色工人 发表于 2024-4-18 17:12
我看到你们的恐惧。

正如从未参与组织发动和领导工人运动,并取得阶段性胜利的人们,总能端出自己非常懂 ...

不妨介绍一下你们参与组织发动和领导工人运动的经验,我这个月收入高达2853.00000元非K级半工半读的小资产阶级也好学习什么是工人运动、马克思主义是什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4-18 18:37: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OSO 于 2024-4-18 21:13 编辑

也别过于吹嘘自己,摆资历压年轻人了,近些年一些比较大的工运就没见到你们身影,要不是这几天来红中网串门我都不知道你们。为数不多的记录应该是这场http://www.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19059&page=3,而且根据文章所提到的你们表现实际也不太行嘛

点评

Comintern  评价是不如富士康  发表于 2024-4-18 22:28:16
川北秦  支持支持  发表于 2024-4-18 21:05:4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4-4-18 20:44:05 |显示全部楼层
补充:

马克思主义者的恐惧,和托派的恐惧是同一个逻辑。因为恐惧所以失去了反思能力,或者说是思考能力。

那么,马克思主义者或者托派,他们自诩的主义,和他们的现实身份以及现实中的社会实践,又是怎样相互对应的呢?这个值得严肃的去察觉和发现。

甘于成为消费情绪价值的逗逼或爱好者,是现阶段常见的小农现象。对这样的现象我们不视为敌人,而是认为是反面教材或反面教员,给大家作为现实例子,对照理解马克思主义。

仍然来说,恐惧也是件有意义的事,不认真的把自己的问题和可疑之处,掀开了一角遮羞布。所以,我们期待有读者能从中获得些有意义的启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8 20:50:40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是K级劳动者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4-4-18 21:03: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川北秦 于 2024-4-18 21:03 编辑
俞聂 发表于 2024-4-18 20:50
什么是K级劳动者啊?

貌似是月入千元 W级是月入万元,他们这帮人的文章最爱强调这个东西。其他地方我没见过这两称呼的

点评

俞聂  谢谢解答  发表于 2024-4-18 23:10:54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4-18 21:18: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OSO 于 2024-4-18 21:19 编辑
川北秦 发表于 2024-4-18 21:03
貌似是月入千元 W级是月入万元,他们这帮人的文章最爱强调这个东西。其他地方我没见过这两称呼的 ...

光凭收入看过于形而上学了,不过也难怪毕竟这就是藐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结果。例如工地上的技术工种,熟练工也可以过万,中国知识分子,工人中的特权阶层也就是例如烟草局这种薪资可能也就几千,不过应该有点生活经验的也不会说烟草局不如工地吧?

点评

乐不眠  是这样,给我家装修的木工工资过w  发表于 2024-4-18 22:00:33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4-18 21:19: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井冈山卫士 于 2024-4-18 21:21 编辑
西红柿收割机 发表于 2024-4-18 15:42
通过否定马克思本人来否定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帜的学院派团体,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种既危险又无效的操作。

这位红色工人网友提出的东西,除了顾影自怜和表露恶毒情绪之外,有一点值得注意。

一般的工农群众中,没有人对马克思有什么特殊的感情。换言之,马克思在好的情况下是“前朝”的“洋太上皇”,在坏的情况下恐怕真是“境外势力”。因此,那些举着马克思列宁书本去“融工”的青年左派基本都吃了瘪。当然,马列的待遇如此,什么托洛茨基霍查贡萨罗之类的都不用说了。

一般的工农群众对于毛主席的感情就明显不一样了。这要分两种情况,当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时候,毛主席一般是社会正义的化身,当有利害关系时,毛主席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充当精神支柱。

对于本次中国革命而言,无论是马列,还是毛主席,都既意味着历史遗产,也意味着历史包袱。丢弃马列历史包袱的时候,我们不妨大胆一些。丢弃毛主席的历史包袱的时候,则需要慎重一些。从具体时间讲,只有当中国劳动人民对自己解放自己拥有了充分信心的时候,才能广泛地健康地丢掉毛主席的历史包袱。丢包袱的理论工作可以早做,比如远航的中苏决裂系列文章就是很好的例子。

当然,丢包袱的目的是前进,而不是为了污蔑历史上的革命领袖而丢包袱。前者是本次革命的必要步骤,后者则是落魄的边缘左翼文人孤芳自赏的小情绪。

点评

乐不眠  倒也算不上恶毒,不过是一身爹味  发表于 2024-4-18 22:01:36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5 06:33 , Processed in 0.019548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