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104|回复: 31

怎样用马克思主义方法分析中国经济问题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27 03:24:56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大家关心经济问题,借这个机会和大家聊聊怎样学习用马克思主义方法分析中国经济问题。


由于中国马列毛左派在过去几十年思想上、政治上的发展是相对独立的,很多同志对于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国际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一些发展完全不了解,对马克思的经典著作或者没有接触过或者浅尝辄止,从而不了解在当前条件下怎样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观点、方法来分析资本主义经济。


在资本主义社会,在社会上占压倒地位的当然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在网络时代,在各种社交媒体上流行着各种在庸俗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基础上进一步庸俗化、娱乐化的所谓经济“分析”。其中有的是满足一些人猎奇、耸人听闻的心理,有的是为了诱惑人们进行股市、房市等投机,即使是所谓“严肃”些的分析也往往将一些枝节的、次要的方面夸大,在少量有用信息背后笼罩着大量信息垃圾。


绝大多数初步觉悟的左派同志,一说到资本主义危机,往往就搬出过去教科书上说的“资本主义生产过剩、劳动人民购买力不足”的教条,不分具体情况地套用。


凡此种种,都不能帮助我们正确认识和分析现代资本主义经济,既不能了解资本主义发展的原因,也不能发现真正的主要矛盾。久而久之,恐怕还会从急切盼望危机马上就来的幻想跌落为“危机怎么还不来”的失望,直至对革命前途丧失信心。


所以,正确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分析方法分析资本主义经济很重要。


在这方面,我们每年都发布红色经济观察。希望大家都来阅读红色经济观察,提出意见和建议。此外,关于运用马克思主义方法分析资本主义积累,我们过去在“学点马克思主义”、“学点经济学”系列中都有过论述,大家有时间的时候建议去看看。


概括地说,决定资本主义积累的是利润率(当然同等利润率下,不同国家的积累情况也有差别,暂时不说)。简单化一点说,如果利润率高、稳定,资本主义经济就比较繁荣;如果利润率在趋于下降,资本主义经济就面临严重的问题,就在走向危机。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利润率趋于下降已经十多年了,但是下降是从很高的水平开始的,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引起投资崩溃。这个转折点什么时候来到,还要观察。


决定利润率的有两个因素。一是利润份额,这个指标主要反映阶级斗争和阶级力量对比(也受其它一些短期因素影响);二是产出资本率,这个指标在短期受需求影响比较大,在长期受技术影响。就长期来说,如果资本劳动比的提高速度高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简单说,就是需要很高投资来维持一定的劳动生产率增长),产出资本率就会下降(这是中国目前的状况);如果资本劳动比的提高速度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大致相当,产出资本率就会大致保持不变(这是美国目前的状况)。


我们想象一下,大夫给病人看病,这个病人可能有各种症状,什么发烧、头疼、肚子痛、关节酸胀。高明的大夫不会仅仅根据这些表面症状就诊断开药。打个比方,要望闻问切,现代条件下,要用仪器测量病人身体各个器官的指标、运行情况,这些指标有的要紧,有的不大要紧。然后用科学的方法做出诊断,找到病人疾病的病根,抓住主要矛盾。


我们写红色经济观察,就等于给中国资本主义做诊断,衡量它的各个关键指标,然后根据这些关键指标运行的情况,再判断资产阶级当局这个“大脑”会做出怎样的反应,然后再得出无产阶级和进步力量的阶级斗争策略。当然,这里,我们的目的,不是把病人治好,而是为了把资本主义给“治死”。但不管要治活还是治死,都要找准要害。


从马克思主义观点出发,资本主义的要害就是利润率,其它诸如股市、楼市、地方债、资本流进流出,都是肘腋之疾,要不了命的。


就中国资本主义来说,总的基本矛盾就是由其作为专门从事出口制造业的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所派生出来的矛盾。因为这个基本矛盾,一是必然导致中国工人阶级发展壮大,从而导致工人阶级斗争力量上升;二是必然导致产出资本率下降(这是半外围条件下被迫用高投资维持劳动生产率增长带来的)。两者共同作用,就导致利润率必然下降,最终就必然导致中国资本主义失败、灭亡。


