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02|回复: 1

中国与乌克兰 —— 习近平玩俄罗斯轮盘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3-23 18:47: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2-3-24 04:35 编辑

中国与乌克兰:习近平玩俄罗斯轮盘
3月 23, 2022

最后更新: 3月 23, 2022

新闻中国大陆国际
“没有止境”的中俄友谊浮现裂痕

Vincent Kolo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孙子兵法》有云:“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豫交”——如果不清楚邻国在想什么,那么就不应与之结盟。习近平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宣布与普京的友好“没有止境”时,显然没有听取孙子的训诫。仅仅20天过后,普京的军队就入侵乌克兰。

众人都在猜测,习近平及“习核心”对普京开战的盘算实际了解多少。他们是被蒙在鼓里的吗?似乎不太可能。习近平是否像普京一样,押注俄军会迅速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似乎是合理推测。习近平是否知道更多,但没有告诉中共高层其他领导人?有可能。无论如何,两名独裁者都严重误判形势。而这样的错误最终可以会威胁到他们对权位。

中共政权内部有一道难以掩盖的裂痕,对习近平的亲普京路线有相当的反对声音,在北京彼此矛盾的讯息上一定程度反映出来。正如中国事务资深评论家中泽克二所言,作为中共统治机关的政治局七常委内部,对于与俄结盟存在分歧:“7人存在不同的意见”。对乌克兰战争立场的分歧,加上习近平推动的经济政策被局部撤回,都可能会加剧中共内部权斗。

习近平在二十大前夕要“稳定压倒一切”,并期望像普京那样加冕为终身独裁者,现在却是他最糟糕的时候。以总理李克强为首、由部分红色资本家和退休官员作后盾的反习派,目前仍然太弱,推翻不了习近平,但他们越来越公开反对习近平的政策。要在如此危机严峻的阶段落实政策,习近平政权就必须更加独裁和集权,使局势的不稳定进入恶性循环。

“极大的分歧”

中国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理事长胡伟撰文指:“中国不能与普京捆绑在一起,需要尽快切割。”该文在3月初中共召开两会期间被广传,然后被网络审查移除。文章的重要性在于,罕有地公然批评习近平的路线(当然没有指名道姓),并且在党高层中获得相当支持。胡伟表示战争“在国内引发极大的分歧”,“支持者和反对者势不两立”。他警告:“目前估计还有一、两周的视窗期(与俄罗斯切割),再迟中国就可能丧失回旋馀地,必须当机立断。”

胡伟的评论是中国统治阶级迄今最尖锐地表达了对习近平的“战狼外交”的分歧,而中俄联盟是这个问题中最新和最具争议性的一点。相当部分的中共官员及其资本群带关系者认为,习近平的民族主义路线越来越带来反效果——破坏经济,并且为美帝国主义的反中措辞拨火。但因为与俄结盟是由习近平亲自督定的,使中共政权骑虎难下。现在顶多可能语调会有所修改,而非有实质改变。胡伟主张与普京“切割”,这也代表会严重打击习近平过去十年努力塑造的“强人”形象。

北京会遇到的困难程度,也视乎于战争的发展。如果是历时数月的长期战争,俄军对包围的城市加强恐怖轰炸,中共将更难维持“假中立”,对其来说都是一场恶梦。对习近平来说,更恶劣的情况是普京倒台,无论是由于群众运动抑或是“宫廷政变”,这都会对中国产生震荡。因此,在试图模棱两可回旋的同时,习近平政权会尽力协助普京保住权位。

习近平试图展现出一副民族主义强人、敢于挺身对抗美国的形象,而中共政权在乌克兰战争中自相矛盾的“中立”态度已经损害了他的权威。对外,中共对拜登的措辞含糊而客气,与俄罗斯保持距离,而其国内宣传则宣扬民族主义,并高度亲俄。部分群众已然注意到这种强烈反差,这一方面削弱了习近平的民族主义宣传,同时也暴露了他全球“和平缔造者”形象的虚伪。以海外华人为主的群体发起了“大翻译运动”,将国家控制的媒体和社交媒体上狂妄的民族主义、种族主义与性别歧视言论翻译成英文。这一运动反映了部分中国人对中共虚假宣传的厌恶。

“杜鲁门主义”

