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20|回复: 2

反思第一国际的经验和遗产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5-28 15:11:47 |显示全部楼层
反思第一国际的经验和遗产,以及为何当今工人阶级仍然需要革命国际组织

1864年9月28日,来自不同国家的代表们聚集在伦敦的圣马丁(St. Martin’s)大厅。这是迄今为止在国际范围内联合工人阶级最先进阶层的最严肃的尝试。1863年波兰起义时的国际声援行为间接导致了这次会议的召开。(按:本文是艾伦·伍兹在第一国际创建150周年发表的文章。原文发表于2014年09月29日,译者:k2e4z7x9)

会议一致决定成立国际工人协会(International Workingmen’s Association,IWA),也就是后来的第一国际。其中心将设在伦敦,由一个21人的委员会指导,该委员会受命起草一份纲领和章程。这项任务被委托给了马克思,从那时起,他在第一国际的事务处理上发挥了决定性的领导作用。

回顾过去,我们可以说,第一国际的历史任务是在世界范围内确立革命马克思主义的主要原则、纲领、战略和策略。然而新的国际不是从天而降,并且一开始那样完全形成和武装起来的。在成立之初,它并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国际组织,而是一个由不同政治趋势组成,高度异质性的组织。

但科学社会主义的创始人,与试图寻找水晶般纯净的工人阶级组织的宗派主义毫无干系。这种组织从来没有存在过,也永远不会存在。马克思和恩格斯明白在一个有工人阶级和群众基础的广阔舞台上工作的重要性。在这个意义上说,英国工会组织的参与尤为重要。

马克思和恩格斯从一开始就在国际内为澄清意识形态进行了顽强的斗争。他们非常清楚,要用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赢得群众,就必须在历史上产生的,也即有着深厚根基的无产阶级组织内进行耐心的工作。国际工人协会第一次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共同的框架,以便他们在迄今存在的所有小型革命圈子外和这个框架内测试和辩论他们的想法。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一开始就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大多数国家的工人运动正处于早期阶段。它仍在形成,并经常受到资产阶级自由民主思想的影响。在大多数国家,工人阶级运动还没有脱离于资产阶级政党。

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时代,绝大部分欧洲人是农民或小工匠,而不是雇佣工人。只有在英国,工人阶级才占社会的大多数,但英国工会领导人受到了自由主义者的影响。在法国,蒲鲁东主义者(Proudhonists)反对罢工,我们反对他们的“互助主义”乌托邦思想。他们也反对工人参与政治斗争。

最后,通过将坚持原则与灵活使用战术,马克思和恩格斯逐渐赢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领导的总委员会的指导下,第一国际为欧洲、英国和美国的工人运动发展奠定了框架。它在主要欧洲国家建立了深厚的根基。

社会主义和国际主义
社会主义是国际主义的,否则它就什么都不是。早在运动初期,马克思和恩格斯就在《共产党宣言》里写下了这句著名的话:“工人没有祖国”。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国际主义不是一种任意随想,也不是感情用事的结果。它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即资本主义作为一个世界体系在发展,在不同的国家经济和市场中产生了一个单一的、不可分割的和相互依赖的整体,即世界市场。

今天,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这一预言被显著地证明了。世界市场的压倒性统治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决定性的事实。没有一个国家--不管它有多大、多强,如美国、中国、俄罗斯--能够脱离世界市场的强大拉力。

当今没有比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更现代的著作了。它解释了社会的阶级划分,它解释了全球化现象、全球性生产过剩危机、国家的性质和历史发展的基本动力。

然而即使是最正确的想法,如果没有找到一个具有强组织性和能联系实际的表达方式,它也不会取得任何成果。这就是为什么科学社会主义的创始人总是为建立一个工人阶级的国际组织而奋斗。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主义者同盟中积极活动,它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国际组织,但国际工人协会的成立则代表了质的进步。