关于第一个方面(工人阶级斗争力量上升),2011年至2015年是工人阶级斗争一个高潮,取得了劳动收入份额上升、利润份额下降的成果。2015年以后,资产阶级尝试反扑,但现在看来,资产阶级的反扑取得的“成果”有限,劳动收入份额近几年大致保持不变(甚至还略有上升)。原来根据初步数据,以为2021年劳动收入份额会有比较大的下降,现在根据更新后的数据,下降幅度不大,所以还是处于2015年以来阶级斗争僵持的局面。未来,只要广大劳动群众坚持“躺平”斗争,坚决地、普遍地、大量地减少各种形式的剩余劳动力供给,就一定能为新的工人斗争高潮创造条件。


那么,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怎么应对这些矛盾的积累,挽救自己赖以作威作福的社会制度呢?很多同志受网络“分析”影响,一说起经济,就爱谈股市、房地产、债务,加息减息、央行放不放水等。我给大家泼点冷水,这些都是噪音,都不是主要矛盾。


从宏观经济学来说,上面说的这些因素,最后都要通过需求起作用,不是影响消费,就是影响投资。但是,以中国资本主义来说,至少在目前,任何单纯因为需求减少的危机,都不是致命危机。注意:我这里说的是,“单纯”因为需求减少的危机(比如,因为利润率下降导致投资崩溃,不是单纯因为需求减少)。任何单纯因为需求减少的危机,资产阶级当局都可以通过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来应对,像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那样的危机是不会爆发的。


中国资本主义的致命问题,不是房地产泡沫,也不是地方债。如果假设资产阶级当局不出昏招,不长期坚持必然失败的清零防疫政策,疫情应当也不是致命问题。我们暂时不把希望寄托在对方出昏招上。


中国资本主义的致命问题,是由半外围资本主义矛盾所带来的利润率下降。那么,从中国资产阶级的立场出发,如何才能制止利润率下降、争取利润率回升呢?


理想情况下,首先要阻止产出资本率下降。做到这点,有两条路,一是主动选择大幅度降低投资率,以便使得投资与较低的、可持续劳动生产率增长速度相适应。但这意味着大幅度降低经济增长率,永久放弃“强国梦”。再一条路,那就是维持现有的投资率,同时想办法大幅度提高劳动生产率增长率。中国资产阶级近年来搞所谓“制造业强国2025”、“自主创新”、各种“产业政策”,都是围绕着这个目标,但成效十分有限。


从历史上来看,半外围国家要上升为核心是十分惊险的战略大冒险。过去一百年,凡是成功地由半外围上升为核心的(如日韩台),都是霸权国家有意扶持的结果。与霸权国家对抗、又试图上升为核心的,典型的如苏联,无一不失败。


核心国家之所以是核心,就是因为掌握了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上的垄断技术。而垄断技术的形成,需要长期的技术、人才、资金、配套基础设施、上下游市场的培育和积累。如果是小国,集中突破一两个领域,也许还能碰碰运气。大国要上升为核心,必须在许多领域全面开花,没有几百个不搞996的华为根本不可能。


就中国资本主义来说,因为在国际市场上是依靠剥削廉价劳动力的出口制造业,所以绝大多数资本家都极端贪婪吝啬、急功近利,根本不可能花大钱、冒大险搞自主创新。资产阶级国家的产业政策有可能避免私人资本的急功近利和短视。但是,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比如中国资产阶级国家能够成为像日本通产省、韩国企划厅一类的“发展主义国家”、准计划经济,不受各种利益集团牵制,资产阶级国家的产业政策也不一定成功。资产阶级国家集中起来的资源只能投入有限的几个技术发展方向;由于技术进步的不确定性,这样的大规模投资有可能成功,但也有可能冒险失败(比如历史上苏联重点发展电子管而不是晶体管导致电子工业落后)。就中国的实际情况来说,它的所谓产业政策,实际上没有什么统一规划,而是各种假大空的堆积,无非是集中一些钱,然后在各个资本家集团间分赃;所以连真正成功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不能制止产出资本率下降,那么中国资产阶级的另一条“出路”就是加紧向工人阶级进攻,提高利润份额。过去几年,他们搞的所谓“混合所有制改革”、“供给侧改革”、事业单位市场化,以及鼓吹“灵活就业”,都是服务于这个战略意图。但是,我们看到,劳动人民通过开展“躺平”斗争,实际上在这个方面也挫败了资产阶级的战略意图;未来,还有可能发起对资产阶级的反攻。


