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311|回复: 17

关于“算命”,其实是一种大数据预测?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6 17:21: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2-6 23:35 编辑

如题,昨天在与同志们讨论有关这些迷信的现象时,受到同志们启发,特别是受到王导同志的启发
不过,有个老师跟我讲过一个关于《易经》的有趣观点。

他认为,《易经》并不是用来占卜的书,而是一本关于人生哲学的巨著。他的理论是:《易经》是周文王在被囚禁的七年中所写。他的处境危急,因此他需要推演各种可能的情况变化,以及如何应对这些情况。

文王总结了事物的表象和本质,以及变化的规律,形成了64卦,384爻。《易经》的64卦实际上反映了人生中可能遭遇的64种情况,而384条爻则展现了不同的状态。

在这些卦爻中,你能够找到与你当前处境相符的状态。而《易经》则为你提供了怎样去思考和行动的指南,让你少犯错误。正如孔子所说,“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

人如果把周易当成算命的书,就会扔铜钱去确定自己所处的状态。如果把《周易》当成本人生指南,就会自己去翻,去琢磨。

由此,我产生了一个想法:所谓算命,是否是一种古时候的大数据预测呢?

我之前对于易经等经典不了解(当然现在也不了解),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些这些东西是讲的类似于原理的东西;但是昨天受到王导同志的启发,如果忽略掉其中的神秘色彩,所谓算命,是从现在的状态推导出未来的状态,属于一种“预测”,那么其实跟马克思主义很相似,只不过算命属于是灰色预测,马克思主义属于是机理建模预测。

在此先有必要说明一下这两者的区别。所谓机理建模,就是说了解一个事物发展的内部原因或者说规律,在此情况下对于未来的状态进行预测。举个例子,给定一个静止物体离地面的距离,再给定了一个重力加速度,那么我们很容易就能算出来物体在经过多长时间之后能到达地面,甚至能算出来到达地面的速度,这是因为我们知道了加速度、速度和距离的关系,了解其原理预测出来的;而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提出的利润率下降趋势,也是在第一卷先搞清楚资本主义世界的一般原理之后进行预测的

而所谓灰色预测,则是我们不知道预测值与被预测值之间具体有什么关系,从而省略了中间机理分析过程,只根据现象与现象之间进行预测。现在所谓的神经网络预测,其实人们只是大概知道其中有联系,但是不清楚联系是怎么产生的,以及输入的变化究竟是怎么影响输出值的,所以丢给机器去进行预测。这种预测的成功概率很乐观,但是只会显示输入与输出,至于中间是如何建立联系的人们不清楚。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这有点类似于中医。大家都知道“神农尝百草”,说明中医的理论是在大量的实验基础之上得出来的,在总结了大量药物与效果之后得出来的。当然,就像是现在的神经网络人们不能解释一样,古时候技术达不到,自然就无法进行一个科学的解释。

但是就像是人们对不了解的事物通常敬而远之一样,事关自己的身体健康,如果你不能说出这个药物是怎么在身体内发挥作用或者它是如何能使身体状况好转的,只是说“像你这样的情况,通常就是吃这个药就好了,原理我也说不清”,那么人们很可能不会相信这能使他好转。从而,中医的理论也就应运而生。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能进行一个科学的说明,就只能和当时的主流价值观保持一致了,用当时的“常识”去解释。(在古代,“望气”这玩意大家都信,尤其是董仲舒弄出天人感应之后更是如此)

同样,如果我们对于周易是这样看待的
文王总结了事物的表象和本质,以及变化的规律,形成了64卦,384爻。《易经》的64卦实际上反映了人生中可能遭遇的64种情况,而384条爻则展现了不同的状态。

在这些卦爻中,你能够找到与你当前处境相符的状态。而《易经》则为你提供了怎样去思考和行动的指南,让你少犯错误

那么抛去其中的“机理”,实际上就是把所当前遭遇的情况和未来的状态作了一个预测,并且是在加入了一些类似于“心态”“性格”等不同因素之后得出来的预测。

由于这些是对大量数据的预测,特别是在封建王朝的条件下环境变化不大,“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所以准确率应该是有的。至于原理,由于很难解释,所以就只能用一些云里雾里的话语去解释。