第一国际在巴黎公社之前发展壮大。它并没有脱离工人阶级的日常问题。相反,它在工人运动中不断从事实际工作。第一国际将“争取平等的斗争”铭刻在旗帜上,并为改善在资本主义体制下遭受最大压迫的妇女和青年的状况进行斗争。起初,第一国际的成员多为男性,但在1865年4月,它向女性开放了,第一国际为了女工提出了一系列社会变革的诉求。

总理事会的总部在伦敦,有几个工会隶属于它。它参与了许多罢工和其他劳工纠纷。第一国际旨在防止来自别国的破坏者对罢工进行干预,它筹集资金直接援助罢工者和及其家属。这使得这个新组织深受工人欢迎,他们开始意识到第一国际是无产阶级的捍卫者,并在为捍卫其利益而斗争。

尽管取得了这些成功,或者说正因为这些成功,改良派工会主义者对第一国际在英国日益增长的影响感到越来越震惊。他们接受它的帮助,但并不同情它的社会主义和革命思想。尽管如此,第一国际还是受到了英国工人阶级运动的欢迎。谢菲尔德(Sheffield)的工会会议通过了一项决议,感谢第一国际试图将各国工人团结在一个兄弟联盟中,并建议出席会议的工会加入国际。

反对宗派主义的斗争
马克思和恩格斯不得不在两条战线上作战:一方面,他们必须与机会改良主义思想的工会领导人作斗争,因为这些人总是倾向于与资产阶级自由派进行阶级合作和和解。另一方面,他们不得不与极左派和宗派主义倾向者进行不断的斗争。这种情况在如今也没有很大的改变。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面临着完全相同的问题,必须同一个个这样的敌人做斗争。名称虽然已经不一样,但其内容还是一样的。

第一国际的历史首先表现为两种互不相容趋势之间的斗争:一方面是最初在工人阶级运动中占主导地位的宗派和乌托邦制度的斗争,另一方面是科学社会主义的斗争,其主要代表是马克思。

在第一国际中,除英国欧文派(Owenites)和改良派工会主义者外,还有法国的蒲鲁东派和布朗基派(Blanquists),温和意大利民族主义者马志尼(Mazzini)的追随者,俄国的无政府主义者,以及其他派别。在给恩格斯的一封信中,马克思这样写道:“要把我们的观点用目前水平的工人运动所能接受的形式表达出来,那是很困难的事情。几星期以后,这些人将会同布莱特(Bright)和科布顿(Cobden)一起举行争取选举权的群众大会。重新觉醒的运动要做到使人们能像过去那样勇敢地讲话,还需要一段时间。这就必须实质上坚决,形式上温和。”。

无政府主义者,无论是蒲鲁东主义者还是巴枯宁主义者,都反对工人阶级参与政治斗争,虽然他们俩之间观点不同。蒲鲁东主义者建议工人通过小规模经济措施,特别是通过组织自由信贷和生产者之间的公平交换来实现他们的解放。

另一个极端,巴枯宁主义者则主张 “行动宣传”,即个人恐怖主义和小规模暴动,认为一次打击就能为实现社会革命大规模起义铺平道路。蒲鲁东主义以一种理想化的形式代表了小农和独立工匠的小资产阶级观点,而巴枯宁主义则表达了一种流氓无产阶级和暴动农民的观点。

这些错误的思想,在工人群众觉醒过来并准备开始新生活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法国工人从1848革命的可怕失败中恢复过来,他们本能地用罢工来表达对经济奴役的反抗,同时在政治上为推翻波拿巴主义政权做斗争准备。但蒲鲁东主义者却反对罢工,并推崇了一种具有乌托邦性质的小规模缓和救济措施。