最近很多同志关心李克强的那个所谓12万人大会。与上述资产阶级的战略失败相比,李克强的那些“稳经济”政策,30条也好,300条也罢,都是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狗皮膏药,完全不值得重视。稍微有些实质内容的,就是李继续其减税降费的反动政策,其实质,无非是挖资产阶级财政的肉,来稍稍缓解一下资本主义利润率下降的趋势。


那么,我们马列毛左派怎样来分析经济问题,又如何对外宣传呢?这里,要区分内部和外部。在内部,比如在红色中国网,我们要把话讲透。在外部,我们的宣传要符合群众的短期利益,要符合加速资本主义灭亡、无产阶级胜利的长远目标。


如何加速资本主义灭亡、无产阶级胜利?如果做一个简单粗暴的回答,那就是一切有利于加速中国资本主义利润率下降的经济主张,都是好主张,否则,都是坏主张。


所以,凡是什么给资本家(包括给小资本家)减税、降费、纾困的政策都是反动政策!更不必说那些直接鼓励资本家违反劳动法或者违法犯罪可以不追究的政策。要打破落后群众对于“万众创新”的幻想!要揭露所谓只有企业家盈利才能“创造就业”的胡说!尽管在资本主义条件下,这种胡说有一定客观真理性。在宣传上(指公开宣传),可以采取主张用国家资本主义政策增加就业而不是靠私人资本家“创造就业“的办法。


另一方面,凡是能够增加资产阶级困难的主张,无论来自哪里、无论出于什么政治动机,都有利于群众的短期利益,都有利于加速利润率下降,因而都是好政策。比如,资产阶级提“共同富裕“,我们就要求其在一次分配、二次分配中落实”共同富裕“(提高工资、增加政府福利支出),而反对其所谓”三次分配“(靠资产阶级施舍)。再比如,有人提出,为了鼓励大家生孩子,政府应该拿出几万亿元给大家发生育补贴,咱们也可以适当附和。总之,要把群众的预期提高,把胃口吊起来,向资产阶级当局提的要求越多越好、越高越好,越”不合理“越好。


在私人资本与国有资本的关系上,一般来说,反对一切私有化,反对一切所谓“国退民进”,重点打击剥削最残酷、利润率最高的私人资本。要坚决反对一部分所谓”左派“跟在自由派屁股后面鼓噪所谓”国有资本垄断“的反动言论!要在群众中逐步培养,宁要国家垄断,不要私人资本垄断、不要外资垄断的观念。对于鼓噪国有资本垄断的教条主义者、宗派主义者,要质问他们:你们不要国家垄断,难道是为了让资本家垄断、让跨国公司垄断吗?


未来,根据资产阶级新的花招,我们还可以依据上述原则,调整我们的宣传策略。比如,假如资产阶级主张用从东南亚大规模移民的方法来解决劳动力短缺(虽然这实际上很困难),那么,我们要与劳动群众的短期利益坚定地站在一起,不受西方“左派”精神包袱的束缚,坚决反对把中国变为“移民国家”。


下面简单说一下美国经济的情况。美国资本主义经济的矛盾与中国资本主义经济有所不同。大家从红色经济观察中可以看到,近年来,美国经济的利润率是比较稳定的。目前看来,美国经济当前的主要问题是,自新冠疫情以来,美国资产阶级为了应对内外矛盾,冒险采取大规模财政和货币扩张政策,导致了庞大的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




从上面的图可以看到,2021年美国的政府部门赤字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12%,贸易赤字(经常账户赤字)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4%;今年,美国的贸易赤字可能会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5%。美国的财政赤字,一靠私人部门的储蓄来弥补,二靠来自外国的储蓄来弥补(表现为贸易赤字)。未来,如果私人部门储蓄减少,利率会大幅度上升;如果来自外国的储蓄减少,美元会贬值,并有崩溃的危险。


美国资产阶级当局如果选择继续冒险实行扩张性财政和货币政策,则美元崩溃的风险会加大。


美国资产阶级当局如果选择接受经济衰退,用减少总需求的方法来抑制通货膨胀、增加私人储蓄,那么美元维持稳定的可能性较大。目前看来,美国资产阶级当局采用后一种办法的可能性较大。


如果美国经济持续衰退,中国资产阶级也有两种可能的应对办法。一是不采取大规模的宏观刺激措施,听任国内总需求低迷。这样做,对资产阶级的好处是,可以增加劳动人民失业、削弱工人阶级斗争力量,减缓利润率下降的步伐;坏处是增加资产阶级的政治困难,中小资本家也会哇哇叫。


