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228|回复: 1

针对北京奥运会的抗议和民族主义问题 (上)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10-27 01:49:38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连结:https://chinaworker.info/cn/2008/05/02/3257/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连结: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连结: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旧闻回顾:


在一番眼花缭乱的为北京奥运会而进行的宣传平衡活动以来, 当局宣布将与“恶魔”达赖喇嘛方面进行会谈。

中国劳工论坛(www.chinaworker.info)同时国营媒体开始大规模鼓吹与法国的“友谊”和利用警方力量以平息反西方的抗议活动(正如在2005年反日抗议活动中采取的类似手法)。政府最新的变化必然将在民族主义的青年中产生新的危机,并导致在西藏流亡政府的领导集团内部发生变动—变动的程度将取决于西藏流亡政府的领导人对北京做出多大程度的让步。


基本而言,这样的会谈将很难达成什么实际的结果,但这将被当局所利用以消磨时间从而为奥运会的举办提供一定的宽松空间。我们作为社会主义者对于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及其团体的立场是清晰而明确的:我们批评他们缺乏任何社会主义性质的政策而只重视与资本主义政府(其中也包括北京当局)进行秘密交易,却没有向中国的汉族工人阶级发出进行共同斗争的阶级呼吁。


但是,我们仍然捍卫他们进行政治性活动的“权利”,例如和平抗议和反对镇压。对北京而言,仅在数周前还在指责达赖喇嘛是“批着和尚外衣人面兽心的禽兽”并(可笑地)说是他个人策划了世界范围内的抗议活动。而如今北京政府决定与达赖方面会谈,如此180度的转变对民族主义的中国青年而言,就好比是美国的布什总统决定邀请本拉登进行谈判!


中国民族主义青年们现在将可能尝到“中国藏药”的苦头–他们的任何抗议将被政府所扼杀,网上的过激评论将被屏蔽。如果他们敢于坚持抗议活动,那么他们将可能尝到国家警察力量的“铁拳”。中国正在经历一场民族主义的狂潮。与其说这是一场“自发的”大众感情的迸发,不如说这是主要由当局和国家运营的新闻媒体所刻意在奥运会开幕前营造出来的护身符。对当局而言,他们的梦魇是由于征用土地、环境污染,警察镇压和12年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而导致的无数局部抗议运动的集中来临。而奥运会将能提供一个聚集点使人们反政府的抗议汇聚而成为一场民族运动。因此当局抓住这次西藏事件,尤其是其中某些(藏族)种族主义者对于汉族和回族的种族攻击,而进一步经过大众传媒煽动起亲当局的民族主义情绪。当国际性的针对北京奥运会的抗议发生的时候,当局继续重复这一做法,将所有的抗议都视为企图羞辱“中国”和破坏北京奥运会的举动。中国当局有意识地错误暗示所有针对奥运会的抗议都来自于敌对势力,西方媒体和西方政府。


在此我们有必要解释,海外的资本家们并不想与中共当局寻求敌对状态,相反为了利润,他们想要与之保持良好的关系。西方的警察力量已经拘捕了数百名藏族抗议者和他们的外国支持者以赢得北京的善意从而‘保护’价值数十亿元的奥运会商标。家乐福的老板已经卑躬屈膝地向中共当局道歉,以保证他的公司不在中国支持任何“非法组织”(这一概念包含了所有不在中共控制之下的组织!)。这些事件充分地暴露了在国际范围内资本家们的伪善和以及他们与中共当局的共同合作—进行一个巨大的“合资”来共同剥削工人阶级,但他们都共同否认另一方的存在:无论是西方的大商业机构还是北京当局都想在剥削工人和破坏环境问题上隐藏他们所应承担的角色。


当然,在不同(民族或者区域)的资本家间也会因为一些(利益和经济)问题而导致激烈的民族关系紧张,并在未来的时候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冲突。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是基于民族国家的基础之上,尽管存在着全球化的过程但它对于资本家阶级而言仍然是基本防御线(包括经济甚至军事上)。但是现在无论哪一方都试图缓和形势。萨科齐在法国资本家的督促之下已经邀请金晶访问法国并为巴黎发生的抗议而表示“歉意”。

在西方的资本主义政客之间,即反对党的(希拉里-克林顿、奥巴马,德兰一样所谓的法国‘社会主义者’和印度的人民党)和那些处于执政地位的(布什、 萨科齐和辛格)之间存在巨大的区别。执政党必须屈从于资本的力量而与北京交好,所以也就不会针对发生在藏区或者其他地方的抗议活动的镇压而表示抗议。而同时反对党的政客们就能够从指责中国当局和它的反民主的习惯而为选举谋取利益,但这不影响到他们上台后的实际政策。一旦他们被选为执政党,他们也就会转换到一个‘建设性的干预’的角色上 (可以读作为:生意)与北京进行接触。