宗派主义者不是以工人阶级的真正运动为基础,把群众提高到一个更高的水平,而是努力把自己的特殊教义强加给群众。为了清除国际的宗派主义,并为国际提供一个坚实的思想基础,就必须进行尖锐而顽固的思想斗争。马克思不得不投入大量时间精力来和各种不同形式的宗派主义做斗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5-28 15:13:10 |显示全部楼层
巴黎公社
当时,资产阶级面对第一国际的威胁战战兢兢。社会上正蓄势待发的伟大历史事件将贯穿国际的发展。在国际内部进行意识形态斗争的同时,欧洲大陆上也出现了戏剧性的发展。

1870年7月爆发了普法战争。第一国际在战争问题上采取了国际主义的立场。总理事会发表了一份抗议战争宣言,并将战争的责任归咎于拿破仑和普鲁士政府。宣言指出,该战争对德具有防御性质,同时警告德国工人,如果他们允许战争变成一场征服的战争,那么无论战争是以胜利还是失败告终,都将会对无产阶级造成灾难。

1870年9月4日法国军队的惨败引发了一连串事件,导致了无产阶级起义和历史上第一个工人国家的建立:巴黎公社。用马克思的话说,巴黎的工人们“冲天”了。公社不是旧议会,而是一个具有行政和立法职能的工作机构。迄今为止,官场只不过是政府和统治阶级手中一个可随意揉捏的工具,其现在被一个由普选产生并可被随时罢免的人组成的代表机构所取代。

这里不是详细介绍巴黎公社历史的地方。笔者仅想指出,公社的问题在于其领导的软弱。公社既没有一个明确的纲领,也没有指定一个明确的防御或攻击策略。公社内部的国际主义者实际上是少数,92名成员中只有17人是。由于缺乏一个有意识的领导,公社无法向工农提出及时有效的观点,这些观点,本可结束公社相对于其他巴黎工人的孤立状态。

尽管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公社还是犯了错误。马克思特别指出,由于未能将法国银行国有化,也没有向凡尔赛反革命中心进军,工人阶级最终为这些错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凡尔赛政府有时间组织一支向巴黎进军的反革命军队,最终以最野蛮的方式粉碎了公社。

在公社失败后,资产阶级报刊组织了一场针对它的肮脏诽谤运动。马克思激烈的捍卫了公社。他以总委员会的名义写了一份后来被称为《法国内战》的宣言。在宣言中,他解释了这场伟大无产阶级革命的真正历史意义。公社是工人阶级实现政治统治的一种形式,是被压迫阶级对压迫阶级的专政。它是一个代表着社会经济将全面转型的过渡政权。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意思。

第一国际的崩溃
巴黎公社的失败,对第一国际来说是致命的打击。随之而来的一系列反动狂潮,则使得它无法在法国开展工作,并在各地都受到了迫害。但其困难的真正原因在于公社失败后世界范围内资本主义的兴起,这反过来对第一国际产生了消极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资本主义对劳工运动的压力导致了内部争吵和派别斗争。巴枯宁及其追随者的阴谋诡计在这种幻灭和绝望的总体气氛中得到了滋养,并愈演愈烈。由于这些原因,马克思和恩格斯首先提议将第一国际的总部迁往纽约,后面决定在目前暂时性的解散第一国际。于是,国际工人协会在1876年正式结束。

国际工人协会成功地为一个真正的革命国际奠定了理论基础。但它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众工人国际组织。它实际上是对未来的一种期待。1889年成立的社会主义国际(第二国际)从第一国际停止的地方出发。与后者不同的是,第二国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组织了数百万工人的群众国际组织。它在德国、法国、英国、比利时等地拥有大量的群众性政党和工会。此外,它至少在文字上,是建立在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基础上的。世界社会主义的未来似乎得到了保证。

然而,第二国际的不幸在于,它是在资本主义长期上升时期形成的。这给社民党和工会领导层的心态打下了烙印。1871-1914年是社会民主主义的的经典时期。在长期经济增长的基础上,资本主义有可能对工人阶级,或者更正确地说是对其上层阶级作出让步。这是第二(社会主义)国际民族改革主义堕落的物质基础,这种堕落在1914年被残酷地暴露出来,当时该国际的领导人投票支持战争贷款,支持所谓“自己国家的”资产阶级在一战中进行大屠杀。