对于普京与俄罗斯资本主义来说,乌克兰战争或堪比2003年美帝入侵伊拉克的灾难性决定。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全然低估了他们当时跳入的民族政治泥潭之深度。普京误判了所有方面的形势——从俄军实力、乌克兰抵抗的程度(普京就民族问题勐烈攻击列宁的思想,他也正为这种无知付出代价),到世界局势和西方帝国主义的反应之大。习近平如此公然将自己的政权与普京政权结盟,无论中国是否因为挺俄而正式成为制裁目标,都可以面临外交孤立的风险,并加速与西方脱钩,付出潜在毁灭性的经济代价。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解释道,乌克兰战争改变了一切。为西方资本主义出谋的《金融时报》将这一时刻描述为“地缘政治支点”,并敦促华府采纳翻版的1947年杜鲁门主义,将各国划分为亲美与反美两个阵营。短期来看,俄罗斯侵乌强化了西方资本主义政府的力量,让他们震撼式的加强军备、在对俄制裁中前所未有地动用国家干预金融市场,并且更为成功地将其政策披上捍卫“民主”反对“专制”的外衣。

数年来的中美新冷战经过俄罗斯侵乌以来经历了“大跃进”。经济去全球化加速将不可避免。俄罗斯的入侵行动至少在短期让欧盟与美国为首的阵营阵营弥合了内部分歧。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呼吁美国在日本部署核武,而德国则跃升为世界第三大军费开支国。乌克兰战争清除了1945年后世界秩序的参与。

“灾难资本主义”

如此程度的西方团结,是自奥巴马、特朗普任美国总统以来,中国外交政策就一直在竭力阻止的事情。因此,普京发动的战争极大地促进了拜登建立“民主”帝国主义联盟,从而遏制中俄的战略。习近平对俄罗斯入侵的实质支持,使美帝国主义更易借对俄冲突作为掩饰,实质上是针对中国这个长期主要目标发动代理人战争。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的实质和规模,是这场代理人战争至关重要的部分。

西方与俄罗斯冲突急剧升级,与中美冲突密不可分。拜登一直在推动与欧洲建立更强大的联盟,特别是利用北约,扭转特朗普孤立主义的“美国优先”政策。其目的是在国际政治中孤立中国,并在南海和台湾等印太区争议中加大对中国施压。从长远看,对美帝国主义来说,亚洲在战略上比乌克兰和东欧更重要。这一切都意味着,乌克兰战争是未来全球冲突的预演。

社会主义者一方面反对俄罗斯的入侵与普京帝国主义的企图,另一方面也反对北约和美帝国主义。乌克兰人民正面对的炼狱般处境是一个警号,让我们看到人类在“灾难资本主义”下将面临的苦难——除了气候灾难和致命疫情外,核大国之间军事冲突的幽灵也在世界游荡。我们指望俄罗斯国内英勇的反战抗议,也指出需要工人阶级国际主义——首先是团结声援乌克兰群众,也要把声援力量联系到反对一切资产阶级政府的军国主义与反工人政策。我们推荐读者在internationalsocialist.net网站上,阅读ISA发表的详细的社会主义分析。

所有帝国主义势力的言行都是假仁假义的。普京公然否定乌克兰作为一个民族国家的权利。王毅告诉世界中国“坚定主张尊重和保障各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但同时国内的媒体只报导亲俄的战争消息,并拒绝使用“入侵”一词。拜登、约翰逊和朔尔茨的决定并非基于乌克兰人民的利益,而是为了在普京的问题中获取最大的地缘政治利益。美国与北约多年来利用乌克兰资产阶级右翼政府作为棋子所进行的政治周旋,也有份散播战争的种子。如今,北约打算“战斗至乌克兰最后一兵一卒”,一方面颂扬乌克兰英勇反抗,但同时试图将冲突局限在区内——如同在“被回绝”的波兰战机事件那样。

身为超级大国的中国

这是自30年前苏联解体、东欧斯大林主义独裁政府垮台以来,中共政权面临的最严重的国际危机。这是中国作为第二超级大国面临的首次严重危机——作为拥有全球利益范围、超大型企业和巨额投资需要保卫的一个帝国主义大国,中国展开了与美国的激烈竞争。1992年,中国甚至还未跻身世界前十大经济体。中国当时还是一个专注于处理国内问题(1989年政治动荡后完成资本主义复辟)的无名小卒。如今,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与全球金融和贸易体系的融合程度远远超过全球第11大经济体俄罗斯。对于中国资本主义,因制裁而被西方市场拒之门外的威胁,比俄罗斯遭遇的同等威胁还要大。