中国资产阶级可能采取的第二种办法,是模仿温家宝政府的四万亿刺激计划,实行新的大规模财政和货币扩张政策。如果是这样,可以减少劳动人民失业,加速农村剩余劳动力枯竭,有利于提高工人斗争力量,加速利润率下降。在对外经济方面,由于中国成为世界经济总需求的主要推动力量,中国将从贸易顺差国变为贸易逆差国;中国的贸易逆差有赖于外国资本流动来弥补,但由于人民币不是国际主要储备货币,流入中国的外国资本将有很大的投机性。所以,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有提前爆发的可能。


这里再补充几句,过去一些年,许多左派同志受自由派和网络舆论的影响,盲目地反对温家宝的“四万亿”、盲目地反对大基建、盲目地反对央行放水等。实际上,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一般来说,资产阶级当局如果实行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都是有利于劳动人民短期利益的;就中国来说,这些政策还有着加速资本主义经济利润率下降的额外长期“好处”。


总而言之,未来几年,凡是有利于群众短期利益的,我们就拥护,就支持。在目前中国的条件下,有利于群众短期利益的,也就是在长远能够要资本主义命的。因此,“改良”的,也就是革命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27 04:36:07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的老练分析,值得毛派认真学习思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27 08:51:21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鼓噪国有资本垄断的教条主义者、宗派主义者,要质问他们:你们不要国家垄断,难道是为了让资本家垄断、让跨国公司垄断吗?

这个质问掷地有声。

还可以在宣传方面再加一条:鼓励广大毕业生考公、进国企,而不是去私企996。优秀毕业生都加入公务员队伍(即使是基层公务员)、国企,有利于增加无产阶级的力量,减少对私企的优秀人才输送。

除了文中提到的有利于群众短期利益、长期能够要资本主义命的“改良”政策,还有一类盘活宅基地、资本下乡和一切把农民往城里赶的反动政策,短期来看,其增加了产业后备军的人数,可能增加劳动人民失业,并使劳动份额下降;但长期来看,则会加速农村剩余劳动力枯竭,让产业后备军的人数峰值提前,从而让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力量对比的逆转提前。

总之,中国资产阶级利润率下降的趋势和客观规律难以逆转,只不过从现阶段到未来的某一天,无产阶级仍要忍受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我们只希望阶级力量对比反转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27 09:13:53 |显示全部楼层
蒸馏水 发表于 2022-5-27 08:51
这个质问掷地有声。

还可以在宣传方面再加一条:鼓励广大毕业生考公、进国企,而不是去私企996。优秀毕业 ...

第一个想法有创意

关于资本下乡,你能不能澄清一下?你认为是反对资本下乡好,还是说索性让资本主义经济规律发挥作用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27 09:22:34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27 09:13
第一个想法有创意

关于资本下乡,你能不能澄清一下?你认为是反对资本下乡好,还是说索性让资本主义经济 ...

索性让资本主义经济规律发挥作用。
原因:一是反对也没用,顶多是学者表达对农民境况、农业发展的同情,政策制定者也不大可能因为学界声音而改变政策大环境;二是,这么一来,有望让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力量对比拐点提早到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5-27 09:42:08 |显示全部楼层
"大国要上升为核心,必须在许多领域全面开花,没有几百个不搞996的华为根本故可能。"这里有错字,应该是“不可能”。

1.决定资本主义积累的是利润率。
2.决定利润率的有两个因素:一是利润份额;二是产出资本率,即“资本劳动比”与“劳动生产率”间的比例。
3.资产阶级要维持或提高利润率,有两种方案:一是向工人阶级进攻,直接提高利润份额,目前劳资处于僵持阶段;二是维持或提高产出资本率,这意味着要么减少投资,要么提升劳动生产率(这要求国家往全球供应链上移,目前受到美帝围剿)。
4.未来马列毛主义者要为降低利润率而工作:
(1)反对资产阶级当局直接提高利润份额的一切措施,如“混合所有制改革”、“供给侧改革”、事业单位市场化,以及“灵活就业”等等,要求加强劳动保障。
(2)呼应资产阶级当局竭力扩大投资,增加资本产出率下降的趋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27 10:12:03 |显示全部楼层
俞聂 发表于 2022-5-27 09:42
"大国要上升为核心,必须在许多领域全面开花,没有几百个不搞996的华为根本故可能。"这里有错字,应该是“ ...