第三国际
一战的可怕灾难为俄国革命提供了动力。1917年,工人们在列宁和托洛茨基的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下夺取了政权。但布尔什维克从未将俄国革命视作孤立的一个国家内的动作,而是作为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第一步。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1919年建立了一个新的革命国际。

第三国际,一般称作共产国际,它在质量上比前两个都要高。与国际工人协会一样,第三国际在其巅峰时期也坚持一个革命和国际主义的纲领。与第二国际一样,它有数百万群众基础。世界革命的命运似乎又一次被掌握在可靠的人手中。

第三国际在列宁和托洛茨基的领导下坚持了一条正确的革命路线。然而,俄国革命在可怕的物质文化落后条件下被孤立,这造成了革命的官僚主义堕落。特别是在1924年列宁去世后,以斯大林为首的官僚派别占了上风。

托洛茨基和左翼反对派试图捍卫十月革命的纯洁传统,反对斯大林主义的反动,坚持工人民主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等列宁主义传统。他们逆流而上。多年的战争、革命和内战使得俄罗斯工人疲惫不堪。另一方面,官僚机构越来越自信,踢开工人并接管了党。

斯大林主义在俄罗斯的崛起扼杀了第三国际的巨大潜力。苏联的斯大林主义堕落对国外共产党尚不成熟的领导层造成了严重破坏。列宁和托洛茨基把国际工人革命视为俄罗斯革命和苏维埃国家唯一未来保障,而斯大林和他的支持者却对世界革命漠不关心。“一国社会主义 ”理论凸显了官僚的民族主义狭隘观点,他们把第三国际视为莫斯科外交政策的工具。斯大林在利用第三国际达到自己那倒退落后的目的后,于1943年擅自解散了它,连一场表演性的解散大会都没有开。

第四国际
托洛茨基在被驱逐和流放时,试图重新组织那些仍忠于布尔什维克主义和十月革命传统的小股势力。在最困难的条件下,他同时受到斯大林主义者的诽谤和格别乌(GPU)的迫害。但他高举列宁主义、工人民主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等十月的旗帜大步向前。

不幸的是,除了他们的力量很微小之外,反对派的许多追随者也感到困惑和迷失方向,并犯了许多带有宗派性质的错误。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们与群众运动的隔离。而今天,这种宗派主义也存在于大多数声称是托主义的组织中,他们根本没有掌握托洛茨基所捍卫的根本思想。

托洛茨基在一个明确观点的基础上,于1938年建立了第四国际。然而,历史却并没有按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发展下去。在1940年,托洛茨基被斯大林派来的一名刺客杀害,这给运动造成了致命的打击。事实证明,第四国际的其他领导人完全不能胜任历史赋予的任务。他们只会不断重复托洛茨基的话,不理解也不会灵活运用托洛茨基的思想内涵。结果就是,他们犯了严重的错误,并导致了第四国际的沉没。第四国际的领导层,完全不能理解1945年后出现的新情况,托洛茨基运动的瓦解和分裂就根源于那个时期。

这里不可能去详细地讨论第四国际当时领导层的错误,但可以说,曼德尔(Mandel)、坎农(Cannon)等人在二战后迷失了方向,这导致他们完全抛弃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所谓的第四国际在托洛茨基死后堕落成一个有机的小资产阶级宗派。与它创始人的思想或布尔什维克-列宁主义的真正思想毫无共同之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5-28 15:14:36 |显示全部楼层
被击溃的运动
第二国际和第三国际在堕落为改良主义组织时,至少依旧有群众基础。流亡中的托洛茨基没有群众性组织,但他有正确的纲领和政策,有一面干净的旗帜。他受到全世界工人的尊重,他的思想也得到了倾听。今天,所谓的第四国际不复存在。那些以它名义说话的人(现在市面上有不少组织是如此行事的)既没有群众基础,也没有正确的思想,更没有干净的旗帜。他们已经堕落为马克思在第一国际中所打击的那种毫无生气的宗派主义。这完全排除了能在此基础上复活第四国际的一切言论。