社会主义者反对制裁。制裁是资本主义最强国的金融资本工具,之后可用来对付工人与社会主义斗争。在香港和新疆,ISA反对西方制裁,警示说制裁不会让中共停止国家镇压,反而会削弱和瓦解群众斗争。对俄制裁力度不可估量,但我们反对制裁,并非基于制裁的力度,而是基于哪个阶级在制裁、出于何种目的。

5.5%的GDP增长?

在乌克兰战火纷飞之时,即使中共的外交杂耍(口头上支持和平、实际上维护普京)试图使其免受美国与西方制裁,中国仍将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中国是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70%的石油和40%的天然气是进口的。2021年国际原油价格已上涨60%,而自俄军进入乌克兰以来,油价又已上涨11%。最终将是煤炭使用量增加,乃至气候破坏更快恶化。

中国农业农村部部长在3月警示,由于去年的大雨,今年的小麦收成“可能是史上最糟”。中国将需要将小麦进口量提高约50%,而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小麦价格飙升50%、至历史新高。全球1/4的小麦出口自俄、乌两国,但制裁与战争已经中断了世界市场的小麦供应。全球食品价格飙升令许多发展中国家面临大规模饥饿与“面包骚乱”的威胁。

但是,在中国经济增长严重放缓之际,或将严重打击中国经济的是二次制裁的威胁——中国被拖入以美国带头行动、以俄罗斯为主要目标的制裁网络。在3月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中国政府宣布2022年GDP增长目标为5.5%,这是近30年来的最低目标。大部分经济学家怀疑这一目标能否实现。这个数字似乎更像是为了“提振信心”,而非切合实际的目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其他机构预测,今年中国经济的增长率为4.8%,但如果政府提出任何低于5%的经济增长目标,那就等同于认输、并给自身带来负面影响。

即使没有乌克兰战争带来的危险的经济后果,中国经济也面临着严重的问题:房地产行业缓慢的崩溃、失业率的上升、消费低迷,以及因为防止奥密克戎变种病毒扩散而实施的封城造成的供应链中断。习近平政权坚持延续其“动态清零”政策,然而该政策在香港遭遇完全的大失败——目前香港有累计超过100万例新冠确诊案例,新冠死亡率成为全球最高。摩根士丹利预测,由于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影响,中国第一季经济会是零增长。尽管政府政策大转弯、放松了信贷控制与货币政策,并放弃了习近平提出的房地产税计划,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房地产市场,价格与销量仍均已经收缩6个月。

中共没有预料到普京的战争,也没为此而作准备。在这个中美冷战当中如此关键的转折点上,习近平政权却完全手足无措的确切因素,很大程度上暴露其政权的脆弱与内部矛盾。武汉第一波疫情、2019年香港群众运动、2018年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习近平一次又一次翻车!现在事后诸葛亮地看到,中、俄在2月4日发表的5000字联合声明宣布了双方“无限的”的战略伙伴关系——习近平更用“更胜联盟”来形容,而如今这已向他反噬。是中国国家领导人,而非普京,主动提出新的协议。习近平主要希望能够增进他本人在北京冬奥舞台上的权威,因为冬奥会很大程度被各国领导人所抵制(相比2008年北京奥运有68人出席,今年冬奥只有21人出席)。对于习近平来说,他的精力集中在二十大上连任,奥运会不过相当于资产阶级民主中的选举造势大会——只有烟火和爱国主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3-23 18:49:12 |显示全部楼层
“如同两兄弟”

“双方最高领导人把两国的战略伙伴关系比喻为『背靠背』是很重要的——意思就是两国如同两兄弟,互相保护对方的后方⋯⋯”中共《环球时报》(2月13日英文版)如是评论。这个描述恐怕已禁不起历史考验。现在中方的外交官不断尝试躲避问题,避免中国被西方视为普京的“共犯”而遭受制裁。2月4日的声明以来,双方并没有太多实质进展——不过是将现有两国之间的能源和科技合作扩大或在包装。其目的只是为发出共同阵线抵抗美国的信号。但如今,普京挑起了欧洲80年以来最大的战争,习近平可谓严重失算。