无论表达怎么样的口头谴责,这些政客都会通过他们的行动来说明他们事实上一直试图寻求与中国合作—总是寻求在中国的新的生意机会。这一基本事实—国际范围内针对奥运会的抗议并不是由统治阶层所引导或者支持的—却为一部分的中国和国际上的左翼所误解和忽视,而导致将在中国内部民族主义情绪的涌发当做是‘进步的’或者‘反资本主义的’。

这些事件对于马克思主义者而言是一个重要的测试。我们需要清楚地辨别社会现实,即这一民族主义情绪的阶级基础。当局之所以能够动员起城市中的中产阶级和青年学生,是因为他们有条件在互联网上进行广泛的讨论并与当局关系相对紧密,而最广大的被压迫阶层—工人和贫苦农民—的声音在这场辩论中几乎不为人所听到。当然在现实世界中工人群众也能被国营媒体压倒性的宣传和因为缺乏任何可替代的思维选择而影响。因此这也正如9/11之后的美国,公众的民意调查中布什曾经获得了高达80%的支持率。但五年之后,布什成为自尼克松以来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尼克松因为“水门事件”在1974年被迫辞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10-27 01:51: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华 于 2020-10-27 02:06 编辑

这一点是很清晰的,许多中国的平民百姓,包括中国工人,认定目前的情绪与西方媒体的“倾向性”和“反华”密切相关。我们绝不否认这种“倾向性”的存在,也正如中国国营媒体所存在的“倾向性”一样。与其说所谓的“中立”和“客观性”,在所有阶级社会中新闻媒体所反映的必然是统治阶级的观点和“有挑选的事实”。但是在中国内部所发生的抗议,其核心是 “亲资本主义制度”和“民族主义情绪“的阶层,而且这一阶层本身与当局之影响并不遥远。这是一场没有清晰政治要求的运动,(除了呼吁要求‘道歉’)。因为它的盲目性和缺乏方向,也就意味着更容易为当局所控制。但正如前面所说的,随着事件的迅速变化,它仍然会失去控制。根据一个民意调查反映中国大陆十座城市里66%的人支持抵制法国公司。我们不会将这这些支持者都视为一个单一化的“反动群众”团体,这将是错误的判断。就其中一些而言,毫无疑问他们对外国的媒体和政客的不满的表象下其实存在着更深层次的原因,代表着整体上更多的不满(绝对不仅是对于价格飞涨的不满)以及也包含对于中国向外国资本“过度开放”的情绪。对于那些参与抗议家乐福活动的年轻人而言—4月19日到4月20日在约20个城市中发生抗议家乐福的运动—可能是因为这是他们屈指可数的不多能上街表达自己的机会,这也许比抗议家乐福的议题本身更重要。所以如果将抗议活动的参与者都看做是强硬的民族主义者或者是当局的忠诚支持者也是完全错误的。但我们必须清晰地认识到是哪一阶层在为整个活动定下基调—以及这一阶层在政治上的“反动性”。

民族主义者和大多数资产阶级的评论者们都根据一个“完全统一”的民族实体的观点来解释所有事物。马克思主义者拒绝用这种单一性的而非辩证地观点来观察事物。与其说“一个统一”的中国,法国或者美国背后,事实在这些社会内部存在着不同的互相对立的阶级斗争。我们对待每一个政治问题都是必须利用阶级立场分析的观点来判断—也即在中国或者法国的不同阶级力量到底做了什么和为什么这么做。那种所谓“中国的奥运会”或者“法国支持西藏独立”的观点是错误的,并且是在误导群众,因为它们将中国一个流动的农民工与联想公司的总裁或者一个法国罢工的火车司机与萨科齐政府的部长混为一谈。在巴黎发生的对于“火炬传递”的干扰和攻击并不是法国资本家和萨科齐政府的本意,他们也为此感到震惊与尴尬(因为这意味着有损于他们的对华贸易)。CNN和BBC中所反映的针对中国当局在西藏问题上的抗议和谴责(在近十年一面倒的宣扬有关经济“奇迹”的同时)事实上反映的是西方资本家们所感受到的压力—因为他们与中国专制当局“合资的共同发展”将暴露在群众面前。为了要表示他们相对于北京当局的‘独立’,资本主义的政客和新闻喉舌为了其“民主的外衣”而进行一些公开谴责(但在威胁到他们的现实利益之前他们已经开始有所改变)。所以在我们所有的分析中,社会主义者需要揭示这一阶级真相。我们必须明确一点中共当局的现实政策并不是在捍卫“所有中国人民”的利益而是捍卫控制着全民财富40%的那1%的人口,而真是他们通过大规模系统化的“盗窃与剥削”剥夺了大众的财富。


下篇阅读连结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30 12:58 , Processed in 0.100491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