我们必须面对事实。在第一国际成立150年后的今天,由于各种客观和主观的原因,革命运动被击退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力量沦为少数。这就是事实,否认这一点的人不过是在自欺欺人。造成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在于过去所犯的错误。但革命马克思主义力量的孤立和软弱,这两个决定性因素要在客观情况中找到。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几十年的经济增长,导致了工人阶级群众组织前所未有的退化。它孤立了革命潮流,而革命潮流在世界各地都是少数。苏联解体事件在运动中播下了混乱和迷失的种子,给前斯大林主义领导人的堕落盖上了最后的印章,他们中的许多人已转到资本主义反动阵营。

许多人从中得出了悲观的结论。我们对这些人说:这不是我们第一次面临困难,我们不会被困难吓倒。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和科学性、对工人阶级的革命潜力以及对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保持着不可动摇的信心。目前的危机,严重的暴露了资本主义的反动作用,使国际社会主义的复兴成为当务之急。国际性的力量新集结已有苗头。现在需要的是让这种重组有组织地表达出来,并有明确的方案、观点和政策。

唯一的出路
我们所面临的任务,与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创立第一国际时所面临的任务大致相似。正如我们在上面解释的那样,那个组织并不是理念一致的,而是由许多不同的派别组成。然而,马克思和恩格斯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他们加入了建立工人阶级国际的运动,耐心地工作并为其提供科学的思想和纲领。他们面临着许多困难,恩格斯在临终时写道:“马克思和我一生都是少数派,我们为自己是少数派而感到自豪”。

像马克思和恩格斯一样,我们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不得不逆流而上。但现在,历史的潮流已经开始逆转。2008-2009年的全球经济危机标志着世界局势的转折,资本主义的战略家们看不到任何出路。他们预计未来的10到20年将实行削减开支和紧缩政策。这是资本主义历史上最缓慢的“复苏”,任何存在的复苏都肯定不会使大多数人受益。

基础力学告诉我们力的相互作用这个概念,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总是成对出现并同时行动。资本主义危机唤醒了工人和青年人。在每一个平静和安宁的表面下,都有一股愤怒、愤慨、不满的暗流,尤其是对社会和政治现有状况的失望。在突尼西亚、埃及、土耳其、巴西、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等一个又一个的国家,群众的力量爆发了出来。甚至在美国,也出现了普遍的不满和对现有事态的质疑,这在以前是不存在的。

在今天,马克思的思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效和必要。在经过六年的深度经济危机后出现了大规模失业、生活水平下降、福利国家和民主权利不断受到攻击。银行家们丑闻不断,他们的贪婪、投机和诈骗破坏了全球金融体系,他们在赚的盆满钵满后拍拍屁股走人了。乐施会(Oxfam)发布的一项统计显示,全球最富66人的身家超过最穷的35亿人,约占全人类的一半。马克思早在《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中就预言了这一切。

经济学家和政治家们不能解决这场危机,他们也无法理解这场危机的原因。他们称全球产能过剩导致了危机,但实际上,使用这样的术语只是因为他们不敢直呼其名。他们的意思是生产过剩。马克思在1848年就已经解释过这一点,这是资本主义体制的基本矛盾,在以前的社会中是闻所未闻的。消除这一矛盾的唯一途径就是将生产力从私有制和民族国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工人阶级和年轻人都已经知道经济危机的到来,他们只需打开电视就知道了。在同一个社会内,一端人的生活不稳定剧增,但另一端人的财富却快速累积。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大多数西方国家的劳动生产率已上升50%以上,但同期的实际工资却停滞不前。工人阶级创造的巨大剩余价值被社会上最富有的人占有,这就是“占领华尔街运动”中所说的“最富有的1%人口”。