习近平赌注自己的政权能够从欧洲的军事紧张局势中坐收渔人之利,因为这会迫使拜登政府将焦点从印太地区及中国移开。跟普京一样,习近平可能也误以为美欧帝国主义之间(特别是德国)的分歧将会扩大。再者,现况显示两位独裁者之间并非“兄弟”,且双方的联盟其实不过是策略之便。习近平看中俄国越来越依靠中国、视中国为“老大哥”,这跟1950年代冷战相反——当时两国皆是斯大林主义独裁、苏联是中国的“老大哥”。假如普京对乌克兰的侵略外交和威胁成功,西方资本主义只有表面抗议(就如对习近平镇压香港时那样),这就能够强化习近平对台湾的盘算。

因此,无论习近平事前是否完全了解侵略乌克兰的计划,他或许也津津乐道于普京给西方制造麻烦、中国隔岸观火的局面。不过,在2月24日,所有这些有利因素都变成了不利因素。

习近平有可能会成为“失去欧洲”的中国领导人。用贸易外交及吹捧欧洲“主权”,来企图分化欧盟(特别是非常依赖中国经济的德国)与美国拜登的反中政策,一直是中国外交的重要特征。这条路线在去年遭受了严重打击(中欧贸易协议告吹、新疆制裁、默克尔退休、“立陶宛事件”),但乌克兰战争和中国与普京的关系恐怕会成为棺材的最后一根钉子。美帝国主义当然也会有意识地反制,而在战争的阴霾下他们会更为成功。

帝国主义之间的分化

3月18日,拜登与习近平的通话,部分也是讲给欧洲听——两国领导人的发言也是故意放话给布鲁塞尔、也特别给柏林听。拜登警告如果中国向俄罗斯提供军事援助,又或者协助其规避西方制裁(他们宣称掌握有关证据),将会有严重“后果”。美国实际上在向中国画下“红线”,也向欧洲施压支持这个立场。俄罗斯制裁的严重影响,使得这种威胁对北京来说是很真实存在的。

欧盟就是否加紧对俄制裁问题上已经陷入分歧。一名欧盟外交官告诉《泰晤士报》,表示现在出现了三个阵营。第一个是所谓的强硬“制裁派”,包括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他们在地理上最接近战区,因此最受到军事升级影响。他们主张更强硬的制裁,例如完全禁止输入俄罗斯能源。另一方则是“反对派”,以德国为首,并得到意大利、匈牙利、希腊和保加利亚支持,他们都反对加紧制裁。然后是其馀的国家。

这些内部分化情况跟早前就中国问题的分化相吻合——欧尔班的匈牙利是亲中的,还有传统上亲中的德国(2021年中国占了德国汽车企业销售额的38%),而在另一端则有去年与中国陷入“大卫与歌利亚”般冲突的立陶宛,这后来也演变成更大的欧盟贸易危机。乌克兰战争已经重创习近平的标志性政策“一带一路”。这个伤害与战争带来的制裁和其他影响一样,或将是永久性的,就算在战争结束后也会持续很长时间。乌克兰是“一带一路”的一个重要的战略伙伴,当然俄罗斯也是。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和斯洛伐克都是支持乌克兰的“一带一路”参与国,而另一成员国白罗斯则支持俄罗斯。中共试图用“一带一路”打造“和平与合作”,而现在这是多么讽刺!

现在的局势发展将迫使北京对整个“一带一路”进行重大的重新评估。由于许多参与国的债务危机日益严重,“一带一路”已经遇到重大问题、烂尾项目以及各种争端。在东欧,由于普京的战争,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中国投资项目现在岌岌可危,其中仅在乌克兰就有近30亿美元的中国建设项目。中国的“17+1”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一个与“一带一路”重叠的中国投资论坛)也或将分崩离析。立陶宛去年退出了该经贸合作,而主导欧盟的西方大国一直将“17+1”集团视为中国侵占欧盟“后院”的行为。这一立场可能促成西方中国的更强有力的反击,并迫使成为“棋子”的小国退出“17+1”。

台湾与乌克兰

乌克兰冲突也关系到台湾的未来,但这种关系并非习近平起初所设想那样。中国外交部一直坚称“台湾不是乌克兰”,重点关注合法性和“主权”问题,而普京已经证明,对于贪得无厌的资本主义政权,“主权”终归阻挠不了其入侵。中共声称台湾不是一个“国家”,但在乌克兰的主权是否应受到尊重上,中共与普京存在分歧。