谢谢帮助总结

关于四(2),倒也不见得要呼吁他们增加投资,就企业投资来说,利润率下降最后引起危机还是要通过减少投资来实现。

但就资产阶级经济政策来说,增加支出的政策比给资本家减税的政策对劳动人民更有利些。

增加支出政策中,最好是增加国企生产性投资(就是他们最反对国企进入的“竞争性领域”),其次是增加福利支出、公民基本收入。但这两条他们都不做。基建投资比给资本家直接发钱好一些,好歹增加些就业。

前段时间,李克强还煞有介事地就这些政策征求资本家意见。资本家当然都说发钱好(减税退税),所以李对资本家言听计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5-27 11:18: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莫若润之 于 2022-5-28 09:05 编辑
在私人资本与国有资本的关系上,一般来说,反对一切私有化,反对一切所谓“国退民进”,重点打击剥削最残酷、利润率最高的私人资本。要坚决反对一部分所谓”左派“跟在自由派屁股后面鼓噪所谓”国有资本垄断“的反动言论!要在群众中逐步培养,宁要国家垄断,不要私人资本垄断、不要外资垄断的观念。对于鼓噪国有资本垄断的教条主义者、宗派主义者,要质问他们:你们不要国家垄断,难道是为了让资本家垄断、让跨国公司垄断吗?

      这段话的意思是对的,但是中间“要坚决反对一部分所谓”左派“跟在自由派屁股后面鼓噪所谓”国有资本垄断“的反动言论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要坚决反对一部分所谓”左派“跟在自由派屁股后面鼓噪所谓”反对国有资本垄断“的反动言论。
       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是否存在国企垄断,二是该不该国企垄断。从第一方面来讲,目前国企在传统行业中当然是垄断地位(与互联网有关的行业及保险类行业例外),而且国有经济在整个国民经济中占据主要的份额,绝非像有些网友所说的“只占不到20%(如果占比不到20%,那么真的已经无所谓了)。如果上纲上线地来说,贬低国有经济在目前中国经济中的地位,就是为彻底私有化造舆论。请参见我在国内核酸和抗原检测市场毛利率显著高于国外市场一贴中与网友的争论。
       二是该不该支持国企垄断的问题。按理说,越是从国企得不到一分钱好处的人群,越不该支持和维护国企。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只要名义上还是国有的,就比较容易转为真正的公有(一纸政令就可以办到),人民大众对各种非法的“私有”就保持着追诉的权利。当然,如果资本主义制度已经千秋万代永固化了,那么,确实没有必要再去维护什么“国有”。
       私有财产公有化难,把他人的私有财产变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更难。而国有财产私有化易,国有财产公有化更易。我们坚信资本主义会死亡、社会主义会重兴,所以即使现在已经被排除在国有资产的受益者之外,仍然要维护它而坚决反对彻底私有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27 11:34: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2-5-27 11:37 编辑
莫若润之 发表于 2022-5-27 11:18
这段话的意思是对的,但是中间“要坚决反对一部分所谓”左派“跟在自由派屁股后面鼓噪所谓”国有资 ...

中国现在连政府部门加国企一起生产的GDP能有GDP20%就不错了

注意:政府部门不是国企

官方现在不提供国企贡献GDP数据。但我们可以粗估。现在城镇就业人员大概4.7亿,政府和事业单位就业人员5000万,国企就业人员大概3000万。所以政府、国企加起来占城镇就业人员17%,其中国企只占6%。如果政府、国企、私企劳动生产率都一样,那么国企就只占城市GDP6%。

考虑到国企工资比私企高,就算国企劳动生产率是城市平均水平一倍半,国企占城市GDP至多不超过9%。

但是还有乡村。乡村GDP就算占全国GDP20%。这样国企只占全国GDP7%。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27 11:41:09 |显示全部楼层
莫若润之 发表于 2022-5-27 11:18
这段话的意思是对的,但是中间“要坚决反对一部分所谓”左派“跟在自由派屁股后面鼓噪所谓”国有资 ...

一部分所谓“左派”鼓噪的“国有资本垄断”,就是他们证明中国是帝国主义的证据之一。显然,“国有资本垄断”是站不住脚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7-8 01:31 , Processed in 0.023398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