不知道有没有对这方面了解的同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4-2-6 18:42:14 |显示全部楼层
《心理史学》的感觉,但是基地也给出了阿西莫夫的答案就是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6 19:02:30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引用和赞赏过19世纪流行的一种观点:我们只是在更高的程度回归古代的思想和原则。

我们比较能确定的是,21世纪世界共产革命,是对无阶级社会的回归;深度神经网络人工智能是否是对“算命”的回归,这种“算命”是否建构一种新生产力?汉民族的古典玩意对于建设一个新世界有多少可供发掘之处,或许是21世纪中后期的历史课题。

点评

乐不眠  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摩尔根说的  发表于 2024-2-6 21:10:57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4-2-6 19:36: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弱冠系虏请长缨 于 2024-2-6 19:45 编辑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本质上是尝试对社会这个复杂系统进行建模并预测?
这方面,钱学森晚年进行过一些探索,例如他曾经提出过一种“社会总体设计部”的概念,通过建立一种专门机构对社会生活的各方面进行调控。同时他还提出要构建复杂系统理论,积极推动相关的学术活动。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似乎有专门的院系从事相关研究。但鉴于国内学术界的种种风气,个人认为钱学森的很多想法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传承,只是沦为了学阀招摇撞骗的招牌。
国外的话,美国的圣塔菲(圣菲)研究所等学派或机构应该也在一直推进类似的工作,但是似乎也还没有发展到可以构建一门完善学科的程度。相关工作可以通过网络科学、社会动力学、复杂适应系统(CAS)、基于代理的建模(ABM)、计算社会学等关键词进行检索。从单纯学术或技术的角度出发,我觉得这方面是相当前沿的一个主题了。也不排除未来随着形势的发展,资产阶级押宝相关技术,指望通过个别”颠覆式创新“扼杀、控制革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6 19:38: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乐不眠 于 2024-2-7 08:02 编辑

现在的大数据算法和你说的的不是一个东西,相反现在的大数据是用来提供现象,解释现象的,而不是预测未来。

马克思主义不是机理建模也不是机械决定论。

算命与否,未来能不能预测其实是哲学已经讨论的问题,我的答案是不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6 20:15:58 |显示全部楼层
弱冠系虏请长缨 发表于 2024-2-6 19:36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本质上是尝试对社会这个复杂系统进行建模并预测?
这方面,钱学森晚年进行过一些探索,例 ...

我觉得是这样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6 21:20: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导 于 2024-2-6 21:30 编辑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的观点是:偶然性与必然性是相互包含的,自然界中的一切现象都不是纯粹必然的,也不是纯粹偶然的,两者总是相互联系而存在,必然性要通过大量的偶然性表现出来,偶然性的背后隐藏着必然性。

所以在宏观领域,即使掌握了全部信息也不可能对未来做出百分百准确的预测。因为偶然性总是存在的。如果可以做到,岂不是说“拉普拉斯妖”这个理论被证实了?

回到算命和《易经》的话题上,我也不觉得就算我真的学通了八卦,遇事不决拿本经书对照,再去制定策略就万无一失了。对待革命事业更是这样,哪有现成的模板指挥你去怎么做呀。哲学上的不确定性或是偶然性总是存在的。战略家的重要任务就是尽量减少不确定性,要是真的可以通过大数据却预测出下一步怎么做,或许所有战略家都要面临失业了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6 21:32:38 |显示全部楼层
乐不眠 发表于 2024-2-6 19:38
现在的大数据算法和你说的的不是一个东西,相反现在的大数据是用来提供现象,解释现象的,而不是预测未来。 ...