对于社会主义者而言,我们的立场基于更根本的考量:(乌克兰人和台湾人都有的)民族意识、民主期望、对独裁统治和军事入侵的恐惧。在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制度下,台、乌两国的群众都不幸地被夹在更大的强权之间,而这些强权压根没打算实现真正的和平或民主。

习近平或许认为,乌克兰冲突将促使美国把军事资源转移到欧洲,并通过中、俄结盟来对日本施加更大压力,从而强化习近平对台海的控制。或许他盼望,俄罗斯以迅速而压倒性的胜利打赢战争,能够暴露西方的纸老虎形象。这些都没发生,反而相反的情况出现了。习近平“统一”台湾的战略似乎比以前出了更大问题。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如某些人所错误认为,两岸长远一定不会爆发战争或中国入侵。包括去年离开ISA的台湾小团体,这些人将中国的武力威胁视为“虚张声势”——立足于这样天真的结论下,他们认为不需要再将独立斗争与社会主义联系起来。

迄今为止,普京入侵的惨烈进展,以及俄方蒙受的重大损失(未经证实),应给中共解放军内强硬派敲响了警钟——入侵台湾恐将铸成大错。俄罗斯军队的作战经验远胜于中国军队,对乌克兰的陆路进攻比对登陆台湾更直接容易;而军事专家估计,对台登陆攻击的难度起码是与1944年诺曼底登陆一样。除非很有信心打胜仗,否则习近平不会冒险开战,因为军事挫败恐将意味着他的政权的终结。但普京也有信心。因此,如果说乌克兰战争对中国有什么影响,那么它将让中国军方对于自身的战略产生怀疑,并将进行大幅的重新评估。

如果普京的计划是占领乌克兰,而这个目标在今天看来愈发不切实际,美国和北约也肯定会资助乌克兰右翼叛军来回应。这可能会成功地削弱莫斯科的决心,但需历时数年并牺牲大量生命,但这也往往会阻碍、破坏真正的群众斗争。在一些方面,这种情形可与美国在越南战争当中的失败相提并论。这对于中共对台鹰派,也是个令人不安的问题。即使假设解放军能够成功入侵台湾,统治一个拥有2300万人口、绝大多数人不想被北京统治的岛屿,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导致中共占领军的疲惫和瓦解。

民族主义升温

两岸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使局势更加动荡。担忧普京入侵可能激发他“最好的朋友”习近平攻打台湾,台湾蔡英文/民进党政府及其亲美军事化政策的支持度增加。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3月的一项民调显示,70.2%的台湾人“愿意为保卫台湾而战”,而去年12月同样的民调显示仅40.3%的受访者采取这一态度。与其他国家政府一样,民进党正在利用这场危机来制造“国民团结”从而扼制阶级斗争,并推动与美、日签订更多亲资本贸易协定,以换取他们的“保护”。蔡英文也在推动增加军备开支、延长义务兵役年限。

在中国,中共多年来一直在鼓吹的网络“战狼”民族主义,如今也与对普京的崇拜、对俄罗斯的支持彼此交织,但现在有走向失控的风险。“小粉红”和其他社交媒体上的民族主义者(当中一些思想接近法西斯主义)变得如此猖狂自信,他们的恶毒言论不再仅针对同性恋者、女权人士、“台独分子”与香港人,甚至还会针对曾经的中共民族主义旗手(例如去年卸任《环球时报》总编辑的胡锡进)。对北京来说,这些民族主义压力正越来越难控制住,中共政策上的“回旋空间”恐将更少,在必要之时也更难采取更“务实”的外交政策。

对于亚、欧、全球工人阶级而言,乌克兰战争是更加危险、动荡的资本主义无序时期的开始。为了结束这场战争以及避免未来的战争,工人阶级必须与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算帐。组织反战行动、发起反战抗议是一个好的开始,但光靠这些是不够的。现时情况下,需要的远不只是施压或呼吁政府改变政策。工人阶级还需克服没有组织、缺乏声音、缺乏权力的问题。重建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人运动、反对资本主义与军国主义,在现在比起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8-16 15:24 , Processed in 0.02708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