结束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无政府状态的唯一途径就是工人阶级掌权,征用银行和大公司,并开始在工人民主状态下按照社会主义路线规划经济。当社会的大多数人--那些真正创造财富的人--能够决定优先事项时,他们将确保社会的资源被首先用于满足人类的真正需求,而不是私人利益。这将有可能提供体面的住房和全名医疗保健、全面义务教育、劳动生产率的极大提高。

这个新的社会主义社会将为阶级的消失奠定基础。用马克思的话来说:“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
由于上述已经解释过的一系列原因,目前不存在真正的群众国际革命组织。第四国际在托洛茨基遇刺后因领导人的错误而被摧毁,目前,实际上只有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所捍卫的思想、方法和纲领还活着。

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对目前的状况感到厌恶和厌倦。人们强烈渴望改变。像“占领华尔街”这样的大规模群众抗议运动就是一种表现,但它也同时暴露了纯粹自发运动的局限性。银行家和资本家牢牢控制着国家,抗议活动平息了,一切都像以前一样。

问题的中心可以被简单地归结出来,这是一个领导的问题。托洛茨基在1938年指出,人类的危机可以归结为无产阶级领导的危机。这完全概括了目前的情况。讽刺的是,工党领导人即使身处崩溃的边缘,却仍执着于腐朽的资本主义和市场。工人和青年已尽其所能来改变社会,但他们却找不到能有组织表达他们努力的方式。他们每走一步,就发现前方道路完全被旧官僚组织和领导层阻挡,而他们早已抛弃了任何支持社会主义的幌子。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与其他所有自称的托主义组织界限分明。一方面,我们对理论刻苦求真,另一方面,我们对群众组织的态度与所有其他团体相反。我们的出发点是:当工人行动起来时,他们不会走向工运边缘的一些小团体。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这样解释:

“共产党人不是同其它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共产党人同其它无产阶级政党不同的地方只是:一方面,在各国无产者的斗争中,共产党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

这些话在今天仍是真实而有效的。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不是在口头上宣扬革命的党和国际,而是在实践中去建设它们。为此,有三件事是必要的:革命理论的斗争,马克思主义干部的教育,对工人阶级及其群众组织的坚定定位。

革命的国际,不是仅通过宣布和通知一下就意味着建立了。它只会建立在一系列事件的基础上。就像第三国际那样,它是建立在1914-1920年暴风骤雨时期群众的经验基础上的。大事件在教育群众必须对社会进行革命改造时是必要的。但除了事件之外,我们还需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一个思想清晰,群众基础扎实的组织。

我们的任务是与同阶级的其他成员肩并肩地参与阶级斗争,总结所经历阶级斗争的一切经验,在每个关头解释社会主义改造的必要性。只有首先赢得无产阶级先锋队中最积极、最自觉的分子和青年,才有可能接触到仍受改良工党官僚机构影响的群众。1917年,当他们在苏维埃中还处于少数时,列宁给同志们提出的建议是“耐心地解释”!这是个很好的建议。

我们需要的不仅是声援、示威和占领运动。我们需要建立一个革命的国际,它能有效有组织地表达和政治指导反帝反资本主义、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这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

我们从一个小组织开始,到现在成长为一个在30多个国家工作的组织。我们的网站 (捍卫马克思主义)是世界上最成功和最广泛阅读的网站,每年的访问量达数百万人次。从巴西到美国和加拿大,从希腊到委内瑞拉,从墨西哥到英国和法国,我们正在建立一股马克思主义的力量。在巴基斯坦,在无可想象的困难条件下,我们建立了一个由数千名最优秀工人和青年组成的组织。这是一项伟大的成就,更是迈向成功的微小第一步。

我们呼吁所有认同这一目标的工人和青年帮助我们实现我们的最终目标:国际社会主义的胜利!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 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 (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1-29 14:11 , Processed in 0.02523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