从建模的角度来讲,大数据预测就是用大量的输入输出来建立或者说训练一个模型,从而在有新的输入时可以预测新的输出

我说马克思主义是机理建模,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是通过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现象进行分析,从而认识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一般规律,以此来预测未来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灭亡以及为什么会灭亡。

马克思说自己采用的是“抽象力”,这指的就是“溯因”,也就是说利用抽象力从现象重复本身“逆推”出导致其发生的潜在联系,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客观规律”“原因”。通过找出事物背后的客观规律、事物变化的原因,来对新的事物进行预测。

举个例子,我们怎么知道太阳明天是不是从东方升起呢?如果我们知道万有引力、地球的自转等,我们就可以说明天太阳一定会升起,甚至角度都可以给他算出来;可是,古人并不知道万有引力和地球自转,难道就不能预测了么?不是这样的,古人说我也可以预测太阳明天一定从东方生气,甚至经过长期统计之后也能算出大致角度。

但是这两种明显是有区别的,一种是我们先对规律进行正确的认识,得到的结论;另一种则是我们根据长期的统计得到的。再举个例子,知道摩擦力的话我们知道不给物体施加力物体会逐渐停止运动,但是中国古代的老百姓难道会认为不给物体施加动力物体会一直运动下去嘛?显然不会

也就是说,即使不能正确认识客观规律,也可以得到正确的答案,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那这样一来,如果把算命作为一个预测模型来理解话,似乎也是可以接受的。通过对不同人境遇、心态以及其他参数的研究得出来的预测结果从理论上来讲概率是有的,只不过预测正确的可能性大不代表其原理是对的

至于你认为的未来是否可以预测,那在此我反问:如果未来不可以预测,那么马克思恩格斯他们是在干什么呢?
甚至我们现在,不就是在用马克思主义来分析“国势”嘛?

列宁说“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在于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那是因为虽然马克思主义的原理是普遍适用的,但是由于马克思研究的是资本主义普遍的规律,所以抛去了一些次要的波动因素;而这些波动因素在我们短时间的研究中是会有一定影响的,所以要求我们把其他的波动性因素考虑进去,具体分析。这当然不是机械决定论,但是在一段长时间尺度上是必然的。就像是我们不能预测中国是在二十年后的哪个时间点革命,但是能确定一定能发生革命一样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6 21:46:22 |显示全部楼层
王导 发表于 2024-2-6 21:20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的观点是:偶然性与必然性是相互包含的,自然界中的一切现象都不是纯粹必然的,也不 ...

对,就像是豌豆杂交实验一样,大致结果一定等于三比一,但是很难对单个种子来预测到底是那四分之三还是四分之一。

不过,我的意思是,如果预测这个结果的成功概率能达到百分之六七十,那几乎就可以说我们对于分析的变量和预测结果之间确实存在一定关系;而如果是这样的话,最好是能对这两者间的关系进行更加科学的类似“溯因”的分析,从而把这些变量与预测结果之间的关系更加科学的表示出来

但是之前的做法好像大多是在搞这个“批判”“戴帽子”,把这玩意打上迷信、封建的标签然后就不管了,可事实上还是没能科学的解释对于个人的预测是怎么做到的,结果就是虽然当时看起来把这些东西打到了,但最终还是会回来的。

要我说,未来社会主义建设之后,我们就要对于这些进行科学研究,让群众知道这些都是咋回事;否则万一在复辟了,这东西不都又回来了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6 21:50:59 |显示全部楼层
君行早网友提出了一个很有价值的问题。

所谓古代的“算命”,固然有后来江湖术士故能玄虚的成分,但是这也是古代人认识世界的方式。固然古代没有现在所谓“科学”的语言,但是也不能阻止他们在许多方面得出正确的认识。

而且,近代以来,尤其是西方启蒙时代以来对形而上的“科学”的崇拜,和资产阶级试图垄断知识的努力一起抹杀了许多古代的思想和科学成果。20世纪以后的很多关于人体,自然和社会的研究,往往是对古代科学文化的“在发现”。

在这个意义上,我需要认识到,说着满口马列话语的文章不一定就是科学的,满口神鬼天命的文章未必就是不科学的。许多情况下,所谓天命,就是古人理解的必然性。所谓天人合一,就是古人理解的能动性与必然性的统一。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21 23:24 , Processed in 0.020404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